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情说说 > 心情说说

在公车上拨开内裤进入毛片 公么大龟弄得我好舒服秀婷

小酷2021年11月16日

叶睿泽不明白他们之间究竟有何联系,接连两次的崩溃,事情绝对不简单。“菲菲,别哭,你的眼泪让我心痛。”

凌菲吸吸鼻子,流血不流泪,这是生在军人世家的魏佳敏从小接受的观念。重生归来,她确实变得脆弱了许多。

她任由叶睿泽拉着自己的手走出机场,一路上她都没有多说什么。仿佛刚刚的事没有发生一般,安静到可怕的地步。

凌菲将视线投向窗外,原来这里真的很陌生,至少没有给自己家的感觉。

“菲菲,刚刚的女孩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东方玉。她是来中国旅游的,同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叶睿泽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的表情,心里紧张到不知该说什么。

同母异父,凌菲突然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叶睿泽。他们现在相安无事,可未来呢,她会一辈子待在这里吗?

“叶睿泽,我们之间的问题不在这里。你的爱我承受不起,你想要的感情我也给不起。”

叶睿泽猛地踩下刹车,车子发出巨大的擦地声。他想不通明明昨天还好好的,怎么瞬间就失去控制了。

“我说过,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不会放手。”叶睿泽的表情有些狰狞,情绪稍显失控。

凌菲苦笑,“叶睿泽,我一直都很想问你,你这样做有意义吗?明知一个女人不会爱你,还要如飞蛾扑火一般。如果我不爱你,你什么都不会得到啊。”

叶睿泽抱住她的肩头,目光不似之前的温柔,带着一些危险的气息。他二话不说吻上凌菲的唇,小舌在她的口腔内扫荡一遍。

凌菲根本无法拒绝,不管她是谁,凌菲的身份已经确定了,叶睿泽的妻子。

“我爱你,菲菲,别离开我。我可以等你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只要我活着一定会让你爱上我的。”

凌菲泪如雨下,你确实做到了,我有点爱上你了,可那个你真正爱的人,你这辈子怕是等不到了。

她窝在叶睿泽的怀里大哭起来,叶睿泽没有劝她,安抚性拍拍她的背后。

凌菲哭到不能自已,活了二十六年,她从未因为感情问题如此狼狈。

几分钟后,凌菲冷静下来,专注地盯着叶睿泽看。

“我只问你一个问题。”

叶睿泽伸手抹去她眼角的泪水,点点头道:“问吧,不管你问什么,我都不会隐瞒。”

“你更喜欢结婚前的我,还是结婚后的我。我要你内心真实的答案,别骗我。”

叶睿泽想不通为何她这样问,结婚前后不都是她吗?

他认真思考这个奇怪的问题,结婚前的凌菲不是他的,并不爱她。结婚后的凌菲全心全意喜欢的人就是他,他怎么可能不喜欢。

“两个都是你,我都喜欢。可是目前的你,展示了一个全新的凌菲,我似乎不认识你了,我更喜欢。尤其是你对我说喜欢的时候,我很幸福。”

凌菲激动地坐起来,揪着他的衣领又问了一遍。

“我当然确定。”

凌菲的心安定一些,如果他可以忘记真正的凌菲爱上自己,他们之间的关系或许可以走的远一点。

“我懂了,记住你今天的话。我如果想要得到什么,一定会不惜代价。如果你突然松手了,我不知道自己会做什么傻事。”

凌菲太疲惫了,根本就不想多说。她想回去睡一觉,或许醒来后可以清醒一点,至少不会因为感情纠结让自己更痛苦。

他们刚进门就听到客厅里对话声,凌菲打起精神,仔细一看可不就是刚刚的女孩子。

“大哥,我还以为嫂子不要你了。可惜了,看来你还有点本事啊!”

