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晚安短句 > 晚安短句

舞蹈教室裸体训练h文 无删减全文,纯肉高H强游泳池

朱轶群2021年09月28日

话音一落,青鸾瞳孔紧缩,从心底去抗拒陈粥所言,在她心里,天界是圣地,是绝对不会有任何污点存在的地方。

“这不可能的,Red这个词怎么都联系不到上一任教皇身上。”

陈粥咬了下嘴唇欲言又止,青鸾的心不断下沉。

“你知道上一任教皇年少时,有一位刚刚跟他表白心迹,就在任务中牺牲的初恋情人吗?”

青鸾摇头。

陈粥叹气,“这种事情要不是艾伦那家伙备受老奶奶喜爱会套话,靠我翻遍全德瓦洛卡所有资料都找不出来那人的名字。”

青鸾紧盯着陈粥,拳头一点点握紧。

“ReginaEugeneDean,蕾佳娜·尤金·迪安,R-E-D……”

“Red!”

青鸾吐出这个单词,仿佛泄尽了一身的气力,这是巧合吗?

她跌坐在沙发里,不小心碰掉了扶手上那一沓信纸。

发黄的纸张飘落满地,一张写满中文信纸映入眼帘,青鸾扫过上面的内容时,瞳孔骤缩。

信纸从地上飞起被青鸾一把抓住,她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之后,猛的站起来抓住陈粥的手腕。

“我要去镜像世界,帮我!”

陈粥看到青鸾眼底的急切,眉头皱起,自从扶桑事件之后,青鸾脸上已经很少能看到什么表情了,她比从前还冷漠,让人感觉她就像一个机器。

作为和青鸾同期从苍武被带回来的孤儿,陈粥对青鸾总有种类似亲人一样的感觉,看到她越来越冷漠的样子着实很心疼。

而能让这样的她都着急的事情,一定是非常要紧的事情。

“你……你让我先想想。”

听到陈粥没有拒绝,青鸾点了点头松开她的手臂,耐心的等待,看着陈粥在房间里踱来踱去。

大约过了五分钟,陈粥眼眸微抬,看向青鸾道:“我知道一个地方存在空间薄弱点,我跟老师在那里采集过研究物料,而且地处东欧一个小国,以你的能力闯进去应该没问题。”

“谢谢你陈粥。”青鸾诚恳道。

陈粥摆摆手,“没事,我也就能帮你这些了。”

“不,我还需要你帮我查一些事情,这很重要。”

陈粥点头,“嗯,你说吧,我虽然记不清小时候的事情,但直觉自己可能也是被大家从这个瓦瑞恩实验室救出来的,查清他们的底细对我同样重要。”

青鸾也没有废话,仔细感觉了下房子周围有没有窥探的精神力,之后才快速提出自己的疑问。

“我想知道当年教皇老师继任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不是前任教皇的弟子继位,而且前任教皇的弟子在哪,是死了还是失踪还是出了别的事情?如果这些信真的是寄给前任教皇的,那能接触到这些信,并且复印保存的就只有他最亲近的弟子了。”

“还有,前任教皇为什么要在镜像世界的全球各地组建瓦瑞恩实验室,寻找和研究化石遗骸,如果只是为了得到变异体,这不符合常理,毕竟天界的圣水就可以安全的激发人体潜能,这其中肯定有别的隐情。”

“再有,就是这些化石遗骸究竟是什么?发现它的地方有什么特殊之处?为什么化石遗骸会在那里,我需要关于发掘地的详细资料,如果有那两座神庙的详细影音资料最好。”

青鸾吸了口气,“最后,镜像世界的末日究竟为什么爆发?是否跟这些化石遗骸有关系,又是否……跟前任教皇有关系,这些全部都得弄清楚。”

陈粥倒抽一口凉气,“你这是要我把天界乃至整个世界翻个底朝天啊,不过我也很好奇这些问题的答案,放心吧,我会竭尽所能。”

当夜,青鸾孤身一人,带着那份资料,在陈粥和艾伦的帮助下,悄悄的离开了德瓦洛卡,只给教皇留下了一封信。

[对不起老师,这次我必须去见她一面,我向您承诺这是最后一次,等我回来,我就再也不离开德瓦洛卡了]

德瓦洛卡黑塔之下,教皇站在卧室的窗前,透过水晶球看到铺开在她办公室门口的信时,抬头遥望着东方,幽幽的叹了口气。

“雄鹰终究属于天空。”

夜风习习,教皇用手撩起肩头的卷曲的长发,里面的白丝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增多,教皇笑容苦涩。

“可我已经等不及你归巢了……”

