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晚安短句 > 晚安短句

上班的时候突然想要了 最新章节阅读,在车上吃你的两颗紫葡萄

朱轶群2021年10月04日

痕迹专家给出的推断结果,令板横南哲意外,不过他并没有要出言打断对方的意思,只是下意识的挑眉,示意对方继续往下说。“七点九二口径步枪弹,在黑市里,算是大路货,所以根本无法查找有用的线索。可这种零点四五口径的手枪弹,却是美国军队制式手qiangm1911的用弹口径,在上海黑市里,这种口径的手枪弹并不好出手。”

“在本部的档案室里,有一份封存档案,是关于一个幽灵枪手的相关档案。我还记得,在那份档案中,有七点九二口径步枪弹的痕迹记录。我个人建议,最好能将这些步枪弹拿回去做痕迹鉴定,如果能跟那份封存档案里的记录做对比就更好了。”痕迹专家此刻的声音已经低沉下来,也成功挑起了板横南哲的兴趣。

“你的意思是说,今晚的这个袭击者,就是那个幽灵枪手?”已经从痕迹专家的话语中听出端异来的板横南哲,怎么听不出对方话语中的暗示之意。虽说板横南哲一直在天津,可幽灵枪手的传说,身在特高课的板横南哲多少也听说了一些。相较上海特高课这边,远在天津的板横南哲不大相信有幽灵枪手这么个人,他觉着这个所谓的幽灵枪手,只是上海特高课上下为了推卸责任,胡编乱造出来的一个噱头。

一直侧身站立的痕迹专家,并没有从板横南哲的话语中听出端异来,他只是下意识的接过话头。“没错!我现在怀疑今晚的袭击者,就是那个幽灵枪手。”痕迹专家会这么说,是因为他仔细查看过那些弹头和街道里的战斗痕迹。尤其在他查看过那些尸体身上的弹孔,并且根据弹孔的位置,测算弹道方向和位置之后,他就更加相信自己的判断。

“我刚才已经根据那些弹孔,测算过袭击者当时的大致位置,并且已经派人过去查看。等他们回来,根据查看之后的结果,我们就能知道今晚的袭击者倒地是不是这个幽灵枪手了。”后知后觉的痕迹专家,这个时候才看到板横南哲那张难看的面料,他马上就反应过来,敢情这位还不知道幽灵枪手都在上海做过什么。

板横南哲没有想到,这个痕迹专家倒是个实干家,既然已经有人去查看情况,那就不如等待结果好了。板横南哲两人,就站在街道中段低声交谈起来,而屋脊上的唐城,却还是迟迟没有开枪。街道里的特高课便衣一共七人,可唐城刚才又数了一遍,却发现少了两个。一心想要干掉所有这七个特高课便衣的唐城,怎么会允许还有漏网之鱼,所以他选择了继续等待。

还好唐城等待的时间不长,就看到两个西装打扮的特高课便衣,从远处的街口快步走了过来。此时的唐城还并不知道,无故消失了一阵的这两个特高课便衣,是奉命去街口那边找寻自己留下的痕迹去了。看到自己派出去的人回来,站在板横南哲身边的痕迹专家,随即转身往回走,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的推断是否正确。

板横南哲自然也跟着往回走,结果可想而知,被痕迹专家派去街口那边的两个特高课便衣,还真就找到了一些可疑痕迹。“那就没错了!根据卷宗里的记录,这个幽灵枪手的枪法很好,而且喜欢占据高位实施远距离精准射击。你们在那边楼顶上找到的脚印和痕迹,一定是他留下的…”痕迹专家的表情变得更加生动起来,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耳朵里便听到了一声枪响。

一声枪响过后,一脸兴奋的痕迹专家,便马上感觉自己的半边脸上满是温热。唐城开枪的时机抓的很准,正好是板横南哲突然侧向摆头的时候,从上而下射出的子弹,径自从板横南哲的右眼射入,从他的左侧面骨折向飞出。随着枪声喷溅出来的血浆,瞬间就将痕迹专家的半边面孔,蒙上了一层血色。

半张脸满是血红的痕迹专家,还都没有反应过来,屋脊上的唐城就紧跟着打响了第二枪,这一枪是对着痕迹专家对面那个便衣特务打的。唐城枪法出众,如此近距离的射击,他怎么可能脱靶,所以枪响之后,痕迹专家就眼睁睁的看着,站在他斜对面的便衣特务,忽然一个趔趄脸朝下摔在自己脚前。

