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早安短句 > 早安短句

总攻cao翻各种顶级人,高H攻被做得榨干了

朱轶群2021年10月04日

罗希云没系的叨叨他,听着卧室里有动静了,她赶紧把盘子里还剩下的几个水饺给吃完了,抽了一张抽纸擦擦嘴和手,说道:“我去给她们收拾一下,你先刷一下碗筷。”

“嘿,这娘们最近的觉悟不低啊!”夏泽凯心里想着。

他也乐的给他媳妇表现的机会。

毕竟,他媳妇多做点,他就能少干点活。

早上,罗希云纵是有心想送丫头和桐桐去上幼儿园,也没那个闲工夫。

丫头和桐桐别看起床不算晚,可她们俩出门前还得在家里墨迹十几二十多分钟,再把她们送到幼儿园去的话,罗希云妥妥的迟到。

这活最后还是夏泽凯的,他和俩闺女慢悠悠的往幼儿园走去。

从幼儿园走的时候,他发现王德顺还是没出现,好家伙,再过一天就是整整两周了,他这是打算常住在他姐姐家了?

与此同时,由京城始发,济城为终点站的高铁上,张一鸣和梁汝波两个人正坐在这班车上,准备前往中间站齐城,找夏泽凯去。

他们俩是同寝的兄弟,张一鸣8月份正式结束了饭否网的创业之路,和王兴分道扬镳之后,他就把梁汝波给拉过来了,一块开启了九九房的创业之路。

高铁上,张一鸣心事重重的坐在靠窗的椅子上,他扭着半个身子看着窗外飞速倒退的景致,心里头有很多想法。

但是这些奇思妙想在最现实的金钱面前,也不得不服软。

“只希望这一次过去,能够得到一个好结果吧。”张一鸣喃喃自语。

梁汝波就在他对面坐着,他们俩年纪差不多,俩人又同是05年毕业的大学生,踏入社会刚刚4年,此时正是精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力最旺盛的时候,也是怀揣着梦想、敢想敢拼敢干的时候。

但是他对面的好兄弟脸上却没有丝毫激情四溢的模样,反而把沉重的心情给挂在脸上了。

“一鸣,你也不用想太多了,咱们这一次过去,实在不成功也没事,我再想想别的办法,总能先弄点钱来。”梁汝波劝他。

张一鸣扭过头来,用手扶了一下比脸上的眼镜架,脸上像变魔术一样挂上了笑容,他毫不在意的说道:“老梁,我都明白,你放心。”

“这次能和夏老板谈妥了是最好,如果实在谈不妥,我准备再和海纳亚洲的王总接触一下了。”张一鸣说道。

梁汝波一听这个名字,脸上就有点义愤填膺,他说:“可他们出价太黑了,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诚意。”

“我知道,可是形势比人强,咱们现在是弱势群体,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九九房也刚开始,还没有成绩。”说到这里,他加重了语气,突然说道:“说白了,你我都知道九九房未来可期,可它现在根本不值钱。”

“咱们要是再拿不到钱,那么将连发工资的钱都掏不出来了,这个月还能糊弄过去,那你说下个月还不发工资的话,还有几个愿意跟着咱干的,你还能熬得住吗?我该怎么办?”

梁汝波听到他这么说,沉默了一会儿,提了个建议:“实在不行找银行办贷款吧!”

张一鸣摇头:“没有抵押物,九九房现在不值钱,银行不认可,拿不到多少钱的。”

梁汝波叹了口气,他说:“可你也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凡事总有办法解决的。”

“另外,九九房现在需要你,你要是倒下了,它就真没了。”

张一鸣没再说话,他眼睛一直盯着窗外看,好像要看破了它的秘密一样。

四个多小时后,这辆从京城开过来的高铁在齐城火车站停留4分钟。

张一鸣和梁汝波二人也拿着行李下了车,他们随着往外走的人流从火车站出来了,刚出门口就享受到了一波历久弥新的尿骚味,那浓浓的尿素味道呛得他们俩直接咳嗽起来。

赶紧跑着离开了这个地方,二人看了一眼,就顺着站前广场的旋转楼梯去了上边。

在站前广场上看着对面的漏斗形道路设计,看着路两边的建筑,左手边有个看着二十多层高的玫瑰大酒店,倒是像模像样,旁边还挂这个‘天乐园’的牌子,其他的就不值一提了。

右手边更是只有一排两层小楼,从他们这个位置看过去,这些二层小楼上挂的牌匾都乱七八糟的,很不统一。

梁汝波微微皱眉:“一鸣,你确定咱没来错地方?那位夏老板真的是在这里?他真有钱?”

这是梁汝波的灵魂三问!

