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祝福短信 > 祝福短信

两根一起公憩止痒三十篇 老扒与淑蓉夜夜春宵

小酷2022年05月05日

在那些评论之中,顾雪凝忽然看到有一条评论,上面写着:“林玉庆这是要出山了吗?我听说林影帝又准备开始拍摄了,是真的吗,真的吗?”

所以这男人是在利用她,利用一个死人为他自己打名声?

呵!

人能够渣到这种地步,也是个能力,但是她决不允许林玉庆宁小云他们再利用“宁羽辛”这三个字。

顾雪凝面色一沉,唇角一勾。

既然他们这么迫不及待的撞上来,她又何必要隐忍,她为何不利用这次的机会,狠狠的摧毁这两人,让他们自食恶果?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不长也不短,却也足够顾雪凝做点什么事情。

这一次的拍卖会,林玉庆与宁小云做得极其大,几乎将香水行业的大佬,以及整个a市的大佬,知名的媒体全都邀请了过来。

身为主办方之一的宁小云,自然不能缺席了,便早早的来到拍卖台上做准备。

而此时,顾雪凝一切准备就绪,正等着看好戏。

“拍卖开始。”

林玉庆同宁小云两人十分的聪明,今日总共拍卖十瓶香水,这十瓶香水全都是她刚车祸后,双腿残废在家时所调制,在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也是独一无二的。

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大家如此的追求。

“第一瓶,我将之取名为‘羽辛之风’,起拍价五万。”

听到主持台上,林玉庆的话,顾雪凝差点没连隔夜饭都给吐了出来。

“羽辛之风”?也亏得林玉庆敢取,那他怎么不叫“玉庆之风”呢?

第一瓶香水一出,立马引起众人的追捧,不过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起拍价格便已经到了五百万。

“五百万一次,五百万两次,五百万三次,好,恭喜‘云海轩’的客人,夺得这瓶‘羽辛之巅’。”

云海轩?

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

随即不由得抬头朝着“云海轩”的包厢望去,却正好与江墨辰的双眼给对上了。

是他?!

这男人怎么回事?听说最讨厌香水,怎么会亲自来拍卖会买她的香水?

紧接着拍摄第二瓶,第三瓶,第四瓶……

前期在场所有人都十分兴奋的出价,可等到最后,所有人都悻悻而落的放下手中的牌子,他们就是再有钱也比不过a市第一大家族江家啊。

“这江少怎么了?不是最讨厌香水了吗?”

“我也不知道,也没听说江少想要往香水行业进展啊?”

“我听说这宁羽辛原本是要与江少联姻的,难道是因为这个?”

“……”

不仅在场的众人感到十分的诧异,就连顾雪凝也是愣住了,难不成今日拍卖的香水,他全都要?

“怎么办?咱们还加吗?”坐在顾雪凝身旁的女子有些担忧的开口问道。

顾雪凝闻言,一咬牙。

“加!必须加,不管怎么样,这最后一瓶香水,咱们必须拿到手。”否则她这后面安排的戏都没法唱了。

她愤愤的朝那包间里看了一眼,动了动嘴。

“最后一瓶,是我的!”

这瓶香水,她非要不可!

当江墨辰看清她说什么的时候,微微眯起双眼。

有趣!

还从来没有人敢挑衅他!

如此嚣张的模样,以前的顾雪凝根本就没有这个胆子这般的看着自己,反倒是让江墨辰有些好奇,这女人为何非要这瓶香水不可。

难道是知道他想要这瓶香水?

价格还在不断的往上飙升,顾雪凝见状恨得咬牙切齿。

这该死的男人,都买了这么多了,让她一瓶怎么了?

就在心里有些绝望的时候,云海轩的包间忽然没有叫价了。

江墨辰倒是要看看,这女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五千一百万一次,五千一百万两次,五千一百万三次,好,恭喜20号拍得这最后一件孤品。今日拍卖会到此结束,我们还在……”

“等一下!”

忽然有人打断了宁小云的主持。

顾雪凝勾起唇角,好戏,要开场了!

“我听说,这瓶香水,是宁羽辛在五年前调制的,是“橙色黎明”系列的最后一瓶,带有一种独特的香味。既然我用五千一百万拍下了,我要先验验货。”

“这位小姐,等你付钱可以验货了。”宁小云隐忍着丝丝怒火道。

“不行!‘橙色黎明’我虽早有耳闻,但是却从不曾见过,你让我自己验货,我怎么知道它是真的假的?你就算骗我说是真的,我也分辨不出来。”

随即,女子看向一旁的知名的钢琴家夫人。

“关夫人,我记得‘橙色黎明’一出来,宁羽辛便曾亲自赠送了您一瓶,可否请你帮忙,一起鉴定?”

