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晚安短句 > 晚安短句

和学长做完身体还连在一起,和三个学长一起要了我

朱轶群2021年09月28日

在末世,遇上雾潮是九死一生,而遇上沙尘暴混着雾潮,基本上就是十死无生。

但赵真这群人很幸运,因为他们遇到了元青舟。

轰隆隆的声响不绝于耳,一群人蜷缩在三辆车围出的狭小空间里,四周一片漆黑,只有他们中间一盏探险灯散发的微弱光亮。

周围遍布蛛网,将三辆车牢牢的固定在一处,为他们撑起这片空间,而蛛网之外还有什么,他们就看不太清楚了。

他们手里拿着食物和水,虽然没有风沙吹进来,可是一想到外面是汹涌的雾潮和沙尘暴,一群人就没了胃口。

但是赵真一点也不担心,吃饱喝足之后,就躺在有些滚烫的沙土地面上,抓紧时间休息。

闭眼之前,她看了看那个被蛛网严密包裹的角落,心中稍安。

那个角落里,元青舟盘腿坐在沙土上,马璐跪坐在旁边帮她提着探险灯,尾巴靠着蛛网假寐,之前元青舟把从食邪那里分到的异能量给了尾巴一部分,这会她需要好好消化消化。

小喇叭变回了羽毛挂在元青舟脖子上,阿大对这里的事情没兴趣在睡觉,只有食邪……

用它巨大的身体在三辆车外围盘成一坨便便的形状,阻隔风沙和浓雾。

而且它是魇灵,有五阶蓝魇级别的场域在,只要不是特别厉害,攻击性特别强的怪异,基本上不会靠近这边。

食邪心里苦,食邪苦不堪言,只能紧紧的闭上嘴巴,免得吃一嘴沙子。

外面暂时没什么动静,元青舟总算是有点时间可以检查下从医生那里拿到的背包。

背包里的东西不多,甚至都没有任何食物和水,只有一把手枪,一台微型电脑和五个巴掌大的硬盘,硬盘上都有标签,可以看出是医生这么长时间的研究资料。

元青舟对这些东西没兴趣,从手表里拿出一些食物和水之后,将微型电脑和硬盘塞进去,等回到主世界,可以交给师父。

除此之外,还有放在特制箱子里的十支GB148药剂,比起她在牢房处置室拿到的更精纯。

最后就是一个笔记本和一个圆柱形的铁盒。

元青舟先打开铁盒,里面是一个小型的母神之树雕像,打开的一瞬间,马璐就痛苦的按住了脑袋,元青舟也听到了风中凌乱的呓语声,在蛊惑她的灵魂。

轰!

三阳真火直接烧上雕像,随着雕像化成灰烬,耳边的呓语声也变成了凄厉的惨叫声,逐渐消弭。

马璐按着脑袋皱眉道:“这一定是安格尔赐予医生的,用来联系祂的东西。”

元青舟没有吭声,在烧掉雕像的瞬间,她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力量被吸入体内,直冲头顶没入图腾之中。

感觉……图腾的力量好像加强了一些,隐隐约约的,她好像还听到点声音,可是感觉太过遥远无法定位也无法听清楚。

元青舟晃晃脑袋,又拿出笔记本翻看了下,里面依旧是一些实验相关的记录和医生在研究方面的灵感和鬼画符一样的公式。

翻到最后一页,一张金属卡片映入眼帘,上面赫然就是瓦瑞恩实验室那个水晶兰的‘V’字图标。

“这好像是一张身份识别卡。”马璐在旁边道。

元青舟点着太阳穴,有点模糊的印象,似乎她小时候在那个瓦瑞恩实验室里,就曾见过那些研究院带着这样的卡片。

把卡片单独放进玄武书,其他东西全都塞进手表里,元青舟这才从玄武书中拿出这趟最重要的收获,那一节化石触须。

马璐将灯光靠近,就连尾巴都仿佛感觉到什么,睁开眼睛看过来。

触须大小同她尾指相当,颜色纯白,带有十分神秘纹路,但只有这一小节,无法窥出全貌。

触须尾端有被利刃刮过的痕迹,应该是医生从尾端刮取粉末,用来研究神之血。

元青舟拿着化石触须仔细端详,她在第一次发现这东西存在于现实世界的时候,直觉就在爆发,之后看到实物,更是产生了极度渴望的情绪。

现在东西到手,她却根本不知道有什么用。

思考了片刻,元青舟想起那股渴望的情绪是由图腾传导给自己的,便试着催动图腾的力量跟手中的化石触须接触。

就在双方接触的刹那,元青舟浑身一震,左手不受控制的伸出。

咔!

