主页 > 祝福短信 > 祝福短信

色翁荡息肉欲系列小说,翁公和媛媛在厨房里猛烈进出

小酷2022年05月05日

苏俊凝知道她与路菲早已不是艺校时的好姐妹了。

但她没想到的是,路菲竟敢在大庭广众下与她撕破脸皮。

好,你不仁,便休怪我不义!

苏俊凝拍案而起,高声说道:“这角色是我凭实力拿到的,轮不到你来多嘴。”

路菲冷笑道:“一部影片的主演,不希望自己的配角是阿猫阿狗之类的角色,这有错吗?”

“所以,你的意思是,刘导看走了眼,给自己的新剧挑的角色,是阿猫阿狗?”

路菲面露慌张之色。

四下找了找,并未看见刘导的身影,松了口气。

她接到小道消息,上午那场次的人要来这里聚餐。

想来刘导也不会参与这么小型的聚会,那她还有什么可顾及的!

“这是主演和配角之间磨合的问题,你休要对刘导不敬!”

苏俊凝笑道:“你光天化日闯入刘导剧组的聚餐宴上,便是对刘导最大的不敬!”

“那也是事出有因,是你先使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得了角色。”

包间里的人都在围观神仙打架,谁也不敢替其中一方贸然出头。

朱小艾忍了半天终于拍案而起,伸手指着路菲的鼻子,开口就骂。

“别TM在这儿胡咧咧,呲个大牙在这儿叭叭叭叭,就显你能耐了是吧?”

苏俊凝一愣,反应过来后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养儿千日,用兵一时啊!

作为爸爸,她甚是欣慰。

其余人更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有些直接笑出了声。

看大影后颜面尽失,实在是趣事一桩。

路菲脸红的跟猪肝似的。

“又是哪里来的小虾米,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大名鼎鼎的路大影后谁不知道?凡是得罪过你的人,全被你那些脑残粉喷的找不着北。”

“那你还敢......”

话音未落,一杯果粒橙泼到了路菲的脸上。

还有几颗橙子粒,挂在了她精心修饰过的眉毛和眼睫毛上,更显得整张脸狼狈不堪。

朱小艾镇定自若道:“泼的就是你!老娘是新城娱乐的编辑,再嚷嚷一句试试,我现在就把你的美照发给我们总编!”

“好......你给我等着!”

路菲慌忙打开包,准备拿纸巾擦脸。

旁边突然递过来一张湿巾。

形象要紧,路菲来不及看,便连忙接过来开始擦脸。

擦了一半,突然感觉不对劲。擦过的地方为何如此轻薄透气?

仔细一看,那张湿巾,居然是块卸妆湿巾!

该死,她居然一不小心用了苏俊凝递过来的东西!

路菲惊叫一声,在一片哄笑声中跑入包间的卫生间里补妆。

苏俊凝冲朱小艾竖起了大拇指。

此时,刘导回来了。

他看着包间内亢奋的众人,和地上的一滩水渍,只当是年轻人闹着玩儿,便也没太在意。

路菲补好装后出来,一看见刘导,先是惊诧,回过神来后连忙贴了上去。

她嗲声说道:“导演,你看,我不过是听说苏妹妹要与我一同拍戏,赶来给贺喜罢了,谁知她还惦记着上次我抢她主角的事情,把我好一通羞辱。”

刘导看了看路菲,又看了看苏俊凝,说道:“小凝,你说怎么回事。”

苏俊凝回道:“导演,我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会这么跟您说,明明刚才还说我带资进组,这会反倒成了真心庆祝?”

说罢,起身面对路菲,眼神分外可怜。

“我真没想到姐姐会这么说。我们之间是有些过节,但姐姐无故便当众诬陷我,这不是要断送妹妹的前程嘛!”

苏俊凝又开始了她天衣无缝的表演,走绿茶的路,让绿茶无路可走!

路菲哑口无言,只得拿刘导当成救命稻草。

反正有投资方的一个大领导给她撑腰,主角她演定了,只要她闹,走的人一定是苏俊凝!

“导演,小苏她说的太夸张了,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单纯觉得她与我的表演风格差异太大,恐怕不能一起拍好一部戏。”

刘导知晓路菲是带资进组,对她本就反感,反问道:“那你什么意思?”

