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情说说 > 心情说说

在健身的时候突然支起小帐篷 公交车被多男摁住灌浓精

小酷2022年05月05日

刘导大手一挥:“全剧组暂停拍摄。演员角色需要调整,路菲,你可以回去了。”

路菲嗓音都在颤抖:“导演,这,这是怎么回事?”

莫不是手中钉子被刘导发现了,以为她心术不正?

不行,此电影必火,她不能将主角拱手让人,尤其是苏俊凝!

可她毕竟没伤到苏俊凝。只要她一口咬定,手中钉子是刘导看错了,有投资方在背后撑腰,谁也不能拿她怎样!

“导演,我没有要害苏俊凝!那个钉子不是我拿的!”

刘导:???

苏俊凝:???

众人:???

苏俊凝朝后看了一眼,果真刚刚所在的地方,地上有颗钉子。

拾起来,那上面还残留着体温。

苏俊凝怒道:“此地无银三百两!这钉子还是热的,给我个解释!”

路菲下意识地狡辩:“天气本就热,这我怎么知……”

“要不要报警,验验这上面的指纹!”

苏俊凝愤恨地指着路菲:“路菲,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险恶,刚刚若不是刘导喊停,你是真准备要了我的命吗!”

路菲还想反驳,被刘导打断。

“不管因为什么,你都不必再来了。”

路菲如遭雷击:“你,你知不知道我是投资方选中的主演,你凭什么这么说!”

“就是投资方那边来的消息,要将你从演员名单里剔除。”

“我,我不信!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等着!”

明明说好了,她在张总身边,张总给她铺路。

她要让所有人看看,有钱能使鬼推磨,没有人能动的了她路菲!

路菲颤抖着拨通了张总的电话。

“张总,刘导的影片,不是让我演女一号的吗!现在怎么......”

电话那头显得有些不耐烦:“你听从导演的安排。”

“……”

“就这样。”

“可是,之前明明说好……”

电话直接被挂断。

路菲呆愣在原地。

众人听不清电话里说什么,但一看路菲的模样,就知道没什么好事。

路影后自出道来一路顺风顺水,这次是真遇到人生滑铁卢了。

路菲看着周围人的嘲讽和冷漠,终于忍不住,丢下一句“谁稀罕演这片子”,便落荒而逃了。

苏俊凝愤愤地想,路菲居然起了这么歹毒的心思,丢了角色,是她应得的报应,不值得任何人同情!

刘导朝苏俊凝招手:“小苏,你过来。这部戏由你出演女主,我带你熟悉一下剧本。”

苏俊凝有些难以置信:“导演,这怎么突然就……”

惊诧过后就是喜出望外。

前不久才因为丑闻而丢了好几部片子的主角。不出几月,连丑闻热度都还没过去,她又重新成为了主角?

这也太魔幻了吧!

新城传媒,总裁办公室。

“小顾,你老实告诉我,起诉的人是不是你找来的!”

顾风城一身名贵西装,乌黑的头发拿发胶抹的水亮,标准的精英派头。

他温柔地玩弄着一串女人才戴的小手链儿:“你护着你的人,我护着我的人,谁又有资格指责谁呢?”

对面张总拍案而起,怒道:“别扯别的。回答问题!”

“张叔有钱不补自己公司账上的窟窿,反而给你的小情儿瞎投资,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果然是你!你就不怕我告诉顾天龙?”

顾风城放下手链儿,抬手摸着下巴,眯眼道:“告诉又能怎样?老爹在国外,现在整个顾家都归我管。恐怕没等他赶回来处理,您就已经被法院传唤了。”

张总气急败坏:“好,好!顾天龙真是养了个好儿子!小小年纪,狼子野心!”

