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情说说 > 心情说说

老扒与淑蓉夜夜春宵 撞进他的深处润滑剂男男

小酷2022年05月05日

咚,咚。

两声拳头砸在肉体上的声音,清晰地落入苏俊凝的耳中。

怀抱着苏俊凝的身体,也随之震动了两下。

苏俊凝的大脑一片空白。

工作人员反应过来,连忙跑过来过来拉架。

等周围安静下来的时候,苏俊凝缓过神,发现自己被小程紧紧抱着。

鼻息间全是他的味道,透过衣服散发出的皮肤的清香,清爽的汗味儿,还有那浓郁的荷尔蒙气息。

小程的下巴,还紧紧贴着她的头顶。

苏俊凝的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耳朵根。

她怎么就被男人给抱了?

一句话优美的中国话脱口而出:“卧槽!”

顾风城:......

顾风城连忙松开苏俊凝。

“小姐姐,没有伤到你吧?”

苏俊凝大脑一阵懵逼。她盯着顾风城,像看一个陌生人。

她真的被眼前这个男人抱了?

顾风城被苏俊凝盯的浑身发毛。

刚才不会用力过猛,让她反感了吧?

顾风城忙解释道:“小姐姐,对不起,我担心你被误伤,这才......对不起对不起。”

“没,没事。”

苏俊凝大梦初醒,想起了刚才的经过。

“对了,你是不是被,被打了?打到背上了是不是?”

顾风城连连摇头:“我没事的。姐姐你没事就好。”

剧组安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

本以为余新出手打人已是天方夜谭。

没想到,当红小生苏俊凝,竟然和一个前一秒还在扫厕所干杂活的龙套,亲昵地拥抱和互相慰问。

简直是特大新闻!

一些多事之人,掏出手机,开始偷偷拍照。

顾风城敏锐地察觉到了暗处的摄像头,瞪去一个犀利的眼神,默默记下了那些人的样貌。

刘导愤怒不已,上前质问道:“君子动口不动手!怎么打起来了!”

不管事情因何而起,在拍摄现场发生这样的事,他脸上都挂不住。

余新的助理和眉姐围在刘导身边,不停安抚着刘导的情绪。

罪魁祸首顾风城却逍遥法外,一心全放在苏俊凝身上。

苏俊凝很明显惊魂未定。

刚刚拳头砸在小程背上的声音,不停回荡在她的脑海。

多亏了小程,不然受伤的,就该是她了。

苏俊凝既感动又懊悔。

小程一个人,挨了打,孤零零地揉着后背。看他脸上的表情,他一定很疼吧。

这么怕疼,看见拳头过来,还想都没想就替她挡住。

苏俊凝觉得心里像是被钻了一个小孔,有什么软绵绵的东西钻了进去。

她穿过一堆围上来的工作人员,走到顾风城身边。

“打的那么重,怎么会没事呢?我帮你看看吧。”

顾风城一边做出难受的样子,一边强颜欢笑:“还是算了吧,万一有狗仔拍到什么不好的照片,有人骂我无所谓,坏了小姐姐的名声就不好了。”

苏俊凝回头看了一眼余新,眼里都是埋怨。

那余新也真是的,怎么说也是三十多的人了,怎么能跟小程动手呢?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小程这么好,他也下得去手!

苏俊凝没再坚持,眼下的场景,她确实应该避嫌。

“小程,回头电话联系。”

苏俊凝凑到了刘导那里。

虽然动手的是余新,但刘导心里知道的门清,准是顾风城那臭小子在作妖。

余新已经消了气:“导演,是我刚刚太过冲动了。怎么说我也是前辈,再生气也不能跟小孩儿动手。”

刘导对余新的态度很是满意。

他转身看向顾风城:“还不给我过来!”

顾风城一脸无辜的表情,慢腾腾挪了过来。

刘导一把揪住他的耳朵,狠狠拽住:“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吗!知道这是哪儿吗!”

苏俊凝下意识又想上前,被眉姐拉住了。

顾风城委屈地小声嘟囔:“打人的不是我,我还挨了打。”

苏俊凝在旁边心疼的不行。

挨了打还要受委屈。有没有天理王法了!

她看着别人欺负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还是因为自己才受了伤呢!

刘导见他这这样就气不打一出来,用了极大的忍耐力才不至于当场戳穿他。

“那也是你跟人起了争执!刚刚余新已经道歉了,你呢?”

