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情说说 > 心情说说

灌满精撞击小腹鼓起H 美女公安局长全文免费阅读

小酷2022年05月05日

顾风城指了指汪财的手机。

“你看现在热度第一的新闻。我是在转移公众视线。”

汪财掏出手机,一眼便看到了关于苏俊凝的各种言论。

他想了想,拍手称赞道:“公众怀疑你B养你小姐姐的时候,自曝跟路菲有那个意思,谣言不攻自破,高明,实在高明!”

顾风城揉揉眉心:“哪里有那么简单,后面的事情还麻烦的很。”

不过多时,顾风城吩咐的新闻便在“晚间娱乐”的官方账号发布。

#路菲痛失主角,新城娱乐总裁顾风城派亲近下属前去安抚#

晚间娱乐明面上就是一家普通的新闻媒体,看上去与新城娱乐毫无关系。

但实际上,晚间娱乐的创始人是顾家的一个远房亲戚,晚间娱乐存在的作用,便是以第三方的立场,为顾家服务。

此消息一出,新一波的热议随之而来。

【哎呀,好感动啊,着急去安慰路菲,又怕被人拍到,顾总真的好体贴】

【之前谁说顾总B养的人是苏俊凝?听风就是雨?打脸不?】

【就是,我们小苏苏冰清玉洁,空口无凭,怎么能随便侮辱人?】

眼看大众的关注点渐渐偏离了苏俊凝,顾风城这才松了口气。

但张总那边也没闲着。

网上渐渐出现了一种言论,说顾风城是看事情暴露,为保护苏俊凝,才捏造与路菲的假绯闻。

既是真爱,为什么顾风城一成为投资方便将路菲换了下来?

绝对有问题。

这一言论背后有人操纵,很快,苏俊凝重归讨论焦点。

【顾风城一当投资方,苏俊凝就成了主角,这怎么解释?】

【做错事不可怕,可怕的是死不承认,还欲盖弥彰。】

不出三分钟,一个在业内很有权威的电影大咖,发布了一条新的微博。

#浅谈电影:刘先民导演的新片是否符合大众审美#

这条微博根据之前播放的预告片,对刘导的电影进行了未卜先知的分析。

虽然并未直接挑明,但字里行间都表现出了对这部影片的不看好。

论证头头是道,十分令人信服。

随着#路菲痛失主角##苏俊凝出演新片##顾风城成为新投资方#等一系列新闻,大众聚焦点理所当然集中到了刘导的新片上。

无需营销,这条微博自带流量。

当然,这条微博正是顾风城手底下的编辑大将们的手笔。

所谓的电影大咖,不过是新城娱乐暗中创建的众多小号之一。

将编造的真相一个个公之于众,趁各种匪夷所思的揣测成型前,营造先入为主的印象。

顾风城很擅长玩弄这一套。

吃瓜群众的言论风向立刻受到了引导。

【听说原先投资方指定要路菲演女主,跟演艺公司已经签好合同了,说什么都不肯换。顾总与之交涉无果,便直接当了新的投资方】

【真爱感人啊!那个苏俊凝也真是,别人不要的片子她上赶着演,呸】

顾风城一看,直拍脑门。

这怎么又开始骂起他的小姐姐了?

还没完没了了!

他立马登上小号,去苏俊凝的粉丝群里煽风点火。

“有人cue咱们的苏苏小天使!这能忍吗?这不能忍!”

之前,经过顾风城的不断努力,他的小号在苏俊凝的粉丝群里已经混成了管理员。

群主要去备战高考,他便成功接替了群主的位置,成为了苏俊凝粉丝“苏粉粉”的领头人!

那地位,杠杠的。

他说的话,宛如圣旨!

转眼,苏俊凝的粉丝便开始抵制那些侮辱苏俊凝的言论。

发一条,怼一条,怼到他们哑口无言为之。

顾风城看着看着,不觉好笑。

有这群超给力的真爱粉小可爱们护着他的小姐姐,他甚是放心。

路菲那边一直没什么动静,静观其变。

夜长梦多。

顾风城找来路菲经纪人的电话。

“现在我属下与路菲交流的照片已经全网都是了,不知道你们是何看法呀?”

路菲已经气炸了,她的经纪人倒是很冷静。

“顾先生,事情闹成这样,您和您的属下有不可避免的责任,必要时,我们会通过法律程序……”

顾风城打断道:“法律解决的话,只能两败俱伤。我倒是有个不错的解决方案。”

“您说。”

“顺其自然。”

经纪人语调一高:“您说什么?”

“顺其自然,可以为路菲被踢出剧组找到一个最有利于你们的解释,以后,也可以借我的名声为她铺路。”

更可以让你们闭嘴,别伤害小姐姐。

以后?没有以后。

等这事热度过去,一脚踹开。

经纪人思考半晌,回道:“顾总袒护苏俊凝的证据也不是很难找吧。我为何不选择让我的艺人完全置身事外?”