顾风城突然表现出与年龄极其不符的沉稳:“张叔既然都这么说了,那我装也得装下去了。刘导的片子给我,合同一签,我立马让人撤诉。”

张总气的直哆嗦,在早就拟好的合同上签了字,随后摔门而去。

汪财在一旁看的唏嘘不已。

这人哪里像十九岁,也不像他宣称的二十五岁。

这老狐狸精的生意人模样,说他三十五,保不齐都有人信。

顾风城吩咐秘书,立刻将投资方变动的消息通知到刘导那里,并告诉刘导,新的投资方允许他一切照旧,只有两点要求。

一,马上中止拍摄,路菲立刻走人,当龙套也不可以!

二,苏俊凝来接任女主。

顾风城焦急地吩咐道:“快,快,快去!”

秘书从未见过顾总这火急火燎,虽然不明就里,但还是飞速去办了。

秘书一走,顾风城西装都顾不得脱,立马狂奔向总裁办公室内的浴室。

他把头发打湿,掏出棕色染发膏往头上抹,胡乱搓了几下,洗掉吹干,又拿出卷发棒卷头发。

汪财在旁边,简直没眼看。

“如果我有罪,法律会惩罚我,而不是让我目睹直男变装!”

顾风城没空理会他的冷嘲热讽。

“快打电话问问那个什么金呀玉呀的,看看剧组现在什么情况。”

汪财无奈道:“我又不是你的下属,上辈子真是欠你的。”

顾风城收拾好发型,涂了些稍微显黑的粉底液。

忙完这些,价值十几万的西服上,洗发水泡沫,染发膏残骸,水渍,粉底液,交错纵横,惨不忍睹。

顾风城将西服随手一脱扔在床上,像丢一块抹布一样。然后换上了背心牛仔裤。

汪财挂了电话:“如你所愿,路菲走了,你小姐姐当了主角。”

顾风城顿时松了口气。

“那路菲走之前有没有欺负小姐姐?”

汪财回道:“有。”

顾风城一听,毛都炸了,来不及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便发出怒吼。

“汪财,给我教训路菲!给我教训她去!”

汪财:???

“你想让我怎么教训?她有保镖有经纪人,我……诶你人呐?”

顾风城一溜烟跑到剧组。

还好赶上了,这边还没结束。

顾风城一眼便在人群中看到了苏俊凝。

苏俊凝已经换上了女主的装扮,正拿着剧本和人对戏。

顾风城看着苏俊凝笑颜如花,内心的烦郁一扫而空。

他在远处看了一会儿,想着小姐姐拍了很久的戏,该吃点东西垫垫肚子,便准备去外面的包子铺买点包子。

那家包子铺是全国连锁。以前,苏俊凝还是小演员的时候,就经常去。她应该很喜欢那里的包子。

顾风城拎着一兜包子回来,突然看见有一个男演员,伸手将苏俊凝揽到怀里。

那个男演员叫余新,顾风城认识。年龄不小,演技也不错,但直到不久前才一炮走红。

顾风城两眼发红,恨不得把余新揽在苏俊凝腰上的手给剁下来。

就是拿着剧本试个戏,至于这么认真嘛。

顾风城拎着包子长驱直入,径直来到紧搂的两人面前。

“小姐姐,演了那么久,饿了吧,我给你带了包子。”

按照剧本,男女主正互诉衷肠,偏执病娇的男二弟弟突然出现,阴沉着脸,一刀砍向了男主。

苏俊凝正入戏,顾风城闪现,脸上虽带着笑,但莫名露出一点阴森的感觉。

苏俊凝被吓的大叫一声,脸直接埋进了余新的怀里。

顾风城:“……”

苏俊凝深吸几口气才稳住神。

入戏太深,真是戏里戏外分不清了。

“对不起,刚刚有些失态。”

“没事,没事。”

灯光较暗,余新没认出眼前是谁。

他冲顾风城挥挥手:“剧组非工作人员不得入内,粉丝要送礼物,等我们出去再送。”

顾风城瞪着眼,上前几步。

苏俊凝连忙拦下。

“新哥,他也是剧组的一个工作人员。”

余新上下打量顾风城几眼,淡淡地说了句:“哦。记得以后带上工作牌。”

顾风城恼火地看着他。

苏俊凝见状急忙打圆场。

“小程,我饿了,你买的包子什么馅的呀?”

