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祝福短信 > 祝福短信

某处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新婚熄与翁公李钰雯

小酷2022年05月05日

李小五死了成阿飘(鬼魂)的时候刚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尸体,在陵墓中饿了十几日,终于饿死了。

然后就被某阵不知名的阴风卷入其中,只是一瞬间,她就丧失了所有意识,甚至还来不及去牵她那只同样成为阿飘的爱宠,又甚至还没还得及去看哥哥的阿飘在不在。没错,她亲哥也被饿死了,他们被困在陵墓中大概半个多月,都是被饿死的,只是她哥比她早死了十几日。

她是被疼醒的,哪里疼?肚子,下面,疼到李小五怀疑她这刚被饿死,就要被疼死了。

谁特么说鬼不会疼的,给老子站出来。

“醒了,醒了,醒了……”一个沧桑的大妈声由近及远响起。

李小五闻声望去,确只看到一片灰黄的衣角,和一扇半朽的发黄的木门。再一看自己,躺在一个床不床榻不榻的地方,头顶上那是什么?房梁?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这玩意儿。

什么乱七八糟。

李小五思绪乱糟糟,正想扶着木板起来,手不经意碰到了自己的肚子。

什么情况?她的肚子怎么这么大???大的好像要分娩的孕妇一样。

这一阵阵的痛感,他妈的,她可不就是要生了!!!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谁的种?地府咋还有这种玩意儿给顾客体验的嘛?她还是个纯情的女孩呢,男朋友都没谈过,她才不要生孩子。

正在李小五不知所措的时候,屋内突然挤-进一群妇女,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说什么的都有。

“哟,真醒了,快,把陈婆叫过来,就说我们家三嫂子要生了。”

三嫂子?

“小五啊,你可得争气啊。”

叫她?

“谢天谢地,不让我儿绝后啊。”

绝后?

“陈婆马上就来了,你等等。”

陈婆?

“三嫂子啊,一会儿就好。”

……

李小五正想开口,肚子突然一阵抽痛,李小五倒吸一口凉气,妈哒,痛死了。

“你们是谁?我怎么在这里?”虽然她也觉得这话很没营养,可她还是忍不住问出口,她觉得自己极有可能在哪里重生了,还是在一个即将生娃的孕妇身上,看这家人的穿着打扮跟屋子破破烂烂的情况,还很穷。

“小五啊,你这傻孩子,我是你阿奶啊,你不记得了。”最年长那个妇人握住她的手,大声道。

李小五摇头,完全没有印象。

“我是你娘啊,记得不?”方才念叨着我儿绝后的妇女站出来道。

李小五正想摇头,肚子突然又一阵抽痛。

她要紧下唇,忍住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靠,还是得将肚子里这东西生出来先,他在肚子里折腾,太特么疼了。

“妈的,接生婆怎么还没来。”李小五终是疼的有些受不了,破口骂道。

“小五啊,你别喊,陈婆马上就来了,留下劲儿生娃儿,晓得不。”那个自称李小五的阿奶开口劝道。

李小五,她就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哪儿喊了。

……

“不行了,他怎么还没出来。”李小五这孩子都生了一天一夜了,怎么还没生出来,她都要崩溃了,电视里也没见谁生孩子像她这么久的啊。

“小娘子使不上劲儿,孩子出不来,这都一日一夜了,只怕生出来,也被憋死了。”陈婆从屋内出来,有些泄气,都一天一夜了,羊水都流干了,估计那孩子早就憋死了。

“您看,这事儿?怎么个处理啊。”说着,她看向老太太,他们家三娘子的情况她也是知道些的,三郎去战场,只怕是有去无回了,留下这小娘子揣个娃,如今娃儿不行了,搁许多人家,这娘子不救也罢,也当是让她到地下与三郎团聚了。