顾风城发出一声阴险的笑:“我这里有几张美照,希望能与您一起分享。”

路菲的经纪人在看见路菲脸上沾着果粒橙,卸妆卸了半张脸的那几张照片后,顿时崩溃。

“好,我同意你的说法。”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才对嘛。”

顾风城的人趁着公众视线转移,立马继续删帖封号。

现在,能威胁到苏俊凝的言论暂时不存在了。

顾风城终于能松一口气了。

此时,刘导的电话打了进来。

接着是汪叔。

然后是他爸。

顾风城顿时原地石化。

……

折腾着,已经到了凌晨三点多了。

苏俊凝和朱小艾也没闲着。

她们一刻不停地关注着新闻。

这不是苏俊凝第一次登上热搜。

但这次的热搜,风向变化之快,令人瞠目结舌。

朱小艾不禁吐槽:“他们大半夜的不睡觉吗!”

苏俊凝则十分想打人。

那个吃饱了撑的顾总,不好好搞新闻业的事情,非要投资电影干什么。

投资就投资吧,还害她躺枪。她都不认识他的好嘛!

闲的没事干瞎折腾,讨厌至极!第二天,苏俊凝来了剧组。

眉姐也跟着一起来了。

刘导脸色阴沉地能滴出墨来。新片拍摄还未结束,网上就骂声一片,换了谁都不高兴。

眉姐凑到苏俊凝身边:“小苏,这片子现在风评不好,你若是不想拍,咱们就推掉。”

苏俊凝回道:“我觉得挺不错的。网上那些人就是瞎说,以后有他们打脸的时候。”

造型师给苏俊凝化妆的时候,苏俊凝想拿手机给张霞发个消息。

结果数不胜数的新闻接连蹦了出来。

苏俊凝烦躁不已。

突然,一条微博引起了她的注意。

#苏姐姐加油,你永远是我们的小天使!#

发布者网名为“凝凝的城堡”,是她认识的为数不多的老粉之一。

苏俊凝心中涌上一丝暖流。

患难见真情,太令人感动了。

苏俊凝登上自己的大号,给“凝凝的城堡”点了一个大大的赞。

附上一条评论:【谢谢小可爱哦~】

评论区顿时爆炸。

爱豆亲临评论区,这是要过年了嘛!

苏俊凝看着粉丝激动的模样,脸上的笑意藏都藏不住。

突然,一种不和谐的言论开始出现。

大意是,污蔑苏俊凝的粉丝是无脑的舔狗。

苏俊凝:???

苏俊凝看了叫唤的最凶的那几个,莫名觉得熟悉,仔细一想,这不是路菲的脑残粉吗!

敢跑来这里找事!

苏俊凝勃然大怒。

之前无论看到别人怎么骂她,她都一忍再忍,现在有人骂维护她的小可爱,是可忍熟不可忍也!

苏俊凝眼角瞥了瞥眉姐。

眉姐正和刘导聊的正欢,暂时没有注意到她这边。

苏俊凝拿过手机,打了一条【你像一只在泔水里泡了三个月的卤蛋】,发了出去。

接着,便像雷达一样搜索所有负面的言论,发现一条怼一条。

苏俊凝亲自到评论区,粉丝的立马跟了过来,组成大部队开展浩浩荡荡的攻势。

很快,路菲的粉丝便被怼的丢盔卸甲,纷纷删评。

一条热搜开始霸榜。

#苏俊凝实力护粉#

苏俊凝一条一条骂的正起劲,眉姐走过来一把抢走了她的手机。

“小苏,你在干什么呀!我跟你说过多少遍,这个时候少说话才能少出错!”

眉姐一脸恨铁不成钢。

苏俊凝像个被训斥的孩子,低下头:“对不起眉姐,又要麻烦你帮我收拾烂摊子了。”

下次还敢。

真爽。

眉姐叹了口气:“行了,你专心拍戏,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化好妆后,便开始拍摄。

开头是女主站在冰天雪地里的场景。

三伏天,苏俊凝身穿厚羽绒服,帽子口罩棉手套齐全,还要做出很冷的样子,来回走动。

不到三分钟,便大汗淋漓。

苏俊凝扛冷不扛热,一热起来心情立马烦躁。

这时候,要是有个凉丝丝的冰袋,该多好。

前几天一直来送冰袋的小程,今天不知道哪里去了。

刘导喊了第五遍“咔”之后,终于忍不住,下令中止拍摄。

“小苏,你今天怎么回事?”

