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祝福短信 > 祝福短信

学霸学渣讲题遥控器play 按摩房里被按到高c

小酷2021年10月13日

自从苏珞璃上吊自杀被发现救醒到现在,作为父亲的他一直都没有去过西苑探望她,反倒是苏珞璃拖着一副病体前来给他送清心汤,一片孝心可感明鉴。比起自己曾寄托了厚望的苏瑾芸来说,简直是出人意料的好啊!

想到苏瑾芸,苏老爷的脸色又开始冷了下来。那个逆女,居然连回门这么重要的规矩都无视了,只怕今日一过,他又要成为全京城人茶前饭后取笑的对象了!

他现在真的是好生后悔啊,当初苏瑾芸执意要自己管理嫁妆铺子的时候他就不该依着她!好好的一个大家闺秀,却偏偏喜欢经商开店,满身铜臭,名门望族怎么会娶这样的女子进门呢?

如果不是苏瑾芸抛头露面与陌生男子商谈生意的事情被传了出去,导致她名声扫地无人提亲,他又怎么会狠得下心来将她下嫁欧阳家!

欧阳家虽说是京城首富,但是却终究是商贾门户。士农工商,商贾门户向来都是最底层的一个阶级,而他苏青胜却是堂堂的大学士,朝廷命官,苏家更是书香门第,与欧阳家的这门亲事根本就是门不当户不对!

有求于苏老爷的苏珞璃从一进门开始就在察言观色,见他时而皱眉时而冷脸,便猜测他心里肯定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索性扮知心小棉袄询问道:“爹爹可是有什么心事?”

“还能有什么心事,不就是你那个不让人省心的大姐!”难得与苏珞璃相处如此亲密融洽,苏老爷也没有隐瞒,一脸失望地摇头叹气道:“也不知她是不是在怨爹爹将她嫁给了商户人家,所以才连回门都不回了……”

“应该不会吧……女儿倒是听说,大姐姐新婚之夜被大姐夫推倒受伤了,许是伤势比较严重,所以才没能回门吧!”苏珞璃一边观察着苏老爷的脸色一边柔声帮苏瑾芸说好话道。

她这大晚上的又是送汤又是谈心的,为的就是能让苏老爷准许她明天出门去找苏瑾芸。

自然的,这个时候当然要帮苏瑾芸说点好话,挽回一下苏瑾芸在这个便宜爹心目中的地位才行,不然她还有什么借口去找苏瑾芸借钱啊?

“哦?竟然还有这回事?”苏青胜惊讶地看向她。

“这都已经过了三日了,难道母亲没有告诉爹爹吗?”苏珞璃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见她话说到一半突然不说了,苏青胜不禁皱眉不悦地问道:“怎么不说话了?”

“爹爹恕罪,女儿只是不想被人以为女儿在背后说母亲的闲话,女儿不想再受罚了……”苏珞璃紧张地仰着小脸,一副害怕的神情回道。

闻言苏青胜眉头紧皱,追问道:“你这话是何意思?你母亲她什么时候又是因何事惩罚过你?”并不是他有多心疼关爱苏珞璃,真正让他介意的是,他身为一家之主却对苏珞璃说的这些事情全都不知情!

他那贤惠能干的‘好夫人’,已经在他的地盘上做到了只手遮天,瞒天过海的程度!
一种本能的危机感第一次出现在了苏青胜的心头。

看来他以前太信任自己的这个‘贤内助’了,府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她打理。就连苏瑾芸的婚事,也是由她一手促成的!

当初欧阳夫人前来提亲的时候他是没有想过要将苏瑾芸下嫁商户的,毕竟苏瑾芸是他的嫡长女,不管她名声再怎么不好,也不该是个下嫁商户的结果……可是因为自己这个‘贤内助’不停地在自己耳边吹枕边风,说苏瑾芸已经十八了是老姑娘了,再不出嫁就要让学士府都成为整个京城的笑柄了!

“而且,凤儿也已经到了议亲的年纪,如果身为大姐的苏瑾芸还不出嫁,凤儿的亲事也不好说……”他还记得自己这个‘贤内助’跟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是那么的温柔细语,仿佛真的是为了整个苏府着想。现在回想起来,她根本就是嫌苏瑾芸碍眼,故意给苏瑾芸定了欧阳家这门亲事!

