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早安短句 > 早安短句

在餐桌下的手太快了 小说全文/一起战斗过 卧室 厨房 客厅

朱轶群2021年10月02日

李本光在凛冽的寒风中,率领着两千心急火燎的将士,开出了铁山。

他们的目标,就是落风里,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和家,取得联系。

他们知道,城外就有镶红旗的建奴呼啸来去,在这齐膝深的大雪中,如果两军相遇,将是一场恶战。

而这一场恶战,如果是敌人的小型队伍,将士们有信心将他们见面,而如果是他们整旗出动,面对优势的敌人骑兵,他们绝对没有胜算的可能。

但这是一场死局,即便明明知道有全军覆没的危险,他们也必须出动,必须前往落风里,获得家的消息。

冬天的荒野,大雪遮蔽了一切,到处是明晃晃刺眼的雪原。齐膝的大雪,让教师们每前进一步,都感觉到万分的吃力。

哈着白气,忍耐着凛冽的寒风,忍耐着铁甲传过来的冰冷,将士们义无反顾的,沿着曾经熟悉的宽广的道路,向西,想家的方向前进。

行走出两里多路,李本光,就在刺眼的雪原尽头,观察到了一匹孤零零的女真骑兵,他就好像是一头雪原中的孤狼,静静的站在那个山岗上,盯着自己这一支队伍。

李本光知道,这不过是狼群中的一个巡哨,他会立刻将自己发现猎物的消息,传达给后面大队的狼群,然后召唤狼群,对食物进行疯狂的猎取。

但李本光没有情况,只不过是传令手下的将士们:“全体兄弟们,提起精神来,我们即将受到敌人的攻击。”

所有的将士,立刻拿下了肩头上的火枪,将他们装填,保证在发现敌人的第1刻时间,进行战斗。

队伍依旧踏着大雪,艰难的前行,每前行一步,都会耗费一丝体力,每前进一步,变相的都在向危险靠拢。

但将士们没有一个脚步犹豫的,他们艰难行义无反顾的向前进。

因为敌人的出现,让他们更担心家的安全。他们必须获得家真实的消息,否则,心中就空落落的,没有了底。

在被封的一个山窝子里,将寻找到了一个朝鲜人的村屯再一次搜刮干净。

这一次,非常成功。他真的没想到,这里是一群铁山矿工的家。

他们相当的富庶,不但囤积了过冬必须的充足的粮食,而且家什也非常多。他们每一个家的日子,都可以抵得上辽中一个女真人的家产了。

但获取这批家产,他也付出了一点代价。这些矿徒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尤其他们手中人人都有的火绳猎枪,虽然那是东江镇淘汰出来的,在依旧精致无比。而这些矿徒,显然是受过训练的,在自己的队伍攻击他的时候,他们自然而然的形成了班组为基础的抵抗队伍,凭借着院墙房屋,做了最坚决的抵抗。

正是因为他们的抵抗,阻挡住了自己队伍的出击,让他们的男女老少,能够带着简单的物资,逃进了深山老林。

但即便这样,在杀光最后一个抵抗者之后,他们依旧获得了这个村子里,储备的粮食,腊肉,还有几头牛羊。

而最宝贵的,就是获得了20多支火绳枪。

他将这些枪支弹药,直接分配给了自己的亲兵戈什哈,让自己100个亲兵戈什哈,全部配有了火器。

就在一户人家干净而宽敞的房间里,烤着火盆,吃了一顿真正的饭,还有腊肉。还有这家,储存的奢侈的白酒。

做为旗主,他是有资格吃上米饭馒头的,他是有资格不必吃人肉的。

但岳托却以身作则,和自己的将士们,每一顿都是吃着杂粮,和着树皮的窝窝头,每一顿想要解馋的时候,也吃那些酸酸的人肉。而每一次,都会忍一下馋虫,将收刮到的烈酒,送到前线去。

他必须这么做,因为作为一个大金后起之秀的将军,他更清楚前线需要的重要性。

在他的带动下,自己管辖的40个牛录,所有的将士,不但将自己家中积存的粮食,尽数的上缴。而且还跟着他一起,啃杂和面儿的窝头,在冰天雪地里,竭尽其所有,为前线收刮粮食和物资。