苏俊凝连忙道歉。

她拍戏时很少出现这种状况。

频频走神,总感觉缺了点什么。

刘导挥挥手:“你先去旁边休息下吧。”

眉姐连忙迎上来:“昨天没休息好是吗,快去那边吹吹空调。”

脱下那身厚重的衣服,苏俊凝又出了不少汗。

还没走到空调跟前,只听“砰”的一声,整个剧组陷入一片黑暗。

居然停电了。

这场戏是室内拍摄,外面热气渗透,屋内人又多,温度蹭蹭上涨。

苏俊凝天生轻度贫血,温度一高又开始缺氧,渐渐眼前一片眩晕。

眉姐看出了她的异样:“小苏,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我给你倒点水去。”

眉姐一走,苏俊凝突然支撑不住,眼前全黑,向一旁倒去。

混沌中,苏俊凝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宽厚的肩膀。

有人稳稳接住了他。

苏俊凝感受着后面穿来的胸膛的热度,非但不觉得燥热,反而有一种舒心的感觉。

紧接着,她感觉到自己被人腾空抱起,放在了一个凉爽的地方。

苏俊凝很快便缓过神来。

小程的脸映入眼帘。他正跪在她身边,给她扇着扇子。

一见她睁开眼,顿时眼前一亮:“姐姐,你醒啦!”

苏俊凝迷迷糊糊起身,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大坨冰袋上。

准确来说,是一大坨冰袋叠成的“冰床”之上!

怪不得这么凉爽,这么舒服。

“小程,谢谢你了。”

顾风城拧开一瓶冰水,递到苏俊凝嘴边。

“小姐姐,你是中暑了嘛?刚刚可吓死我了,我一来就看见你要晕倒,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

苏俊凝感动的一塌糊涂。

“不是中暑,就是有些贫血,休息下就好了。”

此时,这边的动静把刘导引了过来。

“小苏,你……顾……”

顾风城背朝苏俊凝,朝刘导使了个眼色。

刘导的眼神看起来十分嫌弃,像是见到了什么油腻的生物一样。

刘导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憋的胡子都在颤抖。

“小苏,顾好自己的身体。”

苏俊凝应道:“好的,导演。”

刘导瞪了顾风城一眼,随后离开。

顾风城的骨骼肌自主战栗,抖了几下,像是害怕了。

苏俊凝见状,困惑不已,问顾风城道:“诶?小程你怎么了?还有刘导刚刚那是什么眼神?是在瞪你嘛?”

顾风城轻咳两声:“可能是觉得我过来晚了吧。”

苏俊凝顿时有些心疼。

刘导眼神如此犀利,她有时候也是怕的。小程是剧组里的一个临时工,被吓到很正常。

苏俊凝拍拍顾风城的肩膀:“小程,你别怕,刘导不会针对你的。”

顾风城点点头,顺势蹲在苏俊凝身边,一边解开装着冰袋的大塑料袋,顺势把脑袋靠在了苏俊凝的膝盖上。

身体软若无骨,柔声道:“都怪我。要是我早来一点,早给姐姐送冰袋,带瓶冰水,姐姐或许就不会晕倒了。”

苏俊凝一颤,从早上起便觉得空荡荡的心,被填的满当当。

她伸出手,轻轻揉/搓着他的头皮,还用手指缠绕他头上的棕色小卷毛。

“怎么能怪你呢?我谢谢你还来不及。小程,你真好。”

顾风城眼睛舒服的眯了起来,大脑袋不自觉地往苏俊凝的手心里蹭。

真是不枉他熬通宵之后,还坚持赶来剧组。

值了!

“你们在干什么!”

旁边传来一声怒喝,吓得苏俊凝和顾风城皆是一个激灵。扭头一看,眉姐拎着一瓶水,眼睛瞪的像铜铃。

苏俊凝顿时像被发现偷吃了糖果的孩子一样,手足无措。

眉姐大步向前,像拎小鸡一样,拎着顾风城衬衫的脖领子,把他提溜起来。

“你是谁呀,竟敢这么放肆?”

待看清那人的脸,眉姐眉头一皱。

怎么这么眼熟?

新城顾总?

不可能,顾风城哪里有这么二百五。

“你不好好工作,竟然敢骚扰我的艺人?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顾风城手足无措,眼神巴巴的望着苏俊凝。

“我,我没有骚扰,没……”

苏俊凝呼吸一窒,连忙上前将顾风城从眉姐手里解救下来,护在身后。

“误会,都是误会哈。”

顾风城像一条受了训斥,怕极了的小泰迪,两只爪子紧紧揪住苏俊凝的衣角。

眼神透过苏俊凝的肩膀望着眉姐,一眨一眨的。

眉姐眼珠子都要从那副金框眼睛后面蹦出来了。

“小苏,你家亲戚?”

“……”

“不是?!”

眉姐脸色一垮,指着顾风城道:“你,若还是想在这儿工作,就给我收起那些不该有的想法,在苏俊凝方圆十米内消失!”

