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早安短句 > 早安短句

淑芬又痒了把腿张开,注射器打水放屁眼里视频处罚

小酷2022年05月05日

和苏斯雅互留了联系方式以后,黎涵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大概的收拾了一会儿,黎涵便带着墨镜和草帽出门了。

这么好的阳光,总得去沙滩上冲个浪吧。

黎涵出了电梯,却发现酒店大门被围的水泄不通的,守在那儿的几乎都是女生,手上,还举着向霖的海报。

“这是什么活动吗?”

自言自语一句,黎涵将草帽下压了一点,缩着身子穿过了人群。

她上次在演唱会上拥抱的视频被传到网上,播放量已经过亿了,她不可不想被某个疯狂的粉丝认出来,然后群殴。

好不容易远离了酒店,黎涵抬起脑袋,却看到了一道略显眼熟的身影。

“向霖?”

她尖叫出声。

男人赶紧伸出手捂住她的嘴,扯过她的身子,躲到了花坛后。

黎涵一脸惊悚的看着他。

“不好意思,借用一下。”

向霖抢过她的草帽和墨镜带上,刻意将帽檐压得低低的。

“实在是抱歉,我被疯狂的粉丝围堵了,助理为了帮我脱身,拿了我的帽子和墨镜假扮我,我现在没地方可以去,得找东西掩饰一下。”

“哦~”

黎涵恍然大悟。

敢情围在酒店那儿的,不是什么活动,而是想和偶像有近距离接触的脑残粉。

这样围堵偶像的事情也做得出来,确实疯狂。

黎涵不由得有些同情他。

看似名声在外,实则每天都要躲躲藏藏的,连正常出门都不行,怪不得这么抑郁。

“那你在这儿躲着吧,我晒太阳去了。”

同情归同情,她还是要去玩耍的。

向霖猛地扣住了她的手腕。

此时向霖的内心是懵的。

正常粉丝看到他,都是激动的连话都说不清,然后一直盯着他的脸笑。

怎么她,一副只是遇到个普通朋友的模样?

难不成她真的不是自己的粉丝?

联想到黎涵售卖周边的事情,向霖的脸色有那么几分委屈。

好心给她送周边,居然就这么给卖了!

“干嘛?”

黎涵愣愣的看着自己被握住的手腕。

向霖连忙松了手。

“你忍心把我一个人丢在这儿?”

语气里,还有几分博同情的意味。

他就不信,这个女人,会对他一点都不感冒。

黎涵指了指那一片沙滩,“我是要去晒太阳,你看那儿那么多的人,你去了不就暴露了吗?”

向霖差点咬碎一口牙。

合着他还没这太阳的魅力大?

他不信!

“我饿了,身上没带钱。”

他尝试用装可怜才博取同情。

黎涵眨了眨眼睛,“现在不都用手机支付吗?”

嗯……说的很有道理呢。

向霖面不改色,“手机在助理哪儿。”

“这样啊。”

黎涵慷慨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五十元的大钞。

“正好我还有点零钱,你先拿去吃点东西吧。”

向霖额头上的青筋“突突”的暴起。

闭上眼睛,好不容易将情绪压下,又听见那女人开口,“你不会是嫌少吧?我没钱了。”

那股子压抑再次升起。

把他想成什么人了?

殊不知,黎涵是真的没钱了。

现代人身上哪儿还会带什么现金,就算有钱,像她这样的穷货,也给不起多少。

她能拿出五十块还是看在周边卖了五万的份上。

看对方没有要拿的意思,黎涵悻悻的收起零钱。

她知道对方看不上。

她正想找个理由离开,目光一转,看到了一群举着海报的粉丝正往这边赶来。

“喂喂喂,赶紧走,你的那些疯狂粉丝又来了。”

黎涵原本是打算提醒完以后就跑路的,毕竟和他待在一起,容易被粉丝们误伤。

谁知,她右手食指上突然传来一股力气,猝不及防的拉住了向霖的大手。

然后,起身就跑。

黎涵:???

她又发什么疯啊?