顾风城揉了揉被揪红的耳朵,小声道:“余前辈,对不起。”

余新表面客气地应付着。

闹剧总算过去。

之前那段还是接着拍摄。

顾风城终于愿意收一收他嚣张的气焰。

也是,受了“委屈”的人,眼神都黯淡了,哪里还会神采飞扬。

这次,最终拍摄出来的画面没有任何违和感,顺畅无比。

顾风城靠自身演技,成功接任了这一龙套角色。

唯一的意外,就是拍摄途中,顾风城伸拳的那一刻,“嘶”地闷哼一声。

苏俊凝的心疼溢于言表,只得又生生忍住。

刘导通过摄像机,看的是连连叹气。

好端端一个大闺女,怎么就被大灰狼看上了。

造孽,都是造孽啊!

连眉姐都觉察出了不对劲,看向顾风城的眼神像吃人一般。

拍摄结束后,眉姐寸步不离跟着苏俊凝。

顾风城一见这尊大佛,心里就发怵。

眉姐认识顾大总裁,又精通化妆技巧,他若是不长眼往上凑,暴露的风险太高。

苏俊凝几次想去找小程,都被眉姐以各种事拦下了。

最后,眉姐还不顾苏俊凝的在三推辞,直接送她到了家门口。

临走时,眉姐质问道:“小苏你跟我说实话,你跟那个程风故到底什么关系?”

苏俊凝想起那个拥抱,老脸一红:“就,朋友关系,没别的意思。”

“最好如此。”眉姐严肃道,“他保护你,这恩我帮你记下了。我会让他留在剧组,前提是他不对你做过分的事情。话糙理不糙,你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苏俊凝连连应下:“眉姐您的地位堪比皇太后,您说的话比那圣旨还管用,那必须得听啊!”

眉姐终于放松下来,戳了戳苏俊凝的脑门。

送走眉姐,苏俊凝原形毕露,一进屋便直接扑到朱小艾身上。

“大闺你知道吗!爸爸今天被男人抱了!被他娘的男人抱了!”

朱小艾一口水喷了出来。

“谁家的臭小子!快让我看照片!我要看照片!!!”有什么好看的呀,也不是很帅。”

苏俊凝故作不在乎的模样,急得朱小艾原地直跺脚。

“是那个小程吧?肯定是他!他都占你这么大便宜了,我肯定要看看他长什么模样!”

苏俊凝这才掏出手机,翻出一张照片。

那是小程刚从化妆室出来的时候拍的。

这么养眼的小帅哥,最适合反复观赏,有益于身心健康。

她一脸期待的看着朱小艾,希望能从这母胎solo里看到艳羡的目光。

可朱小艾却一脸震惊道:“这人怎么这么眼熟?”

“啊?他像谁?”

朱小艾拧着眉想了想,恍然大悟道:“顾风城!我们顾总!不能说十分相似,只能说是一模一样!”

“你在开什么玩笑?”

苏俊凝一个激灵。

顾风城?程风故?

之前一直没发觉,刚刚听朱小艾这么一说才发现,这俩名字刚好相反!

这也太巧了吧?

苏俊凝着急道:“小程还是个学生呢,怎么会是顾风城?我这还有别的照片,你再仔细看看!”

她翻到那张猫耳朵特效的合照,拿给朱小艾看。

朱小艾看了一眼就直呼辣眼睛。

“天,不忍直视。猛女如你,也会拍这种照片?”

苏俊凝急道:“你别看我,看他。”

朱小艾眼珠子都瞪了出来:“你确定这是同一个人?”

“确定。”

“哦,那他不是顾总。我们英俊威武的顾大总裁不拍这么二百五的照片。”

“我说呢。可爱的小程怎么会是那个讨厌的混蛋。”

苏俊凝的电话突然响起。

是她的母亲张霞,说想她了。

苏俊凝一拍脑门。这几天忙着拍戏,都没有去医院。

离下午开工还有一个多小时。

苏俊凝饭都来不及吃,连忙跑去医院。

张霞的精神看起来好了不少,但眉目间总有一种忧心忡忡的感觉。

苏俊凝心里有些紧张。

莫不是张霞知道了前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热议?那些烦心的事情,很不利于张霞病情的恢复。

可张霞平日里不怎么看手机,身边又没有爱唠八卦的人。

或许只是一个人闷的慌了吧。

张霞见她来,热情地问道:“凝凝,最近工作怎么样?”

苏俊凝给她削着苹果:“接了一个新片的主角,等电影上映了,你病好了,我们一起去电影院看吧。”

张霞顿时眉开眼笑:“主角好,主角好啊。”

苏俊凝瞥见窗台上还放着之前路菲送来的那个盆栽。

“妈,从我上次来到现在,路菲有来过吗?”

“来过一次。”

苏俊凝一听,怒火中烧:“她居然还敢来招惹你!这个死不要脸的!”

张霞慌忙示意她小点声。

“你小点声。小菲没来招惹我,是来看隔壁床那小姑娘的。”

隔壁床?

