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早安短句 > 早安短句

新婚女警人妻迎合粗大,公息肉浴秀婷

小酷2022年05月05日

“你这女人,真是嚣张!就你这么没素质的,刚刚居然还敢在台上抱哥哥,看我不教训教训你。”

陶雪儿刚上前一步,楼上突然一盆水浇了下来。

她正在正中央的位置,彻底淋成了落汤鸡。

“啊——”

黎涵吓了一跳,哆哆嗦嗦的从包里掏出纸巾想要递给她。

下一秒,黎涵突然将纸巾扔到了她脸上。

“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赶紧擦擦你这晦气的模样吧,别丢人现眼了。”

说完这话的时候,黎涵忍不住咬住了嘴唇。

听听,这说的是人话吗?

怎么听起来那么讨厌啊?

此地不宜久留,再待下去就成泼妇骂街了,还是先跑吧。

趁着陶雪儿还没有反应过来,黎涵选择了逃之夭夭。

百米外还能听见尖嗓门的陶雪儿在喊,“谁啊?不长眼的吗?水是能乱泼的吗?”

“还有刚刚那个谁,下次别再让我看见你!”

黎涵脚下一个踉跄。

……

结束了演唱会,向霖揉着太阳穴往休息室走去。

助理关沙跟在他的身后汇报行程。

“下一场演唱会,地点在日光城,时间有点干,明早就得走,你身体可以吗?”

向霖只是轻轻点头,表情显然有些疲惫。

走到休息室门口,工作人员立马迎了上来。

“向先生,您准备的手机已经送出去了,今天的幸运儿是一位姓黎的小姐,在您唱完第一首歌的时候就离开了。”

“第一首歌……”

向霖想起那个打扮的邋里邋遢的女人。

她就是第一首歌离场的,应该是拿到手机的人吧?

难不成她那么早离开演唱会就是为了手机?

她不应该是为了看他才来的演唱会吗?

“把她的信息给我吧。”

向霖伸手接过工作人员手上的登记表。

“黎涵,24岁,联系方式……”

向霖心里对这个女人有股说不清的好奇心。

感觉是个很特别的人。

犹豫了许久,向霖打开手机微信,搜索了她留下的电话号码。

【憨憨】

这是她的网名。

“是挺憨的……”

向霖轻笑一声,点开她的朋友圈。

只有好友才可以查看。

修长的手指戳了戳屏幕,像是思考了许久,才终于点下了添加申请。

接着,就是漫长的等待。

向霖揉了揉眉心。

这人都不看手机的吗?

还是说自动忽略了?

他可是向霖啊!

……

黎涵回到家,收拾完行李,洗了澡以后,才拿出了新手机

将旧手机里的电话卡和一堆资料转移到新手机上,黎涵才想起还有微信这么个东西。

虽然平时没人给她发信息,但总归是要登录上去看看的。

刚刚完成登录,页面就跳出来一条通知。

【向霖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黎涵的第一反应便是,这是向霖的某个脑残粉吗?

是不是因为今天她拿到了黎涵的签名照和单曲,所以找来了她的联系方式,想要买?

秉承着“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的优良美德,黎涵点下了【同意】。

【不好意思啊,签名照和单曲是要送给我闺蜜的,不卖。】

黎涵极其认真的打下了这几个字,然后点击发送。

收到信息后的某人满头黑线。

拿他的签名照和单曲是为了送人?

