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祝福短信 > 祝福短信

老卫和淑嫆第一次在船上 老扒翁熄系列40

小酷2022年05月05日

是又怎么样?”顾雪凝在熙攘的人群中扔下一句。

  趁着宁小云和林玉庆被记者团团围住,她急忙从后面开溜。

  谁能想到她刚灰溜溜的钻出去,一抬头便撞上了坚硬的胸膛,硌得她呼痛不止。

  顾雪凝连忙道歉,却在看到来人是江墨辰的时候,顿时间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江总……好久不见,您怎么有空在这里?”

  岂不是刚刚自己的所作所为又叫他看去了?

  “这家咖啡厅是江总的,原本打算进来喝杯咖啡,却看到外面围了一堆记者。”

  顾雪凝汗颜,有钱真好!

  大街上的咖啡厅都是他家的。

  江墨辰似笑非笑:“顾小姐,别来无恙,还真的是玩得一手好把戏,看来他们两个加起来都不如顾小姐你一个人的心机。”

  顾雪凝撇撇嘴。

  她就当是江墨辰在夸她了。

  “对不起江总,刚刚是我没注意,下次再遇到的时候麻烦您出出声,我一定会绕着您走,我还有事,就不陪您聊天了。”

  话说完,顾雪凝心想着能跑多快跑多快,却不料刚刚迈开腿就被一个“东西”给困住了。

  她低头一看,腿后面钻出然然那张小脸,一改往日的老成,笑嘻嘻道:“阿凝,你要去哪里?可不可以带上我?”

  带上你?顾雪凝差点被然然的话吓得三魂丢了七魄,带上你的话,你的老爹岂不是要把我打死了?

  “这……”

  江墨辰:“陈笙,今天还有会吗?”

  陈笙急忙道:“江总,今天没……”江墨辰冷冷的撇过去,“没……没有股东的大会,都是和最近谈的项目有关的,半小时后就有一个。”

  “那走吧。”

  话说完,江墨辰和助理上了车,绝尘而去。

  顾雪凝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抱着自己大腿的然然,心中腹诽了无限种可能,没有一种可能能够说服自己江墨辰把孩子扔给她做什么。

  思虑间,然然冷不丁地冒出一句:“阿凝,你的肚子叫了。”

  闻言,她尴尬地笑笑,摸着自己的肚子。

  一大早就被林玉庆和宁小云两个人叫过来谈判了,根本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她还在咖啡厅等了两个人半个多小时,内心戏都拍了好几部。

  现在已经差不多到了中午,然然松开手,抱着胳膊一脸不屑道:“阿凝,你不会没钱吃饭吧?”

  “怎……怎么可能?!”再次遭到小孩鄙视的顾雪凝觉得自己血压有点高,“你也饿了吧?走,跟我一起吃饭去。”

  说话间,她拉起了然然的手。

  不远处的迈巴赫里,陈笙被眼前看到的这一幕惊呆了,他回过头,看着江墨辰阴沉的脸,诧异道:“江总,我们还要跟上去吗?”

  “跟。”

  陈笙百思不得其解,平日里别人碰一下都难的小少爷,几次三番的主动靠近顾雪凝,并没有反感,当真是令人意外。

  陈笙:“江总……”

  “给我好好调查一下顾雪凝的身份。”

  “是。”

  顾雪凝带着然然来到一家面馆,店面不大,里面却十分的干净,老板也热情好客,每当顾雪凝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来这里看形形色色的人。

  站在门口,然然望着牌子,皱眉道:“阿凝,你不会就吃这个吧?”

  “这个怎么了?你尝了就知道了。”

  两个人进门,老板上前来打招呼,顾雪凝点了两碗面,放到桌上,然然却露出嫌弃的表情。

  “这……这能吃吗?”

  小屁孩年纪不大,事情不少。

  顾雪凝没理他,自顾自地低头吃。

  然然肚子实在是饿得难受,又看她吃得那么香,忍不住也动了筷子。

  这一吃就停不下来了。

  顾雪凝看着然然狼吞虎咽的样子,讶异道:“这是多久没给你吃饱饭了啊?瞧瞧你瘦的,老板!再给我来一盘牛肉!”