“我与小苏,不适合演同一部剧,能不能换......”

刘导突然厉声说道:“我拍戏这么多年,从未见过你这般无理取闹的演员!每一部戏都是根据作品来选角,不是听你路大小姐的一句话!你爱拍拍,不拍就滚蛋!”

刘导是导演界出了名的严厉,路菲当场就被骂的不知所措,两眼泛红。

“愣着干什么?上午的演员和工作人员聚餐,和你路大小姐有什么关系?给我出去!”

路菲灰溜溜地离开了包间。

餐桌上的气氛重又轻松起来。

苏俊凝小声对朱小艾说道:“大闺,你对我很衷心,爸爸甚是欣慰。”

朱小艾在桌子底下掐了一把苏俊凝的腰。

“该轮到你叫我爸爸了吧?不用谢我,那女的仗势欺人,我不大嘴巴子抽她就是给她脸了!”

苏俊凝想起了什么,连忙说道:“我记得你跟我说过,你们顾总跟路菲传了绯闻,你还傻乎乎的自曝家门,不怕受牵连?”

朱小艾眼镜瞪得像铜铃,一拍脑门,懊悔不已。

“我的妈呀,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聚餐结束后回家的路上,朱小艾一直闷闷不乐。

“路菲要是给我穿小鞋怎么办?你不知道,顾总对路菲可不是一般的上心。”

苏俊凝刚想安慰,朱小艾突然伸手指向车窗外。

“诶?那不是顾总吗?他进派出所干什么?”

车速极快,苏俊凝根本没反应过来。

朱小艾继续懊恼道:“应该是我看错了吧。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顾总和我那岌岌可危的工作,俊俊,我可怎么办啊。”

“没事,你出了事,爸爸卖废品养你。”

“死鬼!”

另一边,派出所。

主管坐在审讯室,一看见顾风城进来,宛若看见救星。

“顾总,刚刚是你的属下让我假装骚扰苏小姐的,您可不能言而无信啊!”

顾风城轻蔑一笑。

“事情办好了,可以不废了你的人。你现在完好无损,还想让我怎么履行承诺?”

“你......”

顾风城走到主管面前,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你搞潜规则本不干我事,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主意打到苏俊凝的身上!”

顾风城逐渐加大手上的力道,眼中流出嗜血的光芒:“敢伤害苏俊凝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半个小时后,顾风城和汪财离开了派出所。

汪财打趣道:“这下好了,又多了一个人知道你心系你的小姐姐了。”

顾风城还在生气,愤愤道:“知道又怎样?他要是敢往外说半个字,就割了他的舌头。”

没走两步,顾风城突然大步跑向停车场。

汪财在后面跟的气喘吁吁:“你着什么急呀?”

“下午公司有个会要开,完了还要去剧组。你以为变造型换衣服啥的很容易吗?”

汪财:???

“顾风城你个狗东西,再这么下去,迟早搞出精分!”顾风城到了公司,刚下车,就看见一人小跑而来。

“顾总,您来了,可等您半天了。”

顾风城一脸高冷,压根不作理会。

那人殷勤地跟在后面:“顾总,刘导的影片正式上映,定是个大新闻呀!”

汪财不耐烦道:“别废话!我们总裁一会儿还有会议!”

那人斜眼瞪了汪财一下:“一边待着去,坏了张总的好事,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汪财凶道:“什么张总?滚一边去,顾总没空搭理你!”

“汪财。”

顾风城打断二人争执。

那人连忙一脸讨好地凑上前去。

“我们张总就是这部影片的投资方。张总与令尊可是至交,特意派我来……”

“与我无关。”

顾风城冷冰冰地打断,步速飞快。

张总的手下脸色十分难看,不过还是硬追了上去。

“顾总,您就听我说几句,我马上就好!”

顾风城迈进总裁专属电梯,那手下想跟着进去,被汪财一胳膊推了出去。

在电梯门合上的前一秒,顾风城冷冰冰地说道:“想让我出手帮他小情人压下新闻,就给我转让他那家公司百分之八十的股份。”

百分之八十的股份!这怎么可能!

