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情说说 > 心情说说

短篇公车高H肉辣全集目录 告诉我舒服吗我厉不厉害手机视频

小酷2022年05月05日

整整一下午,只有赵奶奶一个人在忙前忙后。

苏俊凝越发恼火。

她在这里火急火燎,担心小程他被人欺负,心情不好。

可人家呢?一个不高兴,直接就不来了,根本不需要她安慰。

那她还担心个屁呀!

接下来拍的是男主与女主产生误会的那一段。

苏俊凝心中憋着一口气,把余新当成小程,把气撒在他身上。

代入感极强,在场所有人无不感受到被女朋友支配的恐惧。

休息时间,余新还惊魂未定。

“小苏,你演的太逼真了,我都感觉自己是个罪该万死的渣男了。”

苏俊凝牵强地笑了笑:“戏里的东西,不必当真。”

余新用一种谈论八卦的语气:“你今天是不是心情不好?不会是因为上午的那个工作人员吧?”

苏俊凝摆弄着那个可怜的奥特曼,沉默不语。

“不会真是吧?小苏,以你的身价和容貌,能配个更好的,他都不珍惜你,还惹你生气......”

啪!

奥特曼的腿被活活掰断。

苏俊凝把残疾奥特曼随手丢在桌上,起身去拿剧本。

“工作时间,不谈私事。”

拍戏时,四处走动的赵奶奶,无时无刻不暗示着小程的缺席。

赵奶奶收拾桌子时,看见了那个断腿的奥特曼。

不知是眼神不太好,还是觉得奥特曼的惨状让它看起来像是被人丢弃的东西,赵奶奶把奥特曼扔到了垃圾桶里。

苏俊凝心头一颤,强行压下了莫名涌起的情绪。

不就是个才认识了几天的小屁孩嘛,至于一直想嘛。

晚上回到合租房,朱小艾又加班,苏俊凝随便做了些东西吃。

电话突然响起。

是个陌生来电。

陌生来电苏俊凝向来不接,看了一眼便直接挂断。

那个号码又不依不饶地打了进来。

苏俊凝刷抖音正在兴头上,不耐烦地挂断。

没过两分钟,居然又来了一通电话。

苏俊凝当即火冒三丈,想关机又怕错过重要消息,干脆接通。

“喂您好不买房子不买车不买保险再见。”

那头停顿一下,传来弱弱的一声,“姐姐?”

苏俊凝呼吸一滞:“小程?”

她想起来了,是给过小程私人电话。

她挂了小程两次电话,他会很难过的吧。

先前的恼火,立马没的干干净净。

“小程,我刚刚不知道是你,我不该挂你电话的。”

小程抽了抽鼻子,闷声道:“没关系的。我在小区门口,来给姐姐送点银耳羹,这个补血。”

苏俊凝心里软成一片。她这贫血的小毛病自己都没当回事。

“你过来吧,我在三号楼四......”

“姐姐。”小程打断苏俊凝,“你还是出来拿一趟吧。我不去姐姐家了,我不想让姐姐觉得我别有用心。”

天哪,怎么会有这么善解人意的小可爱!

苏俊凝在家里看了一圈,没什么能送给小程的。

余光瞟到一个男式手表。

当时,朱小艾相中了女式手表,正好买情侣款能打折,便把配套的男表也买回来送给她。

她还好好嘲笑了朱小艾一番,一个男表让她怎么戴出去!?

送给小程刚刚好啊!

苏俊凝拿着那块男表,下楼找小程。

远远便看见了顾风城的身影。

“小程!”

顾风城见苏俊凝过来,把手里的保温桶递给苏俊凝。

“这是我用红糖水熬的,里面的银耳和红枣都是补血的。姐姐你平时也要好好吃饭呀,轻度贫血需要慢慢调理的。”

“这是你自己做的呀?”

苏俊凝心里涌上一层莫名的情绪。

除了她那很早就已经去世的父亲,小程是第一个这么关心她的男人。

苏俊凝掏出那块男表,“小程,这个送给你。”

顾风城笑的无比开心:“谢谢姐姐,那姐姐帮我戴上好不好?”

苏俊凝给顾风城戴表的时候,顾风城俯视着她的头顶,露出饿虎扑食般的眼神。

苏俊凝抬头,顾风城又恢复了那天真的模样。

苏俊凝原本想邀请他上去坐坐,但顾风城接连拒绝,那谨小慎微的模样惹得苏俊凝不住地笑。

回去后,打开食盒,一碗热气腾腾的银耳羹赫然眼前。

苏俊凝一边尝着,心里美滋滋的。

这臭弟弟对姐姐还不错嘛!

