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晚安短句 > 晚安短句

一次疯狂刺激的性经历 无删减完整版* 20位女人口述自己性经历

朱轶群2021年10月03日

“陈先生请不要生气,在金陵梁氏虽然不是最强的,但绝对是消息最灵通的一家,陈先生刚来金陵,梁老爷子便已经知晓。”

“只是梁老知道陈先生有其他的事情要处理,所以昨天便没有贸然打扰。”李际行依旧恭敬地说:“而且梁老并无恶意,还请陈先生放心。”

陈宇微微的点点头,随李际行一起上了车。

虽然他并不认识梁氏的人,但是在龙息的档案中,梁氏的人并无大过,既然对方有意示好,那陈宇自然也不能摆谱,不管怎么说,先去梁氏看看。

金陵,梁府。

梁府所在的位置是金陵古都区,是一个占地面积极大的宅子,这宅子仿古的建筑,楼

东西小东西这才一根手指

台亭阁应有尽有,进入宅子中,仿佛像是置身于旧时都城中一般。

在一座大殿里面,陈宇见到了梁家老爷子,梁劲生。

梁劲生已经九十多岁,但实力非凡,已经突破武宗境,达到了半步修法者的境界,他的三个儿子以及一个女儿都七十多岁,全部是武宗境。

大殿之中除了梁劲生之外,两侧还摆有十一张椅子,这些椅子上坐满了人,他们分别除梁家之外另外十一门的负责人。

陈宇的眉头微微一锁,据传金陵梁家是金陵十二门之首,又与其他六大剑派交好。

实际上金陵三宗,六剑派,十二门是分属不同阵营的。

他们表面上都听玄武阁的号令,但三宗门抱团,几乎垄断了三分之二的金陵武学界。

余下的六剑派十二门就只好抱团在一起,这才勉强有与三宗门抗衡的能力。

看来这传言也是对的,而且十二门今天全部齐至,这到底是几个意思呢?

“哈哈,陈盟主亲至,梁氏蓬荜增辉。”梁劲生哈哈大笑,他亲自身起迎了上去。

而十二门中也有大半数的人站了起来,虽然武盟和玄武阁是对立的关系,但毕竟陈宇原来是客。

所以大多数人还是能保持最基本的礼貌的,只是有五六个十二门负责人并未起身,而且他们看向陈宇的眼神中满是不屑。

毕竟陈宇太年轻了,武盟之中的变故他们也是知道的,但是他们在怎么想也没有想到,堂堂三省武盟,居然推出来了这么一个年轻人作为盟主?

他们武盟是没人了吗?

“梁老,久仰大名。”陈宇一抱拳,从容地走了进来。

其实现在武盟和江南武学的玄武阁是对立的关系,陈宇只身来到金陵,本身就是不安全的。

现在十二武盟的人齐至,这架势跟鸿门宴是差不多的了。

可是现在看陈宇一脸淡然,并无任何紧张的神色,一举一动十分从容,单是这份淡定,就不是他这个年纪该有的。

梁劲生不自由主的点了点头,他转身坐到了主位上,沉声道:“给陈盟主看坐。”

当下,便有人搬来一张太师椅,放到了仅次于主席的位置上,梁劲生此举,是给足了陈宇的面子。

陈宇微微一笑,道了声谢,从容地坐了下来。

“哈哈,陈盟主,本来你一进入金陵地界,我便知道你来了,只是昨天陈盟主舟车劳顿,所以我便没去打扰。”

“今天去请陈盟主过来也是有些唐突,请陈盟主不要见怪。”

“梁老客气了,不知道梁老请我来府上,是有什么事情要商议吗?”陈宇笑道。

“没什么大事,我们十二门同气连枝,梁老听说陈盟主实力超凡,年纪轻轻就以一己之力震慑整个武盟,灭了于家成为新的盟主,所以我们想一起来见识见识。”

说话的男子两眼精光暴射,很显然武道造诣不低,他叫武成,十二门中武家负责人。

“那恐怕要让诸位失望了,我能坐到武盟的位置上,全凭运气。”陈宇微微一笑道。

“运气?我怎么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一名大汉粗声粗气地喝道:“这份运气,也不是谁都能拥有的吧?”