苍武联邦,帝武城郊外。

元青舟一行人从武灵山上下来之后,原本的公路就被裂缝中生长的巨大变异植物堵塞,车辆无法靠近,只能勉强在野路上前进。

就连马璐和食邪都被元青舟派出去,在车队前方开路。

车队一直向着西南方向,从大片长满尖刺的藤蔓丛中穿出去之后,视野突然开阔,入目之处皆荒野,一片黄土望不到边际,连畸变种和怪异的踪迹都没有,真正的不毛之地。

车队疾驰在荒原上,在后方扬起滚滚黄沙。

颠簸的越野车中,元青舟按下车窗,看到起伏的大地上到处都是巨大的深坑,好像月球表面一样。

他们这几辆车跟那些深坑比起来,就像瓜子之于西瓜。

“这是第一次灾变时,投放核弹之后留下的痕迹,定保城当时就毁灭在核弹的轰炸中。”

赵真低声解释,一路过来,她越发感觉元青舟不像是生活在这末世的人,对外面的一切都有种好奇感。

她虽然带着面具,但是外露的皮肤白皙细腻,饱满健康,就像末日前养尊处优的人,这些都让赵真对待元青舟越发小心翼翼,觉得她一定是来自某个稳固大基地的高层人物。

“沿着这片荒原,穿过定保城废墟,往西山方向就有一个幸存者营地,如果不遇到雾潮,油料充足的话,我们黄昏前就能赶到。”

赵真刚说完这句话,开车的尾巴就猛的踩下刹车,将车停在了一个深坑边缘。

“怎么回事?”元青舟探身到前方问道。

尾巴没有说话,打开雨刮器,刮走前窗上的沙土让元青舟和赵真看清楚前面。

只见前方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滚滚黄沙如同卷上天穹的大浪,带着磅礴的气势朝着他们碾压而来。

地面微微震动,狂风怒号着,车窗玻璃被碎石不断击打,那轰隆隆的声

贺朝谢俞c到哭

音叫人头皮发麻。

赵真瞳孔紧缩,浑身颤抖,“是沙尘暴!”

“不止。”元青舟低声道,她目力比较好,能看到那遮天蔽日的沙尘暴中还混着浓郁的白雾,隐隐带着怪异的嘶吼声。

马璐闪身回到副驾驶,紧张的对元青舟道:“是雾潮和沙尘暴同时袭来,估计再有三分钟就能杀到我们面前,怎么办?”

喜欢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请大家收藏:

青鸾请陈粥到客厅坐,又给她拿了瓶水,这才坐在单人沙发里,拿出了牛皮纸袋里的东西。

里面全都是书信,由各种文字书写而成,英文,法文,德文,拉丁文,希腊文甚至苍武的繁体古字。

青鸾先大体翻了下,可以看出每一份书信都是复印件并非原件,而且这些书信的背面全都有防窥探符文,各国所画的样子不一样,但作用大体相同。

查看完这些之后,青鸾才开始从第一份认真查看。

“真羡慕你,有天才一般的大脑,精通各国文字,这些东西我刚拿到手的时候简直要疯,大部分都看不明白。”陈粥握着水瓶道。

青鸾没有吭声,快速的翻看着,越看神色越凝重。

每封信的开头都是[ToMrMrsRed],给红先生/女士。

信的内容则是类似任务进度汇报,虽然每封都不一样,但大体上都是挖掘,寻找和生物研究这几个方向。

挖掘和寻找方面的青鸾暂时不太明白,可生物研究方面的信件所提到的内容简直令人发指,看得青鸾头皮发麻,有股怒火在心中灼烧。

这些人在用无辜的人做人体实验,他们还往无辜的孩子身上注射药剂,妄图将这些孩子变成特殊的异能者?

就算他们将研究物料称之为‘神之血’,但在青鸾看来,这些人都是刽子手,跟那些残忍嗜血的怪物没有任何区别。

在一些信件中,青鸾看到了似曾相识的东西,信中所描述的实验过程和开发孩子们异能的方式跟她在瓦瑞恩实验室的遭遇简直一模一样。

他们将这些成功被开发异能,并且未发生畸变的实验品称之为--Variant,变异体。

音译过来就是……瓦瑞恩特。

看到这个词时,青鸾瞳孔收缩,这些信是全球各地的瓦瑞恩实验室给这位红先生或者女士的汇报信。

之所以采用信件的模式,恐怕也是为了防止像斯洛夫那种可以影响科技手段的邪神。

有时候,人类古老的方式,不失为一种安全的方式。

而这些东西能在德瓦洛卡内部被发现,就说明这位红先生或者女士有极大可能就是天界的人。

一想到这种可能,青鸾忽然遍体生寒。

这个授意各国建立瓦瑞恩实验室,寻找神之血,并且进行变异体开发研究的人肯定在天界身居高位,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能量,可以让全球的各国的人都听她/他的。

能做到这种程度的,恐怕只有……

青鸾捏紧信纸不敢再想下去,也不敢再看下去,她抬头看向陈粥。

“你还有什么发现?”