“好啊!”关夫人一开口答应道。

“拿上来吧。”

宁小云见状,不由得恼怒,严重怀疑,这人是不是来砸场子的,甚至都怀疑,这人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眉头微蹙,宁小云正想着怎么解决的时候,林玉庆却突然拿着那瓶香水走了过来,递给了那女子。

女子将香水拿在手中,朝着空中喷洒了一点。

瞬间,一股糜烂腐臭的味道席卷而来,吸入得少的人,捂着鼻子也就忍忍了,正当中的人,却有人忍不住的直接干呕了起来。

“卧槽!这什么鬼?”

“这是臭水沟里的泔水吧?”

“五千多万,就买了这么个玩意?”

林玉庆宁小云也闻到了那股浓郁的臭味,林玉庆有些没反应过来的看向宁小云,宁小云也顿时愣住了。

“宁小云,这就是你拍卖给我的香水?”

“不,不是这样的,我闻过这香水和‘橙色黎明’一模一样。”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女子紧盯着宁小云问道。

宁小云一见众人眼神不对,连忙解释道:“这就是‘橙色黎众人闻言,看向说话的顾雪凝。

  顾雪凝站在原地,面不慌心不跳,缓缓道:“宁羽辛设计的香水早就在她死之前被埋了,人人都知道宁羽辛设计了十瓶香水。殊不知,宁羽辛早就知道自己即将过世,为了防止这些东西被心怀不轨的人所用,在死之前,拼了命的毁掉。所以你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些香水,不过就是他们联系我,买下我顾雪凝做的赝品罢了。”

  此话一出,众说纷纭。

  “拿着假货来骗人的啊!”

  “天啊,看来宁羽辛的死有隐情。”

  “可是,为什么这香水会是顾雪凝做的?”

  一句话在人群中响起,把还在议论的人拉回了现实,对啊,传闻顾雪凝一直抄袭宁羽辛的作品,身为宁羽辛的妹妹,恨她还来不及,怎么会合作?还被当事人跳出来公之于众呢?

眼下宁小云那边气得脸色都变了。

宁小云道:“顾雪凝!上次葬礼你就来搅局!我姐姐死了都得不到安宁!你在我姐姐生前就千方百计的抄袭她,现在又说香水是假的,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来人,把她给我轰出去!”

林玉庆快速冷静下来,笑得十分温和,对着媒体解释:“今天的事情实在是抱歉,这些香水是我们在羽辛的遗物中找到的,正好十瓶。据说羽辛也只是制作了十瓶橙色黎明,所以就以为这香水是橙色黎明。对于羽辛的离世,我们沉浸在悲痛之中,自然也没有心思去考究真假,只是这位顾雪凝小姐,生前抄袭我们羽辛香水一事人人尽知。”

他扫了一眼不远处的顾雪凝,“不过听您说话的意思,是我们拿你的香水来冒充羽辛的。我们这样做对得起死去的羽辛吗?不知道您故意构陷我们,让我们陷入不忠不义的地步,请问居心何在?”

  顾雪凝站在原地,微微一笑,看着保安冲自己走来,不慌不忙地说道:“慢着!林影帝,你们是否忠义,你们自己心里清楚。这香水是我做的。至于为什么赶我走,我想,是宁小姐和林影帝心虚了吧?”

  “你……你胡说!”宁小云一把挣脱林玉庆的手,冲过来指着顾雪凝的鼻子骂道:“这分明就是你动了手脚,之前香水还是暗夜的味道,怎么到了这里就不行了?你说我们骗人,你拿出证据来?”

顾雪凝冷笑一声。

“要证据是吗?好啊。”

她举起一叠文件,“这是你宁小云购买香水的全部聊天和转账记录,还要我再继续说下去吗?”

宁小云脸色大变,顿时间说不出话。

“宁小姐,解释一下啊?”

“宁小姐,这就是你姐姐的橙色黎明吗?”

紧接着,商品监管局的人来了,验了香水的质量,几位执行公务的人也差点吐出来,他们捂着鼻子,留下一句要追究宁小云的责任,便离开了。

这一次的拍卖会到此结束,宁小云和林玉庆回去,路上新闻媒体已经报道了他们的所作所为。

宁小云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夺过林玉庆的手机扔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

“我之前就说过,顾雪凝怎么会有宁羽辛的香水配方!你不听我劝,非要和她合作!现在怎么办?这个贱-人得了便宜还卖乖!”宁小云的计划被破坏,心中的火蹭蹭的往外冒。

最生气的还是林玉庆,眼看着自己就有机会重新出现在大众的视野,现在计划全部都泡汤了,那么他们这些一心让宁羽辛死,又有什么意义?

