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早安短句 > 早安短句

奶水涨翁公帮我吸 看了会流水的文

小酷2022年03月11日

“衍宸,你平时要多抽空回来看看妈,她一直都很关心你。”方如在一旁想要讨好杨玉花。

杨玉花不满地看了一眼方如,“我们一家人在这说话,没有你插嘴的份。”

杨玉花喜欢陆衍宸温柔善良的母亲刘雅,对陆衍宸这个孙子从小疼爱有加。

自从刘雅去世后方如利用肚子里的陆以南费尽心机嫁进陆家,杨玉花便对她百般不满,加上当年的那件事,杨玉花更是厌恶方如至极。

“那...妈,那你们先聊,我先去准备午餐。”方如顿时面带尴尬地离开。

转身的瞬间,她立刻露出了阴狠的神色。

老不死的东西,处处看我不顺眼,早晚有一天我会送你去见你那个短命的宝贝儿媳妇!

午餐时间,众人入座。

余念晚看着这祖孙二人其乐融融的样子,不由心生暖意,在陆家还是有真心对陆衍宸好的人。

“你们早就该回来住了,要不是有些人在背后百般使坏,当年你也不会……”杨玉花不满地瞪了方如一眼。

“妈,当年的事情不要再提了!”陆振东脸色难看地打断道。

当年发生的事就像一根刺一样扎在陆振东的心上,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是他最不愿提及的事情。

余念晚看着一桌子微妙的气氛,一时间很想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玉花望了一眼自己固执的儿子,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缓和神色跟余念晚拉家常,“幽幽,听说你的父母都在国外,你现在跟衍宸住在一起,如果他要是欺负你,尽管告诉奶奶,奶奶会帮你做主的。”

余念晚第一次感受到了长辈的关心,心中一片暖意。

不过说到欺负,余念晚想起了昨晚自己醉酒后做出的丢人事情,不好意思地说道:“奶奶,你放心,衍宸他对我很好。”

陆衍宸见余念晚脸颊微红,故意在她耳边低语道:“看来夫人对我昨晚的表现很满意。”

余念晚的脸更红了,恼羞地轻轻掐了一下陆衍宸。

杨玉花见两人这般打情骂俏的模样,心中甚是欣慰,从怀里拿出一只翡翠手镯道:“幽幽,这是我们陆家的传家宝,向来只传给陆家的女主人,奶奶现在将它传给你。”

方如的脸色瞬间一僵,只觉得脸上火辣辣得疼,这个老不死的东西,分明就是在打自己的脸,在她心里自己根本不配做陆家的女主人!

“奶奶,这个……”余念晚能感受到老人家信任的目光,可是自己毕竟不是真正的林幽,她内心挣扎着想要拒绝。

陆衍宸宠溺地看向了余念晚,连同声音也温煦得不像话:“收下吧,幽幽。”

余念晚只好硬着头皮,在方如嫉恨的目光中接过镯子,乖巧道:“谢谢奶奶。”

“乖。”杨玉花欣慰地点点头。

方如心中尽是不甘。然而面上却浮现出一丝笑意,端起杯子递到唇边,唇角在杯子的遮掩下,浅淡的挽起。

现在这么得意,不知一会...又该是什么神态呢?

林幽饭后,方如拉了余念晚的手,亲密道:“林小姐,听说你在英国经常参加上流社会的酒会,正好我刚买了一件晚礼服,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搭配一番?

余念晚看向陆衍宸一眼,他脸色淡然,眸光波澜不惊。他很清楚,余念晚是学设计出身,加上自己这段时间对她的培训,她在鉴赏方面不会露怯。

随即,他点点头。

见他点头答应,便跟着方如去了二楼。

很快,对方便迫不及待地拿出了一件奢华的晚礼服。

“林小姐,你看看我这件晚礼服如何搭配才好?”方如不怀好意地问道。

余念晚看着她一脸得意的样子,立刻明白了她的用意。

她之前是不懂时尚圈的事情,如今在陆衍宸的调-教下,对付方如倒是绰绰有余。

“这件晚礼服是ZX的高定,搭配LA最新一季的水晶高跟鞋和LOVER星空系列吊坠,最能衬托这件晚礼服的闪耀。”

方如万万没想到余念晚的搭配方案竟然跟时尚圈首席造型师托尼的一模一样,难道是自己弄错了,她真的是林幽?

余念晚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

“不过什么?”

“陆太太的气质不适合这件晚礼服。”余念晚冷笑道。

“你什么意思?!”

余念晚不屑地打量了一眼方如道:“陆太太听说过东施效颦吗?衍宸母亲由内而外的高贵气质不是陆太太穿一件这样的礼服就能有的。”

“你!”方如气得双手发抖。

自从方如嫁给了陆振东,刘雅就是她的心病,所有的贵妇人都会拿她跟刘雅比较,一个是出身世家的千金小姐,一个是乡下来的保姆,方如总是受尽众人的冷眼。

为什么在所有人眼中自己连个死人都不如!凭什么?她怎么能不甘心!

“陆太太,没什么事我就先下去了。”说完,余念晚准备离开。

“等一下。”方如突然叫住余念晚。

“林小姐,你的嘴皮子功夫可真是了得,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一点,出身世家的小姐与生自来的气质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模仿的。”方如缓缓靠近余念晚说道。

余念晚心里一惊,难道方如知道了什么?