大汉叫黄生,同样是十二门中人。

“呵呵,作为武盟的盟主,应该有几把刷子吧,没个武宗境的境界,恐怕是难以服众,但恕我眼拙,看不出来陈盟主,现在是什么境界了?”

一名中年男子发话了,他的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齐集在陈宇的身上。

确实,陈宇的实力他们看不出来,作为武盟的新任盟主,他们想知道陈宇到底是什么水平。

“其实看不出来也不难理解。”陈宇微微一笑道:“大家应该都清楚,武道之中,实力为王,你看不出我的修为有两个可能。”

“第一,我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修为,所以你们也看不到。”

“第二。”陈宇抬起头,他看着众人,淡淡一笑道:“那就是我的实力远超诸位,所以诸位窥探不出来我的实力到底如何。”

陈宇的话让现场有片刻的安静,片刻以后,现场顿时爆发了。

“狂妄小子,你在说什么?”

“老夫已经是武宗境的实力,看不出来你的修为?看你的年纪,从娘胎里修行,现在也不过是武真的境界吧。”

“呵呵,我们梁老,已经是半步修法者的境界了,难道梁老的实力也不如你吗?”

“这家伙确实是武盟的盟主吗?他到底是个骗子,还是武盟中人全部都眼瞎了?”

所有人都纷纷站起来,围攻陈宇,如果不是顾忌着在梁府上,他们恐怕早已经大打出手了吧。

“诸位,实话确实是有些难听,但忠言逆耳啊。”陈宇笑道:“你们的修为确实不如我,我说话已经很客气了。”

“如果我不客气的说,你们的那点实力,在我眼前,根本就是垃圾。”

陈宇的话让现场再次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不可思议地看着陈宇,他们觉得陈宇一定是疯了。

他们可是十二门的负责人啊,十二门虽然实力不算太强,但至少有过半的人都是武宗境的高手。

陈宇这么说话,他真的不怕自己被人打死吗?

“狂妄小子,你说什么?”一名男子大怒,他暴喝道:“谁都别拦我,让我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喜欢都市医道高手请大家收藏:

“哈哈,美女,这么晚了在这里干什么?是不是迷路了?要不要哥哥我送你回去?或者干脆去哥家吧,哥家里的床很大的。”黄国生哈哈大笑。

“你是天策剑府的弟子?”余司晨抬起头,看着黄国生。

最近几天,剑府宗门弟子死的太多,所以天策剑府守卫极严,有半步修法者亲自巡山,余司晨实力不敌,所以便把目光转向天策府的外门弟子。

“哟,小妹妹打听得挺清楚的嘛,哈哈,你是想要钱,还是想要名?只要你把我伺候舒服了,我保证你要什么有什么。”黄国生哈哈大笑。

说真的,这种投怀送抱的女人他见过不少,无非就是想借着他的势力上位。

他把眼前的余司晨,也当成了那些女人,可惜的是,他这一次怕是算计错了。

“这么说,是了?”余司晨盯着黄国生问。

“没错,我就是天策剑府的外门弟子,金陵首富裴元是我师兄。”黄国生哈哈大笑:“走吧,跟哥回家。”

突然,余司晨两手微微一张。

黄国生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他的身体微弓,绷得笔直,似乎像是被一张无形的大手给往两侧拉扯一般。

一抹幽芒冲天而起,将昏暗的道路给照亮,紧接着黄国生的身体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只是摔在地上后的黄国生