  陈笙坐在车里看的有些着急了。

  然然的体质不好,为此江墨辰特意请来了营养师专门为他搭配的一日三餐,营养均衡。

  这一顿牛肉下去,恐怕小少爷又要因为营养过盛而流鼻血了。

  他正准备前去拦住,江墨辰却示意不要打扰他们。

  顾雪凝现在没有收入,全靠吃老本,这一盘牛肉也是自己狠下心来才点的。

  要不是然然这孩子可爱,她才不下血本。

  牛肉一上来,她便一直往然然的碗里夹。

  

  然然一向有洁癖,但是顾雪凝用自己筷子夹过去的肉,然然居然不假思索的吃下去了!

  陈笙道:“这就奇了怪了。”

  的确挺奇怪的,江墨辰仔细一想,上次他靠近这女人的时候,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那味道,和真正的橙色黎明一模一样。

  莫非真的是和香水有关?

  顾雪凝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吃饱了,抹嘴出来,然然扫过去,一眼就看到了角落里那辆车。

  他不舍道:“阿凝,我要走了。”

  顾雪凝一愣:“你去哪?”

  “那是我爸的车,他来接我了。”

  顾雪凝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的确是那辆熟悉的迈巴赫,她拉着然然的小手,软乎乎的,心里实在是不舍得松开。

  她平日里从早到晚都是一个人,尤其是成为顾雪凝之后,与外界更是少了联系,她不知道谁是顾雪凝真正的朋友,也不知道顾雪凝和谁结过仇。

  这时候,陈笙尴尬地回头:“江总,我们好像被发现了。”

  男人下车,修长的身形走来,在这市井之中,西装得体的江墨辰格格不入。

  旁边几个逛街的姑娘还忍不住停下来窃窃私语。

  “他好帅啊。”

  “这是哪个大明星吧?”

  “旁边那女人长得倒是一般。”

  江墨辰伸出手,领着然然过来。

  然然脆生生地喊了句“爸爸”,紧接着,回头凶刚刚说话的几个女人:“你们几个,离我的阿凝远一点。”

  “好好的孩子,怎么脸这么臭?”

  “就是啊,这样的孩子真是给他爸的颜值拉分,不过,能让我给他做后妈,我也是愿意的。”

  说话的女人一脸憧憬。

  然然跟随江墨辰上了车,顾雪凝从那几个女人中间穿过去。

  “麻烦让让。”

 

让顾雪凝意外的是,自己回到家,却看到江墨辰的车已经早早停在了门口。

  见到她回来,男人下车,看了看时间。

  

  “顾小姐,你用了整整二十五分钟才到家,我等了你二十分钟。”

  

  “不知道江总莅临寒舍,有何贵干?”

  

  顾雪凝这边话音刚落,男人突然执起她的手腕,大掌攥得死死的,她挣扎不脱,怒目圆瞪:“江总,您再不放手我可就喊人了。”

  江墨辰看着自己的手,紧紧贴在她的手腕上,却并未觉得何处不妥。

  做完这莫名其妙的动作,男人回头上车走了。

  走了?

  没病吧?

  顾雪凝满头问号地开锁进门。

  她不知道原主和江墨辰有什么瓜葛。

  曾经宁羽辛和江墨辰是有婚约的,只是后来在宁小云的陷害下,与林玉庆有了一夜之缘,为了名声,只能将婚约隐瞒下,悔婚另嫁林家。

  顾雪凝脑子有点乱。

  面对空荡荡的出租屋,顾雪凝只觉得心里也空。

  过去自己调完香,总觉得身心被抽干,林玉庆每次都为她准备一杯蜂蜜水,放在桌上。

  反复询问调香过程中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

  现在想想,那时候林玉庆就已经暴露出了心思!自己怎么那么蠢!

  她打开邮件,前几天投出去的简历已经得到了回复。

  由于顾雪凝过去抄袭的是宁羽辛,众所周知,现在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要她。

  看着千篇一律的拒绝回信,她简直对自己现在境遇无语。

  难道现在她要向大家证明,顾雪凝不是顾雪凝,自己是宁羽辛?说出来谁信啊?

