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情说说 > 心情说说

大炕翁熄粗大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小酷2021年06月03日

虽然到目前为止,她对小团子还是没有半点儿印象,不过想想那个小东西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因为不记得他的原因,哭了那么长时间,顾岑然就没有胆子不认这个宝贝儿子,再说了,安然太乖,她不忍心。

  “那明天安然陪妈咪去看看外公他们好吗?”安然偏着小脑袋,不安分的动着。

  毛茸茸的小脑袋十分讨喜。

  “当然。”

  “不可以。”顾岑然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见身后传来安若霆平静,却难以拒绝的声音。
大炕翁熄粗大 趴在张敏身上耕耘的是方书记
  像是从头到脚浇了一盆凉水,说不出来的难受,顾岑然叹叹气,将安然放在沙发上,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手腕被一双冰凉的手抓住。

  那种触感,就像是死人一般,特别让人不舒服。

  “放手。”顾岑然偏过头,冷眼看着安若霆,她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忘记安若霆将她从床上踢下去的事情,说什么是她的老公,既然是夫妻,睡在一起不是很正常的吗?

  既然他不在乎她这个所谓的妻子,那她何必热脸贴冷屁股。

  最重要的是,上次跟她去离婚的男人是谁?

  正想着,安若霆径自走到她的面前,黑白分明的瞳孔悠悠的打量着她,直到将女人看的不好意思,才笑着搂住顾岑然的腰,就像那天晚上那般。

  然后走到安然的面前,冲他笑笑道,“安然,今晚爸爸妈妈陪你一起睡好不好?”

  “真的吗?”小团子一脸兴奋,顾岑然拒绝的话硬是堵在嘴里面没好意思说出来,虽然说安若霆对她很过分,可是小团子没有错不是。

  所以,半个小时后,缩在床上的角落里的女人幽怨的盯着浴室,时不时能听见浴室里面,一大一小欢愉的声音,莫名的无奈。

  有的时候顾岑然不明白,安若霆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男人?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平静的脸上是难以让人接受的冷漠,在听到她不认识自己的时候,那种诧异很快被平静所取代。

  虽然不知道安若霆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可爸爸安排的男人应该不差吧?

  顾岑然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很快,浴室的两个人洗好出来,安若霆光着上半身,将脱得干干净净的小家伙放到床上,声音慵懒,透着水汽的眼眸让人猜不透。

  “我去楼下,你帮安然收拾好。”

  “好。”顾岑然点点头,目送男人离开,好半天那视线也无法离开,一想到他精壮的上半身,顾岑然就忍不住心潮澎湃,她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外貌协会的人,可是遇到安若霆之后,好像都变了。

  “妈咪,你嘴角有口水哎。”小团子的一声“妈咪”彻底的让女人回过神,而后面的那句话更是深深的打击,顾岑然一脸黑线,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勉强看着安然,忍住要掐死他的冲动。

  跳下床,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上,然后跑出去道,“妈咪帮你去拿吹风机好吗?”

  远远还能听见安然偷笑的声音,顾岑然简直欲哭无泪,好不容易找到吹风机,拿回去刚到门口,就看见梳妆台前面坐着一个小家伙。

  安若霆修长的手指拿着吹风机,替安然认真的吹着头发,那动作熟练的比她这个实习妈妈不知道好多少。

  顾岑然突然觉得其实这样也不错,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嫁给安若霆,也不知道安然究竟是从那里冒出来的小家伙,不过一直这样下去,未尝不可。

  “妈咪,你在想什么?”里面的声音适时的打断了顾岑然发呆的动作,抬眸,冲安然笑了笑,然后走进去坐在床沿上,耸耸肩,不以为意的开口道,“你说你这个小家伙,怎么知道这么多?”

  说着煞有介事的看向安若霆,不曾想刚看过去对上安若霆的眼,四目相对,莫名的觉得很别扭,气氛更是说不出的诡异,顾岑然咳嗽一声,尴尬的别过头,将这种尴尬的气氛打破。

  “不是我知道的多,是爸爸身边的女人好多。”安然转动着那个圆溜溜的大眼睛,一脸郁闷道,“妈咪你这么笨,爸爸迟早会被人抢走的。”

  “我……”顾岑然再次哑然,活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被孩子这样嫌弃,而且最重要的是,她这个不知道怎么冒出来的老公竟然会被别的女人抢走。