特高课的痕迹专家属于技术人员,虽然他们很少参与具体的行动,但这些所谓的技术人员也并非没有接受过相关的行动训练。接连有两人中枪倒地,痕迹专家这个时候,也终于反应过来。他只是伸手胡乱抹了一把自己的脸,便已经被站在身边的另一个便衣特务,强行拉住手臂拖向了街边。根据子弹射来的方向,完全处于死角的街边,应该是暂时安全的。

可唐城却不可能给他们缩躲去街边的机会,一直单发射击的他,终于将手中的冲锋qiang调整为连射状态。“哒哒哒…哒哒哒…”一尺长短的枪焰,在夜色中突然绽放出来,强劲的弹幕瞬间就将街道里的痕迹专家两人笼罩其中。鲜血伴随着惨叫同时出现,早已经被惊呆的那些租界巡捕们,这次可是亲眼见识到了枪火的残暴。

暗自心悸的他们,同时在心中暗叫庆幸,因为他们都已经看出,袭击者的目标并不是他们,否则面对如此强悍的近距离枪火扫射,他们这些人怕是活不下几个。夜色中突然迸发出现的枪火,扫帚一样扫过准备去街边的痕迹专家两人,血雾迸射之际,屋脊上的唐城便马上调转枪口,将街道里剩下那几个便衣特务,也一同送下地狱。

弹鼓里的几十发子弹,很快就被唐城全都打了出去,空枪挂机之后的街道里,再一次恢复了之前的寂静。一直隐藏在屋脊上的唐城,这个时候也悄悄后退,然后从屋顶的背面跳了下去溜之大吉。好一阵之后,呆立在街边的那些租界巡捕们,才算是回过神来,众人一拥而上,拉着那大鼻子外籍警官逃命似的,从街尾这边也很快跑的不见踪影。

借助夜色掩护离开的唐城,并没有在巡捕们离开之后,再回到事发现场。专门兜了个大圈子的唐城,确认身后并未出现异常之后,这才悄无声息的回到了汉斯提供的那间公寓屋。和唐城预想的一样,早就离开的许还山,此刻并不在这间公寓屋里。简单洗漱之后的唐城,并没有纠结许还山为什么不在这里,而且躺在床上回想自己今晚的行动轨迹。

一番回想之后,确认自己并未留下明显的痕迹和破绽,唐城这才算是彻底放下心来。唐城这边已经上床睡觉了,可法租界巡捕房里却还是灯火通明,租界工部局的那些董事们,也被电话唤醒,睡眼惺忪的出现在法租界巡捕房的大会议室里。原本只是用来进行临时会议的地方,现在却布置的如同前线指挥部一般,尤其会议室里还出现了身穿日军军装的日本军人。

“诸位,很抱歉大晚上还要你们忙碌奔波!”随着会议室大门被关闭,坐在主位上的濑川进本少将起身站起,先对着工部局的那些董事和巡捕房的高层们深深一个鞠躬,然后才开口言道。“相信诸位现在已经都知道了,今晚在法租界里发生了骇人听闻的突发事件,上海特高课的行动人员,在法租界里连续遭遇袭击。到目前为止,我方确定的死亡人数,已经接近30人。”

濑川进本的话,令原本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工部局一众董事们,瞬间清醒过来,一次性在法租界里死了近30个特高课的便衣特务,这绝对不是一件小事情。眼见着这些工部局的董事和巡捕房的高层们,已经坐直了身体,而且表情变得严肃起来,濑川进本心中暗自得意。“临时请大家过来,便是想要借助工部局和巡捕房的渠道,搜查和抓捕今晚的袭击者。”

“大日本帝国的战士,绝对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被杀死!”濑川进本的左手重重的拍在身前的桌面上,会议室里的其他人,心头不免变得沉重起来。租界工部局一直不同意特高课的便衣特务进入租界活动,几次交涉之后,工部局董事会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特高课的行动人员进入租界之后,做事情的时候不要弄出太大动静,董事会也只是装着不知情。

可现在麻烦上门来了,身为少将的濑川进本表现的如此强势,租界工部局的这些董事们,暗自交换眼神,他们都认为日本人这是借题发挥,其真实目的还是为了促成特高课日后能够自由出