  这倒霉催的事情,是个人说给自己听自己都不信。

  然而在一堆的回复中,还真的有一个名叫“创博”的公司说是要和自己见面聊聊。

  距离邮件发过来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天,顾雪凝赶紧打去了电话核实,对方表示:“您就是顾小姐啊,我还以为之前我们人事这边给您发的邮件您没有看到呢。”

  对方十分热情,第二天一大早她就亲自去面试。

  “创博”这个名字,在顾雪凝的意识里略微熟悉,她看着眼前的大气的装潢,老板一看就是土豪。

  整个金黄色的大厅像是镶了黄金,一进门直晃眼睛。

  宁小云坐在办公室里,接到下面人事打来的电话,转身从老板椅上起来,抿了口咖啡。

  顾雪凝?

  林玉庆每次都说这个女人有用不能除掉,她还真就不信,这种人留着有什么用?

  在利益上成为自己的绊脚石,那就是她的敌人,要么乖乖投降,要么直接铲平。

  “宁经理,顾小姐已经在面试厅了。”

  “马上过去。”

  宁小云拿起备好的文件,起身出门。

  面试厅的门开了,这工作来之不易,她切不可怠慢。

  顾雪凝赶紧起身递上简历。

  一抬头,看到宁小云似笑非笑着站在她面前,她脑袋顿时“轰”了一下。

  她想起什么时候听过“创博”这个名字了。

  这是宁小云入股最多的一家公司,主要做香水开发,当初为了能够与自己一争高低,也硬是跻身在了香水的行业。

  说起来,“创博”过去的老板行事不济,还是江氏接手之后,近几年才好转的。

  如果说宁小云是创博的临时负责人,那么外面的装修只能称得上是土,没有豪。

  看来这一次的面试,就是宁小云给她下了个套?

  想到这,顾雪凝连话都懒得说,作势要离开。

  “顾雪凝,你今天要是迈出去这个大门,我就有办法让你饿死。”

  “拿这个威胁我?我就不信你宁小云能够只手遮天。”

  对面的女人画着浓妆,穿着极细的高跟鞋,坐在椅子上,稍稍拍手,门外立马窜进几个黑衣大汉,虎视眈眈地望着她。

  顾雪凝看着这些人,心中萌生了更大的怒意。

  过去就是她宁小云用这些人,看守着地下室,她逃不出去,被两个人活活折磨致死。

  顾雪凝看到这一幕,怒极反笑:“同样的把戏,你要用多少次才觉得舒服?”

  宁小云一愣。

  继而快速反应过来。

  “你吓唬谁呢?这样的手段对付你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贱-人,一次也就罢了,顾雪凝,事先说好的事情,你反悔,这不符合规矩吧?既然是你先不讲信用,那我也不讲仁义。来人,好好收拾她一顿。”

  宁小云最后几个字说的悠扬而有意味。

  几人听了,先是将面试厅的电路断了,继而反锁门,缓缓向着她走来。

  “宁小云!你已经背上了人命,难道还要再背上一条吗?”

  顾雪凝怒吼着,宁小云不仅不怕,反而玩起了指甲。

  “我倒是要看看,你还能胡说八道到什么地步?就算那些事情是我做的,我不承认你能把我怎么样?”

  “那好,你倒是来试试。”顾雪凝捏了捏手腕。

  门外。

  在门口守着的人事部经理看到江墨辰来了,急忙迎过去:“江总,您怎么有空过来了?”

  “听说宁经理在面试?”陈笙问。

  人事经理被这么突然的一问,立马底气不足了:“对……对啊……今天刚刚来了新人,宁经理正面试呢。”

  江墨辰冷冷地扫了她一眼,转身示意陈笙。

  门被人踹开,里面情景却是让人始料未及,顾雪凝举着凳子,还没来得及砸下去,被巨大的声音吓到,循声望去,却又是江墨辰。

 她重生之后都遇到了什么人啊?

  阴魂不散的宁小云和林玉庆,还有江墨辰,怎么在什么地方都能碰到。

  她讪讪地笑着将凳子放下来。

  “江总,好巧啊……”

  小脑袋露出来,然然喊道:“阿凝!”

  看到江果然,宁小云一改刚刚的慌张,忙道:“然然,你怎么来了,快让妈……阿姨看看。”

  然然十分不情愿,噘着嘴,理都没理她,直接走到了顾雪凝面前,拉起她的手。

  “阿凝,陈笙叔叔说你今天来这里面试,便带着我来了,你没有受伤吧?”

  闲杂人等逐渐退出去,旁边的宁小云突然扑过来,一把抱住然然,摸着他的头,那模样,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然然,这段时间你也不来看看妈妈,妈妈好想你啊。”

  顾雪凝原地愣住,震惊地望向江墨辰。

  什么?