张一鸣张张嘴,也说不上什么话来,他最后说道:“老梁,我也是第一次过来,还真不晓得这个城市是个什么情况,不过咱们看到的这地方只是一隅之地,说不定齐城最繁华的地方根本就不在这里。”

“再说你见过有几个城市的火车站在城市最繁华的中心地带?”

这倒是真话,梁汝波也不再纠结这个了。

他问道:“那咱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张一鸣来了这么一句。

当场就把梁汝波给听懵了,他傻眼了,问道:“你还没告诉他咱们来啊?”

“我之前打电话说了要过来,但没说今天过来。”张一鸣也有点尴尬,他把这个事给忽略了。

下一刻,梁汝波瞪眼瞧着他的时候,张一鸣摸出手机来,找到夏泽凯的电话拨了出去,掩饰他的尴尬。

……

夏泽凯接到张一鸣的电话时,他正在静桐食品厂里和陆槁商量接下来新工厂要签约、动工的事。

签约合同的大体框架都敲定了,但是还有一些细节要补充,陆槁现在就弄这个活了。

“老陆,尽快敲定好,那块地已经慌了一个月了,我贷款也都还了一个月了,总不能下个月还是白还吧。”夏泽凯说道。

听到老板这么说,陆槁确实很尴尬,他赶紧点头,把这个活给应承下来了。

现在该谈的都谈完了,就是敲定合同细节的份,这个好做。

俩人正说着话,夏泽凯的手机铃声响了,他拿过来一看,是张一鸣的电话。

“我先接个电话。”夏泽凯给陆槁说了一声。

等他接通了张一鸣的电话以后,听着张一鸣询问他在哪里,他们打车要到哪里?

夏泽凯顿时一脸的茫然加懵逼。

好家伙,未来字节跳动的大老板,福布斯排行榜上40岁以下最具价值的商界精英,现在竟然混的这么惨吗?

出行都得靠打车了?

想是这么想,夏泽凯还是给他把工厂的地址说了,最后说道:“我就在这个十字路口上,你过来了看到个‘静桐食品厂’的牌子,那就是我的了。”

“好,夏老板,咱们一会儿见。”张一鸣客气的说道。

他们早上六点多从京城坐高铁过来的,下车的时候就快十一点了,再打车赶到了‘静桐食品厂’那边,又过去了二十多分钟。

下了出租车,付了钱,让司机师傅先开车走了,张一鸣和梁汝波二人看着眼前这个不算大的车间工厂,再看看竖立在路边上的那个写着‘静桐食品厂’五个大字的灯箱招牌,他们面面相觑。

“一鸣,你确定真的是这里,咱们不是走错了地方?”梁汝波再三问他。

张一鸣看着这个破破烂烂的地方,他也有点儿怀疑了,可‘静桐食品厂’没错呀,那夏老板到底有钱吗?

夏泽凯在办公室里,透过玻璃就看到了外边站着的张一鸣和梁汝波了,他对梁汝波比较陌生,可张一鸣那张脸的辨识度还是挺高的。

下一刻,他从办公室里迎了出去,别的不谈,好客济东人的名头不能丢。

“张总,你可算到了,快点屋子里请。”夏泽凯见到他们后,赶紧招呼起来。

还指着梁汝波问了张一鸣一句:“张总,那位是?”

“啊,夏老板,这是我大学同学,他叫梁汝波,现在和我一块做九九房开发,我们俩可是关系很铁的好兄弟。”张一鸣这般介绍了一遍。

梁汝波在外人面前看起来不怎么说话,他笑着朝夏泽凯打了个招呼就算完事了。

“梁总,你好你好,幸会!”夏泽凯挺热情的朝梁汝波伸出了手。

这一手让梁汝波有点懵,你认识我?

夏泽凯还真知道梁汝波,堂堂的抖音之父梁汝波,就算没见过真人,可听到这个名字,还能不知道?

除了他之外,过几年就会有个微信之父张小龙,这是夏泽凯记得非常清楚的两个名字,主要源于几年后的微信和十年后爆火的抖音这两款产品,号称在全球均有十几亿的用户群体,日活跃用户都是七八亿的庞然大物。

可惜那都是划时代的产品,他就是知道它们将来很火,也做不成品出来。

简单地说,硬件配套设施都不全,另外他也没有技术积累,光知道微信和抖音是个什么玩意也白搭没啥用。

“张总,梁总,咱们先去我办公室。”夏泽凯招呼他们。

这一下子把梁汝波给弄得不好意思了,他说:“夏老板,我只是在九九房负责建模的工程师。”