“我们百里家也不缺这一碗口粮,还烦您呐,救她一命。”老太太信佛,心善,到底是她们家的媳妇儿,这事做了传出去,他们百里家老脸还要是不要。

最重要的是,李小五这会儿死了,来日他们家青墨若是客死异乡,寻不得回家的路可怎么办,这个时代的人,大多迷信,觉得人在人间没有姻缘,死后便寻不得家的方向,下了府还要受剜心剁手之刑。

李小五脱力的躺在床上,这具身体的听力极好,她们说的话李小五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她哪里会知道老太太心中想的什么,只觉得这个老太太也不算太坏。

不多会儿,陈婆又重新进来了,淡淡与她道:“三娘子啊,歇会儿劲儿,一会儿让你使劲儿的时候再使劲儿。”

李小五点头,她现在连搭话的力气都没了。

只想着肚子里的东西赶紧出来。

又过了一日一夜,李小五的肚子只是干疼着,半点动静也没,别说她快不行了,连陈婆都有些熬不住了。

期间,小五的娘送了几次鸡汤进来,否则她真是怀疑自己此刻怕是连呼吸的力气都没得了。

昏睡前,她好似听见谁说了一句“三娘子不行了,准备准备吧。”

李小五%……*(%……&……#

她这是饿死后重生又走了一遭罪,片头还没活过就又要死了?

她连剧情走向都还没缕清呢,就算是炮灰,也得让她知道她是被哪个炮弹打出来的灰哇。

想她堂堂缉毒特种部队的精英分子,扪心自问,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过分事儿啊,上辈子饿了十几天活活被饿死也就罢了,是哪个王八蛋还将她拐来这儿让她再死一回?

李小五突然灵光一闪,难不成是因为他们下墓,闯了人家祖坟?

靠!那就更憋屈了,那是哪只睁眼瞎的墓?我跟李熙文好心下去抓盗墓贼,你特么不好好保佑我就算了,还将我搞到这个鬼地方来受罪,果然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是没有好结局的。

李小五默默的将那墓主人上十八代下十八代统共三十六代狠狠的问候了一遍。

异世界---某墓主表示自己是无辜的。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凭借李小五肚子里那三斗高的掺水墨,她也就只懂用这个词词形容了。

“阿娘,喝水。”同一端着杯热好的牛乳过来,百里同一,她当年生的儿子,也不知他爹是个什么神仙颜值,遗传到他这儿,简直逆天的不行,跟个小仙童似的,奶萌奶萌的,简直爱了爱了。

只可惜,李小五眸光深沉的看了他右脸上戴的半边面具一眼,今日他戴的是一个草绿色的假面面具,他戴的面具与一般人的不同,旁人戴面具眼睛都会漏出来,而他的右眼,不能见光。

“小鬼,你今日有没有好好背功课?”李小五接过牛乳,喝了一大口,日常惯性的问了一句。

“有的。”百里同一小鸡啄米似的点了一下脑袋,乖的不行。

“你什么时候有这么个绿色的面具,我怎么没见过?”李小五疑问,自从前两天李熙文突然回来一趟,她现在肉眼可及的一切都是绿色的。

李熙文不知道发什么神经,非要亲手给她的手脚都上了绿色的蔻丹,这次带回来的衣服饰品一应俱全的绿色,甚至腮红唇脂都是绿的,一问他便说,外面流行。

更有甚,他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份染料,还把她的头发挑染成了绿色。

李小五:…““…!””

