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祝福短信 > 祝福短信

师父不可以灵犀公主 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

小酷2021年10月13日

“我擦!”听到他的回答,苏瑾芸一个没忍住,小声骂了出来。

“恶妇,你在嘀咕什么?”欧阳墨竖起了耳朵,两眼瞪圆地望着她追问道。

苏瑾芸阖上眼帘默默地翻了个白眼,这才幽幽回道:“恶妇贫血头晕,想要回床继续休息,大少爷您慢走不送!”

说完,也不去看欧阳墨那张黑到快滴墨的脸,一手扶着沉重的脑袋,起身向着床的方向走去。

看着她虚弱的身影以及头上的纱布,原本又快要爆发的欧阳墨心里突然生出了一股歉意,一腔怒火也在顷刻间熄灭了……

“喂!你不想回门了吗?”张了张嘴,他十分别扭地开口,看到苏瑾芸回头又赶紧强调解释道:“你别误会啊,是我娘让我陪你回门的,说是不想让你被娘家说闲话!”

闻言苏瑾芸双眸微眯,冷笑了一下,转过头去继续朝着大床走去。

“既然相公这么勉强,那就算了吧!反正我大婚之夜被你推倒磕伤头的事情早已经传回了学士府,不管今日回不回门,我都注定了要被娘家的人看笑话,索性我还是继续养伤的好,免得这幅模样回去了还要面对某些人的冷嘲热讽。”她一边冷淡的回道一边坐上了床沿,脱鞋躺下。

“你!”欧阳墨没想到她为了跟自己作对,竟然连回门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要取消了,心中情绪十分复杂地站起了身,远远地看着床幔内的苏瑾芸,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良久他才甩袖转身,气冲冲的说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可别到我娘面前告状说我不陪你回门!”

“放心吧,我苏瑾芸还没那么卑鄙。”隔着床幔,苏瑾芸冷淡的声音传出,似乎是真的打定主意不回门了。

眼见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自己再留在这里也已经没有必要了,欧阳墨再次甩袖,迈开长腿大步而去。

“大小姐,您真的不回门了吗?”欧阳墨一走,月红便马上从门外进来了,一走过来就开口劝道:“要不您还是跟姑爷服个软吧,这新人回门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礼数,不能乱来啊!”

“本小姐决定了的事情还需要你来多嘴吗?你若这么想回学士府的话,等会儿你收拾一下,本小姐让人送你回去!”苏瑾芸语气冷硬的回答直接让月红闭上了嘴,连呼吸都放轻了!

“本小姐需要静养,你还是去门口守着吧!”见她识趣的闭了嘴,苏瑾芸这才翻了个身,闭目入睡。

月红大气不敢出地站在床前盯着床幔良久,似乎苏瑾芸这次受伤之后性情有些变了,变得比从前更加冷淡更加不近人情了,也更难伺候了!

这一觉苏瑾芸睡得很沉,直到腹中唱起了空城计,才被肚子里传出的“咕噜”声惊醒,而此时已经是午时以后了,早已经过了吃饭的时辰。

若她是真正的苏家大小姐,这个时候即便再饿也不会兴师动众让人给她做午饭,但偏偏她是一个占据了古人身躯的现代人,对于那些古代礼节可不会那么死板地遵守,她只知道自己肚子饿了,要吃东西了
所以当月红被点名去厨房给她做吃的时,她下意识地认为这是苏瑾芸在故意刁难她。毕竟这欧阳府现在还是欧阳夫人掌权,这个时候想要动用厨房,必须得请示过欧阳夫人才行!

要说月红在这个欧阳府里最害怕的人是谁,那自然非欧阳夫人莫属了……欧阳夫人的眼神十分犀利,总让她有种被看穿了的心虚感,所以她对这位精明能干的老夫人绝对是唯恐避之不及,就怕自己道行不够,在人家面前现了原形,被扫地出门!

“怎么,本小姐现在已经指使不动你了吗?”见月红像是双脚生了根似的纹丝不动,苏瑾芸不由得冷哼出声:“虽说你是主母给我的陪嫁丫头,但是如果你这般背听逆主的话,我也不敢留你了,你还是收拾一下回学士府伺候主母去吧!”

一听苏瑾芸又想将自己打发回学士府,月红心中一慌,连忙跪地求饶道:“大小姐误会奴婢了,奴婢不是背听逆主,而是担心您这个时候动用厨房开火做吃食会引得老夫人不满,觉得您是个不重规矩的人啊!”

