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晚安短句 > 晚安短句

女人自述25厘米有多爽, 口述在ktv被多人玩

朱轶群2021年09月28日

“烟儿。”

泠修崖还想要出言安慰,我却对他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继续说下去的话。

泠修崖肯定也是知道我身体的原因的,只是我知道他在顾虑什么,最初我不能确定,但是如今。

从他表露的一些痕迹,让我知道了这个事实。

泠修崖沉默。

我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这会让我们的气氛越来越凝重,我跟他说了一些欢快的事。

但是,他的笑容依旧有了散不开的阴霾。

我跟他聊了很多,从我们最初的相见到一路上所遇到的事情,渐渐地我有了疲惫,和泠修崖说话的过程中感觉困意如潮水一样。

我不知道何时自己睡过去的。

只是等到再次睁开眼,冥殿里空空如也,早就没有了泠修崖的影子,我的身体,如璀璨过后的花,渐渐地有了枯萎。

“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泠修崖展颜一笑,我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泠修崖将我扶起,我的脚竟然已经有了不适,走路发现都已经有了不稳,我没有想到,自己身体虚弱的程度会下降这么快。

“没事,我扶你。”

大概看出了我内心的自嘲和苦笑,泠修崖走过来温柔道。

我与泠修崖慢慢地走出不第七山海,走下了冥府大殿,一直到山海之底的冥海,泠修崖停顿在了海岸边,眺望着冥海。

“去哪?”

我望着他,有些好奇起来。

泠修崖微微一笑,转头冲着我神秘的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侧目看向冥海时,不久,他道,“来了。”

我转头,看向冥海远处天边,有一叶孤舟漂浮,随着海面猩红的海水起伏着,看似有无尽的距离,但是眨眼间,那乌篷船已经到了近前。

依旧是上次所看到的乌篷船,船上依旧是一个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老人,唯独今天船上没有白倾风,没有那个女子。

“老朽,见过七殿。”

老人抬头,露出了斗笠下那张沧桑的脸,他头发银白,但是精神抖擞,说话没有老人的沙哑,反而是充满了底气。

对于这个看似冥界最底层的冥海摆渡人。

泠修崖却是极为客气,微笑的点头示意后,将我慢慢地扶上了乌篷船内,泠修崖则出船内,背负着手站在了船头上。

“弱水彼岸。”

泠修崖对老人说道,目光看向冥海远处。

“彼岸……”老人对于彼岸,仿佛是觉得有些陌生,说道,“那里,是她的地盘。”

“我知道。”泠修崖点头,他的脑海里已经有了决断。

“也罢,我也已经有些岁月没有去过彼岸了,不知道如今盛开在那里的彼岸花,是白色还是红色。”老人发出了苍老的笑声,似想到了冥界第一花的传闻,内心突然升起了诸多感慨。

泠修崖没有说话。

见如此,老人不在言语,摇动船桨,渐渐地使向了山海界外,汪洋冥海,永久不息。

船上是如履平地,波澜不惊,看透世间百态的老者。

船下是千千万万,坚贞悔恨,承受千年噬魂之痛的亡魂。

一条路,叫黄泉

布满哀伤

一条河,名忘川

流溢凄凉

一座奈何,承载忘川

一碗孟婆汤,可以忘却今生,换取来世

一块石头,立于忘川之畔,名曰三生

一口井,指明来世

一个熟悉身影,欣然跃下

一张容颜,下辈子

为君倾城。

冥海之水呈血色,里面尽是不得投胎的孤魂野鬼,虫蛇满布,腥风扑面,波涛翻滚。

乌篷船在这泱泱大海如沙海中的一粒沙层,毫不起眼,随着猩红扑面的海水摇晃着,随波逐流,船桨晃动,乌篷船在海面缓缓地向着弱水彼岸使去。

泠修崖始终不曾言语,他低头看着猩红的海水,里面骸骨血肉随着血色的海水一起一伏,无数的亡魂在承受蛇虫鼠蚁的噬魂之痛。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

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从奈何桥上跳下的故事,不想忘记的恋人,放不下的至亲,舍不掉的往事……