手下还想再上前,可电梯门已经关上,将他隔绝在外。

电梯里,汪财问道:“小情人?你在说什么?”

“路菲和投资方张总有一腿,不然就凭她路菲,怎么抢的了小姐姐的角色!”

汪财惊掉了下巴:“什么,就那个比你爸还大的张总?你怎么知道的?”

“你别忘了我是干什么的,这点事瞒的住我吗?”

汪财连连应和:“顾大总裁手眼通天,在下佩服,不过你怎么不把这事曝光出来,这样路菲倒台,肯定不敢再找你小姐姐的麻烦。”

顾风城笑了笑,眼底露出算计的模样。

“时候未到。”

汪财的电话突然响起。

是小玉,刚刚为了那出英雄救美的戏码随手找的“群演”。

已经给了报酬了,还有何事?汪财疑惑地接通了电话。

“汪哥,有重大消息!中午剧组聚餐,路菲闯进来找苏小姐的麻烦。我看你和顾总好像很关心苏小姐,就赶紧打电话告诉你们。”

汪财一听,顾不上小玉,连忙将此事告诉顾风城。

顾风城面目狰狞,一把把电话抢过来。

“说,怎么回事!”

那端小玉被吓了一跳:“顾,顾总?”

“给我从头到尾说清楚!”

电梯门打开,秘书在旁迎接:“顾总,会议十分钟后开始。”

“推迟!”

小玉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顾风城听到一半怒火攻心,直接将手机摔在了墙上。

路菲对接二连三苏俊凝的挑衅,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不能护住小姐姐的大总裁,不是好的小奶狗!

汪财:“我的手机!”

……

下午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朱小艾上班去了,苏俊凝一个人待在合租房里。

原本心情还不错,一想到路菲,整个人立马不好了。

若不是因为几个月前的那个丑闻,路菲又怎敢如此嚣张!

网络上疯传的那张她与粉丝拥抱的照片,其实是她的邻居和发小,解青元刚好扶了她一下而已!

当时还是大晚上,小区道路曲径通幽,狗仔怎么就能拍到呢?

苏俊凝突然有种不好的猜想,连忙翻出与解青元的全部聊天记录。

解青元父亲5月5号被送进ICU,她帮衬了不少。

5月10号是她新剧的开机仪式,前一天本想好好休息,结果解青元那天盛情邀请她去家中小坐以示感谢。

她回了趟家,临走时解青元送她到楼下。

好端端的,怎么会踩到油上滑倒!

苏俊凝觉得自己察觉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深吸几口气,拨通了解青元的电话。

“解青元,问你点事。”

谢青元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小苏,你说。”

“如果我没记错,9号那天叔叔刚好出ICU吧。”

“是,是啊,怎么了?”

“你不去陪你父亲,反倒在家设宴感谢我,第二天我就被曝丑闻,丢了角色,你别跟我说这是巧合。”

那头沉默了许久,谢青元缓缓说道:“对不起。父亲手术费太高了,我负担不起,刚好有人找上门来,要我……”

“是谁!”

“是……路菲的前任助理。”

苏俊凝怒极反笑:“谢谢你回答我的问题,让我死的明明白白。”

“小苏,我……”

苏俊凝挂了电话,愣了会儿神,便振作起来,给朱小艾发消息。

【小艾,你当编辑认识人多,帮我找下路菲前任助理的联系方式。】

下午工作时间到了,苏俊凝心情不大好,但还是按时到了。

一到片场,看见的全是不想见的面孔,心中不由得一阵厌恶。

此时,顾风城拉着一车清扫工具,从旁边经过。

“小姐姐,下午好呀!”

“小程,你也好啊!帮赵奶奶干活呢?”

“嗯,老人家吃过午饭就不想动,我就代劳啦!”

苏俊凝看着顾风城朴实无华的笑容,心情大大好转。

这小家伙要比那些人面兽心之人好上太多了!

“小程,你跟你奶奶一起住?你爸妈也一起吗?”

顾风城伤感起来:“爸妈在外省打工,好几年回不来一次,平时只有我和奶奶两个人相依为命。”

苏俊凝看着他强颜欢笑的模样,一阵心疼。

她与母亲也是这样过来的,经历了数不清的辛酸与不易。

“没事的,若是觉得孤单,随时可以找姐姐聊天!”

