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早安短句 > 早安短句

在镜头里被cao翻了h_被医生添奶头和下面好爽

小酷2022年05月05日

向霖回到酒店的时候,粉丝们大多还守在门口,他只能从后门进入。

为了防止在电梯上被认出来无处可逃,向霖选择了爬楼梯。

整整十八层。

幸好他平日锻炼的多,还不算太累。

躲躲藏藏的总算是到了房间,向霖瘫倒在沙发上。

“霖霖啊,你可算是回来了,担心死我了。”

关沙抱着零食从卧室走出来,嘴上说着担心,行动却格外的诚实。

向霖心累得不想看他。

“我们晚点走吧,我想多休息会儿。”

“行,反正离下一场演唱会还有几天的时间,你饿了吧?要吃点东西吗?我给你叫了沙拉,一会儿就送上来。”

向霖眯了眯眼睛,“我就只能吃沙拉吗?”

关沙在他身边坐下,悠闲的拆开了一包薯片。

“你最近要演出嘛,肯定得保持身材啊,这样,等你全部的演唱会结束了,我带你去一顿好的。”

向霖没再说话,别过脑袋看着窗外。

太阳快要下山了。

那个女人说要去晒太阳的,应该来不及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向霖的脑袋里总是不自觉的浮现出她的身影。

烦躁的晃了晃脑袋,向霖打开了手机。

下一秒,他突然坐直了身子,眉头紧锁的盯着屏幕。

关沙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这女人,又卖我给的东西。”

向霖压低了声音,将火气咽了在喉咙里。

他不是容易生气的人,这几天却总是因为这个人产生莫名其妙的情绪变化。

他这么在意干嘛?

深吸口气,向霖的心情渐渐平复。

她,应该是为了打消店里那个黑粉的怀疑,才卖了的吧?

想到这儿,向霖突然觉得愉悦了几分。

“没事,我的沙拉呢,怎么还没到?”

……

对于苏斯雅的话,黎涵不可置否。

有时候粉丝的一些行为,确实是会给别人带来一些困扰的。

但比起这个,黎涵更关心自己银行卡上的数字。

一条信息迅速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你好,我是向霖粉丝后援会负责人,我看到你在网上贩卖向霖的周边和演唱会门票,就想问问你,是不是有拿到哥哥周边和门票的渠道?如果有的话,我想代表粉丝后援会向你提出合作。】

黎涵迷惑的挠了挠头。

她跟粉丝后援会有什么好合作的?

黎涵抬起头想要问问苏斯雅,想到对方早就被粉丝后援会拉进黑名单了,她决定自己解决。

不然谁知道这位姑奶奶会做出什么吓死人的事情来。

【请问是什么样的合作?】

想来粉丝后援会应该蛮有钱的,要是有不错的赚钱的道,不妨试试。

那边秒回,【以后你只要有关于哥哥的东西,我们粉丝后援会可以高于市场价20%买下,前提是,你全部要卖给我们。】

百分之二十?

黎涵掰着手指算了算。

演唱会门票,3000的20%就是600块,那到手也不过是3600,这可没赚多少。

怎么想,黎涵总觉得自己亏本了。

她刚刚挂到网上,现在都已经叫到5000块了,她以3600卖出去不是疯了吗?

再说,自己手上这张票,可是向霖亲手给的,怎么也得再高一点吧?

【不好意思啊,我觉得有些低了,而且我并不是每次都能弄到向霖的周边的,可能不会有机会再卖了,合作就算了。】

黎涵回复的很是中肯。

她这次来旅游,能够侥幸碰到向霖,下次再遇到的可能性恐怕是不大了,何必和这粉丝后援会多掰扯。

粉丝后援会的家伙还是不死心。

【能不能问问你,到底是从哪里拿到的哥哥演唱会门票的VIP座?据我所知,这张票是哥哥自己收着的,他经常会给以前的一个兄弟留一个座位,所以这个座位,从来没有人买到过。】

黎涵想起在演唱会现场,她误导误撞下坐到了空的那个位置,好像和这张门票上的差不多。

那既然这个位置向霖不肯出售,他给自己干什么?

【这个票,是向霖给我的。】

【你认识向霖本人?】

这几个字,黎涵明显能够感受到对方的激动和惊讶。

她微微皱眉。

怎么好像这些粉丝都把向霖当成神一样,他不也就是个人吗?

除了长得好看,声音好听一点还有什么?

【不算认识吧,只是机缘巧合帮了他一把,就把票给我了。】

【那周边呢?那是限量版,网上早就买脱销了,你怎么会有?也是哥哥给的吗?我记得哥哥是有一份的。】

黎涵思索了一会儿。

这事还真不好回答。

【飞机上碰巧遇到,他送了我一份,可能是你们哥哥比较暖心吧。】

打完这句话,黎涵便熄灭了手机屏幕。

再等几个小时,看看价格能够被抬到什么位置吧。

“要一起去吃饭吗?”