苏俊凝一看对面。

原先那个老太太搬走了,换成了一个年轻姑娘。

她眼神瞟过去的那一刹那,年轻姑娘立刻扭过头去,动作有些慌乱。

苏俊凝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压低声音问道:“路菲来看那小姑娘干什么?”

“那小孩儿是路菲的粉丝,生了重病,想见路菲一面,她便过来了。”

苏俊凝接着问道:“那她们见面的时候都说了些什么?有没有打扰到你休息?”

“俩人聊了聊最近的一些八卦。路菲一个人来的,没打扰到我,还给我提了一箱奶过来呢。”

苏俊凝心里一颤。

最近的八卦?最近能有什么八卦!

还不是关于她的那些不好的事情。

看张霞的神态,或许是知道了些什么。

她试探的问道:“妈,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

张霞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说道:“工作上难免有不顺心的事情,总会过去的,别放在心上。”

苏俊凝心里顿时有了一种不好的猜测。

路菲偏偏挑这个时候到医院来,还有这个看起来蹊跷的小姑娘。

事情一定不是巧合。

苏俊凝故作轻松道:“妈,我看你杯子空了。我削着苹果腾不出手,你去水房接点水吧,别渴着了。”

张霞应了一声,拿着水杯去接水了。

等张霞出去后,苏俊凝一把把水果刀丢在桌上。

哐当。

水果刀落在桌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响声。

对面那个年轻女孩随着声音,身体一震。

苏俊凝走到她面前:“小妹妹,你什么病?”

女孩目光有些躲闪,吞吞吐吐道:“就,我,我不想说......”

苏俊凝打断道:“别装了。容光焕发,哪里像是得了重病。”

女孩显得有些慌乱:“你是,你是苏俊凝对吧!我知道你。我与你无冤无仇,你这么说,我好害怕,好伤心。”

苏俊凝脸色越发阴沉。

路菲这个绿茶找来做戏的人,不是绿茶还能是什么!就会矫揉造作地装可怜!

女孩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娇滴滴道:“刚刚我听见阿姨跟你说我是路菲粉丝了。我有选择自己爱豆的权力,你不能因为我喜欢你的对手,就这么说一个生了病的人。”

苏俊凝走到女孩床前,俯身道:“路菲那种人高调无比,慰问重病粉丝,这么有利于她塑造人设的好事,她可不会悄悄地来。”

女孩愣住了。

苏俊凝趁她愣神的时候,一把夺过她的手机。

不出她所料,那女孩正在录像。

苏俊凝将录音删除,冷笑道:“录像做什么?想污蔑我带头欺负路菲的粉丝?”

女孩很是惊慌:“没,没有,我只是......”

苏俊凝接着道:“说吧,路菲给了你多少钱,让你这么配合她,招惹我就算了,还敢找我母亲的麻烦?”

女孩见被揭穿,干脆不装了。

“是又怎么样?你和粉丝传绯闻,又横在路菲姐姐和顾风城之间,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苏俊凝冷笑一声,盯着手上的手机。

录像被删除,有一万种方法恢复,终究是不靠谱。

她拎着手机走到卫生间,甩手丢到了蹲坑里。

手机顺着下水道,叮铃咣啷掉了下去。

女孩紧跟其后,一脸哭相:“我的手机!你还我手机!”

苏俊凝出来找到纸笔,写下一个电话号码,反手摔在女孩身上。

“这是我经纪人的电话,赔偿问题你直接跟她沟通。”

说罢,走到张霞床边,继续削苹果。

女孩将纸条扔在地上。

“你觉得什么事情都是可以靠钱解决的吗?你侮辱我的人格!”苏俊凝冷漠道:“市场价一万以下的手机,随便挑。”

女孩怔了怔,默默把纸条捡了回来。

此时,张霞回来了。

看见女孩站在地上,关切地说道:“孩子,看你脸色不太好,赶紧上床躺着休息吧。”

苏俊凝接话道:“就是,有病就别那么多小动作。”

女孩脸色极其难看,在原地站了半天没动,最后握紧了写着电话号码的纸,一言不发回到了床上。

苏俊凝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张霞。

“妈,我一会儿还要拍戏,改天再来看你。”

“嗯,去忙吧。”

从病房出来后,苏俊凝直奔这层楼的护士站。

平常人不少的护士站,今天却只有一个护士,在漫不经心地剪指甲。

苏俊凝没有在意反常之处,问道:“我问一下,404号房新来的小姑娘来了多久了?”

护士头也不抬,冷冰冰道:“病人隐私,无可奉告。”

苏俊凝眉头一皱,用商量的语气道:“我母亲在404号房有些住不惯,我们想要换一下病房,请您......”

“没有空闲病床。”

苏俊凝急道:“我一路走过来,明明看见有很多空床,怎么会没有!”