而他还有一个责任,那就是监视铁山,防备驻扎在铁山内,东江镇2万将士。

他必须保证,自己的大汗后背的安全。

皇太极给出最原先的命令是,他必须利用世处强掠的时间,隔断所有铁山和皮岛之间的任何联系。

但岳托却认为,单单做到这一点,还是不够的,应该大造声势,让铁山内的敌人,感觉到惶惶不安,感觉到不知所措。然后引诱他们,走出铁山城,在这片茫茫的荒野之中,将他们见面。

自己参加过大凌河之战,深深感受了东江镇火器的犀利。东江镇2万将士,如果凭借着铁山高大的城墙,想要歼灭他们,岳托明智的认为,就凭自己区区一万五千勇士,是绝对做不到的。

这一点,就在头年阿拜准备进攻朝鲜,结果在铁山城前碰的头破血流,就足以证明了。

但是,只要敌人出了铁山,尤其在这凛冽的天气里,在这大雪之中,自己将他们歼灭,还是有可能的。

之所以说,还是有可能,是因为他领教了东江镇将士的强悍,领教了东江镇火器的犀利。也同时证明,这个年轻的大金后起之秀,并没有年轻人少年得志的暴躁与莽撞,而是沉稳干练。

就在他享受着难得的舒适时候,一个夜不收,急匆匆的进来禀报:“启禀旗主,铁山的敌人出窝了。”

听到这样的消息,岳托豁然起身,焦急的询问:“他们出动了多少人马?”

这个夜不收肯定的回答:“两千。”

岳托不相信的再次询问:“两千?只有这么多,你可确信?”

这个夜不收就点点头,肯定的回答:“小的敢用脑袋担保,就只有2000,而后续再也没有出城的。”

岳托突然间狂笑起来,“天啊,您真是太关照大金了。在您的关照之下,大金怎么能不昌盛?”

就在屋子里所有的将领,也跟着激动的嚎叫。

“敌人全军而出,我们或许拿他没有办法,但是敌人只出来两千,这是上苍赐给我们的机会,我们坚决的将他们消灭。”岳托充满信心的对着众将道:“我

香艳细致的肉bl+轮x

命令,立刻集结周围不下于20个牛肉的将士,就在清洁里,包围他们,歼灭他们。”

众将哄然应诺,立刻奔出了屋子,骑上了自己的战马,开始收拢周边自己的队伍,准备歼灭这一股出来的明军。

喜欢明末亲军锦衣卫请大家收藏:

铁山,刘字营的副营头,在大雪下来的第2天,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

大雪封山,一切交通消息都隔绝了。原本军中常常飞来飞去的信鸽,也都不能飞行了。

本来在这样的天气里,大家就窝在被窝中,烤火享受。但是对于一个负责军队的主官,因为没有外界随时的消息,就有些坐卧不安。

而在这一天的中午的时候,严密警戒下的城门,打开了一条缝隙,方便百姓们进出,结果城门刚刚打开,却逃进来一大批外面的百姓。

他们一见到守军,就痛哭着诉说着自己遭遇的苦难,纷纷要求东江镇的将士们,替他们报仇。

副将刘本光,详细的询问了状况,他这才知道,就在昨天开始,大金的镶红旗,出动了所有的人马,对铁山到鸭绿江边这一片广阔地区,进行了残酷的扫荡。

他们收刮走了这一片地区所有村庄的粮食,扒走了他们的房木,而且抓走了他们所有能抓到的人。

有一些逃出来的百姓,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亲人,被直接杀死,然后被肢解,丢到了马车上,成了一块块的人肉,运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然而再询问其他的状况,百姓们却不知道了。

[

香艳细致的肉bl+轮x

标签:p标签]搜刮粮食木柴,而且还抓人做肉,这是什么状况?