向霖甩了手机,没再回复。

黎涵刷了会儿视频,也不在乎对方是不是没回复。

毕竟她都挑明了不卖,对方生气不回了也很正常。

说不准以后还有机会谈买卖呢,列表里留个好友也是问题不大。

没多久,黄妍妍回来了。

黄妍妍大概就属于别人家的孩子那种类型,长的漂亮成绩好,如今毕业了还有份好工作。

在黎涵眼里,黄妍妍这种天生五官精致还懂得打扮的,就已经是属于仙女下凡的类型了。

再加上她是个月薪过万的白领,这点更是让黎涵羡慕不已。

当然,只有羡慕而已。

自从毕业后,她就和黄妍妍租下了这两室一厅,住的倒也还算舒服。

她失业这段时间,房租都是黄妍妍在付,心里多少有些羞愧。

“你回来啦,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黎涵笑嘻嘻捧上了签名照和单曲。

黄妍妍双眼发亮。

“我靠,黎涵,你是怎么搞到的?向霖平时很少给人签名的,这个单曲都还没发售呢,你也太厉害了吧。”

黄妍妍抱着签名照和单曲不肯撒手。

黎涵打了个哈欠,“我就是运气好,抽奖抽中的。东西给你了,我就先去睡觉了,明天我要去日光城旅游。”

黄妍妍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拉住她的衣领。

“你等会儿,我刚刚看粉丝群里说,今天有个私生饭,穿的跟土包子似的,抽中向霖的签名照就算了,还上去抱了他,不会是你吧?”

黎涵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她总不能说因为那枚戒指,整个人都不受控制了吧?

“我这不是看你特别的喜欢他,就想帮你抱一下,没别的意思。你知道我不是私生饭的。”

黄妍妍突然大笑一声,用力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好样的,你干了多少人都不敢干的事啊!不过下次还是不要这样了,我们霖霖会不好意思的。”

黎涵松了口气。

她倒是忘了,自家闺蜜空有一副仙女的长相,完全是男人的心思。

粗糙的不行。

“知道了,我去休息了。”

“不对。”

黄妍妍再次拦住她,“你一个失业游民,哪儿来的钱去日光城啊?”

黎涵笑笑,摆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偷偷告诉你啊。”

“我,抽奖抽中的。”

黄妍妍“呵呵”一笑。

“黎涵,你觉得你这话我会信吗?你点外卖吃出虫子,找微商碰上骗子,谁中奖都有可能,就你不可能。”

黎涵干笑一声。

自家闺蜜果然是最了解自己的。

她从包里掏出那张中奖卡片,郑重其事的拍了拍黄妍妍的肩膀。

“从今往后,我黎涵,就正式转运了!等我这次旅游回来,一定带着你发家致富。”

黄妍妍这才相信,露出个像是松懈般的笑容来。

“黎涵,其实我一直都很担心你这霉运,怕你一蹶不振。看你能一直保持开朗的心态,我就很开心了。我也不求你暴富,以后能好好照顾自己就行。”

“谢谢妍妍。”

黎涵眼眶湿,润的抱住她。

这么多年能够不害怕自己的霉运,一直陪在身边的,也就只有她了。

黎涵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第二天一早,黎涵便拉着行李直奔机场。

趁着自己失业,可不得好好的出去玩一趟。

机场的工作人员见着她,脸色颇为怪异。

“您好女士,有人帮您升了舱,这是座位号。”

“谁啊?”

“他不让我告诉您。”

“哦~”

黎涵没有多想,笑吟吟的上了飞机。

她自然是将这一切都归功于狗屎运戒指上的。

到了商务舱坐下后,黎涵盖上毛毯,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

“不好意思,能麻烦让一下吗?”

很温和的声音。

黎涵微微抬起头,被眼前充满忧郁的脸晃了晃神。

她怎么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向霖面不改色的看着她。

他昨晚看到她发了朋友圈,要去日光城。

正好,和自己同一个航班。

向霖鬼使神差的帮她升了舱,还赶走了自己的助理,选择和她相邻的座位。

他想搞清楚,这女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的粉丝。

但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问。

直接问她是不是自己的粉丝,她要是说不是,不就尴尬了?

向霖正发呆的时候,黎涵已经起身让开了道。

“谢谢。”

向霖回过神,礼貌的点了点头后,便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黎涵颇为忐忑的在他身边坐下。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有双目光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

四处张望了半响,黎涵果然在距离自己三排位置的后座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是陶雪儿。

她的眼神里,明显充满了杀气。

黎涵心虚的转移了视线。

陶雪儿总不可能是为了自己跑来的吧?

