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情说说 > 心情说说

全是肉的糙汉文 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

小酷2021年05月29日

“妈妈,我们今晚要睡在这里吗?”

“是的,不只是今天,我们可能还要在这里住很久。”

欢欢看起来很开心。她不停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帮妈妈收拾行李。
全是肉的糙汉文 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
房间里的一张床和一个柜子占据了大部分空间。简单铺在地上的红砖,坑坑洼洼的很多,上面覆盖了一层潮湿的泥土,墙角的墙皮脱落。一些即将脱落的链接挂在墙上,摇摇欲坠。

“嘿,孩子,别动那个柜子,里面有我的宝贝。”一位老人从门进来

“是什么?”欢欢说着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个小盒子。

“喂,你不管,你还想住在这里吗?”老人皱起眉头,指着欢欢

“你还是个孩子,不能碰别人的东西。”李梅接过东西,顺手打在欢欢的屁股上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是手镯罢了。”欢欢抬头看着老人,晃了晃手腕上的红绳。“我也有。”

老人从李梅手中抢过盒子。“哎哟,你是断了的红绳。我是玉。我断了卖你也赔不起。”

“你明天4点去上班。不要迟到。这个月交不了房租就滚蛋。”然后哼了一声,转身跟欢欢出去了

李梅抿了抿嘴,转身去收拾队伍。这一落地,心里也踏实了下来。

一个月前,李梅带着欢欢来到这个城市,没有朋友,找了一家卢晓店住下。她带来的钱没几天就花光了。李梅在街上找到了几家餐馆。人们看着她说着平仄的普通话,穿着一件红色的黑色外套。没人会收留她。

李梅求了老板几天,找了份工作,赚钱补了房费,老板同意了。

第二天,李梅沮丧地回来了,却看到在门口散落的行李旁哭泣的喜悦。

他们是在海德先生的桥下发现的。两天前刚下过雨。这时,母子俩正蹲在草地旁边,吃着从酒店门口捡回来的剩菜。

老人说可以给他们提供住处,给她找工作,条件是她今年的工资,不包括吃喝的钱,剩下的都给她,问她要不要。

她满嘴馍渣地看着欢欢,点点头。欢欢从小体弱多病,不能再靠它了。当务之急是有个住的地方。

婚后家里所有的事都是她干的。欢欢的父亲整天赌喝酒,无所事事,喝酒不分昼夜。邻居们看到后,都叹了口气,说李梅不好过,李梅不敢说他什么。他喝醉后,和六个亲戚断绝了关系。当他看到谁打谁,欢欢一天天长大,她只能默默忍受。

一天晚上,她丈夫喝完酒,摇摇晃晃地走出了门,再也没有回来。

直到村里的恶霸回家讨债,她才知道自己的钱都丢了,还欠了赌债。他们说不还钱就把欢欢带走卖掉。

李梅很害怕,她只是玩玩。

我不得不收拾行李,带着从邻居那里借的数百美元逃到了城里。

老人是本地人,很容易给她找工作。他在城里的村子里有一个小院子。入口右侧有三个板房。前面是六个儿子,后面是王婆,第三个是老李。中间是一个主房间,是老人的领地。

老人把李梅和欢欢安排到隔壁房间,这使家庭繁荣,老人想。

十几年前,老人的儿子出了车祸。祸不单行。没多久,老太太就成了寡妇。儿子没有给老人留下孙子。以前,老人一直打算让儿子快点结婚生子,但儿子并不担心。他说他很固执。现在许多年轻人不想要孩子。老人听到后大叫。他们为此争吵不止。

算命先生说,他的生活应该是孤独的,他的家庭会不幸福,他的生活会孤独终老。

老人这才相信,“他奶奶的,不给你少两块钱?你不会叫我看着给吗?为什么,我比上一个人少给了十个,他最后有钱又贵,我最后一个人。他靠这十个钱起家,五块钱发家,五块钱生两个儿子。我给你一块钱给你一张嘴。”