不对,是香弟弟。

吃完银耳羹,烦心事又涌了上来。

苏俊凝掏出手机看网上热议的进展。

有眉姐和那些真爱粉的帮忙,针对她的不利言论,现在几乎找不见了。

只有路菲的粉丝依旧不依不饶,在网上疯传路菲与顾风城绯闻的时候,将她说成插足人感情的第三者。  

还有刘导的影片,也不停受人抨击。

还未上映,便被称为烂片。

苏俊凝终于忍无可忍。

她自丑闻被曝,消沉数月,就把刘导这部影片当成逆风翻盘的资本。

怎能容忍那些宵小之辈胡言乱语!

她登上微博小号,找到那个最先发消息的电影大咖,在底下一顿痛骂。

与此同时,顾风城的手机接连震动。

【顾风城上赶着给烂片投资,他是脑袋被削了一半的智障吗!】

【那混不吝随便放出几句话糊弄你们,就屁巅屁巅的上当。】

【还根据投资方变动判断影片前途,咋不根据鸡屁股大小看看是谁下的蛋呢?】

顾风城已经回了办公室,看见苏俊凝小号发的东西,当即一口银耳羹喷了出来。

他好像,被他的小姐姐给骂了。是小姐姐不知道的,没见过的,另一个他。

不过没关系,他做这些不后悔,最快将小姐姐从漩涡中解救出来要紧。

剩余的事情慢慢处理。

顾风城乐呵呵地在苏俊凝的评论底下回复。

【英雄所见略同!】

【说的对!字字珠玑!】

【会说话就多说一点!】

汪财在旁边,一脸生无可恋:“被人骂还这么高兴,你简直无可救药。”

“她骂的是新城总裁顾风城,与我程风故有什么关系?”

“可你终究还是顾风城。”

顾风城突然沉默。

他抬起手腕,看了看那块仿佛还残留着苏俊凝体温的手表。

而后,又旁边抽屉里掏出那根他珍藏多年的小手链儿,戴在同一只手上。

他端详许久,缓缓说道:“苏俊凝最厌恶的就是居高位者的感情。在我还能做程风故的时候,我会让她爱上我的苏俊凝吃完银耳羹,怼完键盘侠后,朱小艾回来了。

“俊俊,我费了好大功夫终于打听到了路菲前任助理的电话。不过,你要那个干什么?”

“跟之前那则丑闻有关。”

苏俊凝跟朱小艾讲了她与谢青元的事。

朱小艾气愤异常:“那个解青元我还见过几次,人老实巴交的,怎么还跟着外人一起坑你!我帮你打他去!”

“算了,他事出有因可以饶恕,如今对我也没有什么威胁了。”

苏俊凝把那个电话存在手机里。

她因为暧//昧关系,本是囊中之物的影后称号被别人夺走。如今,罪魁祸首却心安理,靠暧//昧关系为自己营销。

她不会让路菲就这么逍遥自在下去!

第二天早上,苏俊凝来到剧组。

不出所料,小程也在。

一看见她来,竟有些局促不安地别过头去。

苏俊凝内心不由嗤笑。

果真是个大男孩,还会害羞。

从化妆室出来后,刘导并未着急开始拍摄。

按刘导的意思,先拍点男女主之间的互动花絮,给观众撒糖。

片子未播出,风评便被别有用心之人搞臭了,恶劣影响已经造成,必须采取措施补救。

刘导说的隐晦,但明眼人一听便能听出来,这是要炒CP的意思。

苏俊凝觉得无所谓。要炒就炒吧。

刘导安排的花絮,是在休息时间,剧组的人玩真心话大冒险,苏俊凝输了,被要求嘴衔着一次性纸杯,给余新喂水。

顾风城听的目瞪口呆。

刘导知道自己对苏俊凝的意思,还搞这么一出!

不是说好了,影片宣传的问题,他去解决的嘛!

顾刘两家好歹是世交,就这么不信任他的能力嘛!

顾风城的眼神对上刘导的。

刘导一脸王之蔑视,就差把“你这小兔崽子能奈我何”写在脸上。

以顾风城现在的身份,也确实什么都做不了。

于是,一脸绿光的顾大总裁,只得很没出息地蹲在角落。

刘导没再搭理顾风城,去指导拍花絮了。

苏俊凝衔着纸杯,杯里的水划过她嫣红的嘴唇,最后落在余新的口中。

顾风城嫉妒的眼睛都红了。

可拍的时候一直出岔子,不是苏俊凝没衔好杯子,就是余新没接住水。

一个短短的花絮,来来回回拍了四五遍。

刘导没预料到这种状况,为了不耽误拍摄进度,只好准备放弃。

“再拍最后一遍,还是不行的话就算了。”

纸杯被蓄了半杯。

苏俊凝叼起纸杯边缘的时候,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但她拍了这么多次,耐心快耗尽,没多想头便往旁边一歪,将水倒了下去。

这次,余新准确无误地接住了。

但很快,他面容扭曲,将嘴里的液体尽数吐到地上。

“哪里来的醋?”