  顾岑然深深的被心里的想法伤害到,起身走到安若霆身边,看看镜子的三个人,然后很淡定的拍了拍安若霆的肩膀,不以为意道,“既然你爸爸当初决定娶我,就不能反对,我脾气不好,要是知道谁给我戴绿帽子,可是……”

  “嗡一一”手机振动,打断了顾岑然的话,顾岑然吐了吐舌,调皮着趴在床上,手拿起手机,漫不经心的看着,岂不知,穿着超短睡裙的身材俨然被后面的男人看光。

  男人的喉结不自觉的动了动,安若霆强迫自己收回视线,却发现很难做到。

  从来没有想到过,他曾经那个没有任何吸引力,只会撒娇,卖萌的女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有趣了?

  “那个。”顾岑然起身,走到安若霆的身边道,“我明天想要出去一趟。”

  “我说过,这几天你最好待在家里比较好。”安若霆想都不想的拒绝,安文逸不可能在骗她离婚之后,没有反应,现在让顾岑然出门,无疑是给他们机会?

  “所以。有什么事情我会替你处理,至于出门,还是算了。”

  “安若霆,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顾岑然像是个发怒的小狮子,张开爪子就是各种挠,活了二十多年,还是头一次被别人限制一堆自由。

  虽然安若霆秀色可餐,虽然她承认犯花痴,可是整天关在这里什么意思?

  “我只是去见个朋友,不会耽误太多时间。”

  “是吗?”安若霆冷哼着看向顾岑然,随后淡定如常,将小团子抱到床上,一脸平静的看向顾岑然,“上次那样,偶遇季林?”

  “我说过那真的是意外,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顾岑然难得拉下脸。
 脸色不太好看,不耐烦的看向别处。

  那天晚上,安若霆不止一次的跟她告诫过她,她和季林不能接触,可是到底是从小到大青梅竹马长大的朋友,怎么可能视而不见。

  更何况她到现在都不明白,当初是为什么嫁给安若霆,他现在开始限制她的自由,未免不合适?

  “没有什么意不意外。”安若霆依旧平静的说着,“我说过,不许离开。

  “包括顾家,都不准去。”

  “你太过分了。”顾岑然气急败坏,转身往门口的方向走去,安若霆走过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一用力,整个人被迫到了安若霆的怀里,他精致的五官上竟带着怒气,瞳孔微凉,淡漠的看着顾岑然。

  随后将她整个人用力的抱紧,“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有的是法子对付你。”

  “所以,你还是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安安分分陪安然休息。”

  “你……”

  顾岑然原本还想说什么,安若霆转身出去,她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就算他们是夫妻关系,也不至于限制人身自由。

  顾家大院,外面的郁金香几近凋谢,园丁逐渐着多余的枯枝,宁柔安静的靠在沙发上坐着,手里的咖啡冒着热气,有几滴溅到手背上浑然不知,墨色的连衣裙修的气质更加独特,大概十几分钟之后,手里的咖啡被人端走,抬眸,看到顾远山,女人收回视线,起身道,“回来了。

  “嗯。”顾远山点点头,坐在宁柔的身边,脸上带着一丝惆怅,“阿柔,你看岑然有没有什么不同。”

  那天,在别墅的时候女儿看到他就不对劲,虽然说后来极力的掩饰着什么,可是还是觉得不太对劲,她和安若霆究竟怎么回事?

  为什么会忘记自己的老公?

  “不同?”宁柔听罢,认真思量一番,随后微笑着拍了拍顾远山的手背,叹气道,“那天晚上我看你们父女关系缓和很多,可能是想通了。”

  “毕竟都嫁过去一年,总该是想明白的。”

  当年,顾远山为了对安家老爷子的承诺,强迫顾岑然嫁给安若霆,她竟因为这件事耿耿于怀,这一年不曾叫过他一声“父亲”,如今也算想明白了。

  “不是。”顾远山摇摇头,依旧帅气的脸庞上是难掩的沧桑,他总觉得顾岑然不对劲,可至于哪里不对劲,他却又说不上来。

  反正这个女儿跟过去不同了。

  “你有没有觉得她好像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顾远山想了想,将心底的疑虑问出来,虽然知道会惹得妻子不高兴,却还是问了出来。

  顾岑然的变化不是一点点的大。要是不记得,怎么会叫你爸爸?”宁柔难得皱了皱眉,无奈的看着顾远山,拿过手里的咖啡,抿了一口。就看见男人不满的瞪着自己,她笑着靠在顾远山的怀里,笑意更甚,“你就别担心了。”