  宁小云是然然的妈妈?顾雪凝还没有反应过来,另一边陈笙上前,从宁小云怀里把然然拉了回来。

  冷眼望去,警告着:“宁小姐,这孩子您既然已经交给了江家,还希望您能遵守约定。”

  “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看见孩子激动,辰,你就这么狠心,然然的妈妈明明就在这里啊,孩子也是需要妈妈的啊!辰,我……”

  “我不喜欢你,我喜欢阿凝。”

  然然在一旁突然道,“阿凝,来江家,做我的妈妈。”

  哈?

  顾雪凝在一旁哭笑不得。

  “小少爷,不要乱说。”

  然然瞪眼:“陈笙,你现在敢教训我了?”

  陈笙俯首:“小少爷,我不敢。”

  陈笙居然就这么怂了?

  顾雪凝望过去,然然那周身的冷意居然和对面站着的他爹毫无二致。

  看来是亲父子无疑了。

  宁小云满眼泪花,望着然然,在一个小孩子面前显得十分委屈:“然然,你说这话叫妈妈好伤心,好歹你也是妈妈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妈妈没有养你的功劳也有生你的苦劳,辰,这孩子不能没有妈妈啊,你看看这小脾气,长大了还了得?”

  顾雪凝在一旁听得都烦了,她说来说去,无非就是孩子是她的,她要母凭子贵。

  见江墨辰一言不发,然然又被这突如其来的母爱道德绑架,她几乎是要被现场强大的狗血剧情逗笑了,便随口道了句:“多管闲事”。

  谁知道宁小云好似就等着她开腔,直接走上前来,举手作势要甩给她一巴掌。

  “我们管孩子,碍着你什么事?”

  顾雪凝适时往后一躲,她的巴掌落在会议桌上,疼得宁小云龇牙咧嘴。

  “顾雪凝,你……”

  “我怎么了?宁小姐,奉劝你一句,人在做天在看,每当心里有什么坏主意的时候,还是抬头看看天,之前做过的亏心事,说不定会找上门来呢。”

  顾雪凝说完,转身就要离开,然然再次拉住她。

  “阿凝,你留下来。”

  顾雪凝被他的小模样逗乐了:“听话,下次我再带你去吃牛肉面,这里有人不欢迎我,我得回去了。”

  说完,她直接理都没理门口的江墨辰,以最快的速度逃走,只是还没有来得及踏出门,对方厉声呵道:“站住!”

  顾雪凝吓了一跳,一动不敢动。

  男人冷意袭来,他走到她身边,幽瞳直盯得顾雪凝心里发毛。

  “你想进创博?”

  顾雪凝急忙赔笑,打着马虎眼:“江总……这我……我要说不想您信吗?”

  “信。”

  顾雪凝再次笑呵呵:“呵呵呵,信就好信就好。”

  “江总,告辞!”

  说着,她以最快的速度出门去,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江墨辰也正想离开,一回头顾雪凝已经没了人影,不禁震惊于她来去如风的速度。

  “陈笙啊。”江墨辰有些郁闷的开口。

  “江总。”

  “别让那女人跑了。”

  “知道了少爷。”

  陈笙领命,对着身后的人说了几句,保镖们各自分散,各忙各的去了。

  江墨辰坐在办公室里,看着顾雪凝的资料,眉头微微皱起。

  顾雪凝,和宁羽辛生前所在同一公司,因为抄袭宁羽辛的香水而被公司开除。

  江墨辰试想着另一种可能,既然顾雪凝能够抄袭到一种香水的配方,是不能也能抄袭到橙色黎明的呢?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她身上的味道就解释的通了。

  这时敲门声响起,陈笙进门,轻声道:“江总,顾小姐来了。”

  “请顾小姐进来。”

  顾雪凝刚被保镖扭送进办公室,听到江墨辰口中的话,冷笑一声:“江总真是好一副惺惺作态的模样,说得好听叫请,我看是抓吧。”

  幸好当初做宁羽辛的时候没嫁给他。

  这人一看就有暗黑心理,俗称变态。

  心里正骂着,江墨辰却起身,直接遣散了保镖和助理,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两个人,顾雪凝盯着他。

  人在当下,必须低头。

  所以她迫不得已对他说了句人话。

  “江总费这么大劲把我抓过来,不知道所为何事?”

