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情说说 > 心情说说

在家不准穿衣服想做就做 继子求欢

小酷2021年09月28日

她眉头微蹙,走进去把东西放下,看向眼前这个因为她的到来,有些局促的男人,再看看满脸震惊的秦然,“说说吧,这是谁。”

陆修率先开口,“秦姐姐,我是然然的男朋友我叫陆修,她昨天给我发了一条消息就联系不到人,我花了好长时间才知道她在这家医院,多有唐突,还请你见谅。”

秦忧打量了他一眼,有那么高,也挺礼貌,就是这名字怎么有些熟悉。

“什么时候跟我妹妹在一起的。”

“有,有些时日了。”

她又看向秦然,“爸呢?”

秦然眨了眨眼睛,无辜的说道:“去买午餐了。”

“不准备让他知道?”

听见秦忧这么说,秦然连忙摇头,“先别,我害怕爸爸拆散我们,姐姐你不要告诉爸爸好不好。”

看来是错开了时间,秦啸天并没有看见陆修,秦忧在心里这么想着,表情仍然很冷淡,“陆修是吧,江城陆家?”

陆修拧着眉头,有些不安,“是的,但我....”

秦然立刻打断他的话,“姐姐我饿了,陆修你先走,我们电话联系。”

男人抿了抿唇角,“那好,你注意身体,我有机会再来看你。”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秦忧若有所思,“二十岁的样子,陆家可只有两个儿子,且都已经满过了二十五,私生子?”

秦忧眼神这么毒辣,是秦然没想到的。

她绞着手指,“所以我才不敢让爸妈知道,姐姐,你不会告诉他们的,对吗?”

“比你小两岁,你确定能给你未来吗?”

秦然嘟了嘟嘴巴,“我就喜欢小奶狗嘛,他挺好的,只是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

秦忧听见这句话,沉吟了片刻,她们俩姐妹都喜欢比自己小的男人,只是最近她才发现,还是成熟男人比较有魅力,虽然不知道这个想法来自哪里。

二人沉默的时候,秦啸天回来了,“忧忧,你来了,还真给妹妹熬了鸡汤来?真乖,这是霍南呈的吧,快趁热给人送过去。”

“.......”

如果秦啸天是女人,恐怕他都要自己上了。

秦忧提了一个保温壶,看向秦然,“好好吃饭,我马上下来。”

“我知道了姐姐。”

五楼,特级病房内,竟然比秦然的房间还安静,她想象中,霍家那些人,不管是做样子还是真的关心,都应该坐在里面演一演,没想到,连做戏都不肯。

她敲了敲门,里头响起一声低哑的回应,“进。”

秦忧走了进去,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而这个男人正在徒手取掉针管,她把保温壶放下,出声制止,“别动,你怎么能自己取。”

话音刚落,霍南呈已经抽掉了。

“......”

看着男人手背上的青紫,秦忧莫名皱起了眉头,“你应该叫护士的,没有陪护吗?堂堂霍家四爷,竟然一个人住院?”

霍南呈的墨瞳里闪着一丝幽光,“你不是来了吗,我的未婚妻。”

秦忧没想到他还是这么不正经,“饭我送到了,你自己慢慢吃,我还有事。 ”

说完之后,她就起身欲走,听见身后倒吸凉气的声音,“嘶,我的手好抖,拧不开盖子。她连忙把保温壶拿到手里,拧开了盖子,滚烫的汤汁好巧不巧撒了一些到男人骨节分明的手背上,“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个盖子会这样。”

霍南呈微抿着唇,语气竟然有些幽怨的说道:“无碍,被欺负惯了,这点不算什么。”

秦忧眉头皱得更紧,“你....”

她及时止住了想说的话,用湿纸巾给他擦了手背,再看看那一片青紫,强迫自己不要多管闲事,这个男人就算在霍家不受几个哥哥待见,也是霍老爷子最疼爱的儿子,没什么过不去的,毕竟家家都有难念的经。

于是,秦忧只把汤和便当拿出来放在他面前,“趁热吃,我去看我妹妹去了。”

“你今天打扮这么漂亮,不是为了来见我吗?”

秦忧美眸微凌,盯着他看了一会,还没说话,就进来了一个男人,霍南呈眸色有些不悦,将一旁的外套顺手披到秦忧的肩上,遮住了里面的风光。

陆温伦见到病房里居然有个绝色美人,摩拳擦掌的问道:“四爷,这位是?”

霍南呈准备介绍,秦忧倒先开口了,“你好,我叫秦忧,是霍先生的陪护。”

男人古怪的看了她一眼,“陪护打扮成这样?我警告你啊,我们四爷心里有人了,你别想打什么主意。”

秦忧表示理解,“我明白。”

“你明白什么,温伦,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说话注意点。”

陆温伦差点惊掉下巴,“真,真的?四爷你终于知道有女人的好处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啊!”

“......”