东方玉靠在沙发上笑靥如花,凌菲听了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叶睿泽摊上这样的妹妹是够倒霉的。

“小玉,你如果再搞恶作剧,立刻回美国。”

叶睿泽黑着脸警告一句,任由妹妹发挥,估计媳妇都要被气跑了。

“嘁,大哥你可别吓我,你还需要我帮助呢,你确定要威胁我?”东方玉有恃无恐,挑眉道。

叶睿泽咬咬牙,东方玉绝对是来克他的。“哼,我不需要你的帮助,你可以走了。”

东方玉刷的站起来,跑过去抱着凌菲的胳膊晃了晃,耷拉着嘴脸撒娇。“嫂子,你看我哥,竟然要把我赶出家门,我要无家可归了。”

“别耍花招,赶紧走。”叶睿泽推开东方玉,圈着凌菲的腰宣誓主权。“菲菲是我的。”

东方玉呲呲牙,“真酸。”

凌菲忍不住噗嗤一笑,这妹子有意思。

“老公,我渴了,你去给我倒杯水吧。”

叶睿泽眼神示意东方玉不要多事,点点头朝着厨房走,三步一回头,生怕她会说些对自己不利的事。

东方玉对着他的背影做鬼脸,回过头来朝凌菲笑笑。她发现这个女人似乎同传言中的不一样,并不是那么懦弱啊!

“嫂子好,我是东方玉。刚刚在机场不好意思,我就是逗逗你们,没有恶意的。”

凌菲点点头,眼睛哭的有些红肿。

“我知道,我们的矛盾不是因为你。”凌菲淡淡一笑。

“呵呵,我之前还以为大哥要孤独终老了,谁知道你们竟然结婚了。”

凌菲心说我这个当事人也惊讶,怎么就由未婚少女变成已婚妇女了呢。

“我也不敢置信,不过既然已经变成事实了,那就只能安然接受了。”

东方玉惊地合不拢嘴,坐近一点神秘兮兮地道:“你俩的事家里知道了,妈咪很生气,过段时间要来教训你呢。”

呵呵,她什么时候变成共同打击的对象了。素昧平生的婆婆都想对自己动手,未来的生活绝对不会很平静。

“你刚刚说完帮叶睿泽,不会指这件事吧。”

东方玉笑着打响指,“对了,我还挺喜欢你的,肯定帮你们搞定妈咪。不过呢,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哦?”凌菲抱手环胸,挑眉看着她。“那要看是什么事了。”

“你也不笨嘛!”东方玉嘟着嘴碎碎念,犹豫几秒后才开口。“我要找一个人,找了很久都没找到,所以才偷偷来中国。”

凌菲垂眸思考这话的真假度,不过见她眼神清澈,应该不是撒谎。

“我让我帮你找人还是,说服叶睿泽帮你留在中国。”

“两者都有。”

凌菲摊开手,“那我做不了主,你还是去找叶睿泽吧。”

“找我做什么?”

叶睿泽一手端着清水,一手拿着毛巾走过来,顺势做到凌菲的身边,将清水递给她,又给她擦擦脸。

“累的话就先上去睡会儿。”

凌菲任由他给自己擦脸,喝了口水舒服多了。“该休息的是你们,刚回来需要倒时差吧。”

叶睿泽笑了笑,东方玉下巴拉的很长。这还是她哥哥吗?面无表情的脸露出笑容,实在太惊悚了。

凌菲被她的表情逗笑了,摇摇头道:“你们兄妹先聊着,我上去洗漱。”

“去吧。”

叶睿泽有些不放心,想要追着凌菲上楼却被东方玉拉住了。

“哥,嫂子又没有离家出走,你急什么。我们之间的交易继续不?”

叶睿泽扒下她的手,轻哼一声坐下,手扶着沙发扶手瞥了她一眼。

“找了这么多年,你还不死心吗?或许那个人早死了。”

“呸!”东方玉翻个白眼,“我有预感他肯定在中国,大哥你就帮帮我呗!”

叶睿泽无奈地叹口气,“我帮你,但你也别抱太大希望。”

东方玉高兴了,“只要大哥想做肯定能找到。”

“你别在菲菲面前乱说知道吗?”