“陆太太的意思我不懂。”余念晚佯装镇定道。

“不懂?”方如冷笑一声,“我手里有一张照片,我相信林小姐看完就会明白了。”

方如递给余念晚一张照片,正是之前她回家的时候被偷拍的,不过只有一个背影,看来方如一直都在怀疑她的身份。

余念晚故作轻松道:“陆太太不会想告诉我,这张照片上的人是我吧?你觉得我会去这种地方?”

方如见余念晚泰然自若的模样,心里顿时没了底。

“陆太太,你为了打压衍宸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不过,麻烦你收起这些无聊的把戏,否则我会让你知道我们林家不是你招惹得起的。”余念晚威胁道。

说完,余念晚便离开了,留下方如一个人阴沉着脸在原地。

午餐过后,方如悄悄将杨玉花拉到一边。

“妈,以南快要跟薇薇订婚了,之前您可是答应过我,等以南结婚了,你就将您手上10%的股份转给以南。”方如提醒道。

杨玉花敲着她算计的嘴脸,立刻了然。她冷哼了一声:“我记得当初我是有一个附带条件的,那就是让衍宸重回陆氏。”

方如心里咬牙切齿,面上还要摆出笑容:“妈,刘氏的项目已经交给衍宸去做了,而且现在衍宸已经回家了,我们之间的约定可以兑现了吧。”

“方如,你心里打得什么如意算盘我心里清楚,如果你还惦记着我手里的这点股份,就让衍宸跟陆以南一起管理陆氏。”

方如恨得牙痒痒,她有些无奈,道:“妈,不是我不让衍宸进陆氏,我也是为了陆氏考虑,现在陆氏可是北城最大的上市集团,衍宸之前一直打理严家那种小公司,我是怕他一时适应不了。”

杨玉花冷哼一声,“衍宸适应不了,你那个游手好闲的儿子就可以?别以为我不知道这几年你儿子干得那些好事,我可不能让陆氏在你那个不争气的儿子手中败掉!”跟杨玉花的谈话不欢而散后,方如回到屋里,陆以南从房间里出来,就看到这一幕,连忙跟上来。

“妈,谁惹你生这么大的气?”陆以南不解道。

“还不是那个老不死的东西!”提起杨玉花,方如咬牙切齿。

陆以南不悦道:“那个老不死的还不肯交出手中的股份?”

“哼,她日日都想让陆衍宸回陆氏,我怎么能让她得逞,当年我费了那么大劲才让你爸将陆衍宸过继给严家,现在绝不能让他再回来!”方如恶狠狠地说道。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陆以南问道。

“没关系,等你跟李薇薇结婚后,就有了李家的支持,到时候陆氏的继承人还是非你莫属。”方如得意地说道。

“妈,那个李薇薇她根本就看不上我。”陆以南顿时不耐烦道。

方如恨铁不成钢地点着他的额头,开始给他支招:“你就不会哄哄她?现在她可是你手上唯一的筹码。”

“我知道了,你放心吧。”

方如将手上那张余念晚从秦艳丽家里出来的照片揉了个粉碎,咬牙切齿道:“还有这个小贱人,我就不信对付不了!”

陆以南离开方如的房间后,心底一阵烦躁,想起李薇薇对自己不屑的眼神,心里一顿咒骂。

他刚想出去转转,一抬头却看见余念晚站在客厅角落里,静静欣赏一幅油画。

陆以南心中突然有了新的想法:李薇薇算什么,林幽才是真正的豪门小姐,如果我勾搭上她,那可就有了林家的支持,到时候再也不用看李薇薇那个贱人的脸色了。

想至此,陆以南自信的走上前,“林小姐喜欢这幅画?这也是我最中意的一副,看来咱们品味相同。”

余念晚正眼都没有瞧他一眼。

“林小姐喜欢的话,我房间里还有一副珍品,我可以送给林小姐。”陆以南说着伸手揽上余念晚的肩膀。

余念晚躲开他的手,冷笑一声道:“怎么说你也是个大家世子,请不要随便动手动脚。”

陆以南第一次遇到这样直接的嘲讽,就算李薇薇厌恶他,也没有表现的很明显。

心高气傲的他哪能承受这些,他差点跳了起来:“林幽,你别不知好歹!别怪我没提醒你,我才是未来陆氏集团的继承人,现在你后悔还来得及……”

陆以南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余念晚不屑的笑声,“你就那么自信陆氏的继承权是你的了?”

“当然。”陆以南一脸高傲道。

余念晚撇撇嘴:“草包。”

陆以南恼羞成怒道:“林幽,你别不识抬举!我告诉你,跟我在一起,咱们就是强强联合,比你跟陆衍宸好一万倍!”

“就凭你?”余念晚冷笑着看着他,“下辈子都比不上陆衍宸。”

余念晚说完转头就走。

陆衍宸站在二楼台阶上看着这完整的一出戏,嘴角轻轻扬起。

陆以南一抬头竟然看见陆衍宸就站在自己上方,一时觉得面子有些过不去,“陆衍宸,你别得意,我能把李薇薇从里手里夺走,也可以抢走林幽!”

“你可以试试看。”陆衍宸嘴角勾起了嘲弄的弧度。

陆以南捏紧拳头,摔门回到房间里。

陆衍宸起身回到房间,从身后一把将余念晚搂入怀中。

余念晚顿时一僵,刚想挣扎。

就听陆衍宸低沉的嗓音忽然在耳畔响起:“余念晚。 ”

“怎么了?”

“你会离开我吗?”他的声音里竟然透着一丝疲惫,还有几分不确定。

余念晚瞬间惊愕道:“你怎么了?”

男人忽然将她转过身来,一吻直接落了下来。

上一篇: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开车老狼:闺房里的呻吟H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