老人脾气爆了,说话算数,然后真的给了一个响亮的嘴巴。出来之前在看守所呆了几天。

他在桥口找到了六个蟹腿歪眼的儿子,在河边的大树下遇到了背鼓鼓的王婆,弯下腰一直到大腿。老李的腿缩了一下,只能靠一块绑着他的木板移动。他在立交桥上乞讨的时候遇到了老人,老人带他们进屋住下,却把每天赚的钱都上缴了。



李梅每天出去上班,欢欢带着这个王婆出去捡垃圾。每次王婆用生的钱给欢欢买零食,甜甜的奶奶和叔叔就让他们的生活充满了活力。她还给他们队起了个名字,旺旺队。

但是她从来不叫老人爷爷。她讨厌那个老人。院子里的人每天都出去工作,老人却呆在家里看电视。他无事可做,出去遛鸟,偶尔在街上碰到。

“臭小子,别偷懒!,或者晚上没有食物”然后拎着笼子扬长而去。

欢欢每次都生气的看着他,哼着小曲离开。



一天早上,刘孜在街角与一群乞丐发生冲突,他的腿断了。我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六儿子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大喊大叫。身边的每个人都要照顾。

老人从外面怒气冲冲地回来了。“妈的,谁报警抓他们的?”

“为什么?不要报警,不要让六个儿子挨揍”王婆皱着眉头说道

“你知道什么是死老太婆!这些孙子们锁起来比外面舒服!”

老人走到床前,掀开被褥,看到两条缠着绷带的腿,叹了口气,“哎呀,人都傻了,还受这罪。”然后伸手拍了拍六个儿子说:“六个儿子,照顾好他们的伤,养好他们。我会送你回陕西老家。

“我,我不回去,不回去”

“什么,你想送他回去?难道你不知道他是离开他去流浪的亲人吗?你就这样把他送回来,不是让他死了吗?”老李突然变得兴奋起来

李梅见情况有点紧张,赶紧绕到田里说:“既然这样,我们也可以照顾六个儿子。医生说六个儿子的腿都照顾的很好,还可以下地走路。”

“也许吧,万一你去不了,”老人说,抬头看着老李。“你是像你一样在地上走,还是在床上躺一辈子?”

“走路怎么了?”老李突然对老人吼道:“我还能干活,像你这样有手有脚,天天躺在家里,你和那个瘸子有什么区别?”

“你他妈的厉害,就你,”老人指着王婆里老李的六个儿子说。“你,你,为什么,真的以为你每天做的那点小工作就能涵盖你一日三餐,你就能控制住,忘了你在外面是怎么打发时间的。”“我来照顾你,最多两个月,我送他回去。谁想照顾好自己滚蛋!”说完摔门而去

欢欢被吓哭了,拔腿摔门,对老人喊

“滚蛋,滚蛋,谁管你,你这坏蛋!”说完哇哇跑到房间收拾东西。。李梅急忙追了出去

看了老人一会儿,转身站在那里,看着欢欢摇摇晃晃的身影消失在房间里,回到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门。

六个孩子在房间里陷入了沉默,他们知道他们不能离开这个地方。如果有家可寻,谁会回来流浪?他们早就把这个地方当成了自己的家,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

没有人想离开,也没有人能离开。



夜空繁星满天,混合的白月光洒进庭院,寂静无声。偶尔会有几只蟋蟀吱吱叫。

日子一天天过去,每人轮流照顾六个儿子。两个月后,六个儿子在人们的帮助下能够慢慢行走。大家都照常生活,老人也从来没提过送六儿子走,好像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但是这个院子似乎被恶鬼光顾了,从来不给人持久的安宁。

这一天,欢欢和王婆的老李一起去了郊外的垃圾场。郊外的院子里有一段距离,老李慢慢拖着板子。当他回来时,已经是晚上了。欢欢活着回家,就喊着睡觉。大家都以为是小孩子玩了一天累了。

