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情说说 > 心情说说

短篇公车高H肉辣全集目录——撞进他的深处润滑剂男男

小酷2022年05月04日

“晚晚,你怎么还没有收拾好?”少女一阵风似的冲到慕晚晚的身后。

慕晚晚从镜子里看着站在她身后的人,唇角勾了勾,“刚才有点事情耽误了。”

“刚才我看到薄司寒从这房里出去了,他是不是又欺负你了?”少女捏着拳头,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慕晚晚扭过头去看向站在身后的慕若。

慕若正用担忧的眼神看着她,再搭配上她有点愤怒的小表情,看上去像是真的在为她打抱不平。

如果不是前世见识过慕若这副大大咧咧的皮囊下,隐藏的是一颗多么险恶的心,还真的很容易被她这堪称影后级别的演技给骗过去。

前世,慕若是慕家除了她爷爷之外,唯一对她好的人,正儿八经的把她当成亲妹妹那样照顾,为了哄她开心可以自己扮丑,为了帮她出头,还帮她打架。她也把慕若当成自己的至亲,以至于慕若说什么,她都相信。

后来,她听信了慕若的话,为了追求所谓的自由,和薄云泽越走越近,和薄司寒的关系则是逐渐恶化。

最终,薄司寒彻底被她伤透了心,偏执症和躁郁症也严重到了几乎无法挽救的地步,他为了不做出真正伤害她的事情而放手。然而她和薄云泽在一起之后没几天,她就被慕若和薄云泽联手害死了。

原来,他们都是为了她的心脏。

?????为了拿她的心脏,去救慕家的小公主,也就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慕筱雪。

慕若一直挑拨她和薄司寒的关系,一方面是为了帮薄云泽打击薄司寒,另外一方面是薄司寒之前一直把慕晚晚保护的太好,他们找不到机会对慕晚晚下手。

为了她体内的那颗心脏,他们还真的是煞费苦心。

慕若见慕晚晚用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瞳安静的望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是有种心里发虚的感觉。

“晚晚,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慕若的语气很温柔,眼中担忧的神色更加明显了。

慕晚晚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抹浅淡的笑,“没有不舒服,我一会儿就下楼去了。你去楼下等我吧。”

慕若从慕晚晚的脸上看不出什么倪端,心也就稍微定了定,“是不是薄司寒又对你说了什么?晚晚,你听我说,无论他说什么你都不能相信那个男人!你知道别人是怎么看你的吗?他们都说你是爱慕虚荣,只会攀附男人生活的花瓶。但是我不相信,你根本不是那样的人!你要坚定自己的本心,不要怕薄司寒!”

慕晚晚看着慕若一本正经的样子,她只想笑。

前世,慕若就是经常这样给他洗脑,告诉她女孩子要追求自由,薄司寒就是禁锢她自由的囚笼。

慕若却是没有注意到慕晚晚眼底的嘲讽,继续说,“云泽已经到了,在楼下等你呢。今天你们当着那些媒体和客人们的面前宣布你们的关系,那么大家就都会知道,你和薄司寒之间是清白的,根本没有什么。等你和薄司寒彻底断了关系,我就和爷爷说一下,让你回我们家去住。”

最后一句话,就是慕若的杀手锏。前世的慕晚晚,最大的梦想就是摆脱薄司寒,回慕家,认祖归宗。

但是现在,慕晚晚已经认清了慕家人的嘴脸,那家人根本不值得她有任何的留恋。

“我一会儿就下去了,你先下楼去等我吧。”慕晚晚垂下眸子遮住眼底流动的冷光,淡淡的说。

慕若点了点头头,吩咐慕晚晚尽量快点,别让云泽等急了,就转身离开房间了。

这个时候,薄云泽正在花园里等着慕晚晚。

看着面前华丽的欧式别墅,薄云泽那双桃花眼里流动着复杂的光芒。

这里是薄家的老宅,薄家庄园,位于H市最繁华的地段,价值不可估量。

原本这里应该是属于他的。

结果却被薄司寒抢走了!

那个卑贱的私生子凭什么?明明他才是薄家名正言顺的大少爷!

拳头捏的吱嘎作响,薄云泽喃喃的说,“薄司寒,我迟早要你跪在我的脚下舔鞋!”

“云泽。”悦耳的女声忽然从薄云泽的身后响起。

薄云泽立刻收敛了脸上狰狞的表情,换上了一副如沐春风的笑脸。

当看到只有慕若一个人走过来的时候,薄云泽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怎么就你一个人?慕晚晚呢?”

他在这里吹着风,等了慕晚晚很久了。

等得有点不耐烦了,他才让慕若去喊慕晚晚。

结果慕晚晚居然还是没有过来。

是最近他给慕晚晚太多好脸色,以至于她可以不把他放在眼里了?

