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祝福短信 > 祝福短信

公憩止痒玉米地 淑蓉又痒了 古代高H公妇新婚夜

小酷2022年05月05日

 房东大婶被顾雪凝突如其来的气势吓得一愣,既而看向还在打电话的女人。

  宁小云也注意到了这边,她撂下手机,过来问房东:“怎么了?”

  “她说我现在是私闯民宅。”大婶没上过几年学,被这么一唬顿时间说不出来话,心中开始犹豫。

  宁小云可不怕,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顾雪凝,冷笑道:“别人骗你的你也信?也不看看这是谁的房子,私闯民宅?亏你想得出来。”

  这份鄙夷落在她头上,顾雪凝直接迎面接了下来。

  她不怒反笑:“你真是好大的口气啊,宁小姐,那么听你的意思,这块地的房租产权是您的了?”

  “是我的怎么样?不是我的又怎么样?我们宁家还买不起一块地了?”她高傲的扬了扬下巴,像是在宣告宁家家底殷实。

  顾雪凝却觉得讽刺。

  宁家?宁家早在多年前就破败了,亏得宁羽辛成了举世闻名的调香师,才把即将破产的宁家拉了回来,不然的话,哪有今天宁小云骄傲的资本?

  她心中一股无名火烧起来。

  害死自己的人占用自己的家产四处招摇,她却在这里无家可归!

  凭什么!

  “既然这房产上不是宁小云的名字,宁小姐,请您靠边站站,我怕我撵狗的时候不小心踢到您。”

  “你说什么?!”

  宁小云气急败坏,干脆一巴掌甩了过来。

   “啪”!

  人群嘈杂,这一巴掌却还是十分清脆,顾雪凝脸上顿时留下了印子。

  众人循声望过来,还没来得及讶异,顾雪凝抬起头,直接一巴掌扫了回去。

  顾雪凝冷眼看着她:“这一巴掌,是还你刚刚的那巴掌。”

  “啪!”

  又一巴掌落下。

  “这一巴掌,是教训你今天多管闲事。”

  “宁小姐,麻烦您以后做事情还是有些分寸。”

  宁小云眼底的怒意涌上来,捂着脸瞪向顾雪凝:“你……你居然敢打我!”

  她像一头发了疯的母猪,拎着包朝着顾雪凝脑袋抡去。

  顾雪凝背过身,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落在头上,回头一看,那新款的奥兰达包包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扯烂,宁小云手里只剩一截链子,而另一边,江墨辰厌弃地将包丢在地上。

  “辰……江总?”

  男人出现在这种地方,简直就是奇迹。

  他眉角上扬,淡淡的扫过顾雪凝,用手帕擦了擦手。

  身后再次钻出然然的小脑袋瓜,宁小云见状,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扶着额头直接往江墨辰身上倒去,陈笙直接挡在江墨辰前面,正义凛然道:“宁小姐,您可悠着点。”

  宁小云恼怒地瞪了他一眼,转身又变了张苦情脸,贴到冷峻的男人身边,声音娇软又委屈:“辰……然然……刚刚顾雪凝这个坏女人打了我,我头实在是晕,辰,这女人欺人太甚,处处与我作对,还要抹黑我们创博集团,实在是可恶,辰,可不能再放过她了。”

  顾雪凝听着那口口声声的辰,叫得简直比“玉庆”还要亲热,鸡皮疙瘩差点抖一地。

  江墨辰撇了宁小云一眼,冷笑:“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不能再放过她。”

  闻言,她得意极了,瞧向顾雪凝。

  陈笙那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帮她把东西收拾好了,看着那些破旧的家具,男人嘴角动了动。

  “这就扔了吧。”

  顾雪凝满脸疑惑,紧接着,江墨辰又道:“明天记得去人事办理一下手续,直接去调香组,给你单独的办公室。”

  话说完,男人上了车,顾雪凝也被随从邀请上车。

  临走之前,她看了一眼满脸不可思议地宁小云,报之以刚刚同样得意的微笑。

  做人千万不要太宁小云。

  车子在一栋别墅前停下,顾雪凝望着前面的欧式装潢,她之前做宁羽辛的时候有幸路过过一次江家的别墅,据说这别墅还是民国时,某位名人给爱妻修建的。

  随后被江家老爷子拍下,两栋,欧式古典,当然价格也不菲。

  顾雪凝下车的时候,已经看到有人在给自己搬东西了。

  她疑惑不已,江墨辰没有和自己过多交流的意思,顾雪凝只得拦下陈笙,问他:“哎哎哎,这……这就是江总给我找的住处?”