第二天,王婆去叫醒欢欢,但她醒不过来。她一摸额头就碎了。

欢欢发高烧。王婆赶紧通知李梅回来,把欢欢送到医院。医生说只是感冒。她打了一针退烧,开了一些药。回到家,我有些精神,大家都松了口气。

但是第三天,欢欢又发烧了。送到医院的医生说没发现什么,不敢乱开药。他还是根据发烧来治疗。

这样重复了一周又一周,欢欢的发烧和发烧一直没有停过。今天连退烧针都不打了,粉嫩的小脸变得蜡黄,在床上不停地辗转反侧,让人心疼。

老人从村里请来了一位老中医。老中医问了一下情况,给欢欢把脉,叹了口气,说是邪灵入体。我只能开一些药试试,但我不确定。如果不好转,恐怕今晚就活不下去了。

“哎,他奶奶的,我说老刘头,你这个天天自封的神医,怎么干活,你天天跟我吹牛逼”

王婆突然哭了起来。“哦,都怪我。我不应该带他去垃圾场。曾经是一个混乱的坟墓,孩子被邪恶缠住了。”

屋外,突然起了风。随着几声雷响,豆大的雨滴猛扑向大地,泥泞的土地上涌出阵阵水来。北方的雨下得又急又长,躺在家里的人都忍不住把被子拉紧。

王婆说我以前是个村姑。我会把这个孩子叫做灵魂,让李梅赶快准备好筷子、瓷碗、烧纸和柴火。

王婆先烧了些纸钱,然后把筷子放进生了半碗水的碗里,一直说。

“不知道哪个神仙被我的宝贝附身了。如果你听到了,给我一封信。我每年都会给你一个老女人。如果你听到了,给我一封信……”说话的时候,我拿着筷子在碗里东倒西歪。

但是筷子站不起来。

老李突然想到了什么,说:“我记得,我妈说我小时候也有怪病,发高烧。后来我请了算命先生破灾。他说后山山腰有一座古老的娘娘庙,把屋顶上的仙草摘下来就能治好。我妈求村里的年轻人跑到山上去拿仙草。我拿了几天,但是这些腿都废了,幸好我救了我一命。也许我可以。

“嗯,他奶奶,算命的,”老人撇了撇嘴。“我讨厌这些神、鬼和命运。我是半个人,我不相信这些封建迷信。”转身对王婆说,“别跟王老太太闹了。她也是女巫。她过得不好。回去睡觉吧,孩子好倔,没那么容易死。”

他们没有说话,王婆嘴里还在嘟哝着,双手不停地忙碌着。

“唉,”老人打了个哈欠。“我不能。我不睡,就得走在孩子前面。”

说完转身出了门,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

半夜,老中医上门说药少了。然后他让李梅把这种药加进去,煮一碗给孩子们吃。李梅很快就做到了。

下了一夜的雨,清晨金色的阳光洒在大地上,把鲜艳的色彩涂抹在世界上,就像刚刚收到的水彩画,闪闪发光。

欢欢的烧退了,在大家的细心照顾下,过几天她跳下床带着王婆出去玩。但是欢欢再也没有见过老人。

欢欢问妈妈老人去哪里了,妈妈蹲下来抱着欢欢的肩膀说:

那是爷爷,他是我们的恩人。

老人去世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在那个雨夜跑到十几公里外的山上的,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爬上老庙的屋顶的。

老中医说他回来的时候把草给了他,写了一封信说如果他死了就给你。



“他奶奶的,这老骨头真没用。原来人快死的时候,真的有回光返照。现在的我好像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我这辈子什么都不想要。我只希望我的家庭繁荣,忙碌。即使我离开,我也不会孤单。谁知道命运造人,但遇到你们这些可怜的人真好。首先,我不相信这些鬼魅的东西,但我相信信仰。那个该死的算命先生说不准。我就死在老刘家,那是破嘴。房契和这些年的存款都在我床板下的柜子里。如果我死后有亲戚想要财产,你可以给他们看这封信。嘿,算遗嘱吧,玩得开心!那个臭小子的粗短太他妈像我儿子了。告诉他我给了他我的宝贝手链,用一根断了的红绳子代替了他,当他断了绳子的时候,他骄傲的叫爷爷。每天,老人没有大也没有小,臭小子,给我结束……”

上一篇:别动我还在你里面h 把女生撩到腿软的情话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