剧痛袭来,她的左手尾指就像被人猛的从手上折下来一样,鲜血喷溅,尾指连皮带肉的掉在地上。

马璐吓得差点惊呼出声,在旁边不知所措。

紧接着,那根化石触须被神秘的力量牵引着飞到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元青舟左手伤口处,一根根白色细丝从伤口伸出,卷住那根化石触须。

元青舟面色惨白,紧咬牙根不发出一点声音,右手握着左手腕,看着那些细丝将化石触须‘缝合’到她左手上,替代她原本的左手指骨。

当缝合完成的时候,一股庞大的力量骤然从那节化石触须上爆发,元青舟闷哼一声蜷缩在地上。

如火遇油,那股力量就是最助燃的火油,浇在她体内的灵火元力之上,激起熊熊烈焰,热浪上涌,图腾在头顶虚无空间中震颤,让她浑身力量无法控制的暴动。

元青舟用力的压制忍耐,浑身滚烫溢出火光,豆大的汗珠从她脸颊滚落,她整个人就像被架在烈火上烤一样煎熬。

这可比上次被斯洛夫往她身体里注入力量时更加强烈和霸道,但是比起那次,这股力量给元青舟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是原本就是属于她的力量一样。

只是她现在的身体太脆弱,无法承受这么庞大的力量。

“小舟你还好吗?”马璐关切的看着元青舟,伸着手却又不敢碰触她,只能看向一旁的尾巴,想要寻求帮助。

但是尾巴却在仔细聆听外面的动静,神色凝重,感觉到元青舟身上产生的变故似乎吸引了雾潮中的东西。

咚!咚!咚!

地上的沙土震动着,沉重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有东西过来了!

元青舟也感觉到了外面的动静,还有她体内这股她完全吞不下的力量如果不能宣泄出去,说不定会像GB148药剂一样,将她整个人撑到爆炸。

“尾巴跟我出去,你们留在原地!”

话音一落,尾巴被元青舟收回身体里,她握住背后刀柄的瞬间,整个人瞬移消失在马璐眼前,只留下一件外套在原地。

喜欢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请大家收藏:

话音一落,青鸾瞳孔紧缩,从心底去抗拒陈粥所言,在她心里,天界是圣地,是绝对不会有任何污点存在的地方。

“这不可能的,Red这个词怎么都联系不到上一任教皇身上。”

陈粥咬了下嘴唇欲言又止,青鸾的心不断下沉。

“你知道上一任教皇年少时,有一位刚刚跟他表白心迹,就在任务中牺牲的初恋情人吗?”

青鸾摇头。

陈粥叹气,“这种事情要不是艾伦那家伙备受老奶奶喜爱会套话,靠我翻遍全德瓦洛卡所有资料都找不出来那人的名字。”

青鸾紧盯着陈粥,拳头一点点握紧。

“ReginaEugeneDean,蕾佳娜·尤金·迪安,R-E-D……”

“Red!”

青鸾吐出这个单词,仿佛泄尽了一身的气力,这是巧合吗?

她跌坐在沙发里,不小心碰掉了扶手上那一沓信纸。

发黄的纸张飘落满地,一张写满中文信纸映入眼帘,青鸾扫过上面的内容时,瞳孔骤缩。

信纸从地上飞起被青鸾一把抓住,她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之后,猛的站起来抓住陈粥的手腕。

“我要去镜像世界,帮我!”

陈粥看到青鸾眼底的急切,眉头皱起,自从扶桑事件之后,青鸾脸上已

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经很少能看到什么表情了,她比从前还冷漠,让人感觉她就像一个机器。

作为和青鸾同期从苍武被带回来的孤儿,陈粥对青鸾总有种类似亲人一样的感觉,看到她越来越冷漠的样子着实很心疼。

而能让这样的她都着急的事情,一定是非常要紧的事情。

“你……你让我先想想。”

听到陈粥没有拒绝,青鸾点了点头松开她的手臂,耐心的等待,看着陈粥在房间里踱来踱去。

大约过了五分钟,陈粥眼眸微抬,看向青鸾道:“我知道一个地方存在空间薄弱点,我跟老师在那里采集过研究物料,而且地处东欧一个小国,以你的能力闯进去应该没问题。”

“谢谢你陈粥。”青鸾诚恳道。

陈粥摆摆手,“没事,我也就能帮你这些了。”

“不,我还需要你帮我查一些事情,这很重要。”