  江墨辰眉毛扬起,看着她的一脸不屑,心中不悦。

  “你很不喜欢见到我?”

  “不敢,我每次见到您准有好事。”

  是的,第一次自己参加自己的葬礼,第二次参加自己的赝品发布会,第三次差点让人在面试厅搞死。

  可真是次次“好事”呢。

  她恨得咬牙切齿。

  “听说顾小姐以前和宁羽辛小姐在同一家公司共事。”

  “是的,我抄袭了人家的香水。”

  “橙色黎明抄袭了吗?”

  顾雪凝低头摆弄着手中的衣带,回答的心不在焉:“是的,江总大可不必着急,很快我就能抄到。”

  江墨辰被她这心不在焉的态度惹得恼火,长腿一迈,上前一步。

  顾雪凝才看到皮鞋到眼前,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下巴突然被人捏在手中。

  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强迫她看着他的眼睛,那一双眸子深邃得像黑曜石,一眼望不穿尽头。

  离得太近了。

  顾雪凝心脏突然跳起来,她有些紧张,手忙脚乱的去推他,男人却抓得更紧。

  “你不是最希望我碰你了吗?现在躲什么?”

  顾雪凝见状,冷静下来,笑道:“江总这等大人物,也只会占女人的便宜?”

  江墨辰闻言,勾起唇角,转身直接一手搂在她的腰间,迫使她整个身体贴合过来。

  “这才叫占便宜。”

  说完,又松开了她,拍了拍手跟没事人一样。

  顾雪凝站定,深呼吸。

  “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进创博顾雪凝一眼望过去,脑子里顿时出现人模狗样四个字。

  橙色黎明对于顾雪凝来说,活着的时候别人利用它来折磨自己,死了别人用来牟利,现在重活一次,她绝不想再触。

  顾雪凝冷道:“考虑的时间就不用了,江总,多谢您的美意,只是这橙色黎明是宁羽辛小姐研制的,我没有那个本事,也不想进创博工作。”

  她说完,一回眸正对上男人冷执的目光,他就那么看着她,似笑非笑。

  良久,他才说:“顾小姐不必着急回答我,我不是说了吗,给你考虑的时间。”

  “江总,那我也说了,我不会制橙色黎明,也不会进创博,更不需要考虑的时间。”

  “你想好了?”

  顾雪凝面无表情:“何必多问。”

  江墨辰端起桌角已经凉透的咖啡,抿了一口。

  “那好,顾小姐请回吧。”

  顾雪凝抬头愕然地望向他,男人没再看她,低头翻阅文件,眸子垂下,她居然在这看似和谐的动作中看出一丝失落。

  她不能制作橙色黎明,江墨辰又有什么好失望的?

  想必是自己多心了。

  出了门,陈笙十分“贴心”的给她递上江墨辰的名片,她不好拒绝,直接随手丢进了包里。

  从创博出来,顾雪凝直接回到了出租屋。

  刚到门口,周围聚集了一堆人,她一出现,几乎不约而同地望向她。

  顾雪凝再往里走,就听见稀里哗啦扔东西的声音,紧接着,房东大婶高昂的嗓门传进耳朵。

  “你们都看什么看呢?自己家没事干啊?我告诉你们,没钱交房租就是这个下场!老娘家可不是你白住的!整天勾搭男人有钱,养孩子有钱,没钱给老娘房租?没钱就给我滚出去!“

  孩子?男人?

  顾雪凝在自己最近有限的人生经历里搜索了一下,房东大婶说的应该就是然然和江墨辰。

  她啼笑皆非。

  原主不知道怎么混的,欠了人家三个月的房租,到现在还没有还,眼瞅着第四个月又要过去了,这几千块钱成了现在的她最头疼的问题。

  宁羽辛这辈子没想到的事情之二,就是自己会死而复生,成为顾雪凝,然后被几千块钱的债压死。

  顾雪凝一边走一边捡地上的衣服鞋子,房东大婶见她出现,直接把矛头指向了她。

  “今天你就给我搬走,爱去哪去哪,没钱住什么房子,直接睡大街去!”

  她顾不得面子,低下头苦苦哀求。

  “大婶,我去找工作了,我很快就能把房租都还给你了,你就再宽限我几天。”

  “宽限?”她冷笑着,脸上的肉一横,“我再宽限下去,就半年了,你知道你耽误我赚多少钱?赶紧滚,天天上新闻的人,能没有钱?骗谁呢?你们赶紧把她的东西给我扔出去!”