  陈笙见她皱眉,还以为她心中不满,说道:“怎么?这还不行?能住进江家的女人,你是第一个,知足吧。”说完。没理原地石化的顾雪凝,转身去了楼上。

  顾雪凝不傻,短暂的讶异后她迅速沉静下来,站在江墨辰给她安排好的房间里,拆解着男人的算盘。

  为了能够得到真正的橙色黎明,江墨辰也是拼了。

  传闻中,江墨辰不近女色,多年前却出过一场绯闻,不久之后这事情平定下来。那么这样看来,然然是不是就是那时候才有的?

  孩子的妈妈是宁小云?

  顾雪凝怎么越听越觉得奇怪,上网搜索了一下当年事件的具体报道,打开网页却发现,有关这件事的任何风声都已经销声匿迹,根本找不到任何线索。

  江家的做事风格向来这样,一点都不留。

  不过,同样是为了橙色黎明,江墨辰的做法没让顾雪凝心中有任何的不安,甚至顾雪凝每次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都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她想了很久没有想出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做宁羽辛时,她与江墨辰不过只见过一面。

  应该是原主与江墨辰之间的瓜葛吧。

  顾雪凝没空管原主的烂摊子,她只觉得倒霉。

  之前她看过了原主的调香笔记和香料实验,所用的东西都不错,甚至还考虑到了适用人群范围。

  原主真的是一个很有天赋的调香师,只是可惜了!不走正路,抄袭宁羽辛导致现在找不到工作,不然怎么会去创博天天喝宁小云打照面?

  刚搬进别墅的顾雪凝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想着橙色黎明所需要的香料。

  这时候陈笙敲门,送来了两套衣服,看着一脸诧异的顾雪凝,陈笙似乎比她还要诧异。

  “江总说,明天上班不要给他丢人才好。”一大早江墨辰就离开了江家。

  顾雪凝也起了个大早,只是没有想到传说中的江总上班简直披星戴月,她收拾好东西,穿了一件黑色连衣裙,一头波浪长发披在肩头,显得干练又妩媚。

  刚一到公司,人事部的经理便主动邀请顾雪凝过去坐坐,说是自己那里新买了麝香猫咖啡豆。

  顾雪凝拒绝,依稀记得昨天她可不是这个样子。

  “你说那个顾雪凝得意什么啊?人事经理叫她她都不给面子。”

  “谁知道呢,一个抄袭狗,也不知道靠的什么手段进的公司。”

  高跟鞋踩在地板上,顾雪凝看着玻璃地面的倒影。

  “谁知道呢?听说昨天把宁经理给打了,当时江总也在……”

  “天啊,这么刺激啊,不是江总让这个姓顾的进的公司吗?你说她到底什么身份啊?”

  旁边接话的女人难得沉默,半晌,才道:“你说……她会不会是江果然的妈妈啊?”

  顾雪凝实在听不下去,“哐”地一声打开洗手间的门,她一脸冷漠地望着那两个女人,皮笑肉不笑道:“你们说够了吗?”

  “顾……顾雪凝?”

  那女人愣了愣,很快又反应过来,轻蔑地笑道:“怪不得能做抄袭狗,你这么会听墙角,怎么不去做间谍?来我们创博做什么?”

  “就是,你看这狐媚子模样,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上了江总的床,才获得一个公司的职位。”

  “我劝你啊,还是省省心,我们宁经理可是看人的本事的,说不准明天,你就被开除了呢。”

  那女人说着居然笑起来,好似她明天真的被开除了一般,那张狂的模样看着像极了宁小云。

  见她脸色沉下来,女人蹙眉,“抱歉啊顾小姐,不小心伤了你的自尊心呢,可以告诉你,我们就是故意的。”

  顾雪凝微微一笑,高跟鞋踩在地面,直冲那两个女人走过去,紧贴着与她们擦身而过。

  随后只听她们惨叫一声,蹲在地上,痛苦的望向顾雪凝。

  “你……”

  顾雪凝:“哎呀,抱歉啊两位小姐,不小心踩了你们的脚,真是抱歉呢,可以告诉你们,我也是故意的。”

  话说完,她理都没理她们,直接转身走了。

  其实关于橙色黎明,顾雪凝自己本人也没有一个确切的调制配方,具体的香料是有的,只是当初制作时纯属一时兴起,并没有记录确切的数据。

  所以,这橙色黎明若是研制出来,还是要看契机。

  快要下班的时候,陈笙敲门来道:“顾小姐,江总让你去他的办公室一趟。”

  顾雪凝正配料配的焦头烂额,她撇了一眼陈笙,继续嗅着气味,应了一声。

  然而顾雪凝调起香就忘了时间,等到松口气的时候,距离陈笙来找她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同事们早已经陆续下班,除了业务部的同事还在加班赶进度,几乎是没人了。

  这么晚了,江墨辰也应该早走了。

  她收拾好东西,将自己的配方锁在抽屉里,转身出门。

  回到了江家顾雪凝才知道自己真的是失策了,问过管家,江墨辰从早上出去就没有回来过,那么不出意外的话,江墨辰还在公司?