陈粥点头,“嗯,你说吧,我虽然记不清小时候的事情,但直觉自己可能也是被大家从这个瓦瑞恩实验室救出来的,查清他们的底细对我同样重要。”

青鸾也没有废话,仔细感觉了下房子周围有没有窥探的精神力,之后才快速提出自己的疑问。

“我想知道当年教皇老师继任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不是前任教皇的弟子继位,而且前任教皇的弟子在哪,是死了还是失踪还是出了别的事情?如果这些信真的是寄给前任教皇的,那能接触到这些信,并且复印保存的就只有他最亲近的弟子了。”

“还有,前任教皇为什么要在镜像世界的全球各地组建瓦瑞恩实验室,寻找和研究化石遗骸,如果只是为了得到变异体,这不符合常理,毕竟天界的圣水就可以安全的激发人体潜能,这其中肯定有别的隐情。”

“再有,就是这些化石遗骸究竟是什么?发现它的地方有什么特殊之处?为什么化石遗骸会在那里,我需要关于发掘地的详细资料,如果有那两座神庙的详细影音资料最好。”

青鸾吸了口气,“最后,镜像世界的末日究竟为什么爆发?是否跟这些化石遗骸有关系,又是否……跟前任教皇有关系,这些全部都得弄清楚。”

陈粥倒抽一口凉气,“你这是要我把天界乃至整个世界翻个底朝天啊,不过我也很好奇这些问题的答案,放心吧,我会竭尽所能。”

当夜,青鸾孤身一人,带着那份资料,在陈粥和艾伦的帮助下,悄悄的离开了德瓦洛卡,只给教皇留下了一封信。

[对不起老师,这次我必须去见她一面,我向您承诺这是最后一次,等我回来,我就再也不离开德瓦洛卡了]

德瓦洛卡黑塔之下,教皇站在卧室的窗前,透过水晶球看到铺开在她办公室门口的信时,抬头遥望着东方,幽幽的叹了口气。

“雄鹰终究属于天空。”

夜风习习,教皇用手撩起肩头的卷曲的长发,里面的白丝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增多,教皇笑容苦涩。

“可我已经等不及你归巢了……”

苍武联邦,帝武城郊外。

元青舟一行人从武灵山上下来之后,原本的公路就被裂缝中生长的巨大变异植物堵塞,车辆无法靠近,只能勉强在野路上前进。

就连马璐和食邪都被元青舟派出去,在车队前方开路。

车队一直向着西南方向,从大片长满尖刺的藤蔓丛中穿出去之后,视野突然开阔,入目之处皆荒野,一片黄土望不到边际,连畸变种和怪异的踪迹都没有,真正的不毛之地。

车队疾驰在荒原上,在后方扬起滚滚黄沙。

颠簸的越野车中,元青舟按下车窗,看到起伏的大地上到处都是巨大的深坑,好像月球表面一样。

他们这几辆车跟那些深坑比起来,就像瓜子之于西瓜。

“这是第一次灾变时,投放核弹之后留下的痕迹,定保城当时就毁灭在核弹的轰炸中。”

赵真低声解释,一路过来,她越发感觉元青舟不像是生活在这末世的人,对外面的一切都有种好奇感。

她虽然带着面具,但是外露的皮肤白皙细腻,饱满健康,就像末日前养尊处优的人,这些都让赵真对待元青舟越发小心翼翼,觉得她一定是来自某个稳固大基地的高层人物。

“沿着这片荒原,穿过定保城废墟,往西山方向就有一个幸存者营地,如果不遇到雾潮,油料充足的话,我们黄昏前就能赶到。”

赵真刚说完这句话,开车的尾巴就猛的踩下刹车,将车停在了一个深坑边缘。

“怎么回事?”元青舟探身到前方问道。

尾巴没有说话,打开雨刮器,刮走前窗上的沙土让元青舟和赵真看清楚前面。

只见前方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滚滚黄沙如同卷上天穹的大浪,带着磅礴的气势朝着他们碾压而来。

地面微微震动,狂风怒号着,车窗玻璃被碎石不断击打,那轰隆隆的声音叫人头皮发麻。

赵真瞳孔紧缩,浑身颤抖,“是沙尘暴!”

“不止。”元青舟低声道,她目力比较好,能看到那遮天蔽日的沙尘暴中还混着浓郁的白雾,隐隐带着怪异的嘶吼声。

马璐闪身回到副驾驶,紧张的对元青舟道:“是雾潮和沙尘暴同时袭来,估计再有三分钟就能杀到我们面前,怎么办?”

喜欢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请大家收藏:

上一篇: 学霸c小混混到哭年下_学霸攻和校霸受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