周围有一瞬的鸦雀无声。

看着余新脸上难受滑稽的表情,众人终于忍不住哄堂大笑。

刘导下意识地朝顾风城的方向看了一眼。

顾风城向他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余新对于自己被捉弄一事很是恼火:“谁把水换成了白醋?谁换的,站出来!”

周围无一人承认。

刘导继续面无表情地盯着顾风城。

顾风城突然慌了。

这老家伙不会因为怕得罪余新,而把他拎出去顶罪吧。

那他以这个身份,就别想在剧组待下去了。

刘导突然说道:“是我安排的。小余,为了花絮效果,没有提前告诉你,不好意思。”

余新脸色很不好看。

任谁被大庭广众下这般捉弄,都做不到一笑了之,更何况他还是个公众人物。

刘导又凑上去说了许久,余新脸色才渐渐缓和。

顾风城依旧在角落里蹲着,努力降低存在感。

刘导趁准备拍摄的空荡,一把把他揪起来,拎到厕所门口。

“既然是来当工作人员的,能不能别给我添乱!不然我去你老子那儿告状去!”

顾风城一脸吊儿郎当:“刘叔,花絮拍的就是个热闹,我给你创造氛围,你怎么还不高兴。”

“别跟我扯犊子!再瞎作妖,我就把你顺着窗户扔出去!”

苏俊凝突然从拐角出现。

顾风城把想说的话吞回肚子里去,换上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导演,我错了,我以后不会了。”

苏俊凝来上厕所,远远便听见刘导的声音。

她还好奇,这是在训斥谁。

拐过来一看,不得了了!是小程!

小程腕上还带着昨晚她送的表,此刻,他却拿手挡在面前。

像是害怕挨打一样,瑟瑟发抖,模样可怜极了。

刘导威名远扬,人厉害脾气差,对下面人动手是时有发生的事。

苏俊凝心一急,连忙上前:“导演,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苏俊凝脸上鲜少的陪着笑,俨然一个由于学生不听话而被叫去的家长。

刘导各种情绪夹杂一起,面部可谓五彩纷呈,最后冷哼一声,甩袖离去。

苏俊凝送了口气,回头安慰道:“好啦,没事了。你怎么又惹刘导生气?”

顾风城一脸委屈:“我也不知道刘导为什么又说我。可能是因为我昨天下午没来吧。”

唉,还是小孩子心性啊。

“好了小程,做好自己就行,不必管别人怎么说。等你步入社会,这样的事情多的很。”

苏俊凝嘴里说着安慰的话,顾风城却从她眼中看出了忧伤。

“姐姐,你怎么了?没事吧?”

苏俊凝回过神,“我?我能有什么事啊。”

苏俊凝虽未明说,可顾风城知道她为何而伤神,眼中便多了一份疼惜。

顾风城像往常一样,在下面看苏俊凝演戏,看的津津有味。

有一个跑龙套的配角突然大叫一声,摔倒在地。

众人连忙上去帮忙。

那人不慎崴了脚,伤的还不清,恐怕短时间内不能再拍戏了。

刘导让人把他送去医院后,想找个替补继续拍摄。

可角色要求,那个龙套至少要一米九以上。

放眼在场所有群演,没一个合适的。

顾风城抓住时机,跳了出来。

“刘导,你看我怎么样!”

顾风城嗓门极亮,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有个不知道他身份的人哈哈大笑。

“你也就身高符合吧?在剧组待了几天而已,就觉得自己能当演员了?”

顾风城当场反驳:“就你厉害是吗?你能上天还是咋的?”

顾风城径直走到刘导面前。

这个龙套,是女主家族还未没落时候的贴身保镖。这么好的跟他小姐姐亲密接触的机会,顾风城不可能让给别人。

刘导用看傻子的表情看着他,用眼神警告他不要捣乱。

顾风城瞪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问道:“导演,现在就我符合硬性条件,要不给我个机会呗?”

刘导气的眉毛都在颤抖。

之前背着他爹让他进了剧组,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这小混蛋居然还蹬鼻子上脸,要跑龙套上荧幕!

刘导大声咳嗽了几下,道:“这恐怕......”

顾风城没等他说下去,连连鞠躬。

“谢谢刘导给我这个机会,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望!”

新任的片场主管是顾风城找来的人,见状忙指挥道:“还不快找人给他化妆!不要耽误拍摄进度!”

化妆师忙接话:“还是按照原先的妆去画,对吗导演?”

刘导没反应过来,还未说话,主管便又插嘴:“那肯定是啊!别墨迹了,赶紧去!”

一行人架着顾风城,风风火火地进了化妆室。

刘导:......