那样的话,就是为了自己身边这位忧郁王子了。

还真是脑残粉。

黎涵深吸口气,她决定飞机一停就开跑,绝对不给这个脑残粉找自己麻烦的机会。

“你是我粉丝吧?这个送你。”

隔壁男神突然主动搭话,柔和的语调将黎涵的思绪拉了回来。

黎涵低头看了一眼他手上包装精美的礼盒。

“不太合适吧。”

“不是什么贵重东西,我的限量版周边而已。不过网上已经卖断货了,就剩这一份了。”

黎涵眼睛一亮。

把这玩意卖给昨晚加自己的那个脑残粉的话,她应该就不会再生气了吧?

顺带还能赚一笔。

不错。

黎涵笑吟吟的接过,“谢了啊。”

向霖微微垂眸,没再说话,余光却一直锁定在她身上。

只见黎涵掏出了手机,颇为认真的将礼盒拍下。

向霖不动声色的勾了勾嘴角。

果然是他的粉丝,对他送的东西这么在意,还拍照保存。

下一秒,他的手机上弹起一条信息。

【我这儿有向霖限量版周边,你要买吗?】

向霖的笑意瞬间僵硬。

合着收了他的周边是为了拿去卖的?

向霖板着脸,手指重重的戳在手机屏幕上。

几秒后,黎涵收到了对方的回复。

【不要!】

黎涵瘪了瘪嘴。

这脑残粉真奇怪,该不会是想白嫖吧?

要换做以前黎涵可能就直接送了,但现在,她正缺钱呢。

这个脑残粉不要,总有的是人愿意买。

黎涵咧了咧嘴,将照片挂到了网上。

殊不知,隔壁的忧郁王子看到这一幕,早已是满头黑线。

……

下了飞机,黎涵拖着行李,悠哉悠哉的点开了刚刚发布的拍卖,准备看看结果。

她刚刚在飞机上睡着了,醒来后向霖和陶雪儿都已经离开了。

倒是省的她跑路了。

私信已经快要炸了。

脑残粉1:【这是真的限量版周边吗?怎么卖?】

脑残粉2:【我要买,不过能包邮吗?】

脑残粉3:【你这个是新品吗?哥哥的周边早就卖断货了,你这该不会是以前抢到拆开过的吧?那得便宜点啊。】

黎涵看的头晕。

她哪儿有功夫一条一条回复啊?

好在,底下已经有两个人开始竞价了。

雪儿公主:【我出价三千。】

看雪儿不爽:【我五千。】

雪儿公主:【跟我对着干是吧?行,我八千!】

看雪儿不爽:【九千。】

黎涵双眼放光。

这两人明显是死对头啊,难道这些粉丝私下为了抢夺向霖的周边都是这么不和睦的吗?

不过粉丝和不和睦跟她没什么关系,关键是最后能有多少钱进账啊。

价格被这个叫“看雪儿不爽”抬到五万的时候,再没有粉丝出声了。

看来这个价格已经到顶了。

黎涵笑眯眯的发了一条私信过去。

【恭喜,最后以五万的价格成功买入。】

那头秒回,【怎么发货?你把账号给我,我先打钱给你。】

黎涵歪着脑袋想了想。

对方都出五万这么高的价格了,不如她把邮费包了,也算是良心卖家了。

【你把地址给我,我邮寄给你,包邮哦亲~】

那头发来了日光城酒店的地址。

黎涵一喜,【你也在日光城啊?我亲自拿给你吧,正好我也住这个酒店。】

太好了,她连邮费都省了。

……

日光城不算大,黎涵拖着行李,欣赏了两个小时的风景后,总算是到了酒店。

主要是日光城打车费太贵了,她实在没这个闲钱。

买家住在酒店第十八层,而她在第九层。

日光城酒店有个规矩,十层以上是豪华套房,那是有钱人才住的起的。

总之是越往上越贵。

第十八层已经是顶层了。

她和人家,差距看似只有九层,实则可能是一辈子。

黎涵站在酒店楼下,抬头看着光是外表就足够金碧辉煌的装饰,脸上满是震惊。

这酒店,光是一片瓷砖应该都够她吃好几天的饭了吧?