苏斯雅正好忙完了,冲她勾了勾手。

黎涵笑吟吟的挽住她的手。

“好呀。”

苏斯雅找了一家当地比较有特色的海鲜餐馆。

黎涵站在门口,迟迟不敢进去。

这家店,光看装修,就足够气派,基本上是能够把她吃的倾家荡产了。

苏斯雅看出她的心思,眯了眯眼睛,突然拉住她的手臂,换上一副嫌弃的表情。

“算了吧,我突然觉得这地人太少了,怪冷清的,我想起一个更不错的地方,跟我走。”

“哦,好。”

黎涵巴不得苏斯雅换个地方吃,又怕她找个更贵的地方,一时间多少有些紧张。

谁知,苏斯雅带着她到了海边的一家简陋的烧烤摊。

“老板,把你们家特色的烤串都拿出来。”

“好嘞。”

傍晚的烧烤摊热闹非凡,弥漫着一股生气和烤串味,让黎涵觉得很舒服。

眼前这位千金大小姐,似乎比她想象中的还好接近一些。

“谢谢你啊。”

黎涵的声音,夹杂着人群的吵闹,飘进苏斯雅的耳朵里。

苏斯雅勾了勾唇,微微瞥了她一眼。

“咋俩也算是朋友了,以后有什么事呢,直接说出来就好了,你霸气怼人的样子,可比在我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好看多了。”

夜晚,黎涵躺在阳台的秋千上,抬头看着繁星点点,睡意全无。

脑海里全是苏斯雅的话。

“你霸气怼人的样子,可比在我面前唯唯诺诺的样子好看多了。”

她想不明白。

她不喜欢主动去招惹是非,碰上了也是觉得应该有多远躲多远。

像苏斯雅那样主动去和讨厌的人事对着干,她怕是这辈子都学不来。

不过有戒指在的话,还真不好说。

黎涵低头摸着手上的戒指,心里多了几分焦虑。

幸运是好事,但她实在不喜欢随便放嘴炮。

这戒指就不能只保留一个作用吗?

会不会还有其他功能她没有发现?

心绪正飘离,她的阳台上突然响起重物落地的声音。

“谁?”

声音刚到喉咙,下一秒,她的嘴就被人用手捂住了。

那人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别说话,借我躲一下。”

这声音……向霖?

黎涵瞪大了双眼。

她怎么到哪儿都能碰上他啊?

如果这也算狗屎运的话,她宁可不要啊!

见黎涵安静下来,向霖松开手,一把将黎涵扯进卧室,然后锁上阳台门,再将窗帘拉上。

看着他流畅的动作,黎涵忍不住后退几步。

“你要干嘛啊?”

察觉到她的不安,向霖背对着她。

“有私生饭查到我的房号了,一直蹲在外面,我没法休息。所以可不可以借你这里休息一晚上?”

“你……你被私生饭围堵,也不能从阳台跳过来吓我吧?”

“实在抱歉,我这几天真的累坏了。你放心,沙发借我睡一晚就行,私生饭一走我就回去,绝对不会影响你的。”

说着,向霖就低着头往外走。

保持着目不斜视的绅士风度。

看着他疲惫的模样,黎涵心生不忍。

“等一下。”

向霖停下脚步,“嗯?”

“床给你睡吧,我正好睡不着,出去看会儿电视。”

黎涵拿起床上的睡衣和手机,推开门走了出去。

向霖看着她的背影,嘴角不自觉的勾了勾。

这是他见过算是最理智的粉丝了吧,不追着他跑,只是默默的对他好,哪怕相处一室都没做出什么过激行为。

想来,是真的很喜欢他。

能够遇上这样的粉丝也算是三生有幸了,他也要对她好些。

这样想着,向霖褪去一身疲惫,睡得很香。

客厅里的黎涵却完全陷入了失眠。

门外还能听到私生饭吵闹的声音。

酒店的隔音算是不错的了,这样都能听到,可以看出这些私生饭到底有多闹腾。

黎涵趴在门背上,透过猫眼往外看着。

门外大多是女生,还有一个男人,应该是向霖的助理,大概是在交涉。

不过看起来完全不起作用。

黎涵还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陶雪儿?

她居然是私生饭?

黎涵忍不住哆嗦了一下,脚步后退。

还是远离这样的战场比较好,她惜命。

她刚后退两步,整个人突然不受控制的冲进厕所,然后拿起脸盆灌了满满的冷水。

看着自己的动作,黎涵满脸的惊慌失措。

她能猜到下一秒自己要做什么。

果然,下一秒,她打开门,一盆冷水狠狠的浇在了陶雪儿的身上。

“啊!”