顾风城戏精附体,不说话,撅着嘴一脸委屈。

苏俊凝就见不得他小可怜的模样,顾不上包子,忙安慰道:“没事的,下次记得带工作牌就好,没有的话我帮你要一个来。”

顾风城低着头,声音沉闷:“嗯,芹菜猪肉馅的,韭菜虾仁馅的,姐姐你吃包子,我没事。不用管我。”

没事之人那必然有事。

苏俊凝生出爱护的心思,对余新说道:“新哥,看你把人家凶的。”

余新语塞。他也没怎么凶吧,就事论事而已。

苏俊凝这也太反常了。

余新不由得多问:“你家亲戚?”

苏俊凝愣了下:“啊?”

顾风城灵光一现,趁机挽住苏俊凝的胳膊:“对,这是我小姐姐!”

“啊,对,认识一小孩,过来帮忙的。”

苏俊凝突然兴致一来,收紧了胳膊,对余新凶道:“这是我的人!你不许欺负人家!”

“我……”

余新一脸看傻子的表情,摇着头走了。

余新走后,苏俊凝一个没忍住笑喷出来。

“现在心情好点了没?”

顾风城点头,笑道:“嗯嗯。”

他殷勤的抽出小塑料袋,拿了一个包子,递给苏俊凝。

看着苏俊凝吃包子,侧脸一鼓一鼓的,心情甭提多满足。

那句“这是我的人”,简直令人喜出望外啊!

苏俊凝确实饿了,吃到一半才发现那傻孩子一动不动地看着她。

“你别光愣着了,你也吃点!”

顾风城乖巧地摇头:“姐姐我不饿,你吃吧。”

苏俊凝拿起一个包子就塞到了他的嘴里。

两人正吃着,顾风城突然说道:“其实我好羡慕刚刚的那个哥哥。”

“怎么了?”

“那个哥哥可以和姐姐一起拍戏,我只能远远地看着姐姐,想要靠近,却要被人凶。”

苏俊凝心里一颤,连忙道:“诶,你别这么想,咱们现在不是并排坐在一起呢嘛,以后我护着你,没人敢凶你。”

顾风城依然很忧郁:“可是,如果我会拍戏的话,就能和姐姐多相处交流了,不像现在,我只能在姐姐饿的时候给姐姐送包子吃。”

顾风城抬眼看着苏俊凝。

眼中晶光闪闪,眼角却微微下垂,看的苏俊凝心都要化了。

苏俊凝摸了摸他的小卷毛,安慰道:“没关系的,以后我会多抽出来时间陪你的。”

这孩子父母都不在身边,确实怪可怜的。

顾风城顿时荣光焕发,点头如捣蒜:“嗯嗯嗯!”

苏俊凝摸了几下,收回手,突然觉得不对劲:“咦?手上沾了什么东西?棕黄色的。”

顾风城心一紧。

天,不会是他的染发膏没干透,刚刚苏俊凝摸他头的时候沾上了吧。

他故作轻松道:“可能是不小心蹭到脏东西了吧。”

苏俊凝没多想,拿纸擦了擦:“可能是吧。不好意思,还把你头给蹭脏了。”

顾风城赶忙摇头:“没关系的。”

苏俊凝原本还想就剧本里几点和余新交流一下。

奈何顾风城一直黏着她,她一想离开就立马不开心,想了想还是算了。

交流剧本什么时候都可以,哄小宝贝不能哄一半就撤了。

等两人吃完包子,正好也到了回家的时间。

顾风城挥手道:“姐姐,我骑单车回家啦!”