“爹爹……”苏珞璃试探的轻唤了一声。从苏青胜那时而青时而黑的脸色可以看出来,她的挑拨似乎已经奏效了,苏青胜已经对苏夫人心生嫌隙了!

听到苏珞璃的轻唤,苏青胜连忙收拢思绪回过神来,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语带疲倦地道:“天色也不早了,你且回去好好歇着吧,有什么需要可以让丫环去找宋总管,就说是爹吩咐的。”

“是,女儿告退。”苏珞璃毕恭毕敬地福了一福,这才转身施施然离去。

回到西苑的时候,她已经体力透支了,心口像是堵了一大团棉花似的,呼吸瞬间困难了起来,如果不是及时靠在了门框上,只怕早已经摔倒在地了!

“月香……”她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喊了一声,随即整个人失去了知觉瘫倒在地。

闻声走出来的月香看到她倒地的情景,吓得连忙飞奔了过来,将她扶起。

“小姐!小姐你怎么啦?你别吓月香好不好?”看着脸色苍白的苏珞璃,月香下意识地伸出了手使劲按住她的人中,过了片刻后,苏珞璃才悠悠醒转。

清醒过来后,苏珞璃的心里对自己现在这个身体早已经吐槽开了……只不过是去便宜爹的书房走了一趟,回来竟然就这么晕倒了!这么个风吹就倒的脆弱样儿,还谈何凭自己的本事离开苏家啊?

只怕自己之前在月香面前的那番话,在月香看来都是胡言乱语罢了,只是这丫头心善什么都没说而已!

思及此,苏珞璃不由得自嘲一笑,咬了咬牙,扶着月香的手缓缓站起身来,而后毫不犹豫地松开了月香的搀扶,踉踉跄跄地朝着桌椅走去。

“小姐!”见状月香不禁紧张地低呼出声,作势要去扶她,却被苏珞璃抬手制止了。

“不必扶我,就让我再体会一下这个弱不禁风的感受吧!”苏珞璃一边继续朝着桌边走去一边幽幽地道:“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情况了!”她真的是讨厌死了这种弱柳扶风的病秧子感觉了!

眼看着苏珞璃硬撑着在没有人搀扶的情况下一步步走到桌边坐下,月香不由得鼻尖发酸眼眶发红……

似乎小姐从上吊自杀未遂醒来之后就变得愈发倔强了,倔强得让人有些猜不着看不透了……
欧阳府。

东苑内,苏瑾芸正背靠着软枕半躺在榻上闭目养神,暖书站在一旁替她轻摇着团扇。

就在苏瑾芸昏昏欲睡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听得出来人走得很急。听到这个脚步声,苏瑾芸瞬间便睡意全无了,睁开眼望向门口,就怕又是自己那个有名无实的小白脸相公前来找茬来了!

“少夫人不必惊慌,应该是风琴过来了。”暖书见她一脸戒备,不禁开口安抚她道。

果然她话音一落,一道高挑窈窕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门口。

“奴婢风琴给少夫人请安!”风琴不慌不乱地踏进门槛,盈盈福了一福道。

苏瑾芸伸手对着空中虚扶了一下,柔声道:“起来说话吧,听你走得那般匆忙,可是夫人那边有什么急事让你过来找我?”

“谢少夫人!”风琴站起身走上前几步,这才回道:“的确是夫人有话让奴婢带给少夫人。”

“哦?不知是什么事情呢?”苏瑾芸眉梢一挑,这么晚了欧阳夫人还特意打发风琴过来传话,想必她是足够重视这件事情的了,只是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竟然会让这个一肩扛下欧阳家所有产业而毫不落败的女强人如此紧张……

“就是……林家的表小姐明日就要到咱们府上了,夫人让奴婢带话给您,让您安心养伤,不要与这位林表小姐有过多的接触,以免影响您的心情!”风琴十分含蓄地将欧阳夫人的意思传达了出来。她相信,以苏瑾芸的聪慧,自己说到这个份上就足够了,一定会小心提防明日到来的林表小姐的!

果然苏瑾芸面露浅笑地点了点头道:“你且帮我带句回话给夫人,就说瑾娘多谢夫人的提醒,也定然不会让夫人担心为难的。”

“是!奴婢这就告退,不打扰少夫人休息了。”风琴微微一福,转身匆匆离去了。

苏瑾芸看着她离去的门口无声地笑了一会儿,这才幽幽开口对站在床边的暖书道:“暖书,我白日里睡了不少,现在还未有睡意,不如你跟我说说,明天要来的这位林表妹吧!”

