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祝福短信 > 祝福短信

娇妻野外交换呻吟 教练在车里㖭比0

小酷2021年10月13日

“找主母报仇?”苏珞璃凤眸微眯,眸光清冷地冷笑道:“二姐姐的意思是,我这次差点丧命乃是主母一手策划的吗?”

原本她接收的这具身子残留的记忆乃是大小姐苏瑾芸逼死了苏珞璃,现在看来事情另有隐情啊!

“呃!”听到苏珞璃那声脆生生的‘二姐姐’,苏锦凤这才从惊慌害怕中醒过神来,跌跌撞撞站起身,满口否认道:“什么叫我的意思?简直是胡说八道,我可什么都没有说!”

“是吗?那不知二姐姐来我这所为何事呢?”苏珞璃也不与她争辩,身为二十一世的顶级金牌杀手,这点察言观色的能力她还是有的。

早在苏锦凤口不择言的那个时候她便断定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是被苏锦凤母女俩设计逼死的,只是栽赃嫁祸给了苏瑾芸而已!

连苏珞璃这个死人都被骗住了,以为逼死她的是苏瑾芸,看来这个苏夫人手段不简单呐!

“自然是、是来看望你了!我娘说你刚刚死里逃生,身子虚弱,想来探望你,只是府中事务繁忙一直抽不开身,所以我就替我娘来看看三妹妹了……”苏锦凤在她娘的言传身教下,别的没学到,厚脸皮以及颠倒黑白是非的功夫倒是学了个全。

即便前一秒自己还在对苏珞璃骂骂咧咧嚣张跋扈,下一秒她就能装出一副贴心好姐姐的作派来,转换之自然,便是苏珞璃这个习惯了逢场作戏的杀手也不由得心感惊叹……果真不要脸天下无敌啊!

“既是来看望我,为何二姐姐却是两手空空呢?若是让外人知道,堂堂学士府嫡小姐探望她人时竟然不带礼物,只怕咱们爹爹就要被人耻笑了啊!”苏珞璃嘴角一勾,慢悠悠的叹道。

苏锦凤虽然城府没有她娘深,但是苏珞璃这话中饱含的威胁之意还是听得出来的。一想到自己明日就要与太子殿下相见了,她便不由得提起了心来。在这个关键时刻,可不能让苏珞璃坏了自己的名声啊,必须得做点什么堵住她的嘴才行!

“瞧三妹妹说的,二姐姐怎么可能会两手空空来呢,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那两个拿着礼物的丫头到现在还没过来,我先出去瞧瞧,很快就回来!”苏锦凤一边说着,脑子里则在飞速地运转着,要从自己的收藏中拿出些什么来才能堵住苏珞璃的这张嘴!

“三小姐,二小姐今日这是怎么了?为何、为何突然变得这般好说话了?”目送着苏锦凤离开之后,一直跪在门口的小丫鬟这才爬起身来,走到苏珞璃的身边扶着她回到床榻上。

苏珞璃似有所悟的嗤笑了一声,从枕中摸出了一些碎银交给她道:“月香,你去打听一下,这两日府上是不是要有什么大事情发生,比如说二小姐要议亲之类的事情。”苏锦凤的行为很明显是想要堵住她的嘴,看来苏府这几日将会有什么与苏锦凤有关的事情发生,而且还是关系到苏锦凤名声好坏的那种!
娇妻野外交换呻吟 教练在车里㖭比0

所以苏珞璃很自然的想到了苏锦凤要议亲的可能……在这种封建古板的世界里,除了议亲之外,还有什么事情是需要如此看重一个女子的名声的呢?
“二小姐要议亲?”月香一脸惊愕地瞪大了眼。

“嗯?二姐姐不是已经到了议亲的年纪了么?”苏珞璃眉梢一挑,冷声问道:“难不成她也要跟大姐姐一样,等到十八岁再出嫁?”

见她一脸不解,月香迟疑地开口道:“三小姐您真的都不记得了吗?二小姐可是咱们老爷重点培养,将来是要当皇子妃的啊,怎么可能与普通人议亲呢!”

“皇子妃么?看来这几天咱们府上会有贵客来访了啊!”苏珞璃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随即嘴角再度上扬道:“那么想必这几日二姐姐都会很知书达理,温和大方了。月香,这几日咱们可要好好把握机会,从二姐姐那儿讨回些补偿才行!”

“啊?三小姐您、您的意思是……”月香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那张依旧清冷的绝色脸庞,三小姐往日不是最看轻钱财这种身外之物的吗?为何这次大难不死醒过来之后却性情大变,反倒计较跟算计起这些东西来了呢?

“以前本小姐处处忍让,却依旧逃不过她们的谋害,从今往后,本小姐不再做那软弱好欺之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苏珞璃清冷的话语及时解开了月香心中的疑虑,同时也让月香心生欢喜。

她伺候了苏珞璃这么久,跟着这个性子清高却不争不夺的主子受了不少的委屈。如今主子终于开窍了,不再默默承受了,看来自己的苦日子也算到头了!