“知道了!”东方玉翻白眼,她又不是来破坏大哥幸福的。凌菲看起来挺好的,观察一阵子再说吧。“大哥,我怎么觉得嫂子同以前不一样了。”

叶睿泽也想知道原因,他想起昨天李管家同他说的事,检验结果应该出来了。

“你先别管其他人,我虽然同意你在中国玩,爸妈过段时间就会催你回去,想好这段时间怎么运用。”

东方玉蔫了下来,倒在沙发上嗷嗷直叫。“大哥,我能不能和嫂子出去玩,我看她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

叶睿泽不反对妹妹同妻子相处,更何况她们脾气相投。

“嗯,她身上疑点很多,我担心叶家会对她不利。你在她身边我也放心。”

“你把我当成保镖了是吧。”东方玉蹭地站起来,咬牙切齿地问:“不愧是我亲哥。”

叶睿泽不以为意,盯着她看了几秒后起身上楼。这几天都没怎么休息,确实有点累。

“你们……”东方玉快被气炸了,手插着腰躲躲脚。

李叔给她拿来一杯果汁,笑着道:“三小姐,喝果汁吧。”

东方玉眨巴眨巴眼睛,“李叔,只有你关心我了。不如你和我回美国吧,待在这里太无聊了。”

李叔很是无奈,三小姐是来挖墙脚的吗?

“三小姐,您的房间已经收拾好了,快去休息吧。不然,一会儿少夫人都醒了,您还迷糊着呢。”

东方玉四十五度望向天花板,果然那句话是对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家里多了一个人,凌菲感觉有些不太自在,毕竟不是自己的家,该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是束手束脚的。

叶睿泽临睡前同她讲了自己的身世,包括他和母亲如何到了国外,又如何成为东方家的长子。

凌菲听后只有一个想法,贵圈太乱需要让我仔细想想。

“菲菲,除了你我不会喜欢别人的。我更不希望你伤心难过,那样的话倒不如让我替你承受所有的痛苦。”

凌菲无话可说,这人到底喜欢凌菲什么,他们之间是不是也有什么感人的故事。

“老公,你为什么喜欢我呢,我不认为自己是个优秀的人。”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凌菲,如果得不到答案,今晚怕是会失眠。

叶睿泽沉默了片刻,为何会喜欢她。他自己都说不上原因,或许是因为自己第一眼看到就喜欢,或许是喜欢她身上安静的气息。

凌菲挑眉看着他,不满地嘟嘟嘴。

“快点说。”

“可能是同道中人吧,我曾看过你失神落魄的样子,那种神情同我当初一模一样,后来我回国,见到的却是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人,我很想去探究。每次靠近都觉得你身上有很多秘密,久而久之就爱上了吧。”

“呵呵。”凌菲认为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而叶睿泽给了自己一个答非所问的回答。没有发生什么事,为什么会爱的如此深,他定然是有什么事没有告诉自己。

她不能再问下去,否则会没有办法收场。她扯过被子转过身,嘟囔一句我睡了就闭上眼睛。

叶睿泽猜想自己的答案没有让她满意,伸手环住她的腰,凑到她的耳边轻柔地开口道:“我爱你菲菲,即便你不愿承认救我的那个人就是你,可我知道,一定是你。”

救人?凌菲瞪大眼睛,尽量保持呼吸平稳。信息量有点大,她需要冷静思考。

她就说嘛,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原来还是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的老套剧情。

不过话说回来,叶睿泽什么意思,凌菲救了他但不愿意承认,还是其中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

叶睿泽抱着她闭眼,感受着怀里的温度很是心安。

“叶睿泽,如果是我救了你,你对我的感情究竟是爱情还是感恩呢?”