“本夫人之前倒是没瞧出来,你这丫头竟然还是个喜欢挑拨是非的东西,苏家夫人把你作为陪嫁丫头送过来,看样子真是用心不浅啊!”苏瑾芸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外便传来了欧阳夫人的声音。

“娘,您怎么过来了?不用午休吗?”看到欧阳夫人进门,苏瑾芸赶紧下床穿鞋,起身相迎。

“知道你没吃午膳,这会儿肯定饿了,所以给你做了些清淡的菜式过来。”欧阳夫人直接越过跪在地上的月红走向苏瑾芸,伸手扶住她的胳膊道:“芸娘,你是娘亲自挑中的儿媳妇,以后这欧阳家的大权也是要交到你的手中的,不管是东西物件还是人手奴才,只要你要用的尽管用,不必事事来请示我这个老太婆。”

“多谢娘的关心,芸娘感激不尽!”苏瑾芸低头颔首地回道,心中涌上一股暖流。虽然欧阳夫人这话明显是针对月红之前的那番话说的,但是也足够看出她对苏瑾芸这个儿媳妇的确很重视了!

“好孩子,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娘心中有愧啊!等你把伤养好了,娘就带你去咱们家的各大铺子去熟悉一下,娘老了,墨儿又是那样一个心性,以后咱们欧阳家的这份家业就全靠你啦!”欧阳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她的手入座,门外几个丫头端着盘子鱼贯而入,迅速地布好菜又迅速地退离,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一丝碗碟磕碰的声音!

苏瑾芸在心底惊叹的同时,眼角的余光已经扫过了桌上的菜肴……四菜一汤,清新精致,看得出来做这些菜的厨子手艺了得。

见苏瑾芸盯着桌上的菜却不动筷子,欧阳夫人以为她是嫌弃这些菜肴太寒酸了,不由得出声问道:“芸娘可是嫌弃为娘的手艺不好?”

“这些都是您做的?”苏瑾芸不敢置信地看向华服金钗保养得体的她,怎么看都不像是会下厨的人。
“怎么?不相信?风琴暖书都可以作证,不信你可以问问她们。”欧阳夫人故作较真的回道。
师父不可以灵犀公主 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

苏瑾芸连忙摇头道:“娘误会了,芸娘不是不相信这些菜是您做的,而是太惊讶了,您居然为了芸娘亲自下厨,实在是让芸娘心感有愧啊……”

“不过是几个小菜而已,为娘也久未下厨了,不知道手艺是否还在,你就将就着吃点吧!”欧阳夫人一边执起筷子亲自为她夹菜,一边回忆道:“你是不知道啊,墨儿小的时候非常挑食,为了能让他多吃一口饭菜,我不知道给他找了多少厨子,可就是没有一个留得长久的……”

“无奈之下,我只好自己学着下厨。说来也怪,即便我做的菜再平淡,墨儿他也会全部吃光,一直到他长大了,出去求学了,我下厨的机会也几乎没有了。”欧阳夫人摇头叹道,只是眼中却流露出了满满的慈爱,那是一个母亲想起自己的孩子时最幸福的表情。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您的手艺这么好,一看菜式就知道很好吃!”苏瑾芸尝了两口后衷心赞道。

在现代的时候,她虽然在商界叱姹风云无所不能,可是生活中却是个名副其实的厨房杀手,结婚七年,她都没有给丈夫做过一顿成功的饭菜,反倒每次都要丈夫帮她救场……

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的确不是个合格的妻子,但是这不代表她可以原谅那个男人的出轨与背叛!

“你不嫌弃就好,赶紧趁热吃吧,为娘就不打扰你用膳了。”欧阳夫人站起身来瞥了一眼还跪在地上的月红,转而吩咐自己的贴身丫头道:“暖书,你留下来伺候少夫人用膳吧!”

“是。”被点到名的暖书往前走了一小步,向着苏瑾芸福了一福,这才站到她的身后去。

见此情景,跪在地上的月红心中更慌了。要知道暖书站的那个位置,以往都是她站的,是苏瑾芸的贴身丫鬟的象征。如今被欧阳夫人一句话就安排给了这个暖书,那她以后该站哪了?