“小姐说的没错,往日您在二小姐那受了那么多委屈,可不是要多讨回些补偿才对!”月香掩嘴笑道。

“本小姐身子未愈,不能出门,这些日子就要委屈你多去提醒二姐姐,免得让她忘了欠本小姐的债!”苏珞璃满意的看向她道,这个小丫头,从自己一睁开眼开始就挺喜欢她的,够机智也够隐忍,这些年如果不是有月香忠心护主,真正的苏珞璃只怕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只是可惜,这一次终究没能逃脱苏锦凤母女俩的算计……

不过如果真正的苏珞璃不死,她又怎么会有机会借尸还魂呢!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她还得感谢苏锦凤母女俩给了她这个重生的机会。但是感谢归感谢,如果这对母女要想跟以往算计真正的苏珞璃一样算计她,那就别怪她辣手还击了,她可从来都不是什么以德报怨的好人!

“奴婢明白,定然不会让二小姐忘记的!”月香忙声应道。

“对了,若是我没记错的话,今日应该是大姐姐回门的日子吧?怎的都这个时候了也不见府上有什么动静呢?”说起算计她的人,苏珞璃不由得想到了那个被苏锦凤母女俩栽赃算计了的苏瑾芸,疑惑问道。

“听说大小姐嫁过去欧阳府当天晚上就被新姑爷打伤了,指不定现在还卧床不起呢,今儿个的回门只怕是回不来了!”月香将自己打听来的消息转述给她,道:“据说这个新姑爷还是京城第一雅公子呢,竟然会对一个弱女子动粗,幸好小姐您当初拒绝了他的吟诗示爱,否则若是您嫁了过去,岂不是很危险
苏珞璃但笑不语的听着她的嘀咕,真正的苏珞璃的身子一向羸弱,绝对不可能承受得住一个男子的殴打,所以月香的庆幸也不是没有道理。

“我不过是个庶女,夫人又怎么会让我嫁入欧阳府做正妻呢,那样她岂不是就不能看我的笑话了?”说白了,苏瑾芸会嫁到欧阳府,完全是因为苏夫人刻意打压,不想让苏瑾芸嫁入高门。

也不知道这个当家主母是怎么想的,别人家的女儿都是拼命往上边塞,以图攀上高门将来好帮衬娘家。可是堂堂学士府的嫡长女,却被许配给了商贾门户,完全就是糟蹋了一个攀附关系的好筹码啊!他们学士府如今还不知道是如何被外人笑话的呢!

“夫人根本就不会为学士府的前途打算,只想着怎么拿府里的小姐们出气,依奴婢看来,如果老爷一直由着夫人这般胡作非为,学士府很快就会衰败的!”月香皱着眉头担忧的说道。

苏珞璃却是一脸淡定地回道:“败不败,那是他们的事,我们只需管好自己就行了。”

“小姐……”月香再度惊讶抬头。今日的苏珞璃似乎跟以前真的不一样了,说出来的话让她这个做奴婢的都觉得心惊胆战!

身为苏家的女儿,却说出了‘不管苏家荣败’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若是被老爷听见,势必会气得大发雷霆,搞不好还会断绝了父女情分!

“月香,若有一日我脱离了学士府,你可愿追随?”月香的担忧虽然没有明言,但是苏珞璃还是看出来了她对自己的关心,索性将话挑明了试探她道。

“脱离学士府?”听了她的话,月香的眼中没有迟疑,只有震惊。震惊过后,只见她像是做出了一个非常慎重的决定一般咬了咬嘴唇,目光坚定地点头道:“奴婢的命是三姨娘救回来的,本就与这学士府毫无瓜葛,小姐若是要走,月香自当跟随!”

苏珞璃满意地闭了闭眼道:“很好,月香,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你放心,本小姐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不会拿你我的前途开玩笑。在时机未成熟之前,我不会傻到与学士府对立为敌的。”

至于苏夫人跟苏锦凤,如果她们识相一点不来招惹她,她也不会主动去找她们的茬,但如果她们敢来找她晦气的话,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

对于她的话,月香虽然听得有些稀里糊涂,但还是点头应道:“奴婢相信小姐,小姐你先歇着吧,奴婢该去给你熬药了。”

“去吧。”苏珞璃轻轻合上眼,虽然她的灵魂是二十一世纪金牌女杀手,但是她的身子却还是很羸弱的苏家三小姐,必须好好将养才行。

而接下来月香的举动则更加让这个时刻心怀警惕的异世孤魂心头注入了一股暖流……只见月香轻手轻脚的将之前苏珞璃给她的那些碎银子重新压回了枕下,半点没有私留!

等到月香出门之后,苏珞璃再度睁开眼,看着枕下的那点碎银陷入了沉思。

以前的苏珞璃恃才傲物,身边连一件值钱的物件都没有

上一篇:师父不可以灵犀公主 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