陶雪儿的尖叫声回荡在酒店走廊上。

不过此时黎涵的表情比她还要更惊恐几分。

还不止如此。

“我说你们一个个,大半夜扰民知不知道?信不信我告你们非法窥探他人生活?再吵我睡觉,我就一人一盆冷水!”

“你是不是有病?”

陶雪儿本来就对她不满,如今一盆冷水下去,更是气疯了头,叫嚣着冲她扬起手掌。

黎涵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一双葱白小手已经挡在了她眼前。

苏斯雅抬起脚,狠狠的踹在了陶雪儿的身上。

“我女人你也敢碰?”

听着这莫名其妙的霸道宣言,黎涵喜上眉梢。

被人宠着的感觉,还挺好的。

苏斯雅似乎是觉得不够,还想继续动手。

黎涵赶紧拦住她,“差不多了,再打下去真把警察招来了。”

苏斯雅略显疑惑的看她,“那怎么了?你刚刚不是还很闹的很欢吗?怎么我一来你就怂了?”

黎涵无辜的眨了眨眼睛。

苏斯雅说的没错,她刚刚身体还是不受控制的,苏斯雅一出来,她就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她也想知道是为什么啊!

保安总算是赶来了,将闹事的通通赶了下去。

陶雪儿跌跌撞撞的站起身,湿哒哒的模样配上猩红的双眼,完全就像个泼妇。

“你们凭什么赶我?我可是这里的VIP客户,把你们经理给我叫过来。”

保安们显然是认识她的,对她百般道歉。

苏斯雅轻咳一声,“巧了,我也是VIP,这货大晚上在走廊上大吵大闹,让我没法安静睡觉,这账怎么算?”

“这……”

保安们面面相觑。

碰上这两位祖宗闹事,他们哪儿有办法啊?

幸好经理及时赶来了,“不好意思,两位,不如跟我到楼下好好沟通一下。”

他自然也是两边都不敢得罪,也知道向霖住在这儿,若是闹大了,场面会很难收拾。

“行,给你们一次机会。”

苏斯雅高傲的扬起头,双手交叠在身前,优雅的顺着经理的手势往前走。

陶雪儿冷哼了一声,快步跟上。

黎涵妥妥的被忽略了。

关沙已经完全看傻眼了,等经理离开,这才反应过来。

“这位小姐,真的非常感谢你出手帮忙,我们留个联系方式吧,下次你若是有需要的地方,可以随时找我,这份人情我记下了。”

在关沙眼里,黎涵已经成为了那种路见不平一声吼的英雄。

黎涵连连摆手。

“不用了,我这人平凡的很,应该没什么需要您来帮我的,我刚刚主要是……起床气!”

黎涵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还是留一个吧,我们霖霖不太喜欢欠人情。”

“没事,她有我的联系方式,人情我亲自还就可以了。”

向霖打开虚掩的房门,慢腾腾的走了出来,眉梢带着点点笑意。

从陶雪儿尖叫的时候他就被吵醒了,之后的事情,他也全都看到了。

眼下他是更确定这个女人对于自己的情感了。

黎涵稍稍一愣。

“我什么时候有你的联系方式了?等等……那个向霖真的是你?”向霖极其认真的点了点头。

“是我。”

黎涵差点没一口气背过去。

她居然还傻乎乎的当那人是他的粉丝,跟他说什么要卖他周边的事情,真是丢人现眼啊。

关沙看的一阵迷惑。

他的印象里,向霖从来不会主动添加别的联系方式的,就算是圈内的合作好友,也都是让他这个助理代为添加。

向霖本人的原话是,“我又没时间玩手机,加了有什么用?”

怎么这次……?

算了,向霖的行为一向是让人捉摸不透的,他也不方便过问。

“霖霖啊,天色不早了,现在私生饭都走了,你赶紧去休息吧。”

“嗯。”

向霖点了点头,正想离开,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看着黎涵。

“你等一下。”

说着,他从脖子上摘下一串项链,塞到了黎涵的手心里。

“这次谢谢你了,我也没什么可以感谢你的,这个给你,不算贵重,就是我在路上随便买的,上次舞台戴过了,以后也用不上了,收着吧。”

黎涵原本是想拒绝的,手指却不听使唤的握住了那串项链。

脸颊微红,黎涵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要是嘴上拒绝,手上动作这么诚实的话,岂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黎涵欲哭无泪。

见她收下,向霖轻轻勾了勾嘴角,转身离去。

关沙看了她一眼,没多说什么。

等进了房间,关沙却是追问他,“你为什么要把项链送出去啊?那个可是在雅旺珠宝定制的,虽然对你来说,用过一次以后是基本不能再戴了,但是价格不菲,也不能这么轻易送人啊。”

向霖揉了揉脖子,径直往房间里走。

“她喜欢雅旺珠宝,顺手就送了,人情可比钱难还的多。”

“你这什么歪理啊?”