  他想了想,捡起地上的手机,目光闪过一丝阴狠。

  “这个顾雪凝,看来是不能好好留着啊。”

拍卖会结束之后,有媒体争相采访顾雪凝。

对于宁羽辛的死,大家都理所当然的认为是病死的,只有她一人发出了反对的声音,媒体自然不能放过这个大新闻,只是等到他们收拾机器准备对准顾雪凝的时候,人已经从酒店的后门偷偷溜了。

今天搅局的女人是顾雪凝安排的,如若不然,这些人一概认为香水是自己生前留下来的。

这样臭烘烘的东西,岂不是毁了宁羽辛三个字?

宁小云和林玉庆还真是天造地设的狗男女,就连自己死了都不放过,尽可能的在自己身上压榨所有的东西。

  人人都盼着死后万古流芳,他们却一昧的抹臭自己。

  顾雪凝在地下停车场和搅局的女人说了话,那女人抹泪道:“真的吗?宁大小姐真的是被人害死的?”

  “别难过了,她知道你为了她难过,会不开心的。”顾雪凝给她递上纸巾,“这件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为了宁大小姐能够昭雪,你要保守好秘密。”

  “我知道了。”这边话音刚落,那边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面前,顾雪凝只好草草完结两个人的谈话,找机会开溜。

  黑色迈巴赫见状,赶紧追了上来,顾雪凝快速打开车门,还没来得及启动,对方一个漂移,直接把她的前路给堵住了。

  男人的皮鞋踩在地面,紧接着是江墨辰的身影。

顾雪凝自知理亏,江墨辰全场买了那么多瓶的香水,最后一瓶了告诉他是假货,相当于向全世界宣告:天价香水都是假的,你们这些傻子,这些香水都是我顾雪凝做的。

这不是打了江墨辰的脸吗?

江墨辰冷冽的气息侵袭着车中的顾雪凝,似乎隔着玻璃,她都能感受到他身上的阴翳。

旁边的助理陈笙敲了敲车玻璃,她落下车窗,一脸人畜无害:“怎么了?”

  “顾小姐,江少说想和您聊聊。”

  顾雪凝启动车子:“我还有事,改天再聊。”

  偏偏这时候然然跑了过来,站在车门旁,冷冷道:“你们都不许欺负阿凝,阿凝是我的。”

  顾雪凝头都大了。

  要是他没挡在旁边,自己一脚油门还能出去,只是她不想伤了然然,只好灰溜溜的下车。

  看着江墨辰那张俊朗的脸,莞尔一笑。

  “江少,今天的事也不能全怪我。”

  “那是我咎由自取?”顾雪凝道:“江少喜欢羽辛小姐的香水,大家也都看到了。只是这件事情不是针对您而来,江少没必要对号入座。”

  然然在一旁看着江墨辰阴沉的脸,总觉得事情不妙,干脆一转身直接挡在了顾雪凝的面前,冷傲道:“女人,我爸就这脾气。”

  再一次被小屁孩叫女人的顾雪凝彻底憋不住笑了,这一笑却正好对上江墨辰黑曜石一般的双眸,冰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她一个激灵,笑容淡了下去。

  江墨辰见状,吩咐助理道:“把小少爷给我带回车里,不准下来。”

  “是。”

  然然还想说什么,只见陈笙已经走到了面前,他冷哼一声,看了眼顾雪凝:“我自己会走。不准欺负阿凝。”

  然然一直重复着不准欺负阿凝,顾雪凝不知道为什么,眼眶居然有些湿-润。

  自己的妹妹和未婚夫沆瀣一气,一心叫自己死,甚至还害了自己的孩子,可一个陌生小孩居然这般护着自己,顾雪凝从来没觉得这般心酸。

  然然上车后,江墨辰问她:“听你的意思,宁羽辛的死另有隐情?”

  顾雪凝一愣,万万没有想到他是跑过来问这事的。

  “啊……我……”

  “你有证据?”

  顾雪凝再次愣住,证据?宁小云和林玉庆别的事情上是个废物,这事上做的倒是绝,把能够直接找到的线索清理了干干净净,现在恐怕连找个入手的地方都难。

  她摇了摇头,压下嘴角苦笑。

  江墨辰突然扼住她的手腕,正面交锋,顾雪凝手腕生疼,对上他幽暗的眸子,险些吓出一个激灵,

  “既然没有的话,就给我安分点,想攀上宁羽辛,你还差远了!”