“是。”暖书顺从地应了一声。从风琴特意过来传话开始,她就知道苏瑾芸会向她打听那位奇葩表小姐的,果不然,现在就开口了!

“这位林家表小姐,乃是咱们老爷的异母小妹所生,是真州人士,家中也算得上是富裕小康,只是这位表小姐从小就被她母亲耳提面命地提醒,说她以后长大了会嫁来咱们欧阳府当少夫人……”说到这里,暖书不由得偷看了一眼苏瑾芸的脸色,见她依旧是一脸淡然,这才敢接着往下讲。

“咱们夫人又如何看得上这位从小被娇生惯养,什么都听她母亲的表小姐呢!所以当姑夫人向咱们夫人透露出想要结亲的意思时,夫人想都没想便一口回绝了!”暖书有意强调欧阳夫人的态度,也是在暗示苏瑾芸,她背后有欧阳夫人撑腰,完全不必担心明天来的林家表小姐来找茬。

“嗯?然后呢?”见她停下,苏瑾芸面无异色的开口问道。

“虽然咱们夫人拒绝了,可是姑夫人跟这位林家表小姐根本就没有死心,竟然厚着脸皮有事没事地来咱们府上‘小住’,通常一住就是一两个月之久,还总是趁咱们不注意去打扰少爷读书练字!为了防着她,夫人差点都搬去书房为少爷陪读了!”

“咳!看来这位林表妹很让娘头疼啊?”苏瑾芸强忍住笑,装作不喜地道:“那为何娘还准她常来咱们府上住呢?”

听见她这一问,暖书的心头总算松了一口气。少夫人总算有点反应了,要是她再那么淡定下去,自己可要以为少夫人压根就不在乎少爷了!

“姑夫人虽然是咱们老爷的异母小妹,但是欧阳家子嗣单薄,咱们老爷就只有这么一个妹妹,在她未出嫁前对她也算是比较疼宠的了。所以咱们老爷还在的时候,这位姑夫人就经常带着女儿回娘家来好吃好住好拿……”暖书一边回忆着那些过往的事情一边说道:“后来老爷壮年早逝,夫人不想落人口舌说她慢待老爷唯一的妹妹跟外甥女,只得睁只眼闭只眼,由着她们继续来咱们府上折腾。只要她们做的不过分,她都没有跟她们计较。”

“于是咱们这位姑母太太跟林表妹便愈发的得寸进尺,以为娘软弱好欺,妄想通过联姻让你家少爷娶了林表妹,而后夺占欧阳家的家产……”苏瑾芸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接着她的话说道:“怎么样?我猜的可对?”

暖书愣足了三秒才回过神来,点头惊叹道:“少夫人真厉害,连这个都能猜中!”看来夫人真的是慧眼识人,挑中了一个聪慧精明的好儿媳妇啊!

“我不过是瞎猜的而已,哪里厉害了。”苏瑾芸嘴上谦虚地说着,心里却在想着,好歹她也看过不少宅斗宫斗的小说,像这个林表妹一样的炮灰女配见的还少吗?

“那也是厉害,反正奴婢可瞎猜不中。”暖书一脸崇拜地看着她。少夫人可是连姑夫人和表小姐的面都没见过的,却能从她的话里判断出这对母女是什么样的货色来,光是这份判断力就已经很叫她折服了!

“你就可劲儿的逗我开心吧!”苏瑾芸假装嗔怒地瞪了她一眼道:“听你说了这么多,我才知道你们这位表小姐竟是如此横行无忌,我还真有些担心明天她会不会给我来个下马威了。”

“明着肯定是不敢的,但是这位表小姐最喜欢阴人了,奴婢怕的就是她暗中使坏对您不利……”暖书实话实说道。

闻言苏瑾芸不由得嘴角一抽:“你的意思是,她会在我的吃食跟药上动手脚?”正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万一自己真不小心中了招,那岂不是惨了?

“嗯!”暖书也露出了一脸无语的表情道:“据说姑夫人未出嫁前,也是个不省事的主儿,就连夫人刚嫁过来的时候,也被使过坏,整整连拉了三天肚子,差点没把身子弄垮了!”有什么样的娘就有什么样的女儿,相信不用她明说,少夫人也会懂的。

“那娘她未免也太……太宽容大度了吧?”一想到拉肚子的滋味,苏瑾芸不由得打了个寒噤。作为商业女强人的她,一直以来最讨厌的两件事情就是拉肚子跟来大姨妈,因为都会影响她的工作效率!