秦忧表示,霍南呈身边的人怎么都不正常。

“既然你来了,那我就先走了,霍先生,别再自己取针,没有人会喜欢手难看的男人。”

她说这句话,只是为了让霍南呈明白,不仅她不喜欢手难看的,所有女人都不喜欢。

但霍南呈似乎误会了,“我会好好保养。”

秦忧没说话了,将外套放在椅子上,起身走了出去。

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霍南呈眸色渐深。

陆温伦有些惊喜的说道:“四爷,你终于开窍了!”
在家不准穿衣服想做就做 继子求欢

男人微抿着唇,恢复了冷漠。

陆温伦看着一旁美味的鸡汤和丰富的便当,神采飞扬的说道:“我也没吃午饭,不然咱一起吃吧!”

霍南呈眸光微暗,“想吃自己去买。”

“可你也吃不了那么多啊!”

“你管我。”

秦忧出去之后,脚步不自觉走到了护士站,她站在那里,酝酿了一会,才开口道:“03的病人都是自己徒手取的针,你们不管的吗?”

护士长立刻站了起来,“霍先生他不让我们取,我们也没有办法。”

她若有所思,最后颔首道:“我知道了。”

病房里,陆温伦饿着肚子在群里面发了一连串消息。

“你们想知道四爷为什么不让我们去看他吗?”

“敢相信他一个人吃了一壶鸡汤,加丰盛的便当吗?”

“没见过嫂子长得有多漂亮吧!”

“这些,我都见过!”

“.......”

没过多久,夜临就回了消息,“老陆,你在发什么疯?”

陆温伦偷录了一段霍南呈吃饭的视频,发了出去,“你们看看,他以前可是严重厌食,今天居然能吃这么多,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季景沉发了个问号出来,“你凉了,敢偷拍他。”

“我,我只是想让你们知道,四爷春心萌动了!”

夜临发了个翻白眼的表情包出来,“我不信。”

陆温伦发现他们竟然信都不信,实在是气人,抓耳挠腮之际,霍南呈冷冷的吐出几个字,“你可以滚了。”

他一个激灵,差点以为霍南呈发现他偷偷拍视频了,“四爷,我真的好饿,我看你吃得很香,想尝尝味道。”

霍南呈优雅的擦了擦嘴角,“去南斋吃,记我账上。”

“好嘞!等的就是四爷这句话,我这就麻溜的滚!”

秦忧并没有倒回去看秦然,而是直接下楼打了个车,往南盛商场去了。

段嘉玥动作也很快,二人几乎同一时间到达商场门口,秦忧下车就看见在人群中十分惹眼的段嘉玥,快步走过去抱了她一下,“好久不见,你又漂亮了。”

“我上个月才来过巴黎,怎么能算好久不见,你今天好美啊,我就说随便打扮一下都能秒杀一众明星吧!”

她十分欢脱,像个小精灵一样,一见面就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秦忧看着她那张略带婴儿肥但皮肤好到爆炸的脸,“最近不会又去做医美了吧?”

段嘉玥眨眨眼睛,“嘻嘻,被你看出来了,怎么样,效果很明显吧?”

“少做这些,以后年纪大点你就知道了。”

她吐了吐舌头,挽着秦忧的手,“好啦,我知道了,走吧,为了欢迎你回来,今天一切消费,由我买单!”

秦忧眉梢微挑,“手笔这么大,家里给你涨零花钱了?”

段嘉玥含糊其辞,“你不管,我说买就我买,CHANEL出秋季新包了,我们一人去整一个。”

“那就先去看看。”

二人并肩往商城里面走去,秦忧在江城的存在感其实很低,虽然走到哪里大家都会侧目而视,但却不知道这是哪家的小姐。

段嘉玥是老油条了,江城名媛圈没有人不认识她,段家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女儿,肯定得宠上了天,不仅父母给她无上限黑卡,两个哥哥还全世界给她搜罗孤品和限量版,吃穿用度都是顶好的。

秦忧也跟着她得了些孤品,特别是手袋,全是些艺术品,她只能收藏,不能使用,怕影响观感。

秦段两家是世交,一个作为江城地产大鳄,一个作为医药大亨,两家孩子的关系好得不得了,这也是他们乐见其成的。

段嘉玥拉着秦忧往专柜走去,“忧忧,这个乳白色的包好好看,适合我今天的裙子!”

她拿起来比划了一下,柜姐看得胆战心惊,生怕她把包的表面刮花了,又碍于这是超级VIP,不敢发作。

秦忧颔首,“是挺好看的。”

“好,那我们一人一个,小林,这款给我包两个起来。”

柜姐立刻说道:“段小姐,这款是今天刚到的新货,只有一个,不然您看看其他。”

段嘉玥皱眉,又是只有一个,烦得很,她看向秦忧,“忧忧,你喜欢哪一款,快来挑啊!”

秦忧走了过去,也准备伸手去拿一款来试背,没想到被柜姐制止,“这位女士,让我来。”

上一篇:小茹的兽交 李燕刘国栋羞答答的那些事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