心里正骂着这戒指,黎涵的脚步却是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拉着向霖越跑越快。

向霖怔怔的看着女孩的马尾辫在眼前甩来甩去。

说是他的粉丝吧,又对他一点不感冒的样子。说不是他的粉丝吧,又总喜欢对他动手动脚,上次是抱这次是拉手。

虽说女孩应该是要帮他逃离这些粉丝的魔爪,但他心里总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向霖自认为是个很会掩藏情绪的人,他平日里也无欲无求惯了,还是第一次对一个人这么感兴趣。

初见她的时候在舞台上,一副怯懦的模样,有拥抱他的机会的时候,是丝毫的不带犹豫。如今碰上粉丝,又敢这么疯狂的去拉他的手,莫非,这女子是喜欢他?

超脱粉丝的那种喜欢?

黎涵不知道,因为戒指被自己拉着的主人公,此时已经脑补出了一场偶像剧。

她只知道,现在的自己完全控制不了方向,已经跑出了她认识的范围。

“这是哪儿啊?”

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满是繁华的店铺,晃的人眼睛生疼。

黎涵不自觉的松了手,略显兴奋的东张西望着,早已经将向霖抛在了脑后。

“雅旺珠宝?”

她对这家珠宝店早有耳闻,这可是风靡整个世界的珠宝设计,里面的产品,无一例外都是奢侈品,单是一串手链都可以让你倾家荡产。

黎涵一向是对这样的奢侈品店避而不及的,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便大跨步走进去了。

向霖微微皱眉,看了一眼完全将自己遗忘的女孩,再看看人挤人的街道,再次将帽檐压低后,选择跟进了珠宝店。

起码这店里的人还少一点。

走进店铺,黎涵便被橱柜里的珠宝设计吸引了。

每一款,都是那般闪耀。

摸了摸空瘪的钱包,黎涵只能叹息一声。

把她卖了都买不起啊。

“你想要?”

女孩眼睛里一刹那的光芒,向霖看的清晰。

她明显就是很喜欢这些设计。

黎涵不可置否的点点头。

“是啊,喜欢,但是买不起。”

“喜欢哪个?”

“嗯?”

黎涵不明所以的抬头看他。

向霖将双手插入口袋,面不改色,“看在你帮了我甩掉那些粉丝的份上,我买一份送给你吧,你喜欢哪个只管说就是了。”

口吻颇为霸道。不用了,多大点事啊。”

黎涵招了招手,又将视线转移到珠宝上。

向霖再次被无视。

“丫的,一群脑残粉,害的老娘这么半天才赶过来,脑子不好还出来乱咬人……”

门口响起一道骂骂咧咧的声音。

听这声,有几分熟悉。

黎涵转过脑袋,对上苏斯雅那张明显带着怒气的脸。

见着她,苏斯雅扯出个笑容,“你来买东西啊?”

黎涵赶紧摆手。

“不是,我就是觉得好看,所以进来看看。”

“觉得好看就买点回去嘛,看在周边的情分上,我给你打折。”

苏斯雅刚刚的怒气似乎是一下子便消散了,笑吟吟的搂住黎涵的肩膀。

“你给我打折?”

“哦,忘了介绍,这是我家的生意,虽然我还没有完全接手吧,但是打折这种事,还是可以做主的。”

“不用了,打折我也买不起。”

黎涵叹息一声,目光里有几分萎靡。

她自从失业后连饭钱都要省着,怎么可能来买这些东西,饱饱眼福就可以了。

苏斯雅还想再说点什么,突然注意到了身后的男人。

虽然他戴着草帽和墨镜,但是身上那股贵族的气质和忧郁感是丝毫不加掩饰。

“向霖?”

黎涵赶紧捂住她的嘴,生怕她再骂出什么难听的话来。

这位算是黎涵见过的,向霖最大的黑粉了。

现在珠宝店里没什么人,要是她真的把事情闹大了,说不准会把门外的路人吸引进来。

“嘘。他好不容易才从粉丝哪儿逃出来的,稍微小声一点可以吗?”

苏斯雅没好气的拍开她的手。

“你明明跟我说,你不是他的粉丝的,那怎么跟他待在一块儿啊?骗我啊?是不是想潜伏在我身边,然后让我黑转粉?你做梦吧!”

黎涵现在一个头两个大。

谁知道这位小祖宗是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的。

但她是因为戒指才帮了向霖,这事总不能往外说吧?