苏俊凝见外面天全黑了,这个时间点车又多,十分不放心。

“路上不安全,我帮你打个车回去吧。”

“不用了小姐姐,我家就在天明小区,一会儿就到了。”

天明小区,瞎说的。

顾风城知道那是苏俊凝从片场回家的必经之地。

果然苏俊凝眼前一亮:“正好顺路,走,一起打车。”

原本经纪人眉姐要派人接她,苏俊凝打了个电话推辞了。

两人顺理成章做到了一辆车上。

顾风城心里都要乐开花了。

车上,苏俊凝昏昏欲睡。

这一天过得大起大落,从试镜,得角色,与路菲相争,最后成为主角。

转折之快让人心力交瘁。

出租车一个转弯,苏俊凝迷迷糊糊倒在了顾风城的肩膀上。

她从未靠过男生的肩膀,心中不由得涌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奇怪,这感觉,怎么这么舒服。

舒服到不想睁眼。

一睁眼,车已经到她小区门口。

而本该已经下车的顾风城,此刻正跟她靠在一起。她一动,顾风城也醒了。

顾风城揉揉眼:“你靠着我肩膀睡的香,不忍心叫醒你。再说,我要是先走了,留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苏俊凝心中一热,又有些愧疚,连忙下车。

“时候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

 

刚刚在车上还昏昏欲睡,此时瘫在床上,却困意全无。

被小程挽过的胳膊,触感回忆起来还十分清晰。

苏俊凝不由得两颊发烫。

小程他倒是很有趣。

他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

苏俊凝晃了晃脑袋。

她这是怎么了……

不会是看上了那个二十岁不到的小屁孩吧!

“喂,你怎么了,我跟你说话呢!”

朱小艾冷不丁喊了一嗓子。

苏俊凝猛然回过神来,吓得一哆嗦。

朱小艾凑到苏俊凝面前,仔细打量了半晌。

她不怀好意道:“双目含情,两颊泛红,说!是不是发春了!”

苏俊凝蹬了她一脚。

“去你的,你才发春!”

朱小艾缠上来:“你绝对有事情瞒着我,快说!是不是恋爱了!”

听见“恋爱”两字,苏俊凝莫名心慌。

“也不算吧。”

“那就是快恋爱了!快讲快讲!”

“……”

苏俊凝稳了稳神,犹豫再三,还是把和顾风城在一起的经历讲了一遍。

谁知,朱小艾听完之后一脸鄙夷。

“靠,一口一个姐姐,那男的就是个绿茶!”

苏俊凝一听,脾气暴涨:“什么绿茶!那分明是姐姐的小宝贝!”

朱小艾翻着白眼:“行吧。那你对他什么感觉。”

苏俊凝语塞。

是啊,她对小程什么感觉?

应该就是同情和羡慕。

同情他生活不易,羡慕他身上的青春和活力。

只是,两人终究要分道扬镳。等拍摄结束,剧组解散,分别之日也就到了。

她依旧会是那个在娱乐圈不断破爬滚打的卑微社畜。

而小程,终究还是要回归同龄人的生活。

苏俊凝认真道:“我对姐弟恋不是很感兴趣。而且,我都这把年纪了,就别耽误人家了。”

朱小艾怒道:“你怎么这么说?不会是爱而不得吧?你什么年纪?你才二十四啊,花儿一样的年纪。”

她一把抢过苏俊凝的手机,翻开相册。

“我倒要看看那个男狐狸精到底长成个什么样子,能让我家俊俊这么妄自菲薄!”

苏俊凝连忙抢手机。

她手机里确实有一张和小程的合照,是刚刚吃包子时候照的。

小程心血来潮,挑了一个猫耳朵特效。

苏俊凝觉得挺可爱的。但要是朱小艾看见,肯定觉得巨巨巨幼稚,然后笑话死她。

不行,不能让她看见!

苏俊凝一把把手机抢了回来,开始转移话题。

“诶,对了,你们顾总有没有为难你?”