  不会在等着自己报告今天的调制成果吧?

  顾雪凝看着逐渐降下来的夜幕,觉得自己再次惹了大麻烦。

  过了很久,院子里终于响起熟悉的车轮声,她正巧洗完澡,擦着头发,顺便透过窗子偷瞄了一眼。

  男人正巧也望上来,心虚的顾雪凝赶紧把窗帘拉上,封死!

  江墨辰今天喝了酒,进门之后坐在沙发上,张妈正要给他做醒酒汤,江墨辰却道:“不用了,你们都出去。“

  人都下去后,男人浑浑噩噩的起身,目光如同利刃,直盯着隔壁女人的房间。

  顾雪凝换上衣服等了半天,也没有人来叫她。

  她松了口气,看来今天实在是太晚了,江墨辰也累了。

  第一天上班斗智斗勇,顾雪凝也是累得不行,她索性直接躺下休息。

  然而半梦半醒之间,仿佛有人敲门。

  内心压迫着恐惧,顾雪凝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摸开灯,听着门外的敲门声。

  “谁啊?”

  男人嗓音低沉:“开门。”

  “江墨辰?”

  顾雪凝光着脚下去开门。

  刚拉开,一股酒气扑面而来,男人阴鸷的脸出现在眼前,这始料未及的场景逼得顾雪凝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你喝酒了?”

  江墨辰没有回答她,一把拉过她的手腕,顾雪凝重心不稳,只好努力靠近他,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怎么回事,顾雪凝便觉得后背一凉,硬生生被面前的男人推到了墙上。

  黑暗中,她有些慌乱的推他,却在触及到坚硬的胸膛时一下子缩回了手。

  这种感觉让她莫名的熟悉。

  江墨辰一双眼睛似乎能够喷出火来,死死地盯着她,一字一句,咬牙问道:“顾雪凝,你到底是谁?”

  她微微一愣。

  “你喝多了,江墨辰,有什么话等你醒酒了再说,你放手。”

  “放手?不行!你得陪我睡觉。”

  什么?!

  睡觉?

  顾雪凝刚开始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瞬间天旋地转,低呼一声后,整个人被甩在了床上。

  隐约中,江墨辰开始脱衣服。

  顾雪凝:大哥,您大可不必。

  她挣扎着要跑开,谁知道那边男人已经脱好了衣服,一把搂过她的脖子,沉声道:“睡觉!”

  ……

  良久,身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顾雪凝才把心放下。

  不行,看这样子,江墨辰一定是图谋不轨,顾雪凝决定还是找个新地方,抓紧时间搬出去,趁着江墨辰还没有可乘之机,一定要能跑多快跑多快!

  想着,他放在自己腰间的大掌突然挪了挪,顾雪凝不舒服地扭了扭身子。

  寂静中,男人警告她:“别动!再动就让你明天上不了班。”

  顾雪凝闻言,吓得连呼吸都屏住了。

  她到现在也搞不明白,江墨辰和宁羽辛之间,除了那婚约,到底还有什么渊源?

  为什么江墨辰会念念不忘橙色黎明?

  她一定要弄明白!顾雪凝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第二天一早醒来,已经没有了江墨辰的身影。

  她揉了揉脑袋,总觉得昨天晚上那还像是梦一样。

  到了公司,顾雪凝惊奇的发现工位上居然空无一人,她看向四周,好不容易有一个来接水的,顾雪凝急忙道:“哎,这位同事,他们人呢?”

  那同事纳罕:“都被宁经理叫过去开会了,你不知道吗?”

  开会?

  见顾雪凝一脸茫然,那同事也是好心,拿出手机来给她看消息。

  “今天一大早宁经理就在公司群里发消息,说全体员工去开会,你没有收到吗?”

  顾雪凝面色尴尬:“我没有这个群。”

  那同事眼底有些隐隐的担忧,拉着她上去。

  “你还是赶紧参加会议吧,宁经理一大早看起来心情很不好,她发起火来,管你是不是新来的都一通骂。”

  顾雪凝右眼微微跳:“骂?”

  “嗯……也不能说是骂,反正就是把你羞辱的一无是处,仿佛你是个废物,恨不得原地自杀。”

  顾雪凝看着她夸张的表情不由自主地笑了。

  自打活成了顾雪凝,她好像就没怎么笑过。

  到了会议室,同事原本让她悄悄从后门溜进去,顾雪凝没有,直接到了前面敲门。

  因为就算是自己走了后门,宁小云也能看到。

  打断了会议进程,顾雪凝对着几位股东道歉:

  “对不起,我来晚了。”

  放眼望去,其中有一个还是江墨辰,男人静静地坐在首位上,并未抬头,强大的气息却已经震慑全场。

  顾雪凝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暧-昧的气氛好像近在咫尺,她埋了埋头,这时候宁小云尖锐地声音传来,在安静的会议室显得格外刺耳:“哎呦,才第二天上班,开会就迟到,拿公司当你家啊?”