黎涵心里正纠结,向霖已经开始脑补下一出偶像剧。

怪不得这个女人总是装作对自己没兴趣的模样,原来是想混到黑粉里,帮他扩大粉丝基数。

第一次见这么深情又愿意卧薪尝胆的粉丝,向霖不由得有些感动。

“这个给你,算是支付草帽和墨镜的费用吧,我先走了。”

向霖从外衣的内侧口袋掏出一张门票递到黎涵的手上,垂着脑袋离开。

这里有黑粉在,他继续待下去显然不太明智。

黎涵怔怔的看了一眼手上的门票。

应该是他下一场演唱会,还是VIP座。

出手够大方的。

不过这给她有什么用?她对唱歌跳舞又没什么兴趣,还得自己买机票飞过去,得不偿失。

甩了甩手上的门票,黎涵抬起脑袋,对上苏斯雅那双略显不善的眼睛。

“不是,我真的不是他的粉丝,就是看他被围堵,出于好心帮了他一把。我也不是他的黑粉,不能做这种见死不救的事情对不对?”

苏斯雅半信半疑的看着她。

黎涵舔了舔嘴唇,只觉得百口莫辩。

不对啊,她为什么要辩解?

是不是他的粉丝,和别人有什么关系?

但怎么就是莫名的想要解释呢?

苏斯雅指了指她手上的门票,“这样吧,你要是把这个门票挂到网上去卖,我就相信你不是他的粉丝。”

“行。”

黎涵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她正愁自己的墨镜和草帽被拿走了,换来一张没用的门票怎么办呢。

苏斯雅的话,倒是让她想起来了,这不是可以卖出去嘛。

见黎涵毫不犹豫的将门票拍照上传到网上进行拍卖,苏斯雅打消了几分疑虑。

一般粉丝是很难对于这种可以接近偶像的事情免疫的,更何况刚刚向霖就在她身边,都没见她有多少兴奋,不像是装的。

看来是她多想了。

“坐吧。”

苏斯雅倒上一杯水,随手放在了茶几上。

黎涵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坐下。

拍卖信息刚刚上传,居然就收到了众多粉丝的回信。

【VIP座啊!我要买!我要买!】

【怎么卖啊?和市场价一样吗?】

黎涵歪着脑袋想了想,她还真的不知道市场价是多少。

“苏斯雅,向霖演唱会的门票大概价格是多少啊?”

正在整理珠宝的苏斯雅手指一顿,嘴角一阵抽搐。

她现在相信了,这货绝对不是向霖的粉丝,否则怎么可能连价格都不知道。

“像向霖这种一线,演唱会门票内场的价格大概在1000到3000左右,他给你这张,算是最好的位置了,你拿来拍卖的话,价格最好不要低于3000,至于能炒到什么价格,就看这些粉丝的本事了。”

“一张门票就3000,明星的钱还真好赚。”

黎涵砸了咂嘴,慢慢的滑动着手机屏幕。

已经有人开始竞价了,只是价格还没有达到3000,黎涵准备等等再回复。

苏斯雅淡淡的笑了笑,“好赚吗?人家那也是靠着汗水堆上来的,一般人还真的做不到。”

听到苏斯雅似乎是在为向霖说话,黎涵惊讶的抬起头。

“那你为什么这么讨厌向霖啊?”

苏斯雅收起笑意,态度可以说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呵,他努力我不否认,但是他的那群粉丝,都是一群智商低下的家伙,特别是陶雪儿,丢人现眼。向霖的路人缘都是被这些脑残粉给拉低的。”

“那你这讨厌的是向霖的粉丝,不是他本人啊。”

“诶,这话可不能这么说,粉丝性格大多随了正主,向霖看着也不太聪明的样子。再说了,他做艺人就高高在上的,粉丝每次出现这种脑残的堵路行为,他从来就不管,这种偶像有什么好喜欢的。”

想起刚刚从酒店挤出来的场景,苏斯雅还满满的不爽。

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向霖除了唱歌跳舞,其他事情基本上是不管不顾的,团队也只顾着打造他的形象,结果脑残粉遍地,只要有他出现,就时常会发生拥堵的现象,让苏斯雅很是恼火。

在她心里,优良的偶像应该严格自己的一言一行,包括去规范粉丝的行为。

上一篇:新婚女警人妻迎合粗大,公息肉浴秀婷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