顾风城眼神一亮:“真的吗!可我若经常找姐姐,姐姐的男朋友会不会生气呀!”

苏俊凝心里骂了句mmp,笑道:“你看姐姐像是有男朋友的样子吗?”

顾风城高兴的跳了起来:“哇,姐姐这么漂亮,真的没有男朋友吗?那我就可以经常找姐姐说话啦!”

苏俊凝忍不住伸手扒拉了一下他满头的棕色小卷毛,脸上终于绽放出笑容。

小宝贝真是太可爱了。

终于明白富婆为什么爱找小鲜肉了!

剧组的人看见两人有说有笑,简直要惊掉下巴。

新城顾总,天才少年,为了心上人,不惜打扫厕所,还要扮演小奶狗!

这要是进了娱乐圈,不出两年,绝对登顶影帝!

不过既然拿了封口费,就当什么也没看见吧。

刘导来了之后,大家开始按部就班的工作。

苏俊凝接着上午的戏份开拍。

顾风城虽想好好欣赏苏俊凝的表演,奈何“身份”特殊,只得尽职尽责地去打扫厕所。

男厕所不必管,女厕所多少要清理一下。

不然苏俊凝来了,穿帮了可怎么办。顾风城看着那些清扫工具,内心一万个嫌弃。

刚把清洁剂撒到地上,电话便响起。

是他老爸。

“你个死小子,又去哪里鬼混!”

“我在公司啊。”

“你汪叔就在你公司,连个鬼影都没看见!“

顾风城头疼不已。

“我在厕所总行了吧!”

“你放屁!”

“我真的在厕所!”

“行吧,成天没个正形,爱去哪儿去哪儿!听说张总助理去找你,连话都没和你说上?我警告你啊,张总和咱们顾家有重要合作关系,你别没个轻重,到时候……”

顾风城烦躁不已,把电话放的远远的,拿起墩布拖地。

拖完地,顾风城重新拿起电话。

“知道了,祝老爹老妈在国外度假愉快,想你,拜拜。”

顾风城打扫完厕所后,便连忙出去看苏俊凝拍戏。

这段是女三受伤黑化的转型期。

苏俊凝画着烟熏妆,神色冷酷,气质卓尔不群。

拿着女三的剧本,硬是演出了大女主剧的架势!

顾风城见过电视里的苏俊凝温婉可人,见过私下里她凶巴巴的模样,这样冷艳傲娇如红玫瑰般的小姐姐,还是第一次见到。

顾风城流着口水,看的津津有味。

若是有尾巴,指定已经翘天上去了。

打着干活的旗号来剧组,果真是一个明智之举。

很快,苏俊凝的戏份便演完了,跟刘导交流完之后,便准备去化妆室卸妆。

顾风城心里打起小算盘,一会儿找个机会与她一起回家,要是能再一块儿吃顿晚饭,就更好了。

找什么理由,才能顺理成章呢?

这时,刘导接了个电话,便从化妆室把苏俊凝叫出来:“小苏,不好意思,下场戏的演员有事,为了不耽误拍摄进度,我打算将女主和女三的戏份提前,你加个班吧。”

苏俊凝点点头。

接着刘导又让人打电话叫路菲过来。

顾风城远远听到,内心一阵狂啸。

这场意外活生生把他的计划给打乱了啊!

他连告别都来不及和苏俊凝说,一溜烟儿跑出了剧组。

……

路菲的经纪人接到电话时,她正在做面部护肤。

“怎么了?”

“咱们的戏份要提前,让您现在去……”

“没看见我在忙吗?这都几点了,一会儿还得去张总那儿。推掉!”

经纪人正左右为难,路菲突然问道:“苏俊凝那个小杂碎是不是在?”

经纪人试探性的问了问电话那头,随后回路菲道:“她在呢,而且下场戏份是你们的对手戏。”

路菲一听,满眼都是恶毒。

这部戏,女三的存在就是为了让女主践踏!

平日里苏俊凝伶牙俐齿,占尽上风。

看一会儿在镜头底下,看她还有什么资格嚣张!