  “岑然那么聪明,不会有事的。

  “但愿如此。“顾远山叹叹气,用力的将女人抱的更紧,当初的事情是他一意孤行造成的结果,若是女儿过得不好,他于心难安。

  再者,安家那样的大户人家,随便动个脑子都会让你万劫不复,更何况岑然那么单纯,手机又有那么多的股份,若是真的受……

  隔天后,顾岑然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小团子将碗里的东西吃干净,跟她拥抱着说再见的时候,安若霆从楼上下来,手不停地系着纽扣。

  只是随意的瞥了眼面前的女人,走过去蹲在安然的身旁,笑着掐了掐安然的肉嘟嘟的脸蛋,“让保姆送你去学校好吗?”

  “能不能让妈咪送我过去。”安然不依不饶,撒娇的开口道,“我不想让保姆送我过去。”

  “你放心吧,送了安然我就立马回来。”顾岑然叹叹气,无奈的说着。

  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事到如今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再者说了,只要她骗了安若霆,只要出了这个别墅,想去哪里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反正他又不在家,怎么可能知道。

  “嗯。”安若霆看着小家伙气鼓鼓的模样,最终败下阵来,走到门口换了鞋子离开。

  顾岑然则是送小家伙到了学校,亲眼看着安然进去学校,才放心的看了眼手机。

  上面是苏宁发过来的短信:我在凯帝酒店等你。

  苏宁说有关安若霆和自己的事情,她已经打听清楚了,虽然说有父亲的证明,可是心里总觉得不太踏实,如果他真的是自己的丈夫。

  为什么不愿意跟自己同房?

  而且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要有人设计同安若霆离婚?

  安氏集团,位于顶楼的办公室内,安若霆正襟危坐,脸上看不出一点情绪,只是眼睛快速的浏览着所有的文件,随后抬头,将文件扔在地上。

  助理吓得连动都不敢动,待在原地,直到安若霆不耐烦的蹙眉,将笔合上,走过去,站在他的身边,助理才小心翼翼的看向安若霆的方向。

  看到男人脸上的表情,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的想要逃,可是脚步像是黏在原地不能动。

  “安总,我……”

  “告诉策划部的人,我请他们来这儿工作,不是为了给我剽窃。”安若霆冷声道,“今天下午如果拿不出有用的方案,留给我走人。”

  “是。”助理几乎是将地上的文件捡起来,连滚带爬的离开,安若霆手插在口袋,走过去,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过过往的路人,心里一阵惆怅。

  不管怎么样,顾远山已经证明了他是顾岑然真正的丈夫,也算是打消了他心里的顾虑,所以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领取结婚证。

  只要她顾岑然还是自己的合法妻子,他安文逸想掀起什么,还没那么容易。

  “叩叩叩……”

  外面的房门响起,安若霆转过身,沉声道,“进。”

  看到面前的男人的时候瞳孔微微收缩,脸上有了一丝情绪,“怎么回事?”
“安总。”莫香蒲走进去,眼睛复杂的看着安若霆,不知道怎么解释,安若霆见状,语气更是不耐烦,心里大概猜到什么,上前一步,离他不过一米的距离,甚至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男人身上的杀气。

  就这么死死的瞪着莫香蒲:“顾岑然出事了?”

  “是的。”莫香蒲低下头道,“在送小少爷去了学校之后,便消失了。”

  “你说什么?”瞳孔猛的收缩,安若霆一拳重重的砸在门上,气的不轻,他不是不知道安文逸的为人,这几天就算保护顾岑然,尚且都让他设计离婚,若是那个女人到了安文逸的手里,后果不敢想象。

  “安总,我……”

  “吩咐底下的人,半个小时后我要知道顾岑然的下落。”安若霆不耐烦的摆摆手,莫香蒲话到嘴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转身出去。

  关上门的那一瞬间,听见里面的拳头砸在墙上面的闷哼声,没来由的听的心惊胆战。

  看样子,安总是真的在乎少夫人。

  虽说阳光很是充足,不过到底是深秋,虽然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却不至于汗流浃背,顾岑然到了目的地,付过车钱准备下车的时候,隐约看见一袭白衣走进去,心里突然有些不安。

  抓着车门的手不自觉的缩回去,正在回忆的时候,苏宁打来电话,没好气的冲这边开口道,“岑然,我已经等了你一早上了,你到底要不要过来。”