陈粥紧张的扭着水瓶,左右张望。

“我这里很安全,教皇老师若是窥探这里我会有察觉的,放心吧。”青鸾沉声道。

陈粥这才放下被扭到变形的水瓶,吞了口唾沫。

“信的内容你也看了,里面多次提到了神之血,我觉得有点耳熟,就去找了我的老师旁敲侧击,再加上图书馆里查到的,然后发现一些事情。”

“大约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在西欧大陆某处因为战争的轰炸发现了深埋地下的神庙,古德联邦的军队在里面发现了一具化石遗骸,并且开始秘密研究。”

“我们都知道,镜像世界在二战快要结束的时候,天界曾大规模出动过一次,就连当时的教皇都离开了黑塔亲自上阵,为的就是剿灭在古德联邦突然爆发的活死人之乱,现在想想,其根源可能就在那具化石遗骸上。”

“在那段历史记载中,我看到了同样的的描述,‘godblood’,古德联邦将他们制造活死人的药剂就称之为神之血。”

“不过历史资料记载中,那具遗骸在活死人之乱后被天界收缴,进行了销毁。但我的老师说,实际上并没有完全销毁,天界还留存了一些样本。”

“我老师的老师就曾用那份样本研究出了活死人的解毒剂,说是担心病毒消除得不够彻底,以备不时之需。我去查过,这些解毒剂到现在还存在仓库里,每一份都有详细的记录,倒是没有任何错漏。”

青鸾一直安静的听着,没有打断陈粥,她感觉陈粥接下来要说的,才是重点。

“这之后,大约二十年前,具体时间我老师也不知道,镜像世界鹰翼联邦在探索地心时又发现了一座神庙,并且也挖掘出了一具化石遗骸,这次他们还没开始研究,天界就有所察觉及时出动,收走了化石遗骸进行销毁。”

“以上,都是发生在镜像世界毁灭前的事情,主世界这边也有记录,天界的人曾去主世界发现两具化石遗骸所对应的地方和周边找过,并没有类似的东西存在。”

“包括这些信里提到的事情和这些瓦瑞恩实验室,都是存在于镜像世界,主世界那边暂时没有发现,不过我感觉主世界也存在类似的实验室,但是没有发展到镜像世界那么庞大的规模。”

陈粥说完这些,忽然看向青鸾,一个个做出假设性发问。

“我一直在想,这两具遗骸真的被销毁了吗?图书馆里的记录就真的没问题吗?如果遗骸并没有被销毁,而是秘密的转运到了镜像世界各地,分散到了这些瓦瑞恩实验室的手里,那他们手里神之血的来源是不是就有了解释?”

青鸾暗暗心惊,陈粥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假设,而这跟她之前的推测暗合。

如果神之血真的来自于这两具化石遗骸,那要支撑

贺朝谢俞c到哭

镜像世界全球这么多实验室,这么频繁和大量的研究,仅仅靠少量的化石遗骸根本不够。

而能把化石遗骸转运和分散到镜像世界全球各地,乃至主世界的,只有坐在那个位置的人。

从二战时期到现在,天界总共有三位教皇。

现任教皇,她的老师,是十五年前刚刚继位的,据说她继位时很仓促,且她并非前任教皇的弟子,而是在前任教皇病故之后,由十三圣殿推举出来的。

青鸾相信自己的老师不会有问题,毕竟当年是她亲自带人把她从瓦瑞恩实验室里拯救出来的。

想到这里,青鸾忽然站起来。

“十一年前……教皇老师为了阻止镜像世界末日的爆发,曾亲自带人到苍武,还将天界几乎所有的人都分散去世界各地,最后虽然没能阻止镜像世界毁灭,但却救回了大量的孤儿。”

“我后来问过老师,为什么违反天界不可离开黑塔的规矩去苍武,老师说是神的指引,说苍武会有天界下一任的继承者。但现在仔细想想,那次行动,天界的人捣毁的都是类似的实验机构,难道说……”

青鸾猛的看向陈粥,陈粥点头,“跟我推测的一样,那一年,肯定是现任教皇察觉到了镜像世界瓦瑞恩实验室的存在,所以才有了那次行动。”

“那镜像世界末日的爆发难道也是……”

青鸾说着又摇了摇头,虽然这些实验室在进行危险研究,但末日的爆发太突然,浓重的雾潮伴随着大量凭空出现的超巨型怪异,不像是实验污染导致。

陈粥深深的吸了口气,鼓起了莫大的勇气道:“这个瓦瑞恩实验室,可能跟前任教皇有关系。”

喜欢她除了能打一无是处请大家收藏:

上一篇: 小东西去阳台做/ 在阳台做给对面人看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