道具组给二人化好妆后,便正式开拍。

女主作为家破人亡的富家千金,忍辱多年,终于回归,第一个就拿女三开刀。

当时女三正在酒吧疯闹,被女主揪着头发拎出来暴打一顿。

苏俊凝看了剧本之后,内心狂奔过一万头草泥马。

这什么狗血套路剧情!

她没有大部分演员都有的那种偶像包袱,只不过是不想跟路菲演对手戏罢了!

命运为什么偏偏让她来演女三!

虽然内心抗拒,但苏俊凝还是按照导演的安排就位了。

路菲远远看着苏俊凝在吧台喝酒,和野男人疯闹,嘴角露出阴险的笑。

前几日被苏俊凝抓过的头皮,还隐隐作痛。

如今风水轮流转,看她不好好教训这贱蹄子!

路菲缓步上前,一把揪住苏俊凝的头发,将她从座位上拽了下来。

苏俊凝疼的直打哆嗦。

这明显就是蓄意报复!

苏俊凝表面配合表演,暗中毫不示弱,将手中的道具冰水尽数泼在了路菲的裙底。

路菲下身一凉,立马挥手示意拍摄中止。

她娇滴滴地说道:“我记得剧本里好像没有女三反抗的情节啊!你的角色可没你这么会撒泼,苏小姐可真会给自己加戏。”

苏俊凝揉了揉头皮,咬牙道:“不过是即兴发挥罢了,你想多了。”

路菲贱笑道:“恐怕不是即兴发挥,是因为中午的事,借机报复我吧?”

“我看,现在加戏的是你吧,路大影后。”

两人争执不下。

拍摄进程本就落下了,刘导在一旁听的极其不耐烦。

“行了,重拍!”

两人互相瞪了一眼,各归各位。

这次,路菲使出的力道比上次要大三倍不止,另一只手还将苏俊凝的肩膀使劲往下摁,那架势简直是要把苏俊凝的头皮给扯下来。

苏俊凝疼的两眼发昏,强撑着意识抬手一扬。

这次道具冰水泼在了路菲的胸口。

趁路菲愣神之际,苏俊凝一手从裙底探到路菲的腿根,用刚刚才剪好的,断口十分锋利的指甲,硬生生挖出三道血痕!

“啊!!”

路菲惨叫一声,松开扯着苏俊凝头发的手,捂着腿蹲下了。

“咔!”

刘导喊停。

“怎么又出状况!能不能好好拍!”

路菲疼的直抽冷气:“刘导,苏俊凝故意挠我!她还不按剧本,又泼我一身水!”

苏俊凝揉着头皮,辩解道:“刘导没说不可以即兴发挥啊!况且我刚刚只不过下意识随手一抓,哪里有刻意伤你?你休要诬陷我!”

路菲喊道:“胡说!我身上肯定有伤痕,你别不承……”

“那你拿出来让大家看看,让刘导看看呀!否则,就别血口喷人!”

路菲再一次犹如哑巴吃黄连,这,怎么大庭广众拿给人看啊!

苏俊凝的小把戏,大多同一个套路,可她偏偏就是躲不过去,真他娘的气人!

“行了,都给我闭嘴!”

刘导大喝一声,显然十分烦躁。

“女三泼水是应激反应,小苏演的很自然,加上。女主是个富家千金,不是个泼妇,收敛一点!”

路菲急了:“导演,这……”

“开工!”

路菲无话可说,心中愤恨不已。

她走到酒吧入口,看见旁边有一根小钉子,脑中萌出了一个恶毒的想法。

这次,不管怎样,她都要苏俊凝付出代价!

路菲走到苏俊凝身后,攥紧了手中的钉子。

苏俊凝知道路菲不会善罢甘休,正想着手里这杯水该泼到路菲哪里。

她对后面的危险,浑然不觉。

路菲右手高高举起,猛然落下。

钉子就夹在两根手指之间,金属尖在灯光照射下散发着寒光。

“咔!”

刘导大喝一声,打断拍摄。

苏俊凝应声起身,钉子擦着她的头发而过,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路菲做贼心虚,当场吓得腿都软了。

上一篇:老卫与淑蓉第13章 老扒抱着陈红走进卧室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