刘本光,以一个将军特有的敏感,发现了这里的不对——似乎哪里在打仗,镶红旗就是为在前线战斗的同伴,收集粮草。

收集粮草,都到了需要用人肉的地步,那得是多么大规模的一次军队呀。

刘本光再也坐不住了,他立刻派出了一股一股的人马,到外面去侦查敌情。

虽然外面有镶红旗的大队人马呼啸往来,形势非常危险,但是刘本光依旧下了死命令,必须获得外面的情报,必须抓几个俘虏回来。

在中午出去的小队,到了晚上,陆陆续续的回来了,然而一经轻点,出去的20股小队,回来的只有4股,还是空手而回。等到天黑的时候,建奴出现在了城外,不得不关闭城门。李本光明白,剩下的那些小队兄弟,已经不能回来了。

这样的情况,让李本光如同困在铁笼中的困兽,焦躁无比。

当前的局势,让他敏锐的感觉到,局面已经相当严重了,严重到他必须做出决断。

就在天亮大雪初晴的时候,李本光最终还是决定,由自己亲自带领一支队伍,向西,向落风里搜索前进,自己一定要和皮岛根基取得联系,弄清楚状况。

于是,亲自登门,寻找到在自己温暖的堂屋里,烤火喝酒的节制使李光道,说明了情况。

现在的李光道,日子过得无比滋润。

从东江镇上岸的商人,最终都要通过铁山,贩卖到整个朝鲜,贩卖到日本去。他就等于在这里,白拿一份税收。

虽然赵兴压制着他,让他必须执行四喱税收政策,但是架不住多,依旧让他收的盆满钵满。

而东江镇钢铁厂需要的铜料和铁料,又都经过他的手。他已经不需要贪占了,所谓过手一手油,已经足以让他成为了朝鲜的首富。

对于他的这个位置,朝鲜许多的官员大佬,都已经虎视眈眈。曾经几次,朝鲜的王庭,准备将他调到内阁去,让他做一任首辅,准备利用他的人脉,和大明的朝廷打点好关系。

但李光道,总是以种种的借口,放弃那个光荣的职务,而就在这里,每日里喝着小酒,坐着他的三品官员。

李本光前来,和他说了现在的局势。李光道对于这样的状况,却不以为然:“将军多虑了,这百年不见的大雪,道路山川全部被封闭。而这滴水成冰的天气,更不适合于打仗。即便是一个再蠢的人,也不能在这样的天气时节里,发动一场战争,更别说是你估计的那种大规模的战争了。”

“可是镶红旗的行动,的确是反常啊。而我们的新义州,应该早已经陷落了,这样的局势,我真的放心不下。”

看看雪后初晴的外面,李光道笑着摇头:“天气就是这样,即便再坏,还能坏到哪里去呢?怎么的也得等雪化之后再说。”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再说了,你们的任务是协防铁山,建奴已经出现在城外。万一他们发动进攻,铁山有失,那你的责任就大了。你可一定要知道,铁山是联系皮岛的商业通道,又是皮岛所需要,铜矿铁矿石的必由之路,绝对不能有失。”

“可是你手下,不还有5000朝鲜士兵吗?他们的装备已经改善,也算是钱粮充足,难道就不能防守吗?”

李光道摇摇头:“将有必死之心,而兵无敢战之意啊。不瞒李将军说,通过几次和建奴的战争,士兵们已经吓破了胆。一旦没有天兵作为中流砥柱,转眼就能崩溃。所以,将军不可轻举妄动啊。”

也就是说,不管李本光多么的焦急,什么样的理由,李光道都坚决不同意出兵。

之所以李本光在这里和他磨磨唧唧,是因为当初,东江镇借助铁山进行轮番休整的时候,作为交换条件,那就是除了营头能随意调动中朝两军之外,而这个李光道,也有调动两军的权力。

而现在,建奴就在城外呼啸来去,其实李光道也吓到了,他无论如何要留下东江镇这一只强悍的队伍,替自己守住铁山,替朝鲜守住门户。

一旦这支队伍出去了,凭借着朝鲜军队,在没有天朝上国军队作为精神支撑下,他们是没有战斗力的。那些花重金买来的火枪火炮,最终也只能是送给建奴的见面礼。

这正应了那句话,决定战争胜利的,不是武器多么先进,关键的还是在人。

最终,在李本光的强烈要求下,李光道也适当的做出了让步:“你只能带2000人出去,做一下试探性的侦查,查明外面的情况,再多了,是绝对不行的。”

李本光权衡了一下利弊,也认为李光道的担心不无道理。万一自己大队人马出去,铁山丢失,那自己的责任就大了。

好吧,两千就两千吧,自己主要出去去侦查一下状况,等把情况摸清了,再做具体的安排也不迟。

于是,在这天的下午,李本光带着两千兄弟,出了城门,走向了那不明的战场。

喜欢明末亲军锦衣卫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