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情说说 > 心情说说

全黄H全肉细节文玩雏女——把跳D放在里面跑步不能掉

小酷2022年05月04日

记者们看到这一幕,更是精准的把镜头对准了慕晚晚和薄云泽。

  他们早就接到风声,说慕晚晚打算在生日宴会上,公布她和薄家大少爷薄云泽谈恋爱的消息。

  像是薄家这样的超级豪门,随随便便一个花编新闻,都能赚足人的眼球。

  更何况,慕晚晚的身份还很特殊,她从小陪伴在薄司寒的身边,和薄司寒的关系说不清楚道不明白。俩人因为从小在福利院一起长大,后来也被一对夫妻共同收养过,像是兄妹的关系,可明白人都看得出来,薄司寒可不是把慕晚晚单纯的当成妹妹看待。

  薄司寒,慕晚晚,薄云泽,三者之间的大戏,是很多人一直很关注的点。

  薄司寒见薄云泽朝着慕晚晚弯下腰,伸出了手,眼神冷了冷。

  他的手放在身侧,不自觉的握成了拳。

  薄云泽的唇角噙着自信的笑意,他眼看着慕晚晚距离他的位置还不到一米,迫不及待的笑着开口,“晚晚,我等你很久了,你今晚很漂亮。”

  话音落下,一阵香风从他的身侧轻轻而过。

  慕晚晚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从薄云泽的身边经过,来到了薄司寒的面前。

  “哥哥,让你久等了。”慕晚晚的脸上挂着恬静的笑意,黑亮的眸子盯着薄司寒,眼里似乎是只有他。

  薄司寒原本紧握成拳的手,缓缓松开,然后淡淡的恩了一声。

  那边的薄云泽,还保持着弯腰伸手的手势,俊脸上的笑意甚至都没来得及退下,就僵在了脸上,看上去甚是滑稽。

  咔嚓咔嚓-

  记者们没有放过这个精彩的瞬间,连忙对准薄云泽猛拍。

  周围的客人们,忍不住开始指着薄云泽议论。

  “嘿嘿,快看薄大少的样子,他以为自己是王子呢,人家根本不是要找他的好么?”

  “薄大少一向以为自己是万人迷,现在翻车了吧?哈哈哈!”

  “快别说了,再怎么说这里也是薄家的老宅,算是人家的地盘。”

  周围的议论声如同尖刺落入耳中,薄云泽如同机械人,僵硬的直起身子,脸色黑如锅底。

  他从来没有像是今天这么丢脸过,简直像是个SB。

  “晚晚,你没有看到云泽在这么?”慕若比薄云泽的反应要快一些,勉强的笑着向慕晚晚问。

  慕晚晚根本没有注意到周围人的议论,她正和薄司寒低声说话,问他手还疼不疼。

  薄司寒此时心情不错,那张万年不化的冰山脸也出现了难得一见的笑意:“一点小伤,不疼。”

  但是当听到慕若质问慕晚晚的时候,他唇角的笑意又迅速消失了,冷沉沉的目光向慕若投去,让慕若顿时有种从头到脚掉入冰窖的感觉。

  事实上,慕若很怕薄司寒。

  这个男人阴戾狠辣,阴晴不定又手段变态,眼里出来慕晚晚,谁的面子都不给。

  慕晚晚转过身去,看向慕若和薄云泽。

  “晚晚,祝你生日快乐,我……“被这么多人盯着,薄云泽迫不及待的想要挽尊,从衣兜里取出提前准备好的生日礼物,一个包装精美的首饰盒,准备给慕晚晚。不等薄云泽把话说完,慕晚晚就打断了他的话。

  “薄云泽,你怎么在这里?”

  女孩子的语气非常意外,好像他出现在这里,是她意料之外的事情。

  可明明是她,邀请他来的。

  薄云泽顿时像是被人掐住脖子的鸭子,一张俊脸顷刻间,涨得通红。

  周围的吃瓜群众们,看着薄云泽的眼神变了味。

  慕晚晚刚才的那个问题,实在太有灵性了。

  难不成,这位薄大少是不请自来?

  这也太厚脸皮了吧?

  薄大少和薄家现任的掌门人薄司寒,关系如同水火,这在豪门圈子里根本不是秘密。

  薄司寒侧眸看了一眼,见慕晚晚一脸迷茫的盯着薄云泽,那小模样像是真的不知道他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薄唇若有似无的翘了翘,薄司寒淡淡的向不远处的方寻递了个眼色,“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

  方寻是个人精,迅速的回过神来,从善如流的回答,“薄大少爷应该是偷偷的溜进来的。”

  “我不是偷偷溜进来的,是慕晚晚邀请我来的!”薄云泽因为“偷偷”二字,感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一双桃花眼泛着火光,盯着慕晚晚,“慕晚晚,你是什么意思?把我邀请过来,就是为了给我难堪?!”

  一旁的慕若,也是一脸气愤的看着慕晚晚,“晚晚,你是怎么回事?明明是你邀请我和云泽来参加你的生日宴会,并且还说准备在生日宴会上公开你和云泽的关系。我可是把你当场铁哥们今天才来的。还有,你看,云泽把定情戒指都准备好了,你怎么能这样?!”

  说完,慕若一把夺过了薄云泽手里面的那个首饰盒,对着慕晚晚打开,里面放着的赫然是一枚钻戒。

  面对薄云泽和慕若的质问,慕晚晚那张白净的小脸写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你们在说什么?我根本没有邀请你们来。如果是我邀请的,那我应该给你们请帖了,你们有请帖吗?”