  话说完,直接把她胳膊扔了出去。

  男人上了车绝尘而去,地下停车场里,顾雪凝站在原地,揉着自己酸痛的手腕,一时间捉摸不清这男人怎么回事。

  车上,然然不满道:“坏爸爸,你还是欺负阿凝了。”

前面开车的陈笙也觉得诧异,江少讨厌香水,也讨厌身上有香水味的女人,根本连碰都不碰一下。

今天居然破天荒的碰了顾雪凝,没有反感,他透过反光镜,打量着江墨辰。

男人脸色阴郁,回想起那手腕细若无骨。

江墨辰烦躁的松了松领带,打开车窗透气,低声对陈笙说了句:“开你的车!”

  陈笙悻悻收回目光。

  该死!江墨辰平时厌恶极了顾雪凝,她满腹心机,又抄袭宁羽辛的作品,每天缠着自己不说,还骗然然,可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听她话里话外的意思是说,宁羽辛是非自然死亡时,江墨辰几乎要把手中的酒杯捏碎。

  情绪失控,所以忍不住碰了她,也不反感。

  江墨辰想。

  拍卖会一事之后,宁小云和林玉庆专门找人调查了顾雪凝,谁知道除了一个调香师的身份以外,根本什么都查不到,这让宁小云有点心慌,每一次顾雪凝的出现,都会让她想起已经死去的宁羽辛。

  细细看来,顾雪凝似乎又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宁小云与林玉庆商量着。

  “这女人已经找我们两次的麻烦了,不能真的杀了她吧?”

  “杀人?你还嫌宁羽辛一个亡魂天天折磨的不够吗?”

  林玉庆愤愤地说道。

  他复出的计划又没了,现在恨不得扒了顾雪凝的皮。

  奈何杀人不是一个稳妥的办法,现在媒体对于顾雪凝有了关注,如果突然消失在公众视野当中,肯定能够找出猫腻,甚至连宁羽辛的死自己也瞒不住。

  林玉庆想了想,突然问宁小云:“你说顾雪凝费尽心机抄袭你姐姐的作品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为了名利,钱和名声总得要一个吧?”

  “那就好办了。”林玉庆眼神暗了暗,找到了顾雪凝的联系方式,已经为其准备好了一份大礼。

三个人约在了江家公司旁边的咖啡厅见面。

顾雪凝又怕这两个人不安好心,在江家旁边,有着江家强大的势力,总也不敢对自己动手。

  宁小云和林玉庆怎么知道她打的什么算盘,到了咖啡厅,一番虚与委蛇之后,顾雪凝直接道:“今天找我过来到底是什么目的,就直说了吧。”

  “听说最近顾小姐在城南租了个屋子,我未婚妻虽然离世了,但是同样也作为调香师,我实在是觉得太委屈你,所以给你准备了二百万,希望顾小姐能够换个大房子,也住的舒服一些,好调出更有市场的香水来,所以,我们之间的误会就……”

  顾雪凝看着他递上来的箱子,冷冷瞟了一眼,便收了回去。

  她笑道:“听你说这话的意思,是已经调查过我了?或者是找人跟踪我?我的出租屋可是才搬过去的。”

  林玉庆一愣,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强忍怒意,笑呵呵道:“说的哪里话,之前我怀疑羽辛的橙色黎明是顾小姐拿走的,所以才命人调查,现在这不是发现是误会一场了,特地给顾小姐道个歉。”

  顾雪凝垂眸:“道歉就不用了,我只是想听听,宁羽辛小姐死的时候,住在哪里?你们又在哪里?”

  她一字一句,戳中旁边宁小云的内心,宁小云原本就心虚,甚至对于顾雪凝的出现,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送礼的事情也只是林玉庆说的,她心里可是一点都不甘心!

  闻言,宁小云再也憋不住,“蹭”地一下站起来,顾不得旁边众人,怒骂道:“顾雪凝!你别给脸不要脸,外界人人皆知,我姐姐是病死的,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一次次的诬陷我们!给你钱,是给你面子,怪不得这么久了,你也就只能做一个抄袭别人复制品,又有什么资格提我姐姐?”

  顾雪凝无奈,站起身来,仿佛喃喃自语一般说了句“都出来吧”,旁边原先看热闹的人站起来,露出他们的摄像机。

  林玉庆现在最怕的就是自己名声臭了,他不可思议地望着一脸淡然的顾雪凝,气得面容扭曲。

  “你……你居然找来了记者?”明’,只是由于时间的关系,保存不得当,让香水变味了。”

“胡说八道,香水就算是变味了,又怎么可能变得又臭又恶心?再者,香水里面是乙醇,时间长久,最多也是挥发得只剩下一点,你这可是满满的一整瓶。”

“那是因为……”

宁小云正绞尽脑汁的想着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突破屏障,传达到众人的耳中。

“那是因为,这瓶香水根本就不是出自宁羽辛之手,而是出自我顾雪凝之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