苏俊凝在台上笑得合不拢嘴。

这小家伙还真是伶牙俐齿,居然能在刘导面前蒙混过关,成功拿到了这个小龙套,也算他有点本事。

刘导见顾风城执意如此,生怕他还会发疯耍赖,也就由他去了。反正后期剪辑,图像处理还不是导演说话算数,到时候大不了把他裁掉。

顾风城一从化妆室出来,顿时成了全场焦点。

一米九二的身高,强劲有力的身材,配上刀削般的面容轮廓,深邃的眉眼...... 

苏俊凝正在喝水,一见他,嘴里的水尽数喷回了杯子里。

有一说一,作为一个实打实的老色批,苏俊凝抖音里关注的腹肌小哥哥,制服小哥哥,多的数不过来。

可没有一个能像小程这样,能带来这么强烈的视觉震撼!

这还是前一秒追着她叫姐姐的小奶狗吗?

妥妥的狼崽子啊!

苏俊凝接连咽了好几口唾沫,收起了内心的小九九。

工作重要。

余新的装扮也是一身正装,英俊帅气。但是跟顾风城比起来,容貌气场都逊色不少。

三个人一站好,还没开始拍,刘导便直摇头。

龙套抢了男主的风光,这无疑是一个极大的败笔。

“造型师带他下去,重新做个造型。”

几分钟后,顾风城又回来了。

这次,他的面部线条柔和了些,发型也没有之前那么成熟。

一声“Action”后,正式开拍。

自初见后男主对女主便极为上心。女主作为公司总裁的千金,与男主谈判,男主一见女主便凑上前去。

这时保镖出场,为保护自己的上司,一拳把男主打倒在地。

“咔!”

刘导无奈地摇了摇头:“小程,你收敛一点行不行?和男主对戏,却像黑老大在教训手下,你觉得合适吗?”

顾风城一脸无辜,小声嘀咕:“我按剧本来的,没错啊。”

刘导明面上说顾风城抢风头,实际上他一个纯素人,哪儿有那个本事,还不是男主气场没撑起来。

余新听出来刘导话里的意思,心里一咯噔。

顾风城眼中阴光一闪,用委屈的语气接着补刀:“我气场要比男主强,那是我的错了?”

余新脸色越发阴沉。

苏俊凝连忙拉了他一下,在他身边小声说道:“小程,你演的很好,这事不怪你。别在说了。”

这种得罪人的场合,他竟然丝毫没有发觉。

剧组的人多的是八面玲珑之辈,小程在其中,太容易出错了。

顾风城低头看着苏俊凝。

就在四目相接的那一瞬间,苏俊凝又很没出息地沦陷了。

程风故,真他妈的帅呀。

刚刚还觉得他天真单纯像个小孩儿,会撒娇会卖萌,可外表却有着成年人的凌厉逼人。

这反差萌,谁顶得住啊!

苏俊凝看的口水都快要流下来。

余新的话把她拉回现实。

“小苏,我建议换一个人来演龙套,你觉得如何?”

苏俊凝一愣,没反应过来:“啊?换什么?”

“换掉你旁边这个人,有他在,这段没法拍。”

顾风城恼火不已,出言嘲讽道:“技不如人就要多加历练,别想着把别人替下去,自己就能好。”

话一出口,顾风城便后悔了。

他在新城娱乐的时候,时常用这种语气教训属下,讽刺对手。

但这样的话从程风故嘴里说出来,实在是有失体统。

此刻看着苏俊凝的眼神,顾风城心里更是懊恼。

糟糕,人设差点就要崩,得想办法挽回。

余新脸色青一阵红一阵,显然没受到过这样的对待。

大庭广众之下,堂堂主演竟然被一个小小的龙套出言嘲讽?

这要是传出去,算个什么事啊!

他松了松领带,上前几步,一副要干架的模样。

顾风城顿了一下,忍住了要上前迎战的冲动,往苏俊凝的方向缩了一下。

苏俊凝见状,着急不已。

小孩子心性,口无遮拦,刚刚小程说的话确实有些过火。

苏俊凝站在两人中间道:“新哥,小程他不小心说错话了,你不要跟他计较这些。”

余新的情绪稍有缓和,摆摆手。

“小孩儿不会说话,我......”

顾风城躲在苏俊凝背后,气势汹汹地呲着两颗小虎牙。

余新呼吸一滞。

顾风城又轻蔑地翻着白眼,朝他吐出舌头。

余新的怒火瞬间被勾起,一个箭步冲上来。

“我他妈揍死你!”

苏俊凝没想到余新会突然发飙,吓得一哆嗦。

此时也顾不得保护小程,反而把小程当作了身边唯一的依靠,下意识地躲在他身后。

“姐姐小心!”

顾风城一把将苏俊凝揽在怀里,转身背对着余新。

余新的拳头直直落在了顾风城的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