顾风城嗓音带着哭腔,将头埋在苏俊凝肩膀上。

“不要,我不要离开小姐姐……”

苏俊凝心如刀绞,转过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他。

“没事,不用害怕,我会护着你。”

顾风城红着眼,乖巧地点头。

“嗯。”

眉姐气的高血压要犯,一把拉过苏俊凝,走到一个没人的地方。

“我有没有跟你说过,在外不要和男性有过多接触。那种新闻对一个艺人的影响有多大,你不会忘了吧?”

苏俊凝想起之前的事,神色顿时凝重。

“眉姐,你说的我清楚,可小程他……”

“我不管什么小橙小蓝。可能威胁到你前途的一切因素都必须排除,我这是为了你好。”

苏俊凝低下头。

“他的事交给我处理,你安心拍戏。”

眉姐说完,便朝新任主管的方向走去。

苏俊凝心中警铃大作。

眉姐不会是要把小程撵走吧!

这绝对不行!

苏俊凝连忙跑着跟上去。

就在眉姐叫住主管的那一瞬间,电话响起。

眉姐说了声抱歉,便接通了电话,神色凝重。

“小苏,公司有点事情需要我处理,我先回去了。”

苏俊凝松了口气。

这电话来的真是太巧了。

苏俊凝急忙去找小程,发现他正在给剧组的工作人员分发冰袋和冰镇矿泉水。

脑袋耷拉着,眼中也死气沉沉。

苏俊凝愧疚不已。

小程帮了自己,自己没有好好感谢他,反倒连累他受了一顿训斥,险些丢掉工作。

苏俊凝掏出来兜里一个小小的奥特曼人偶。

那是她今早下楼,楼下上幼儿园的小男孩送给她的。

她暂时也拿不出别的东西,就先用这个哄哄吧。

还没走到小程身边,刘导便喊全体人员开始工作。

苏俊凝无奈,将奥特曼人偶放在小程的水杯盖上,就去拍戏了。

接下来的状态好了很多,拍摄进程也很顺利。

苏俊凝偶尔瞟小程几眼。

平日里他会兴致冲冲地凑到最前面,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水灵灵的。

可现在,他离得远远的,连看都没往这边看一下。

他心情一定很低落吧。

很快便到了中午的休息时间。

苏俊凝从化妆室出来,想去找小程,旁边屋子突然传出谈话声。

听声音,是刘导,还有小程?

苏俊凝凑到门边,听了半天也没听出个所以然,依稀听到“投资”“合同”之类的字眼。

苏俊凝正疑惑,屋门突然打开,将她吓了一跳。

刘导阴着脸,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顾风城原本面朝门,一看见苏俊凝,立马转过身去。

苏俊凝走了过去:“小程,刘导跟你说了些什么?”

顾风城大脑飞速运转,闷声反问道:“姐姐,是不是我离开,对大家都好?”

苏俊凝慌了神。

合着刚刚刘导是教训小家伙来着。

她忙安慰道:“不会的。谁说的?小程别听他们瞎说。”

顾风城哭丧着脸。

“小姐姐,你在骗我,明明你们都希望我离开。”

苏俊凝连忙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程不在,姐姐拍戏都不在状态了。我不希望你离开。”

顾风城乐的像中彩票,脸上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真的嘛?”

眼尾一滴晶莹的泪珠滑落。

苏俊凝慌了神。

这怎么还哭了呢?

下意识伸手要帮他拂去泪水。

顾风城的大脑袋违心一偏,避开了苏俊凝的手。

“姐姐,我先走了,你路上小心。”

苏俊凝急的原地跺脚:“小程,你等等我,咱们还是一起回去。”

等苏俊凝来到原先的休息室,顾风城已经走了。

水杯拿走了,留下那个奥特曼人偶倒在一片水泽之中,像个无家可归的可怜娃娃。

苏俊凝心疼之余又微微恼火。

这小家伙性格怎么这么倔呢?

他不可能不知道,人偶是她放到那儿的呀!

苏俊凝一阵头疼。

现在的小孩儿都这么难哄吗。

她闷闷不乐地回到了合租房。

一进门,朱小艾便看出了她的异样。

“俊俊,还因为网上的事不高兴啊?”

苏俊凝稳了稳神:“哦,没有。网上的事有眉姐他们处理。”

“那你是怎么了?”朱小艾直盯着苏俊凝的眼睛,“不会是因为那个程风故吧。”

苏俊凝不想理会,往厨房走。

朱小艾不依不饶,追上来。

“靠,不会吧,真是因为他?俊俊,我觉得你有问题。你可能被他拿捏住了。”

苏俊凝一菜刀砍断一根白萝卜。

“别瞎说!一个小屁孩,还我被他拿捏,怎么可能!”

对,小屁孩,就是小屁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