“我刚才去看了看,还在收拾。”慕若走到薄云泽的面前,用拳头轻轻的怼了怼薄云泽的胸口,“你急什么?反正今天慕晚晚就公布你们之间的关系了。“

薄云泽无奈的笑了笑,“这又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你知道的,我心里只有小雪。”

“小雪知道你这么惦记她,肯定会很高兴的。”慕若笑着说,眼底却藏着深深的失落。

想起慕筱雪,薄云泽的目光也温柔了很多。

“不过慕晚晚有些奇怪。”慕若话锋一转。

“哪里奇怪?”薄云泽满脑子都是慕筱雪,漫不经心的问。

“她今天对我的态度很冷,提起你的时候也不像是之前那么热情,你们两个没有闹别扭吧?”慕若觉得事情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刻,如果在这个时候掉链子,那么他们就前功尽弃了。

只要薄司寒彻底厌恶了慕晚晚,他们就可以对慕晚晚下手了。

“她一向是大小姐脾气,任性的很,谁知道她怎么了。阿若,我们不用管她,你多和我说说小雪的事情,我最近一周都没见到她人了。”薄云泽说。

俩人在这里聊天,没有注意到不远处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方寻站在薄司寒的身后,要被他散发出来的冷气给冻成冰棍。

“薄爷,要不要我去把他们赶走?”方寻小心翼翼的问。

薄司寒眯了眯黑眸,薄唇缓缓吐出两个字,“不用。”

说完,他就转身抬脚离开。

方寻看了一眼薄司寒,又看了一眼薄云泽和慕若,有些不明白他们家薄爷的操作了。今天的宴会举办的很盛大,不只是请了京市大半个圈子的上流社会,还请了不少媒体记者来,这是慕若给慕晚晚出的注意,让她向薄司寒提出的要求。

薄司寒一向很宠她,只要不是触及他底线的要求,他会无条件的答应。

前世,慕晚晚借着这场生日宴会,狠狠地给了薄司寒一个打击。

当时薄司寒直接在宴会上情绪失控,把薄云泽打到了医院去,这件事对薄家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害得薄氏集团的股价大跌。

而慕晚晚则是被薄司寒彻底给禁锢了起来,足足有半年时间,她都没能踏出这个庄园半步。

那半年时间,她和薄司寒几乎每天都在争吵,关系恶化到前所未有的程度,从那以后,他们之间就再也没有和平过。

可以说,十八岁的生日宴会,就是她和薄司寒之间关系的一个重大的转折点。

慕晚晚看着镜子中,妆容淡淡的自己。

薄司寒喜欢她素颜或者是淡妆的样子。

但是为了膈应薄司寒,她之前一直都喜欢画比较浓烈的妆容。

慕晚晚这才发现,淡妆更适合她。

宴会在别墅大厅里举行,此时客人差不多都已经到场了,媒体记者也都到尾了。

当慕晚晚一袭白色轻纱礼服裙,从楼梯缓缓走下的时候。

原本热闹的宴会大厅瞬间安静下来,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慕晚晚的身上。

几乎是所有人都被慕晚晚给惊艳到了。

简单的白色礼服裙穿在她的身上,却和她那甜美又灵动的气质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她没有戴任何首饰,精致的小脸上妆容很淡,却依然高贵的如同白天鹅。

她的美,不是那种浓烈明艳的,却是那种让人很舒服的美,淡淡的流入人的视线之中,却能给人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特别是那双杏眼,像是搓揉了银河般明亮。

如果不是那双眼睛和慕晚晚的一模一样,他们都不敢相信面前的女孩子竟然是慕晚晚。

慕若看着款款走下楼梯的慕晚晚,眼底浓浓的嫉妒。

这个慕晚晚今天怎么那么反常?她那标志性的艳俗大浓妆呢?

慕若又撇了一眼站在身侧的薄云泽,发现薄云泽已经盯着慕晚晚看呆了。

之前薄云泽每次见慕晚晚的时候,慕晚晚都会穿着很艳俗的衣服,画很浓艳的妆,打扮的一点都不入流,俗气的很。

像是今天这样清清爽爽的慕晚晚,他还是第一次见。

“咳咳!”慕若咳嗽了一声。

薄云泽这才发现自己盯着慕晚晚看呆了,俊脸闪过一道尴尬之色,连忙把视线移向了别处。

慕晚晚的视线在大厅里面飞快的扫视了一圈,最终定格在了站在薄云泽身后不远的薄司寒身上。

薄司寒正望着她,眼神看上去很满意。

慕晚晚一手提着裙摆,唇角荡漾着浅浅的微笑,迈着轻盈的步伐向薄司寒所在的方向走去。

“她朝着你这边走过来了。”慕若见慕晚晚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走过来了,用胳膊肘碰了碰旁边的薄云泽,笑着说。

薄云泽发现那些媒体记者的镜头一直在跟着慕晚晚,先是伸手整理一下领带,然后挺直了背,脸上扬起一抹有些得意张狂的笑。

他直勾勾的看着慕晚晚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走来,待她快要走到身边的时候,很是绅士的弯下腰去,朝着她伸出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