看着她那眼珠子乱转的模样,欧阳夫人不由得从鼻底发出了一声轻哼:“风琴,将这个丫头带上,本夫人有话要问她!”

“是!”风琴领命,上前一步架起月红就往门外拖,她的力道之大,已经完全脱离了月红的估计,所以当月红想挣脱她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根本动弹不得,只能随着她的动作往门口而去!

“大小姐救我!”眼看就要被拽出门口了,她心中一慌,不禁大声哭嚎着向苏瑾芸求救道。

闻声苏瑾芸眉头一皱,放下碗筷冷冷地看向她:“月红,你是不是脑袋病糊涂了?娘她只是有些话要问你,又不是要你的命,好端端的为何向我呼救?”

月红死死攀住门框,不死心地哭喊道:“大小姐、大小姐!奴婢知道错了,奴婢往后生是您的人死是您的鬼,再也不敢三心二意了,求求您,救救奴婢吧!”

“哦?听你这意思,你以前对我是三心二意的了?”苏瑾芸绷着一张小脸,起身走向她,‘啪’的一声赏了她一记巴掌。
“月红啊月红,你还真是愚蠢呢!你的主母都已经将你作为我的陪嫁丫头送来了欧阳府,而且你的身契亦在我的手里,你还以为你是学士府的人吗?”苏瑾芸轻叹一声,柔声细语的声音半点听不出她的真实情绪来。

原本还情绪激动大喊大叫的月红瞬间就被她吓唬住了,惨白着一张小脸,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欧阳夫人站在一旁满意的微微颔首,自己果然没有挑错儿媳,苏瑾芸的确是个值得她栽培的好苗子!

“好了芸娘,这丫头就交给娘来处置吧!”顾念着苏瑾芸的身体,欧阳夫人柔声劝道:“你伤势未愈,还是不要劳神了,吃了饭便好生歇着,有什么事都可以吩咐暖书去做。”

“嗯,劳烦娘为芸娘操心了!”苏瑾芸顺着台阶往下走,恭声应道。

说实话,对于处置丫鬟下人初来乍到的她的确不擅长,毕竟在原来的世界她接受的是‘人人平等’的教育理念,真让她下令发卖了或是打杀了月红,她肯定还狠不下这个心来,所以欧阳夫人的主动承担反倒让她松了一口气。

“风琴!”欧阳夫人朝着一旁的风琴使了个眼色,后者便麻利的上前将月红架了起来,跟在欧阳夫人的身后离开了。

月红被带走后,苏瑾芸的心情反倒好了不少,就着桌上的几个清淡小菜整整吃了一碗饭,在屋里走动了一会儿才又上榻歇下。

从她这具身体残留的记忆来看,月红根本就是学士府那个继母安插在自己身边的一颗棋子,如今不需自己动手就能解决了,她自然心情大好了!

等到苏瑾芸安睡之后,暖书轻手轻脚地收拾了饭桌,匆匆前去欧阳夫人的住处复命。

“嗯?暖书来了,少夫人又睡下了吗?”半倚在贵妃榻上假寐的欧阳夫人听到脚步声,抬眼看向门口,见是暖书这才开口道。

“是的夫人。”暖书福了一福,恭声回道。

欧阳夫人对苏瑾芸的关心可不是表面做做样子而已,继续问道:“午饭吃了多少?”

“回夫人的话,少夫人吃了整整一碗米饭,几个菜她都有吃,奴婢看得出来,少夫人很喜欢夫人您的手艺呢!”暖书笑盈盈地回道。

闻言欧阳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低声道:“她喜欢就好,喜欢就好……”

“唉!说起来芸娘也真是个苦命的孩子,明明是学士府的嫡出大小姐,却被自己的继母坏了名声,一直等到今年才得以出嫁。便是嫁到咱们家来,她那继母也没想让她安生,居然派了个挑事生非的月红过来!”想起那个刚被自己处置了还关押在柴房等待发卖的月红,欧阳夫人不禁皱起了双眉,摇头轻叹道。

“但是少夫人幸运的遇到了夫人您这个好婆婆呀,有您这么真心的疼爱她关心她,她一定会感动的!而且,现在没有了月红那个贱婢在中间挑拨离间,奴婢相信少夫人跟少爷的关系会很快好起来的!”暖书忙声安慰道。

上一篇:拥有月亮的人(校园 1v1) 老胡的春天全文免费阅读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