  大婶又看向她,十分鄙夷:“就你还找工作?谁不知道你抄袭宁羽辛的香水,是个冒牌货。”

  顾雪凝道:“我真的找到工作了,创博,你再宽限我几天,就几天,我马上把钱给你。”

  旁人一听创博的名字,瞬间眼前一亮,创博是江氏旗下的香水公司,多少人挤破了头都进不去,每年为了那几个招聘名额,多少金牌大学毕业生挤破了头,只是能够入得了江墨辰眼睛的人,少之又少。

  大婶忍不住多打量她几眼。

  见对方有所动,顾雪凝又急忙说下去:“我真的进了创博。”

  她对天发誓,只撒一次谎。

  这天气如果今天晚上睡大街的话,第二天她就是冰棍人。

  这来之不易的生命,还是爱惜点好。

  毕竟大仇未报。

  思量间,宁小云拎着包,笑着朝她走过来。

  顾雪凝瞬间脑子“嗡”的一声!

  她说呢!这么久了房东都没有赶她走,今天怎么这么突然!

  宁小云浑身上下都是名牌,一举一动彰显着名媛的风范,轻轻柔柔道:“顾小姐什么时候进了创博,身为创博的主理人,我还不知道呢,可不要用创博的名字在外面招摇撞骗啊。”

  “是你?!”

  “是我怎么了?”她凑近她,压低声音,“顾雪凝,给你脸你不要,那就别怪我赶尽杀绝。”

  她说完,正好接起了电话,叫着“玉庆啊”,顾雪凝差点把隔夜饭吐出来。

  狗男女。

  黑色迈巴赫里,墨镜下看不出男人的神色,然然闹腾着要下车,被江墨辰瞪了回去。

  顾雪凝前脚刚离开,陈笙进来。

  “江总,顾小姐走了。”

  江墨辰头也没抬。

  “你放心,她会回来求我的。”

  陈笙不得不对江墨辰的深谋远虑表示肯定。

  眼下实在是为难,顾雪凝就想起了江墨辰。

  既然宁小云那么不想让她进创博的话,那她偏要进,报仇的第一步,就是尽可能的出现在敌人面前,烦也要烦死她。

  不就是橙色黎明吗?

  顾雪凝想到包里的名片,直接按照上面的号码拨了过去。

  对方很快接通。

  “江墨辰,我是顾雪凝。”

  “哦?顾小姐?”

  不是怎么的……顾雪凝怎么听出来一丝得意呢?

  她努力无视掉他的嘲笑,比起这点嘲弄,顾雪凝更受不了的是宁小云的讥讽。

  “你之前说的橙色黎明,我答应你,能不能给我找个住的地方?”

  江墨辰直接把电话递给陈笙。

  “就让她住在隔壁吧。”

  陈笙一愣。

  他口中的隔壁可不是一般的隔壁。

  江家别墅分两栋,一栋是江墨辰和然然所住的,另一栋便是客房。

  让顾雪凝住进江家?

  这让陈笙着实惊讶了一把。

  见他迟迟没动,江墨辰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陈笙又对电话那头说,“顾小姐,我这就派人去给您收拾东西。”

  房东大婶见宁小云亲自来了,扔东西扔的更起劲了,口中念念有词,把顾雪凝族谱都问候了一遍。

  她有了底气,上去一把夺过自己家门的钥匙。

  厉声道:“你们够了!”。”

  “条件呢?”

  “研制橙色黎明。”

  橙色黎明,又是橙色黎明。

  顾雪凝觉得自己生前其他的作品也很出名啊,怎么所有人都盯上了橙色黎明?

  不过仔细一想也是,若不是橙色黎明的话,她也不会被挚爱和亲妹妹逼死。

  不过传闻江墨辰讨厌极了香水味,从上一次抢拍橙色黎明的赝品,到现在又让自己来研制,顾雪凝实在找不出江墨辰与传闻中的相似之处。

  “顾小姐要是现在做不了决定的话,我可以给你一个考虑的时间。”

  男人坐在办公椅上,长腿叠搭,望着她道。 


上一篇:两根一起公憩止痒三十篇 老扒与淑蓉夜夜春宵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