李小五毫不怀疑,若不是她极力反对,那家伙可能真要把她整头青丝都给染成绿丝了去。

谁特么品味这么独特,喜欢从头绿到脚。

“二舅舅给的,说我这几日都要戴这个,免得阿娘看不到。”百里同一实诚道,虽然他不知道李熙文究竟想让李小五看什么。

但是今天,他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你二舅还没回来啊。”李小五后知后觉的从床上爬起来,昨夜睡的太晚,今日起的也就晚了些。

“娘,我觉得今日有些凉,不若你换个长些的衣服吧。”百里同一跟在李小五身后絮絮叨叨,李小五穿的那件绿色中长款的短袖T恤膝盖都盖不住,可放下去却是将她里面的短裤给盖了了严实,若是在现代这样的打扮满大街都是,可这是古代哇,这样穿出去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我不凉。”李小五白了他一眼,都晌午了,凉什么鬼。

百里同一弱弱的哦了一声,不再说话。

他有提醒的哦,不能怪他喔。

李小五一如往日,在院子里刷牙洗脸收拾自己。

李家人早已是见怪不怪,李熙文说了,这是XX国的特色服装,那儿的人都是如此,民风开放,简约大气上档次。

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把李家人唬的一愣一愣的,没办法,谁让家里就他最会赚钱,一大家子全靠他养活,自然是他说啥就是啥。

果然有钱人连说的废话都是哲学道理。

“小五,你怎么这样就出来了!”李琴音(原主的四姐),突然小跑过来,紧张道。

“我平时都这样出来的啊。”李小五-不以为意。

“今日家中还有外人呢,你快些回去把衣裳换了,这样不好。”李琴音跺脚道,他们家人是不觉得有啥,可是今日,不是来客人了嘛。

“那就将人赶出去不就好了,反正都是外人,谁家主人会迁就外人。”李小五将自己一头乱蓬蓬的头发随手扎起来,露出白皙纤细的脖子。

李三龙不知从哪里窜出来,将身上的外衫脱下,披在她身上,小声道:“小五,你夫君来了,二哥说了,让你收敛些,将人稳住,一切等他回来再说。”

李小五一时没反应过来。

你夫君?这个世界的名字还真是千奇百怪。

等等,我靠,不是她那个便宜老公吧!!!

李小五,咱稳住…………

李小五眸光一凛,瞪向某只包子,特么的,他刚才怎么不说。

这觉悟,比她养的狗还不如。

百里同一生来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李小五,冷不丁的被她一瞪,竟是小小的打了个寒颤。

他心虚了,可是他心虚什么,他又没做错什么,方才他明明有提醒她换衣服的,虽然很是隐晦。

说到李小五的便宜老公,李小五虽然没有见过其人,但对他真是没什么好印象。

听说十年前百里寨那家子得罪了县里的县令,后北疆征兵,抽兵役原本没有他们南封一带的名额,可那县令不知咋搞的,就给百里家搞了一个名额去,前头老大老二都结婚生子了,他俩的媳妇儿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怎么也不许自己的汉子去北疆,合计了几日,才决定让老三百里司臻去,那百里司臻有个字,叫青墨,他们这些乡下汉,孩子能有个名都阿弥陀佛了,能有字的都是那些上了学,夫子给起的,百里司臻就一书生,读了十几年书,听说已经中了秀才,一个秀才,手无缚鸡之力,去当兵还能回来嘛,他们家就当他死了。

然后就合计着给他找个妻子,免得客死异乡,成了无主的孤魂,明摆着就是要找个守活寡的,谁家要把女儿嫁过去,可是要被邻里邻外戳脊梁骨的。

可是没办法啊,谁叫她家……当年的李家穷,就把她卖过去了。

还顺利怀了孕,他奶奶个球,那个人渣,李小五能对他能有什么好印象,这个社会败渣。

当年李小五得知此事时还狠狠的咒骂了他一个多月,每天都在咒他死在战场上,这辈子都别回来了。

每每这时,衍魂就会拿出从天庭偷来的司命簿,十分正经的跟她说:“别白费力气了,百里司臻会封将拜候,李家因此鸡犬升天过上大富大贵的生活,等你死后他会娶万剑仙宗的女弟子柳月姝为继室……”等等巴拉巴拉一大堆。