要换做以前,来这儿旅游,她是想都不敢想的。

奈何现在狗屎运爆棚。

回过神来才发现,周围路过的人,看她的眼神都跟看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

黎涵尴尬的捂住了脸,拖着行李到了前台。

“你好,我是中奖来旅游的,麻烦帮我办一下手续。”

“好的。”

柜台小姐礼貌一笑。

黎涵的尴尬这才缓解几分。

不愧是大酒店,工作人员素质都比别的地方高。

“您好,近期来旅游的人比较多,九层以下房间都已经爆满了,我们这边免费为你升到楼上,您看可以吗?”

黎涵已经适应这种套路了。

她咧嘴一笑,“好嘞。”黎涵没想到,酒店直接帮她升到了第十八层。

她突然在想,自己会不会有一天凭借着狗屎运站到和这些有钱人真正同一个高度的位置。

梦想还是要有的,反正又不占位置。

“1806……”

黎涵艰难的在偌大的酒店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房间。

开门的那一刹那,黎涵就被震惊了。

宽阔的套房,虽然只有一个房间,但是足够大,而且一层不染,大厅正对着阳光,沙发摆在落地窗前,满满温暖的味道。

不,是金钱的味道。

黎涵深陷进柔软的沙发。

晒了半响的阳光后,黎涵才想起,买主还等着自己送周边过去。

懒洋洋的站起身,黎涵收起房卡,提着周边出了门。

买主就住在1808。

敲了敲门,黎涵乖巧的等候着。

没多久,门就开了。

女人一身火红色长裙,长发如瀑布般吹下,脚踩恨天高,看起来就比黎涵足足高了一个脑袋。

标准的瓜子脸,一双明眸勾魂摄魄,秀挺的琼鼻,粉腮微微泛红,滴水樱,桃般的红唇,嫩滑的雪肌如冰似雪,身材绝美,

愣是黎涵,都被眼前的女人看呆了。

老天爷果然是不公平的。

有钱就算了,还长的这么好看。

偏偏她就是没办法产生嫉妒之心,和对黄妍妍一样,只有羡慕。

苏斯雅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看什么呢?”

黎涵回过神来,耳根子一红。

“不好意思啊,你的周边,久等了。”

“没事。”

苏斯雅慵懒的接过,“钱收到了吧?”

“收到了。”

“那就好。”

苏斯雅轻笑,恨天高踩出“咚咚”声。

黎涵下意识的让开了道。

眼前这个女人,气势未免太强了一点。

只见苏斯雅拍了拍对面的房门。

门很快便开了。

走出来的人,竟然是陶雪儿。

黎涵猛地想起了那个ID的名字。

“雪儿公主”该不会就是她吧?

这都什么该死的缘分啊?

苏斯雅笑吟吟的晃了晃手里的周边,“看见了吗?你家哥哥的限量版周边哦~”

陶雪儿伸手便要去抢,“你这不要脸的女人!”

苏斯雅一晃,躲过了她的手,表情略显轻挑。

“我说你,在拍卖上输给我,这会儿要来强抢啊?我好怕怕哦~”

“你到底想干嘛!”

“我啊,就让你看看,你喜欢的东西,在我这儿有多么的一文不值。”

苏斯雅嗤笑一声,像变魔术似的,手里突然多了个打火机。

陶雪儿脸色一变,“你这个疯女人,你又想干什么啊?”