  碍于众多股东在场,她不敢说得太过,只好点到为止。

  顾雪凝闻言,扫了她一眼,微微颔首向诸位领导道歉:“对不起各位,听说宁经理将开会的消息发在了公司群,但是我新来的,还没有加入,也没有人通知。”

  说着,她看着宁小云略带张狂的脸,兀自一笑。

  “不知者不怪,赶紧找个地方坐下吧。”

  宁小云还想再说什么,另一边江墨辰已经示意助理开始演说,插不上话的宁小云只得拿着眼睛去瞪她,顾雪凝与其对视,狠狠地剜回来一眼。

  天天瞪啊瞪啊的,她也不怕把自己眼珠子瞪出来。

  这一次的会议大概就是关于最新的香水市场,自从宁羽辛死了,香水市场到现在没有一个领头人。

  最关键的是,香水市场已经出现了鱼龙混杂的局面,各种品牌鳞次栉比,一时间根本分不清谁好谁坏。

  有一些产品纯粹是劣质,创博有一款名为“夜色清晨”的香水,采用中药提取搭配,却硬生生的被人仿制成了“月色清晨”,用的材料是化学物质,但是手段极高,不懂香的人根本就闻不出来。

  公司的老巨头们商量了解决对策之后,发出感叹:宁羽辛真是调香的旷世奇才,真是可惜了啊!

  顾雪凝听着,也为自己的命运惋惜起来,若不是宁小云和林玉庆为了橙色黎明所带来的暴利,活活将自己折磨致死,她也不至于成为顾雪凝,一切重头再来。

  提到了宁羽辛,身为她的妹妹,宁小云难掩悲痛之色,哀道:“我那可怜的姐姐啊,才刚刚崭露头角,怎么就这么死了。”

  呕——

  顾雪凝看着她惺惺作态,恨不得当场把手中的笔戳过去。

  她这么会演戏,她怎么不去当演员?来香水领域祸害人做什么?

  几番商议之下,老巨头们还是觉得必须发掘新人才,调香这一块是重中之重,于是宁小云在悲伤过后,又提议自己要求调香部。

  众人诧异地望向她,宁小云却是又哭了起来。

  “我姐姐生前没有做完的,我想帮她完成。”

  在场人听了,固然觉得她去调香是自不量力,却也为了这番姐妹情动容。

  尤其是股东们,总觉得身为姐妹,宁小云对橙色黎明,终归是耳濡目染。

  于是这件荒谬的事就在董事会的同意下通过了?!

  顾雪凝看得直撇嘴。

  殊不知,她的小动作却被男人一双冷眸尽收眼底。

  会议结束之后,顾雪凝撒丫子就往外挤,结果还是慢了一步,腿还没迈出去,便被人叫了回去。

  庞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两个人,当真是空荡荡的,比起这,对面男人的目光更是让顾雪凝觉得心惊。

  她只求千万别提昨天晚上的事。

  就当是一场梦,醒了很久不要太感动。

  江墨辰从上到下扫了她一眼,昨夜一夜深度睡眠,难得安心,今早一大早出门更是觉得浑身都舒坦了许多。

  这女人最近身上的味道居然与五年前那个人一模一样。

  他薄唇轻启……

  “我知道的,昨天只是一个意外,不能作数,江总以后还是少喝点酒,千万不要再因为不理智玷污了您的名声,我明白的,江总,橙色黎明我会继续研制的,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顾雪凝抢先一口气说完便要出门。

  她心惊不已,正准备松口气,身后冷冷地声音传来:“我让你走了吗?”

  顾雪凝欲哭无泪,只好再次灰溜溜地回来。

  她看着眼前的男人,心中满是不解。

  “你最近用的什么香水?”

  顾雪凝听到这话,闻了闻自己的手腕,一脸懵地抬头:“江总,我最近没有用香水啊?”

  “没用?”

  “没用。”

  顾雪凝肯定道。

  “用其他香水在身上,在调香时会影响自己所调制的香水的气味,我很多年前就不用香水了。”

  话说完,顾雪凝皱眉。

  说得有点多了。

  是宁羽辛很多年前就不用了。

  江墨辰没说话,半晌才道:“你好像对宁小云有很大的意见?”

  岂止是有意见?

  如果条件允许的话,顾雪凝会用同样的方法让宁小云和林玉庆生不如死,好好品尝一下她在地下室那五年的滋味!

上一篇:老卫和淑嫆第一次在船上 老扒翁熄系列40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