李小五只会更加义愤填膺。

这是天定的命格,若想逆天改命,就得受天刑,只有拜师仙门,自己变得强大,才能抵住天雷之刑。

忽悠得李熙文,(她二哥,上辈子的亲哥同样魂穿过来的,这辈子有个俗气的名字叫李二壮)真去拜了仙门修仙去了,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李熙文只在那个什么什么仙山待了一个月便卷铺盖跑路了,自己做起了生意,经过多年的不屑努力,据说有钱的不行,她这亲哥,总算是给她长回脸了。

“确定是我夫君?”李小五这话问得十分不走心,“不是什么想骗财骗色的混子吧。”

“那还能有假。”李三龙郁闷,他这妹子,是被二哥惯的越来越没规矩了。

“哪儿呢?我瞧一眼。”  

“小五,别胡闹,二哥说了等他回来再说。”李琴音拧了她一眼,她那二哥是有些本事的,能赚很多钱,可是百里司臻如今已经是将军了,哪怕她二哥再能赚钱,不也还是个商人,怎能与官斗?想到平时李二壮回来话里话外都是对百里司臻的不满,李琴音有些担忧。

万一她二哥真不准小五再回百里家怎么办?李小五粗粗一眼看过去,竟还来了不少人,除了百里长景都是些生面孔。那些人如今就像没见过动物园猴子一样,好奇又新鲜的看着她……呸?谁猴子呢!

……

李小五其实最关心的还是百里司臻的“神仙”颜值,照着小鬼的模样大致看了一圈,帅哥倒是有几个,却没一个跟小鬼面孔相似的。

难道小鬼的神仙颜值其实是遗传了自己的?想到此处,李小五觉得自己又行了,美滋滋。

蓦地,李小五看到了个十分眼熟的物件儿,一块青纹断玉,上面雕着一只穷奇兽,那穷奇兽的眼睛好似沁了血一样猩红。

李小五的目光突然停在了青纹断玉的主人身上。

实在是李小五的目光太过灼人,李幸干咳两声,急忙转过身去,姑娘你别看在下啊,你夫君在旁边呢,你这样明目张胆的看别的男子,不妥当。

“小五,这是妹夫的侍从,你别一直盯着人家看啊,这样不好。”李琴音用手肘捅了捅李小五的身子,示意她别这么明目张胆的盯着外男看,不妥当。

李小五轻嗤:“只是看一下,又不会少块肉。”

“回去将衣服穿上。”百里司臻冷道,言语中透着丝丝不容置喙的怒意。

本来他对这个李小五就没什么感情,当年只不过碍于家中长辈非要张罗才与她拜堂成了夫妻,几年不见,当年的小丫头长高了不少,模样也长开了,胆子更是大了许多,如今看着,除了模样还有从前的一二分,全然找不到当年的影子了。

得知他娶了亲,那些一道南下的弟兄非要闹着跟过来看看,百里司臻执拗不过,只得将其带了过来,谁知道来到李家,看到的却是却是这一幕。

被人看到衣衫不整也就罢,她竟还在众目睽睽之下盯着齐王看的出神。

李小五草草看了他一眼,百里司臻五官偏秀气,还有点黑,这要娘不娘,要man不man的,哪里有穿越剧情里的惊艳之色?原本想着就算是再不喜欢百里司臻那个败渣男人,好歹面色平和的跟他打声招呼应该是可以的,毕竟是小鬼的父亲,可是这块青纹断玉竟然在他们手中……

本来她就不喜欢百里司臻,现在更是厌恶了,所以百里司臻一开口就冷言冷语的让她回去穿衣服,她立马很不客气的怼了一句:“你在教我做事?”