这冥海无尽亡魂中,无数人在悔恨,无数人在挣扎,无数人在默默的承受……

“在不久前老朽曾问过阴君之首的白主一个问题,这冥海里的亡魂,究竟是为了什么要从奈何桥上跳下。”

“千年的痛苦,换一次转瞬回眸。”

“当时他说,这些都是阳世有故事之人,生前因为刻骨铭心,死后才太过留恋不舍。他们……执念太深。”老人不急不慢的摇晃船桨,看到泠修崖始终一言不发的站在船头看向冥海,他幽幽的开口道,“当时的老朽并没有回答,但是这并不是老朽所想的答案。”

“莫非海老如今是想要问我同样的问题?”泠修崖转过身来,对老人微笑道。

老人抬头,斗笠下那张精瘦沧桑的脸颊露出,带着一抹微笑,但却没有说话,像是等待着泠修崖的答案。

泠修崖收回目光,看向冥海。看向那荡漾起来的一圈圈波纹,看着那在里面挣扎的亡魂,飘荡的尸骸,无声的

污动漫

哀叹。

泠修崖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儿,却突然转头对老人说了一句很简单的话,“他们,都是为了一个希望。”

“希望?”这个答案,仿佛是超出了老人的预料之中,他低喃,声音疑惑不解。

“白倾风的答案也并非不对,能够选择从奈何桥一跃而下的亡魂,都是执念深重之人。”

“而他们的故事却各有不同,没有悟透冥海,无法彻底的看清他们的故事,但是他们从奈何桥跳下时,他们肯定想过到底是什么让他们选择不去轮回。”

“他们想过千年后的重逢。”

“或许在跳下后,受不了弱水三千的噬魂之苦,一些心智不坚的亡魂无法承受,这导致如今的冥海里。参杂了悔恨,不甘,哀嚎,挣扎,还有心如磐石的悼念。”

“但无论如何,他们选择从奈何桥上跳下时,都曾看到过希望,只有希望……才会让他们如此抉择。”泠修崖对老人微笑道,说出了对冥海的见解。

看似简单的几句话,但是蕴含的深意却让老人神色凝重,只是这凝重很快就淡化了下去,他一瞬间仿佛是清醒了。

“看来老朽,又多知道了另外一种答案。”老人展颜,声音对泠修崖透露出了赞赏和笑容。

喜欢阴美人请大家收藏:

这段时间以来,我经常看到泠修崖独自一人走出山海。

他从不说自己去做什么,但是每一次进冥府,我都感觉到他很疲惫,就连笑容也无比苍白。

他会陪着我说话,等我熟睡的时候,他便一个人进入殿内去默默的为我炼药,其中我故意睡着,等泠修崖进入正殿时,我在门口看到了炼药的过程。

每一次炼完药,他都会陷入一阵虚弱,甚至有两次险些站不稳,头昏目眩的靠在殿内的石台,看着他踉踉跄跄的端着一碗火红的药汁走出。

每当我看着他端着药汁走出,内心便无比的愧疚,就连他佯装风轻云淡的模样,也让人痛心疾首。

我知道他为什么会变得这么虚弱,这其中肯定有冥枯九衰香的诅咒,毕竟当初他吞噬了太多太多,而且和帝铘鄍的交手,他的身体早就千疮百孔,根本经不起太多的消耗。

泠修崖温柔的轻笑道,“再过几天,等你的伤彻底好了。我会整天陪着你,哪都不去。到时候我们就离开这里,带你走千山万水,看遍世锦繁华,然后找一个没有人迹的地方,安安静静的渡过余生。”

看着他温柔如水的笑,我却感觉内心仿佛针扎一般的刺痛,我苦涩的对他摇了摇头。“你不要骗我了,其实……我所剩的时间不多了,对吗?”

我苦涩淡淡的道,因为泠修崖处心积虑的好,让我内心更为心痛。

在听到我的话时,泠修崖浑身都蓦然轻微颤了一下,他目光有些惊讶,但不过瞬间,随后他换成了比哭还苍白的微笑。

“不许胡说。”他故作不高兴的样子,然后凑上前对我道,“你体内只有一丝的冥枯九衰,只要清除后。会慢慢恢复过来的。”

我索然无味的摇头,打断了他继续安慰我的话。

“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的。根本就不是因为冥枯九衰不是吗?冥枯九衰只是一个种子,它已经生长出了萌芽,尽管净化,也已经晚了。”

“我不聪明,但我同样不傻子。”我望着泠修崖,苦笑道,“帝铘鄍不就是因为这样,才谋划了这场上千年的宿命吗?”