关沙还想追问,向霖却“砰”一声关上了卧室的门。

关沙吃了个闭门羹。

“行,当我没问,你好好休息。”

知道向霖这几天累得慌,关沙不再追问,转身进了另一间卧室。

听到门口没了声音,向霖松了口气,懒洋洋的在床上躺下。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这边的床,没有那边的柔软。

和那个女孩待在一起,整个人身心都很放松,说不上是为什么。

没了睡意,向霖打开手机刷着。

没多久,一条信息,又是让他皱着眉毛坐起身来。

那是一条,项链的拍卖信息。

……

黎涵也没想到,自己刚把演唱会门票高价卖出去,手上立马又来了一条向霖的项链。

而且这个的价格,应该能够卖的比之前的周边的价格还要高。

雅旺珠宝的设计本身就价值不菲,这条还是向霖戴过的定制款,肯定有很多人眼巴巴的想要。

既然自己拒绝不了向霖,不如就给它卖出去。

刚挂到网上,向霖的粉丝就炸开锅了。

【是真的哥哥戴过的项链吗?看款式好像是一样的诶。】

【别怀疑,就是一样的,这是雅旺珠宝设计的定制款,市场价不会低于百万的,加上是哥哥戴过的,价格还得上涨。】

【这是什么神人啊?几天内弄到了哥哥的限量版周边和演唱会VIP座的门票就算了,还能拿到哥哥的项链?不会是哥哥本人吧?】

【哥哥又不缺钱,没必要匿名卖给我们。】

黎涵手指把玩着那串项链,一边喜滋滋的刷着评论。

“发了发了,一条项链的价值就不低于百万,不愧是娱乐圈的大佬啊,出手就是阔气。这项链要是卖出去了,我都可以回洛城买个房了,到时候带着妍妍一起搬进去,肯定比租房舒服。”

黎涵心里已经打好了算盘。

底下突然多了一条评论。

雪儿公主:【她是哥哥的私生饭,东西都是从哥哥那儿偷来的,大家别买!】

此话一出,众粉丝都是怒气冲冲的发帖骂着黎涵。

【私生饭真不要脸,居然偷哥哥的东西!】

【就是,还有脸拿出来卖,你良心不会痛的吗?】

黎涵心中一慌。

明明那陶雪儿才是私生饭,怎么就变成她了?

现在倒好,项链卖不出去了,买房的梦想也成了泡沫了。

她的狗屎运怎么到这个时候就不管用了?

难不成这戒指,只能偶尔让她占个小小的便宜,不能实现她暴富的梦想?

人果然还是要脚踏实地的。

黎涵叹了口气,扔下了手机。

刚准备洗洗睡觉,外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想到刚刚在网络上重拳出击的粉丝们,黎涵咽了口口水。

不会这么快就追杀来了吧?

看了看手边能用的工具,黎涵拎起扫把,哆哆嗦嗦的往门口靠近。

“谁啊?”

“我。”

外头的声音有些沉闷,却异常的悦耳。

黎涵松了口气,放下扫把,将门打开。

“怎么了?私生饭又来了?”

黎涵探出脑袋,东张西望着。

走廊上除了向霖,便空无一人。

向霖被她略显可爱的举动惹得心情好了几分,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递给她。

“这个忘记给你了。”

“什么啊?”

黎涵接过卡片,上面只写了三个字——“赠憨憨”。

向霖字迹很好看,笔力强劲,看着就十分舒爽。

“干嘛给我这个?”

黎涵有些不解。

礼物都送出去了,又回头写三个字附带上一张一看就是随手扯下来的卡片,这不等于吃饱了撑的没事干吗?

“我的字迹在娱乐圈里算是一枝独秀。”

见她这般不懂自己的意思,向霖越发沉闷。

黎涵挠了挠头,“所以你是来跟我炫耀你在娱乐圈的身份地位的?”

向霖嘴角一抽,像看白痴似的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走了。

“就走了啊?”

黎涵侧着身子看了他的背影一眼,目光又转回那张奇怪的卡片上。

她便转身关门便念着卡片上的字,“赠憨憨……憨憨是我所有账号公用的名字,加上赠的话就是……”

蓦的,黎涵眼睛一亮。

“要是把挂出去的那条项链的照片,连上这个卡片一起拍的话,加上向霖第一无二的字迹,粉丝肯定认识,不就能证明这是向霖送我的,而不是我偷的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