百里司臻也没想过当年唯唯诺诺的一个丫头作风开放也就罢了,竟还变得张牙舞爪起来。

“那个妹夫啊,我妹妹还没睡醒,我这就带她回去换件衣裳去。”说罢,还不等众人有些什么反应,李三龙就生生将李小五生拉硬拽的进了房间。

李琴音尴尬的将人请到了厅堂,一边端茶倒水一边给众人解释着李小五平时不是这样的。

李三龙和李小五在房中许久,二人说了什么不得而知,只是李小五再次出来时,李小五已经换了一身蓝白色的软银青罗裙,简单梳了个高马尾,虽然不是多中规中矩,却也清爽干净。

她总算是知道李熙文为什么将她的东西都换成绿色的了,因为百里司臻要回来了。他的意思无非就是俩:一百里司臻已经将她绿了,二让她把百里司臻绿了。

按照穿越既是女主的定律,她肯定不能把百里司臻给绿了,这种剧情是要被天打雷劈的。

至于百里司臻绿了她?按照女主的光环,她是不是可以把男主给换了?

来不及YY更多,她与李三龙就到了厅堂。

此刻的厅堂颇不热闹,一大群人围着百里同一东家长李家短,五岁的百里同一将李熙文学了个十成十,待人礼貌疏离,不失分寸,在形色不一的人群中皆是游刃有余。

“小五来了,快,快过来,这是你夫君,司臻,还认得不?这丫头,傻愣着干嘛,打招呼啊。”李小五后脚跟都还没踏进门,她娘李柳氏就忙冲她招手,李小五脑壳疼,这柳大妈,啥时候回来的?

李小五脸上乐呵呵,心里妈卖批。

好些人饶有兴致的看着百里司臻的小媳妇儿,方才她可是实实在在的怼了百里司臻一句,不知一会儿有没得戏头看。

想到李熙文现在做的事可能与百里司臻一行人有关,李小五十分乖巧的走过去,站在李柳氏身旁,冲百里司臻露出一个标准笑脸,清脆悦耳的捏着嗓子道:“夫君。”

她这一声脆生生的夫君好似晴天霹雳下来正好劈中了百里司臻的天灵盖,一阵冲击使得他脑子空白一片,袖子里的手臂被她唤起一阵阵的鸡皮疙瘩。

“夫君?”李小五见他没得什么反应,又喊了一句。

百里司臻竟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得沉默不语。

李小五无语,这是什么钢铁直男,喊他夫君都不知道哼一声的哇。

现场因着李小五的两声夫君一度陷入了尴尬之中。

但李小五向来都是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都是别人。

“夫君吃饭了吗?若是没吃一起吃吧,我四姐做的饭菜可好吃了。”李小五这才刚起床,就喝了一杯牛乳,饿死了,但今天这柳大妈在家,估计家里不会给她开小灶了。

“吃过了。”百里司臻不咸不淡道,都什么时辰了,他们自然在家里吃了午饭才过来的。

李小五……这下是就真的尴尬了。

“小五啊,你不会又是刚刚起床吧?”李柳氏突然插话道。

“没啊,我很早就起了,在教小鬼做功课。”李小五随口胡诌。

李柳氏瞥了她一眼,想着这么多人在,不好下她的台,也就没再说什么。可在场的谁不知道,她就是刚起的。

李小五那什么尿性,李柳氏简直不要太清楚,但凡她说些什么教做功课啊,洗衣做饭啊,扫地擦桌啊啥的,不是再做坏事就是在做坏事的路上,她平时不是在熬夜通宵就是在溜猫逗狗,要么就是在睡觉。

“你跟我出来。”李柳氏一把拉住李小五的胳膊,就要往外走。

一想到李柳氏又要对她开启悉心教导(罗里吧嗦)模式,李小五就头疼,怎么全世界的母亲大人性格都是一个饼印印出来的么?

“娘,我夫君才回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又要去北疆了,我得多陪陪他,省亲不能待太久的。”李小五说罢,立即拉了张凳子过来放在百里司臻旁边,一屁股坐了下去。手还娴熟的穿过他的胳膊,挽住。

一股清香突然沁入,百里司臻身子僵了僵,俊脸一红,大有一种将自己手抽回来的冲动,幸亏自己定力够好,没真这么做。


上一篇:不要~人家写作业呢,短篇公车高H肉辣全集目录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