东西小东西这才一根手指

,已经变成了一具木偶,他脸上的表情惊骇,已然定格。

黄国生的两名小弟吓得瑟瑟发抖,他们两人惨叫一声,转身就跑。

两道幽芒冲天而起,扑通扑通,两具木偶倒在地上。

余司晨两眼中的黑芒一闪而逝,每化两具木偶,她的实力便强大一分。

在不远处的一家五星级酒店中,陈宇猛地睁开了眼睛,他感受到了余司晨的气息。

陈宇翻身起来,迅速的下楼,他的神念发出,向着那个方向急速地奔了过去。

现场三具木偶身上还散发着死亡的气息,只是余司晨已经离开。

陈宇循着神念的方向迅速地向前追击过去,身形一闪,几个起落,一个小巷之中,一名身披黑袍的身影正在缓缓向前走。

“司晨。”陈宇沉声喝道。

余司晨的身体微微的一僵,她不敢相信地回头,两眼正对上陈宇的目光。

“司晨,你怎么在这里?”陈宇上前一步。

“你不要过来,我身上戾气太重,我怕伤到你。”余司晨迅速地向后退了几步,她与陈宇拉开了距离。

“司晨,你……为什么又回去了?”陈宇站在当场,不敢再向前。

“师父没了,是天策剑府的人害得她。”余司晨两眼流露出一丝哀伤来:“她一生为善,四十岁开始便在寂昭寺超渡亡魂,五十余年从未离开。”

“她从来没有和别人结过仇,她一生功德无人能及,可是为什么她会有这样的下场?”

“你听着司晨,慧照师太去了,我也很伤心,但她现在是登极乐世界去了,而且我来金陵,就是为了灭天策剑府。”陈宇道:“你现在的能力来自祖鬼,你越是用它的能力,就越陷得深。”

“所以现在你要摆脱它的控制,你明白吗?”陈宇道。

“我已经摆脱不了了。”余司晨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在我最难的时候,是它帮了我,陈宇,我决定了,灭了天策剑府,以后便将灵魂肉身尽数付于它,就当是报它的救命之恩。”

“不能这样。”陈宇沉声喝道:“司晨,慧照师太的仇由我来报,你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不,来不及了,已经来不及了。”余司晨喃喃地说:“我已经同意了他的契约,陈宇,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来得及,你要相信我,是我对不起你,没能保护好你。”陈宇看她的样子,又是着急,又是心痛,他向前伸出手:“司晨,相信我。”

看着陈宇伸出来的那双手,以及他诚挚的表情,余司晨的眼睛中闪过了片刻的犹豫,但随即她两眼中的犹豫被一抹黑色代替。

她向后退了几步,喃喃地说:“对不起,我已经没有办法回头,陈宇,如果有来世,我一定会追随你身边,永不相离。”

余司晨一个翻身,身形微微的一闪,化作一道黑烟消失不见。

“司晨。”陈宇沉声喝道,但是夜色中,余司晨的身形化作一道残影,眨眼间就消失在夜空之中。

看着她离开的方向,陈宇的拳头紧紧地握着,良久,他才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

余司晨是一个命苦之人,虽然生在一个还算富裕的家庭,但是她似乎从来都没有为自己活过。

现在看她的样子,应该已经被祖鬼占据了主导权,应该是她和祖鬼达成过某种约定。

报了仇之后,余司晨将会彻底地被黑暗笼罩,从此以后永无出头之日。

“不行,不能让她一直这样下去,余司晨,剑府的事情过去以后,我一定要带你出苦海。”陈宇喃喃地说。

一夜无话,第二天周雨晴和陈宇联系,说她已经找到了几名受害者,这些受害者都是亲人遭受裴家和天策剑府迫害的人。

陈宇叮嘱她一定要小心,和这些人联系的时候保持警惕。

就在陈宇打算过去找周雨晴的时候,一名不速之客来访了,他是一名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长袍,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某个古老家族中的人。

“陈先生,在下李际行,是金陵武学世家梁氏管家,梁家老爷子知道陈先生来金陵,所以特意让我过来请陈先生到府上一叙。”中年男子对着陈宇微微的一躬身,恭敬的说。

“金陵,梁家?”陈宇的心中微微一凛。

梁家是古武世家,金陵是武学之乡,向来有三宗门,六剑派,十二武门之称。

而这梁家,则是十二武门中实力最强的一门,虽然比不上宗门,但和六剑派关系十分交好,所以在金陵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实力。

“我和梁老爷子交不相识,梁老如何得知我来到金陵了?”陈宇淡淡地说。

喜欢都市医道高手请大家收藏:

上一篇:任他驰骋索取| 求求你放了我吧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