吃奶小说

入租界。工部局的董事们是怎么想的,濑川进本实际根本不在乎,因为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濑川进本之前说要搜查法租界的时候,在场的工部局董事和巡捕房高层们,并没有人出言阻止或者表示反对意见。此刻在濑川进本看来,这就算是自己的一次胜利,只要这些顽固的家伙松了第一次嘴,今后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是无数次。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甘愿充当诱饵的这名便衣特务,随即脱下上衣和皮鞋,去掉所有觉着碍事的东西之后,再跟同伴们默默对视一眼,这货立刻拎着手枪从街边窜进了街道中间。他这边一有动作,其他那几个做好准备的便衣特务,便各自拎着手枪,顺着街边快速向前奔行起来。此刻已经重新装填好子弹的唐城,从瞄准镜中看到有人从街边窜进街道中间来,马上就是一个愣神。

“既然你们来送死,那我就成全你们好了!”发觉街道里异动的唐城,只是微微愣神,便马上明白了这剩下几个便衣特务打的是什么主意。从街边冲出的光脚便衣,才顺着街道向前奔行出不过数米,就被迎面射来的子弹,击穿了脖子,倒在街道中间不住的哀嚎起来。剩下的五个便衣特务,虽说分别顺着街道两侧向前快速移动,可还是连续被唐城开枪打中两人。

转眼之间,就有三人中弹倒下,最后还活着的三个便衣特务,距离街口这里少说也还有五六十米远,他们的勃朗宁手枪可打不了这么远。牺牲了三个人,也只是让他们顺着街边,向前推进了40几米的距离,这种巨大的代价,令剩下还活着的三个便衣特务很不是滋味。可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如果他们找不到机会实施反击,那就只能想办法找到一条其他的生路。

此刻楼顶上的唐城,却已经停止继续射击,他趁着街道里剩下的便衣特务还没有反应过来,便从楼顶边沿放下飞爪,然后顺着绳子快速绳降到地面。街口这的路灯,早已经被唐城开枪打灭,所以夜色就为双脚落地的唐城,提供了最好的掩护。唐城

吃奶小说

双脚落地之后,先收了飞爪,然后从随身装备包里取出一支汤姆逊冲锋qiang,侧身贴靠在了身后的墙壁下。

借助墙边的阴影,唐城很好的隐藏了自己,然后才看向正对着自己的街道。最后剩下的三个便衣特务,此刻正贴着街边慢慢向后移动,他们试图后撤,脱离这条满是血腥味的街道。只是他们并不知道,远处街口处的唐城,这个时候正在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而且唐城已经从街口的楼顶下来,下一步便是追进街道里来。

在街边店铺招牌的霓虹灯映照下,一个便衣特务,才从藏身的阴影里出来,就忽然听到一声枪响,来不及反应的便衣特务,径自面朝下,直挺挺的倒在了街边店铺的门口。“他追上来了!”一个反应还算快的便衣特务,只是快速的回身张望了一眼,便马上大惊失色的惊呼起来。另外的那个便衣特务,却并不答话,只是低着头暗自加快了行进的速度。

仅剩下的两个便衣特务,拉开了距离,一前一后顺着街边快速奔跑起来。眼看着两人就要奔跑到那些租界巡捕聚集的地方,在后面紧追不舍的唐城却忽然一个停顿,同时举起手中的汤姆逊冲锋qiang,快速打出两个单发点射。围聚在街尾这里抽烟的租界巡捕们,先是被这两个玩命奔跑的便衣特务吓了一跳,而后亲眼看到两人相继中弹倒地,以那个外籍警官为首的租界巡捕们,居然齐刷刷的转身跑了。

目送租界巡捕离开的唐城,此刻也有点摸不着头脑,眼见着巡捕们已经消失在街尾,唐城便停住脚步,然后利用飞爪快速攀爬上了身侧的店铺屋顶。约莫十几分钟之后,原本消失在前面街尾的租界巡捕们,战战兢兢的从街尾探头探脑的出来。许是觉着袭击者已经离开,张望了好一阵的租界巡捕们,这才装着胆子从街尾那边回到街道里。

“不要动那些尸体,先把街道封锁起来,特高课那边一定会来人。”惊魂未定的外籍警官一连串的交代之后,同样面色苍白的租界巡捕们各司其职,按照外籍警官的交代,先将这条满是尸体的街道封锁起来。远远听着枪声消失,一直躲在隔壁街道里抽烟的其他巡捕,这个时候也终于出现,原本寂静的街道里,很快便热闹起来。

趴伏在街边店铺屋顶上的唐城,见特高课的人还没有出现,闲来无事的他随即打开系统面板,他准备用抽奖来消磨等待特务出现的这段时间。系统面板下面的提示栏里,抽奖次数已经有20多次,心中暗喜的唐城没有选择一次性抽取,而是选择了单轮抽奖。也不知道是不是唐城的运气都用光了,唐城接连抽奖好几次,都只是抽出一些香烟零食,他想要的新技能和技能补丁包,却一个都没有。