“哦,那就是梁工,没事没事,快点先进屋再说。”夏泽凯不在意这个。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江总过奖了,我也就是小打小闹,混口饭吃,凡事都一步步来吧。”夏泽凯是这样说的。

江洪刚说道:“夏老板太谦虚了,也太低调了,你那店铺的订单量可不是小打小闹,要不是这一次合作,我都不知道夏老板的静桐食品厂已经做到这个规模了。”

夏泽凯不怎么想讨论这个问题,他说:“江总,咱们再走走,到处看看,你也帮我提提下一步的发展建议。”

“好,那咱们到处看看。”江洪刚痛快的答应了。

还是那句话,将近2000万元的订单,为了拿到这个订单,江洪刚可以把夏泽凯当祖宗一样给伺候起来,陪着走走溜溜腿又算得了什么。

他还吼了一嗓子:“李工,常工,你们看的怎么样了,再一块去其他地方看看。”

地里正在测绘的李成杰和常斌二人听到喊声后,都应了一声,慢慢的把自己的测绘工具收了起来,暂时还要用的,就用手提溜着跟上了夏泽凯和江洪刚的步伐。

孙国强和陆槁二人也在后边跟着,他们帮李成杰和常斌拿了一下东西,就听着前边的夏泽凯和江洪刚二人边走边聊,可说的大部分都不是关于厂房建设的,而是在讨论静桐发展下一步的发展规划,以及企业管理。

江洪刚在食品发展这一块是个门外汉,但是他能做到艾克米智能工厂设计研究所总经理的位置上,说明他对管理是具有很高水平的。

凡事到了一定的层次上就会殊途同归,尤其是企业管理这个东西,到了这个层面,道理上都是相通的。

二人互相交流着,好像忽略了时间的流逝。

还是陆槁提醒了夏泽凯一声,马上就要三点了,夏泽凯一看时间,还真是这样。

旁边的江洪刚不明所以,他问道:“夏老板还有别的事情,要不然咱们改天再谈?”

下边的人刻意给夏泽凯提醒了一声,这说明了两个问题。

要么夏泽凯确实有别的安排,要么今天的讨论到此为止,留点余地,也或许是欲擒故纵。

但不管哪一种,江洪刚觉得他应该主动说一下,给对方留个好印象,免得让夏泽凯觉得他死缠烂打。

“不用了,江总稍等,主要是我俩闺女在幼儿园快放学了,平常都是我去接,今天我给我老婆打个电话,让她去接一下,咱们接着聊。”

说完以后,他不等江洪刚回应,就马上给他老婆罗希云打了个电话,把他这边的事给简单说了一下,罗希云就痛快的答应了,让他先忙公司的事情。

江洪刚听完夏泽凯说的话,他却是愣住了,等夏泽凯打完了电话以后,他问:“夏老板还有孩子在幼儿园上学?”

夏泽凯点头:“对呀,这没有什么很奇怪的吧,我今年二十八,结婚晚,我俩闺女今年刚三岁多点,正好上小班。”

听到夏泽凯这般介绍自己,江洪刚默然无语,他不知道该怎么形成自己心里的感受。

刚见到夏泽凯的时候,看着夏泽凯眼睛里有种一看就很明了的成熟和睿智,他以为夏泽凯至少三十往上了,只是他长得脸嫩,所以显得年轻。

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夏泽凯竟然不是脸嫩,而是真的很年轻,他才二十八!

几声‘卧槽’都足以形容江洪刚此时此刻的心情,这是个大能人啊。

在这个岁数上做实业还能做到他这一步的,不能说没有,可真不多。

至少他和夏泽凯比的话,根本没有可比性。

同样的年龄,他还在打工,就他现在四十多了,他一样在给别人打工!

不用考虑去接他闺女的事,夏泽凯就有时间和江洪刚好好谈一谈了。

首先说这个价格上就有点高,夏泽凯觉得这个报价虚高的成分太多了,怎么也得挤一挤。

瞧瞧陆槁当时给他说的区间报价800到1200元之间,这里边就有很大的水分。

……

另一边,罗希云临时给齐佳慧打电话说了一声,请了个假就抓紧开车往回走。

好在她走的这个点不是高峰期,路上的车很少,开着车一口气跑到了齐韵花园小区幼儿园这条街道上,把车停在了路边的停车位上,罗希云去幼儿园门口等着了。

丫头和桐桐看到她来接她们的时候,一直高兴的嗷嗷叫唤,这让罗希云心里有些酸楚。

她几次都生出了一个念头:“要不,干脆辞职在家里继续带孩子算了。”

可一想想她两个闺女好不容易都上了幼儿园,接下来是小学,相比较来说,她已经算是熬到头了,这个时候再返回去当‘全职太太’,有意义吗?