“还不是看在咱们老爷的份上,才没跟姑夫人一般见识,要是换了旁人,夫人早就让她蹦跶不起来了!”暖书虽然尽量克制了自己对于这位姑太太和表小姐的厌恶,但还是被体察入微的苏瑾芸捕捉到了。

“如此说来,明天我可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迎接这位林表妹了。”苏瑾芸嘴上说的谦虚,心里却早已经想好了对策。不过是个坏在明面上的小姑娘而已,她在商场上跟各型各色的对手过招了这么多年,难道还治不住一个小丫头片子?

“依奴婢看,少夫人您就算不出去露面,表小姐她也能找麻烦上门来……”暖书心知肚明,林家表小姐这次突然到来,肯定是冲着少夫人来的!因为少夫人占去了她梦寐以求的位置,她是绝对不会让少夫人好过的,否则又怎么会挑在她家少爷跟少夫人新婚燕尔的时候来欧阳府呢!

“好了,别胡思乱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她别太出格,我也会向娘学习,睁只眼闭只眼由着她去折腾。还是早些休息吧,养精蓄锐等着她!”苏瑾芸淡定的摆了摆手道。

暖书无奈,只得帮她撤去了靠枕,扶着她躺下,心里却不由得更加担忧了。少夫人的反应跟她想象中的似乎好像差了那么一点点,而且还是非常重要的一点点!

挑衅者即将登门,她怎么就能那么淡然地面对呢?还是……她根本就未把表小姐的那些伎俩放在眼里?

一夜就这样在苏瑾芸的酣睡跟暖书的提心吊胆中过去了,当清晨第一缕金黄的阳光透过窗格射进屋子里时,门外的敲门声也响了起来。

这声敲门声对于屋内的苏瑾芸和暖书而言,意味的是昨晚她们谈论的主角林家表小姐到了!

“暖书,去开门看看。”即便是被惊醒的,苏瑾芸的语气也是十分的清醒跟淡定。

同样听到了敲门声的暖书匆匆起身穿衣,从侧间快步走了出来,走去开门。

“风琴,可是表小姐到了?”看到门外的风琴,暖书不由问道。

却见风琴眉头微皱地摇了摇头:“不是表小姐,而是少夫人娘家的那位三妹妹苏珞璃苏大才女!”

“什么?”暖书一听失控地惊呼了出来,“这个时候她来做什么?还嫌害得咱们少爷和少夫人不够吗?”

“你别抱怨了,赶紧的帮少夫人更衣洗漱吧!少爷知道她来了,连晨练都撇下了,现在就守在厅堂里呢!”风琴急声催促道。

“好个不要脸的苏三小姐,明知咱们少爷为了她跟少夫人闹不和,她还敢登门!”暖书气呼呼地低骂道:“果然姨娘生的都没什么好东西!”

风琴伸手轻推了一下她,再次催促道:“她可说的是来探望少夫人的,要是少夫人去迟了,只怕少爷又要怪罪少夫人怠慢了她,因而迁怒少夫人,所以你啊,还是赶紧帮少夫人梳洗打扮吧!”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后,暖书连连点头,转身进屋关门,便跑向了苏瑾芸的床边。

“怎么了?这般风风火火的,可是火烧屁股了?”虽然隔着帐幔看不清外边,但是苏瑾芸还是听见了她快而急的脚步声。

“可不是火烧屁股了!苏三小姐突然登门拜访来了,说要探望您呢!”暖书急声道:“这会儿夫人少爷都在厅堂里陪着她了,夫人让风琴过来传话,要您快点过去,免得失了礼!”

“苏三小姐……你是说苏珞璃来了?”苏瑾芸好半响才反应过来她说的苏三小姐是谁,随即惊讶出声道:“她这一大清早的特意过来探望我?”