苏斯雅没理会她,随手点燃了周边,然后扔进了走廊的垃圾桶里。

“啊啊啊!”

看着垃圾桶里升腾的火光,陶雪儿发了疯一样大叫,却迟迟不敢上前灭火。

黎涵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在这酒店里放火,不太合适吧?

苏斯雅扭头看她,一笑,“放心吧,酒店垃圾桶是特殊材料制造的,都是不燃物,安全的很。”

黎涵干笑一声。

这女人,还挺“善解人意”的。

陶雪儿这才注意到黎涵的存在,破口大骂,“是不是你把这个周边给她的?我说你是不是有病?限量版周边拿出来卖就算了,还卖给这个疯女人!她压根不是向霖的粉丝啊!”

每次对上她,黎涵的嘴就不受控制,“要你管?家住海边的吗管这么宽?你自己拼财力拼不过人家……”

黎涵及时的捂住了嘴。

该死,她怎么就对这些个向霖的粉丝过不去啊?

苏斯雅看着她的眼神里突然多了几分欣赏。

“说的好,我就喜欢你这性子,交个朋友吧,我是苏斯雅。”

陶雪儿面色涨的通红,“苏斯雅!你都被粉丝后援会拉进黑名单了还不知道收敛!还有你这个乡巴佬,我马上就会让你也进黑名单!”

苏斯雅眯着眼睛,单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我告诉你,这件事还没完呢!什么狗屁粉丝后援会,你觉得我会放在心上吗?你又有多喜欢那个向霖?还不是连这么小的火都不敢扑灭吗?别丢人了。”

“咳咳……”

陶雪儿被掐的说不出来话。

黎涵想要上前阻拦,双腿却像是被封印了一般,动弹不得。

这都什么事啊!

好在,苏斯雅及时松开了手。

陶雪儿瘫倒在地。

苏斯雅没再看她,一把将黎涵扯进了房间里。

“你跟我走。”

“我……”

黎涵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陶雪儿冷静了许久才缓缓站起身,看着垃圾桶里的灰烬,眼神里满是恨意。

“你们两个,都给我等着!”

……

房间里,黎涵像是个犯错的小学生,扭扭捏捏的站在苏斯雅的面前。

苏斯雅倒上两杯水,眼神里一片疑惑。

“我说你刚刚怼陶雪儿的气势去哪儿了?在我面前这么怂呢?”

黎涵只有干笑。

她也不知道啊,好像只有对面那些粉丝的时候才会如此,是因为她们对自己有恶意吗?

黎涵能够感觉到,苏斯雅看着嚣张跋扈了一些,但应该没有要欺负她的意思。

苏斯雅挥了挥手,“坐吧,别僵着了,我有那么吓人吗?”

“没有没有。”

黎涵连忙坐下,身体还是有些僵硬。

苏斯雅将水推到她面前,笑道:“今天谢谢你了,让我出了好大一口恶气。你应该不是向霖的粉丝吧?”

“不是。”

黎涵接过水杯,捧在了掌心。

“也对,要是向霖粉丝,恐怕早就跟我拼命了。他的后援会里,都是一群不长脑子的二货。”

黎涵注意到,苏斯雅的茶几上,摆满了向霖的杂志。

换谁看了都会以为她也是向霖的粉丝。

可她刚刚烧周边的动作又不带丝毫的犹豫。

苏斯雅看穿了她的想法,轻笑一声,“别误会啊,我可不是那货的粉丝,我买这些杂志呢,就是想找找他的黑料。”

“我就不信,这么火的一个男歌手,会一点黑料都没有。等我找到了,看我怎么打那些脑残粉的脸!”

黎涵的脸已经笑僵了。

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用喝水掩饰尴尬。

眼前这位,明显是向霖的黑粉啊。

为了刺激他的粉丝,花五万块钱买下周边然后烧了,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果然是有钱任性。

上一篇:不行那里不行 老师夹得好紧…爽死我了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