夏泽凯到了晚上快十点了才带着一身的酒味回来了。

他回来的时候,丫头和桐桐她们姐妹俩早睡觉了,罗希云正在沙发上坐着,手里拿着一本书,翻书的动作都很轻柔,好像生怕翻书的动静大了,就吵着了正在睡觉的小姐妹俩。

夏泽凯进来们,动作下意识的就放轻了,他指着关着的卧室门,吐气出声:“睡了?”

罗希云轻轻点头:“睡了,还不到九点就睡着了,你忙完了。”

“嗯,刚完事,艾克米的人都送回酒店了,媳妇,这一回能节约至少200万预算,我厉害不。”夏泽凯脸上洋溢着发自内心的高兴。

他说:“那帮鸟人刚开始还不同意,我和他们喝了两斤白酒,啧啧!”

瞧着他骄傲的模样,罗希云心里说不出的沉重,这才是现实,都是拼来的。

她指着沙发上叠在一起的衣服和浴巾,说道:“我把你洗澡的东西都给你拿出来了,快去洗洗吧,洗完了早点休息,我也去睡觉了。”

夏泽凯闻了闻身上的酒臭味,他抬手指着次卧的门,轻声说:“你快睡吧,我等会儿洗完了澡去那个屋睡了,晚上得累着你给她们俩把尿了。”

“嗯,你也好好休息吧。”罗希云放下了书本,她去睡觉了。

夏泽凯洗漱特别快,热水一冲,再抹一遍香皂,冲冲就完事了,十来分钟就搞定了。

他洗完澡出来,直接去了次卧,刚洗完

乱小说目录阅读目录84

睡不着,想着今天晚上和江洪刚吃饭的一幕幕。

心想着他们这会又得吐了吧。

夏泽凯不知道什么时候想着想着就睡着了,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了。

兴许是有究竟的作用作祟,夏泽凯晚上都没有做梦,进入了深度睡眠中。

他早上五点多就自然醒了。

穿好衣服,轻手轻脚的去了主卧那边,把闺女的尿盆给端出来清理干净了。

就这样,拿尿盆的时候还是把睡梦中的罗希云给惊醒了,夏泽凯‘嘘’了一声,说:“你再睡会儿,我去做点早饭。”

“嗯!”罗希云又躺下了。

夏泽凯做饭的手艺还是一般般,但不妨碍他下速冻水饺的功力一流。

罗希云早上醒了后,看到茶几上放着两盘煮好的速冻水饺,可没少吐槽他。

“大清早的,你就让我吃这个啊,还不如做个鸡蛋汤哪!”罗希云撇嘴说道。

夏泽凯说她:“有的吃就不错了,我可是拿出了我八成功力煮饺子了。”

罗希云都不系的说他了,洗漱完后,赶紧吃了早饭。

“泽凯,你昨天说能省200万的预算,真有这么多啊。”罗希云问起了这个事。

200万,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她不吃不喝,也要十几年才能挣出来。

她还记着她老公之前给她说过新工厂建设预算在2000万左右,这一下子就省出来百分之十了,哪里挤出来的?

她想起来一件事,问道:“泽凯,一下子少了这么多工程款,他们不会偷工减料吧?”

“媳妇,你放心,他们不敢!”夏泽凯信誓旦旦的说道。

别的不提,就凭借着他们谈妥的付款方式,艾克米智能工厂设计研究所就不会做自掘坟墓的事情。

他们最后谈妥的付款方式还是按照工程前预付20%,中段支付的30%,工程验收后再付30%。

还有个工程交付一年以后没有大问题,再支付最后的20%!

艾克米智能工厂设计研究所就算为了拿回这最后的20%,他们都不会胡乱瞎搞,除非一开始就只想骗预付款的20%,那也有相应的对策等着他们。

工程里要是动手动脚,夏泽凯的人也不是吃素的。

他当时为什么找了俩土建项目工程师,就是为了时时跟进新工厂的建设工程。

另外,江洪刚的这一次让步,还在于他和夏泽凯谈妥了一件事,如果夏泽凯这边以后还有新工厂建设需求的话,到时候可以优先考虑他们。

江洪刚相信这不是夏泽凯事业的终点,年纪轻轻的就干到了这一步,你要是他就此停滞不前了,傻子都不信。

相比较长远的合作,这200万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听到夏泽凯把事情的头尾都给说完了以后,罗希云这回才松了一口气,她说:“行吧,你心里头有数,我就放心了。”

“熊样,这么大的工程,这么大一笔钱,我肯定不能当儿戏啊。”夏泽凯白了她一眼。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上一篇:两男一女h揉捏娇喘乳:被两个男人同时嘬奶头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