京城第一才女的探视,她简直是受宠若惊啊!
学霸学渣讲题遥控器play 按摩房里被按到高c

“来,少夫人,奴婢先帮您更衣!”在她发愣的时候,暖书已经捧着一套绣花石榴裙过来了。

由着她捣鼓了一阵,苏瑾芸的思绪还停留在苏珞璃来探望自己的这个消息上。

从她这具身体残留的记忆来看,苏珞璃清冷孤傲,向来与家中姐妹不甚来往,与她这个嫡长女就更加没什么交情了。可是这样一个没有交情的冷傲庶妹,今天却一大清早登门探望在自己了……

“如此看来,她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求到自己帮忙吧!”苏瑾芸冷静地猜测道。

至于‘苏珞璃是来勾引欧阳墨’的这种可能,她却是连怀疑都没有怀疑一下。毕竟苏珞璃是个才高气傲的美女,欧阳墨这种青涩小男生根本就入不了这位大才女的眼,估计只有沉熟稳重的人才有这份威慑力,能让这位大才女心悦臣服!

看着苏瑾芸毫不紧张慌乱的样子,暖书却是差点急疯了。如今情敌都上门来了,为什么少夫人还是这么淡定呢?居然还有心思走神!

只是她心急也没有用,毕竟这事儿苏瑾芸才是正角,她充其量不过是干着急罢了。

更衣梳头,洗漱装扮,虽然暖书的动作已经非常快了,也还是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两人才终于走出房门。

主仆俩才一出现在厅堂门口,就听到欧阳墨指责的声音传了过来:“怎的这么久才出来?珞璃姑娘身子虚弱,却等了你这么久,难道你不会觉得心里不安吗?”依他看,这个恶妇分明就是故意来迟的!

“相公是忘了芸娘身上有伤么?”苏瑾芸冷淡地扫了他一眼,幽幽的一句话就让欧阳墨语塞了。

而这时一直坐在客座上的苏珞璃也缓缓站起了身,对着苏瑾芸深深福了一福,声音有些虚弱地开口道:“璃儿给姐姐请安了。”

“这里不是学士府,就不必这么多虚礼了,起来吧。”苏瑾芸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眼前的苏珞璃一边淡声回道。

“谢姐姐。”苏珞璃站起身来,一双充满关心的眸子望向她还缠着纱布的额头道:“姐姐的伤可好些了?”

“已经好多了,劳烦你挂念。”见她的关心不像作假,苏瑾芸的语气也暖了起来。身为苏家嫡长女,受伤之后来探望自己的不是自己的亲爹而是一个从未有交集的庶妹,看来原来的苏瑾芸跟自己的父亲感情也不行啊!

“娘,芸娘有个不情之请,芸娘与三妹妹多日不见甚是想念,可是此处厅堂人来人往多有不便,还请娘准我们回房一叙。”苏瑾芸转向主座上的欧阳夫人,福了一福请示道。

欧阳夫人自然是连忙点头答应了,但是欧阳墨却不乐意苏珞璃就这么跟着苏瑾芸走了。

“你那屋子有什么好去的,一股药味,还不如去我的书房。珞璃姑娘酷爱大家孤本,我倒是收集了几本,不知珞璃姑娘可有兴趣一看?”当着众人的面,欧阳墨很不给面子地跟苏瑾芸抢起人来。他好不容易才见上苏珞璃一面,可是苏瑾芸这个恶妇就要将她带走了,真是居心叵测!

“多谢姐夫的好意,只是璃儿与大姐姐多日不见,真的有许多话要说,实在是抱歉!”不等苏瑾芸开口,苏珞璃的拒绝便毫不拖泥带水地说了出来。语气之疏冷,硬是将欧阳墨一腔热忱当头浇熄了!

痴望着苏珞璃头也不回地离去,欧阳墨只觉得自己的一颗玻璃心彻底碎成了渣渣。

为什么,为什么他钟情的女子却连多看他一眼都如此不屑?

家财万贯又有何用,饱读诗书又有何用,在苏珞璃的眼里,他什么都不是!

“少爷……”看着他失魂落魄地走出厅堂大门,风琴欲要叫住他,却被欧阳夫人抬手阻止了。

“随他去吧,不经历打击挫折,他是不会成长的。”欧阳夫人轻叹一声说道。以往就是自己太护着他了,不管他有什么需要她都尽力满足,让他什么都不愁,可就是因为自己将他保护的太好了,才让他一直都是孩子心性!

“可是少爷这样一个人出去,会不会有危险呀?”风琴不无担忧地皱眉道。

闻言欧阳夫人低头沉思了一下,随即吩咐道:“那你去叮嘱常护卫,让他远远地跟着保护少爷。”

“是!”风琴连忙应声离去。

“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还有一波将至……”只剩下欧阳夫人自己的厅堂内,幽幽的响起她的叹息声:“墨儿呀,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进点,让为娘别再这么操心了啊?”