护士依旧很冷漠:“没有就是没有。”

随后补了一句:“有也不给换。”

苏俊凝顿时大发雷霆:“你这什么态度!我要见你们护士长!”

“护士长不在。”

“那她什么时候能来?”

“无可奉告。”

苏俊凝一把抓过桌上的病历本,扔到她身上。

“我会向院方投诉你!”

“悉听尊便。”

苏俊凝气的肺都要爆炸。

这时候一个电话打进来。

苏俊凝看都没看便接通,没好气道:“谁?有屁快放!”

“......”

“姐姐,你怎么了?”

听见小程的声音,苏俊凝焦躁的心情稍有所缓解。

“我没事。你找我什么事?”

“片场准备开始拍摄了,就差姐姐没有过来。”

苏俊凝低头一看表,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快半个小时了。

拍摄进度很赶,让所有人都等着自己,确实说不过去。

但现在这种情况,她实在不放心让张霞一个人待在这儿。

朱小艾还要上班,眉姐和她的助理都有自己的工作。

苏俊凝想了下,问道:“小程,下午你要不要拍保镖的戏份?”

“没有。怎么了姐姐?”

“那能不能麻烦你来一趟医院,帮我照看一下母亲?”

顾风城想也没想便答应下来:“姐姐你把医院地址和阿姨的病房号发给我吧。放心,我会照顾好阿姨的。”

苏俊凝的烦躁顿时消减了大半。

“太感谢你了小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才好。”

那边传来爽朗的笑声。

“不用谢我,姐姐信任我,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苏俊凝跟张霞说,一会儿有个朋友要去看她,随后便匆匆离去。

顾风城挂了电话便连忙赶往医院。

路上,他打电话给汪财,让他回公司拿上顾总的那一身行头,到医院会面。

顾风城来到病房的时候,张霞不禁发出一声惊叹。

“你就是凝凝说的那个小程吧,真俊一小伙!”

顾风城露出腼腆的笑:“阿姨,没有没有,我就普普通通。”

张霞心情极好,拉着顾风城问他年龄多大,家里什么情况,将来准备在哪里工作。

俨然把顾风城当作了女儿的那种“朋友”。

顾风城表现的乖乖巧巧,还不忘旁敲侧击地打听刚刚发生了什么事。

能让小姐姐焦急成那样的事,必然不是什么小事。

过了一会儿,顾风城接到汪财的电话。

“阿姨,我出去接个电话哈。”

顾风城拿着汪财带来的衣服去卫生间里去换,然后又卸掉了脸上的伪装。

头发不好换造型,只好这样了。

反正有这张脸,就足够了。

顾风城阴着脸,推开院长办公室的门,长驱直入。

院长正与人喝茶,喝道:“谁这般无礼!”

一见顾风城,立马点头哈腰道:“在下不知小顾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小顾总......”

顾风城打断他:“我要找404病房新入住病人的主治医生,再把四楼楼道监控给我调出来。”

院长一听是404房的事,哆嗦一下,打马虎眼道:“小顾总,那主治医生,他,他今天有事......”

“就没有主治医生,对吧?404新来的那个病人,是空降进去的。”

顾风城盯着院长,目光狠厉。

“你再不说实话,我便让人以放任危险人物入住医院的名义起诉你。”

眼前这人是顾家唯一继承人,得罪不起。

院长全盘托出:“那个女人是张总安排进来的,不久前路菲还去过404号病房。”

顾风城嘴角扯出一丝没有温度的笑容。

“给你三分钟,让那个女人消失在这家医院。”

“是是是。”

三分钟不到,那个女孩便被几个五大三粗的保安架了出去,一路惊呼,狼狈不堪,脚上甚至来不及穿上鞋。

保安像扔出去一袋垃圾一样,把她丢在医院门口。

此时,监控录像调了出来。

顾风城看见苏俊凝与一个护士说话,那护士却全程剪着指甲,冷漠至极。

顾风城脸色阴沉道:“把这个护士给我叫过来。”

很快,那护士点头哈腰走了进来,全无监控上的嚣张。

看见顾风城在,脸上不禁露出花痴的表情。

院长按照顾风城的话说道:“小孙,你干的不错,我准备升任你为护士长。这是我一个远房亲戚,你若是单身,便介绍给你。”

护士一脸惊喜。

今天这是什么好日子!又是升职又是走桃花运!

“谢谢院长,谢谢院长,帅哥,咱们加个微信呗!”

顾风城眯着那双狭长的凤眼,温柔道:“别着急啊,咱们先接触接触。不知在下能为姑娘做些什么呢?”

护士快要溺死在顾风城的温柔乡里了,双颊通红。

“嗯,就......”

顾风城突然脸色一变,语气阴森得可怕。

“你不是很喜欢剪指甲吗!今天就帮你剪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