朱小艾突然来了兴致,兴奋道:“下午顾总秘书亲自来找我,我还以为顾总要给路菲报仇呢,吓死我了。结果你猜怎么着?她夸了我表现优秀,要人事部门给我加薪!”

苏俊凝打趣道:“中午你确实表现优秀!那一杯果粒橙泼的气势磅礴!”

苏俊凝接着吓唬道:“没准你们顾总先给你加薪,在你最得意的时候把你开除,这才是最阴险的报复。”

朱小艾一激灵:“别瞎说!”

两人的手机几乎是同时,蹦出了一条热搜消息。

#当红小生被曝丑闻又演主角,苏俊凝疑似被B养,那人竟是……#

两人惊呼:“什么鬼!”

……

顾风城把脸遮挡的严严实实,从货运电梯上楼,趁没人的时候进入了总裁办公室。

将头发洗回黑色,发胶定型,换上一身崭新的西装。

顾风城又变回了新城娱乐的顾大总裁。

秘书火急火燎地禀报:“顾总,一个娱乐大咖在微博上散布谣言,声称您投资刘导的电影是为了苏俊凝一人,短时间内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顾风城一听,一阵心慌。

当时情况紧急,自己一味想快点成为投资方,让路菲离开剧组,不要欺负苏俊凝。

谁知思虑不周,留下这么大个祸患。

“那现在是什么情况。”

“已经有不少媒体在就此事进行讨论,说,苏俊凝是被,被……”

秘书吞吞吐吐,似有难色。

“被什么?”

“被您,给,给B养了。”

顾风城怒不可遏,抄起手边一个价值不菲的青花瓷器,扔到地上。

“胡说八道!新城是娱乐新闻圈的龙头,那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媒体胆敢这么议论!我看他们是不想活了!”

一定是那个老不死的张总,在背后惹事!

秘书吓得颤颤巍巍:“那顾总,现在怎么办?议论太多,压不下去了啊!”

“压不下去就直接灭了他!给我动用新城的一切资源,所有有关账号立即封号,议论一个封一个!”

秘书立马去办了。

谣言以最大速度被压了下去。

但接踵而来的,便是新一波的恶意揣测。

顾风城打开社交软件,上面已经议论纷纷。

【可惜苏俊凝长了张清纯脸,干的尽不是清纯事。】

【苏俊凝背后的金主势力不可小觑啊。】

【删什么删!万恶的资本家!有钱能使鬼推磨!】

【他急了他急了,你们触动了高层的利益了,赶紧保命去吧。】

顾风城一阵头疼。

光是靠手段压制,根本来不及,还会起到相反的作用。

看来还得另辟蹊径了。

此时汪财推门进来。

他对刚才网上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满脸愁容。

“我跟你说啊,你以后可别叫我去教训路菲了。我趁她一个人的时候,刚上去说了没两句,她就哇哇大叫,搞的我好像非礼一样。”

顾风城脑中灵光一现:“我叫你教训她,你还真去了啊!”

“那必然啊!谁叫她欺负我嫂子,活该她!”

“然后呢,快讲。”

汪财一脸惊魂未定:“然后她就叫,就哭,我还得反过来安抚她,最后我怕被人发现就跑了。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啊!”

顾风城连忙搜索“路菲”这一关键词。

果然,下面出现了一个词条。

#路菲被路人粉堵截骚扰#

热度蹭蹭上涨。

只因关于苏俊凝的热议到处都是,才暂时掩盖了这一消息。

顾风城点开看了看,里面有狗仔偷拍的图片,是汪财努力安抚路菲的时候拍的。

天助我也!

顾风城立马给秘书打电话。

“看路菲的那条新闻。就说网上疯传的路人粉是我的亲信,用这张图去炒我和路菲的绯闻。”

汪财在一边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

“OMG,你脑子被门挤了还是被驴踢了?你不爱你的小姐姐了?干嘛要和别人炒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