东苑。

苏瑾芸带着苏珞璃进了屋子,暖书忙前忙后为二人泡茶倒水,一切妥当之后,这才转身出门,守门口去了。

“大姐姐受此大罪,不知心里可曾怨过妹妹?”屋内只有姐妹二人后,苏珞璃才开口问道。

苏瑾芸愣了一下,抬手摸了摸缠着纱布的额头,反问道:“你是说这个?欧阳墨推的我,我怨你做什么?难不成是你指使他推我的?”

“姐姐说笑了,璃儿与姐姐素无恩怨,为何要指使姐夫推你呢?”苏珞璃对于她并无恶意的回答不免掩嘴轻笑。

“那不就得了,既然不是你指使他推的我,我为何要怨你?”苏瑾芸见她迟迟不说明来意,只得主动提及道:“与其在这里讨论这个没意思的事情,还不如说说,妹妹你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帮得上忙的呢?”

“姐姐玲珑心窍,璃儿还什么都没说,姐姐就知道璃儿此次过来是有事相求。”见苏瑾芸这么开门见山,苏珞璃便也不拐弯抹角了,直接说出了自己来找她的目的。

“璃儿在学士府的地位,姐姐也是清楚的。”苏珞璃背靠着椅背,幽幽说道:“主母苛刻,二姐姐欺凌,再加上我这身子也不争气,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熬到活着出嫁的那一日……”

闻言苏瑾芸心头不禁浮上一团疑云来,为什么眼前这个苏珞璃跟她记忆中的那个清冷孤傲心比天高的三妹妹完全不是一个调了呢?

还是说,之前的苏瑾芸对苏珞璃有偏见,所以才会残留下那样的印象?

“此处没有外人,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直说。”心里虽然疑惑不解,苏瑾芸的脸上却还是一脸淡然,缓声说道。

苏珞璃柳眉微蹙,樱唇轻抿,顾盼间尽显柔弱淑女之态,沉默了半响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我想要买些药材调理自己的身子,可是府中庶女的吃穿用度向来形同奴婢,我根本没有银子购买这些药材,所以想向姐姐你借五十两银子,不知姐姐意下如何?”

“借银子?”苏瑾芸颇为意外地看向她。如果不是自己亲耳所闻,她还真不敢相信一向视钱财如粪土的苏珞璃如今居然特意登门来找自己借钱了!

见她这么大反应,苏珞璃的心头不由的一沉,难不成自己看走眼了,这个苏瑾芸其实是个小气的,连几十两银子都舍不得借?

“若是姐姐觉得为难,那就当璃儿没有开过这个口吧!”说着,苏珞璃便站了起了身,准备离开了。

苏瑾芸摇头回道:“倒不是我觉得为难,五十两银子对于我来说真不算什么,但是你确定你回了学士府能守得住这些银子?”

“这……”苏珞璃愣住了。的确,五十两银子对于一个庶女而言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自己如今又身虚体弱,如果被苏锦凤母女俩知道自己身边放着这么多银子,肯定会想方设法从她这儿抠走的,而且该死的是,自己暂时还不能跟她们正式撕破脸!

“不如你将你要用到的药材写下来,我让人去帮你置购,你再带回去吧!”苏瑾芸建议道。

苏珞璃考虑了一下,点头应道:“那就麻烦姐姐了。”

待到她写好了药材单子,苏瑾芸便让暖书赶紧找人出去照单子买药材去了,只是心里头对于苏珞璃的怀疑又深重了几分。

从原来的苏瑾芸残留的记忆来看,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苏珞璃是决计不可能如此精通药理的,可是看她方才写药单子的气势与熟练程度,分明就是个经常配药的……难道她其实也不是原来的苏珞璃了吗?

苏瑾芸的心里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大胆的猜测。

毕竟在苏瑾芸出嫁那一天,苏珞璃可是被逼的上吊自杀了的,而且据说被发现的时候都断气了,是快要入殓的时候突然诈尸醒来的!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苏瑾芸不由得眯起了眸子看向苏珞璃……

“姐姐……”被苏瑾芸那两道像X光线一般上下打量的目光看了半响后,苏珞璃终于沉不住气出声打断道:“姐姐这样看着璃儿,可是璃儿脸上有什么脏东西?”

上一篇:娇妻野外交换呻吟 教练在车里㖭比0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