强忍不耐的唐城,在屋脊上翻了个身,干脆将剩下的十几次抽奖次数,一股脑来了个连续抽奖。所有的抽奖结束,并没有抽出想要的东西,唐城一脸的不高兴。暗自气闷几个呼吸之后,咧嘴苦笑的唐城,从随身装备包中取出一瓶汽水,一边喝着从系统中抽取的冰镇汽水,一边观察下面街道里的情况。

整条街道都已经被租界巡捕封锁起来,只是掉落在地上的武器和散布在街道里的尸体,巡捕们并没有移动,他们只是封锁街道,等待特高课的人过来接收。又过了能有一刻钟的时间,远处的街口终于有轿车出现,分散在街道里抽烟闲聊的租界巡捕们顿时来了精神,他们知道应该是特高课的人来了。

果然,这个时候出现在街口的轿车,正是特高课接到汇报之后,派来租界处理事情的人。之前已经来过这里一次的板横南哲再次领队,接到汇报时,正跟几个同乡喝酒的板横南哲,带着一身酒气从轿车里出来,在后面那辆轿车里,是特高课的两名痕迹专家。板横南哲一行七人,在街口这里停车,然后在一个租界巡捕的引领下,步行进入街道。

“板横队长,实在抱歉!我们接到电话,赶到这里的时候,袭击已经接近尾声。而且袭击者枪法很好,且火力很猛,最先赶到这里的巡警只配发了短棍,根本不是袭击者的对手。”大鼻子外籍警官也是个惯会推卸责任的,得知板横南哲的身份之后,便马上介绍起情况。“不过还好,事发的街道,已经被我们第一时间就封锁起来,这里的所有痕迹和物品,都还保持了原样,相信你们的痕迹专家能从中找出有用的线索来。”

大鼻子外籍警官的话,令心中满是怒火的板横南哲更是心头大怒,可他也知道,现在还不是跟租界里这些大鼻子外国佬起冲突的时候。接到板横南哲的示意,那两个痕迹专家,马上带着其他人开始勘察现场留下的各种痕迹。板横南哲并没有跟这个大鼻子外籍警官多做交谈,他只是独自一个人在街道里巡视,并且仔细查看那些尸体,试图从尸体身上的弹孔,找出有用的线索。

板横南哲此刻还并不知道,街边店铺的屋顶上,唐城早已经注意到他的一举一动。虽然唐城并没有动用自己的系统技能,来确认板横南哲一行人的具体身份,但是从刚才那个大鼻子外籍警官同板横南哲说话时候的神态中,唐城不难猜出,这个独自在街道里活动的中年男子,应该就是这些特高课特务中的主事者。

已经做出判断的唐城,并没有马上开枪射杀板横南哲,因为他还在琢磨,怎么才能将对方七个人全都留在这里。并没有察觉出危险即将临头的板横南哲,仔细查看过街道里的那些尸体之后,不免心中暗自发惊。街道里的这些尸体,几乎都是一枪毙命,其中多数都是脑袋中弹,这说明袭击者的枪法真的很好。

尤其出现在街尾的那两具尸体,更是说明,袭击者的胆大,居然敢追进街道里,在距离街尾如此近的距离,开枪射杀两名逃命后撤的便衣。有着丰富行动经验的板横南哲,可不是上海特高课里,那些只会混日子的酒囊饭袋,只是从这些尸体上,板横南哲就断定袭击者不是个好对付的家伙。

在屋脊上的唐城,并不知道板横南哲已经将自己视为最强劲的对手,他只是在脑中快速做着行动推演,力求干掉下面所有七个特高课便衣特务。一脸阴霾的板横南哲回到街道中段,一个已经查看过尸体的痕迹专家,马上凑到板横南哲身边来,低声汇报自己的勘察结果和判断。“现场留下的痕迹有些杂乱,不过根据现场勘察结果,我已经有了些推断结果。”

“现场这些尸体身上的弹孔,并不是同一种口径的子弹留下的!这是我从尸体伤口里面,找到的弹头!这些是七点九二口径步枪弹的弹头,而这几个是零点四五口径手枪弹的弹头。按照弹头的不同口径,可以推断袭击者一同两人,可我却认为袭击者很可能只是独自一个人。”这名身形消瘦的痕迹专家话锋一转,却给了板横南哲一个意外的推论结果。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