“帝铘鄍曾说,九宫主是厄难毒体。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九宫主与身俱来就存在了一种诡异的诅咒,而且她的体质应该很特殊。”

“或许她如当初孟姬说的一样,是魔兰带她降临在了这个世界上。但也或许……是因为她的出现,才让魔兰盛开。”

“你知道为什么冥枯九衰香,会跟她产生联系吗?”当初在魔宫时候,随着帝铘鄍布置的阵法和冥枯九衰香的点燃,那时候我的生机和灵魂被抽走,取而代之的却以一种诡异的术法传递到了魔宫地底的九宫主身上,并且那时候……

枯萎的魔兰花有了再次苏醒的预兆。

若是当初我彻底的死亡,那么那漫山遍野沙海上枯萎的魔兰一旦盛开,九宫主或许会彻底的苏醒过来。

这一点,当初的我不清楚。

可是如今再次回想,我倒是突然知道了答案。

“厄难毒体,其实就是冥枯九衰。正因为这样,才会在冥枯九衰香点燃时,我的生机会消散,从而冥冥之中让我和九宫主产生联系,以一种嫁接传递的方式,将我的生机和魂魄传递给她。”

“冥枯九衰只不过是一颗种子,孟姬说过九宫主会因为厄难毒体,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陷入沉睡,魂魄散尽,无迹可寻。”

“这种诡异的沉睡,帝铘鄍称之为轮回咒。一千多年前的九宫主,就是因为轮回咒,一直沉睡到如今,现在……该我了。”

鸢儿。

等着我…

一千年……

一千年以后……

我一定会去找到你,

那时,我会帮你解开轮回咒。

我会让你再次苏醒过来。

再也不会让你孤单,

这世间没人能够分开我们,

我会永远保护你,

绝不会再让任何人抢走你。

这段话当初在夜游婆那里突兀的出

污动漫

现在我的脑海,当初我并不清楚这话的含义,但是事到如今,我懂了。

九宫主和魔兰肯定是有关系的,但是他的身体和肯定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会随着时间,到一定的时候魂魄散尽进入轮回。

当初的帝铘鄍倾尽全力也无法彻底的看清轮回,而且转世需要上千年,帝铘鄍花费了巨大的代价,让九宫主的七魄轮回。

并不是正规的冥府轮回,而是以他通天之力。

如今的轮回咒再次在我的身上爆发,或许原本没有这么早,但因为冥枯九衰的关系,导致轮回咒提前爆发了。

当初的帝铘鄍以他半帝的修为都无法让九宫主恢复,更无力让轮回咒降临。

泠修崖根本不可能阻止。

九宫主身上还隐藏了一些隐秘,但是我并没有看到过她,因此具体她到底是人是鬼,她有各种诡异莫测的能力,我不得而知。

孟姬说她戴着一张银蛇面具,没有人看到过她真实的模样,但是她拥有一双魔瞳,一种看一眼就能够让人消失。

而帝铘鄍爱上她,是因为她戴着面具,看了他。

或许是因为厄难毒体,在拥有一种可怕的诡异力量时,同样也需要承受一种诡异的诅咒。

“那不过是孟姬的片面之词,当时的孟姬说过的话很多都经不起推敲,而且她根本就不知道真相。”

“没有轮回咒,只不过是冥枯九衰制幻,让你的情绪低落。等过几天冥枯九衰彻底净化,到时候你就可以恢复了。”泠修崖微笑对我解释道。

看着他的微笑,我的内心更加难过了。

“我自己的身体,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没用的!”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故意隐瞒,我之前也想要顺着他故意不点破,可是当这段时间发现他早出晚归,花费很大的代价弄草药,同样又需要很多精力提炼。

我不想让他做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了。

“你陪我聊会天,安安静静的,没有别人打扰。好吗?”我轻声对他道,我的身体在以一种很缓慢的速度逐渐虚弱。

尽管非常缓慢,但是却如涓涓细流,无时无刻都在流失。

喜欢阴美人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