  慕若和薄云泽顿时哑然。

  他们没有请帖,慕晚晚没有给他们请帖。

  他们一开始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又哪里会在乎慕晚晚给不给他们请帖?

  慕晚晚又把目光放在了薄云泽身上。

  淡漠疏离的如同在看一个陌生人。

  薄云泽从来没有见过慕晚晚对他露出那样的眼神,心里的不安逐渐扩大。

  “还有你,薄少爷,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欢我姐姐慕筱雪?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你这戒指是不是送错人了?你应该把戒指送给慕筱雪才是。”慕晚晚轻柔甜美的声音,在安静的大厅中显得格外清晰。

  薄云泽看着气势逼人的慕晚晚,不禁朝后倒退了一步,不敢相信她会说出这样一番话。

  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旁边的慕若,见慕若也是一脸气愤的盯着慕晚晚,他心里就更加骇然了。

  他喜欢慕筱雪的事情只有慕若知道,慕晚晚怎么会知道?!

  这个时候,薄云泽想违心的说事实不是这样的,可现在有媒体镜头正对着他,他却说不出来他不喜欢慕筱雪的话。

  慕晚晚只是三言两语,就把他逼到了绝境之中。

  薄云泽用阴沉到几乎要杀人的目光看向慕晚晚。

  薄司寒只听到了慕晚晚说,他和薄云泽没有关系,周身冷硬的气场,不自觉的柔和了很多。

  “云泽,这里不是你胡闹的地方。”薄司寒的岁数比薄云泽只大几个月,但是算起来,薄云泽得喊他一声大哥。

  薄云泽最讨厌薄司寒用这种教训晚辈的语气和他说话,气的额头的青筋都暴了起来。

  可偏偏,他又不敢拿薄司寒怎么样!“晚晚,你告诉我是不是薄司寒逼你这么做的?”慕若一脸心痛的看着慕晚晚,好像被慕晚晚扎了心的人是她,“一定是薄司寒逼你的,不然你不会这么对待云泽的。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对待云泽!”

  她这么一说,薄云泽顿时冷静了很多。

  “薄司寒,是不是你逼晚晚这么做的?你一直把晚晚当成你的所有物,禁锢她的自由,你是不是疯了?”薄云泽把矛头转向薄司寒,冷声问。

  薄司寒是不会和薄云泽还有慕若废话的,正准备派人把他两个人赶出去,就见一道娇小的身影,迅速的挡在了他的前面。

  薄司寒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一下,向准备上前来的方寻摆了摆手,示意他暂时不动。

  “薄云泽,你哪来的脸觉得是司寒哥哥逼我的?”慕晚晚一脸莫名的看着薄云泽,那张嫣红的小嘴里吐出的话,像是刀子似的狠狠戳入薄云泽的心窝,“你没有我司寒哥哥长得好看,也没有我司寒哥哥优秀,你哪里都比不上我司寒哥哥。难道我慕晚晚在你眼里就是个傻子,放着这么好的司寒哥哥不要,而选择你?”

  她的话音落下,众人看着薄云泽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也是了。

  薄司寒的优秀,是薄云泽比不上的。

  只要慕晚晚的眼睛没瞎,在薄司寒和薄云泽之间,她就会选择薄司寒。

  这薄云泽的脸到底有多大,才让他有自信说出那样的话。

  那边随时等着赶人出去的方寻,盯着慕晚晚的眼神,只能用崇拜了形容了。

  晚晚小姐确实厉害,那番话说的就连他都相信了!

  也怪不得他们家薄爷,在听了晚晚小姐那一席话之后,浑身的毛都被捋顺了。

  果然,只有晚晚小姐,可以影响到他们家薄爷的情绪。

  “慕晚晚!”薄云泽觉得他彻头彻尾的被耍了,目眦欲裂的看着慕晚晚,“你最好不要后悔你现在的所作所为!”

  说完,薄云泽也无法在这里多待一秒,转身迅速的朝着大厅的出口走去。

  那背影竟然是透着仓惶的狼狈。

  “晚晚,你这次玩的真的是有点过火了!”慕若朝着慕晚晚丢下一句话,然后急匆匆的去追上薄云泽。

  慕晚晚转过身去,看向薄司寒。

  薄司寒看着她的眼神,已经不似之前那般阴戾,柔和了很多。

  “哥哥,宴会可以开始了。“慕晚晚微笑着说。

  薄司寒弯下腰去,向慕晚晚伸出手,邀请她跳宴会的开场舞。

  慕晚晚把小手放到了薄司寒的手中,轻轻的握住了他指骨分明的大手。

  *******

  一天结束,夜晚。

  白天的宴会把慕晚晚折腾的很累,这会儿全身放松的躺在浴缸里,她觉得浑身上下都舒畅了。

  手里面拿着平板电脑,浏览着微博。

  薄云泽上了热搜,排名第五。

  今天在薄家的媒体,拍下了薄云泽朝着她伸出手,而她却径直从他身边经过的视频,。

  正是这个视频,把薄云泽顶上了热搜。

  不过她的脸特意被打了马赛克,不用想,慕晚晚也知道是薄司寒的手笔。

  薄司寒不允许她的照片流传到网络上,很多人都知道慕晚晚是薄司寒养在身边的,但是却不知道慕晚晚到底长得什么样。

  想到薄云泽今天气急败坏离开的背影,慕晚晚翘了翘唇角。

  这只是个开始罢了。

  她要的绝对不是薄云泽只是简简单单的出个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