  “当然会过来。”虽然心里的不安明显,也不知道苏宁为什么这么着急,只是已经到楼底下,想要退缩不太可能,最重要的是,她想要查清楚事情的真相。

  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

  “小姐,您到底要不要下车?“前面的司机无奈的转身看向顾岑然,打打开车门也不出去,一双手死死的抓着车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怎么她了。

  “马上。“顾岑然尴尬的回神,下车,站在马路对面不由的深吸一口气。

  然后径自往对面的凯帝酒店方向走去。

  虽然不知道苏宁会不会告诉她有用的信息,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喜欢在咖啡厅的女人会突然约在酒店,不过那都不重要,顾岑然迫切的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

  待进去电梯,顾岑然才低头看了眼手机,准备给苏宁发消息的时候,鬼使神差手不受控制一般,打开了导航,随后给苏宁发过去短信:我已经到了。

  不同于别的酒店的冷清,绕是大白天,因着两边的房间,走廊内还是开着灯,橘黄色的灯光照在身上,莫名的让人心里一暖。

  地上铺着厚厚的浅灰色地毯,人踩在上面甚至听不见声音,抬眸,环顾四周,大概两分钟左右便到了苏宁所说的地址,顾岑然嘴角一喜,上前,准备敲门的同时,手腕被人拽住,随后整个人被人带进去。

  “怎么会是你?”待看清楚面前的男人,顾岑然心里不由的闪过丝慌乱,对于安文逸这个男人,实在不能用好感来形容,她到现在都不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要欺骗她,不过想想安文逸在民政局的态度,他大概也是不喜欢自己的,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还要欺骗?

  不等想完,安文逸整个人上前,抓着顾岑然的手没有松开,反而更加用力,“怎么,看到我很不高兴?”

  “虽然我们已经离婚,不过好歹也做过我一年多的妻子,不是吗?”安文逸还打算做戏,趁这个女人没有想起来之前,将生米煮成熟饭,反正早晚都是他安文逸的盘中餐,又何必在乎这么多东西。

  再者说了,能伺候他安文逸,是她的福气。

  不曾想顾岑然听完,只是嘲讽的看向安文逸,一把推开面前的男人,距离他有一段距离,一脸戒备的看着安文逸,冷笑道,“我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我确定的是你不是安若霆,他才是我名正言顺的老公。”

  “可现在已经不是了,不是吗?”安文逸也不生气,冷笑着悠悠开口,那句话就像是一盆冷水,浇的人从头到脚的冰冷,她忘记了,那天他们已经离婚,如今她和安若霆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顾岑然气急,还打算说什么,安文逸欺身上前,堵在她的面前,不等女人开口,直接将她抗在肩上,往床边走去,绕是反应再多迟钝,此刻也明白安文逸是什么意思,顾岑然吓得不轻,心一狠,咬在安文逸的背上,手不停地拍打着男人的后背,“放我下来。”

  “安文逸,我是……”

  “咚一一”整个人被重重的扔在床上,后脑勺撞在床沿上,顾岑然只感觉眼冒金星,连说话的能力都没有,只是勉强摇了摇脑袋。

  回过神的时候,安文逸已经将身上的白色外套脱下来,到此刻顾岑然才想清楚,刚才在楼下看到的分明就是安文逸,她前脚告诉苏宁情况,后脚就看见安文逸出现,这肯定不是巧合。

  顾岑然揉了揉发痛的后脑勺,准备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安文逸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有力的手死死的攥住她的手腕,迫使女人看着他。

  嘴角是那种轻蔑的笑,带着放荡不羁的冷漠,“顾岑然,你要是乖乖的,我保证会好好对你。”

  “可如果你不识趣……”安文逸说到这儿猛的向前倾,距离女人不到一厘米的距离,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女人脸上的绒毛,瞳孔躲闪,脑袋偏过去,手还在不停地挣扎。

  安文逸冷笑道,“我保证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说完,那恶心的脑袋贴在顾岑然的脖颈处,密密麻麻的吻像是蚊虫叮咬,胃里翻江倒海的有种恶心感,顾岑然咬咬牙,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

  费力的从男人的束缚中挣脱开来,抬腿对着他的下体就是狠狠地一脚。

  “唔一一“原本在身上为非作歹的男人一声闷哼,随后倒在顾岑然的身边,女人甚至来不及拿起旁边的衣服,光着脚跑了出去。

  “该死的,你给我回来。”

上一篇:新婚同事紧窄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