凌菲忍不住转过身,面对着叶睿泽的俊脸问出了心中疑问。她期待着什么答案,自己都不是很明白。

叶睿泽幽深的眸子令她心惊,如果她说的是爱情自己又该如何。她真的有能力改变他吗?即便他喜欢现在的自己,但喜欢同爱不是一个程度啊。

“你要说实话,我不想你骗我。”

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叶睿泽一辈子都不会忘。没有凌菲就没有如今的叶睿泽,他必须承认他的爱情中掺杂了太多复杂的情感。

最开始他只是想要查清凌菲是不是自己的恩人,她的一再否认增加了自己的兴趣。慢慢的,兴趣变成了喜欢,再后来……

“我承认开始只是想要报恩,想要将你带离凌家。后来,我真的爱上你了。五年的时间,你一点点走进我的心……”

“我懂了。”凌菲觉得自己可以做出决定了,如果叶睿泽没有发现她的背景,真的爱上她,她会一直待在这里。“你一定要比以前多爱我一点。”

“好。”

叶睿泽没有问她这样问的原因,翻身将人压在身下,双唇相碰的瞬间,凌菲觉得自己真的是栽到这个人手中了。

天一亮,凌菲迷迷糊糊睁开眼,见叶睿泽在身边又闭上,找个更舒服的位置拱了拱,继续呼呼大睡。

叶睿泽轻轻笑了笑,没有出声抱着她闭目养神。

楼下的东方玉已经朝楼上看了很多次,可惜上面太安静了,根本没有吃早饭的趋势。

她无数次翻白眼后放弃等了,直接走进餐厅用餐。

李管家伺候她吃早餐,东方玉心里多少得到些安慰。她可是东方家的小公主,餐桌礼仪非常标准,不言不语吃着面包。

“李叔,嫂子什么时候下来,我还准备和她出去逛逛呢。”

李叔面带微笑摇摇头,少夫人何时起床貌似不是他能猜到的吧。

“三小姐,不如我陪您出去逛。”

东方玉坚决拒绝,摆摆手道:”我等嫂子吧,正好培养一下感情。”

李叔摇头失笑,给她递上毛巾,安安静静地站在一边。

凌菲起来的时候叶睿泽出了门,她拿过手机一看竟然十点了。她懊悔地拍拍额头,赶忙翻身下床去洗漱。

小姑子还在家里,自己懒床可不是一件光彩的事。

她换了身衣服急匆匆下楼,客厅里只有东方玉一个人,拿着遥控器窝在沙发里,如果她没看错的话,这个小姑娘喜欢泡沫偶像剧啊。

凌菲深呼一口气,面带着微笑走了过去。东方玉抬头同她打了声招呼,顺手指着餐厅笑道:“嫂子,你先去吃早餐吧。一会儿我要出门,我们一起可以吗?”

“好啊,我也想出去走走。不过我路痴,可能不能带你到处逛。”

凌菲的方向感好到爆表,可惜这座城市对她来说是陌生的,又没有仔细调查过,什么地方有什么景物,她确实不清楚。

东方玉呵呵笑了笑,“没关系,小李哥送我们过去。我就是要买点衣服和生活用品,如果找不到他,我可能会长时间住在这里。”

“嗯,李哥确实比我路熟。”

凌菲又和她寒暄几句就去吃早餐,实在是饿的不行。昨晚太疯狂,都快不记得自己几点睡的了。

她一走东方玉就大笑起来,凌菲听到她的笑声觉得尴尬,实在是丢人啊。

两人出门前,凌菲总算是知道小姑子笑什么了。她站在换衣镜左看右看,老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子。

“叶睿泽。”

她咬牙切齿地唤了一声叶睿泽地名字,转身朝衣橱走去,准备找一件可以遮住吻痕的衣服。

叶睿泽再办公室打个喷嚏,一定是有人在惦记自己。前来做报告的部门经理,不由得缩缩脖子,怎么觉得今天办公室的温度有点低。

“重做。”

叶睿泽晃了几眼将文件丢给他,冷哼一声做出了回复。部门经理认为自己来的不是时候,拿起文件急匆匆走出了办公室。

凌菲同东方玉出门逛街,叶睿泽事先知道这件事。他想到没有给凌菲留银行卡,之前她用的东西都是自己准备的。想到这,他赶紧给凌菲打了个电话。

凌菲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她自己的工资卡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她以前根本就不怎么用钱,即便是需要用也是几个哥哥付款。

“老婆,我忘记给你留银行卡了。你们先去购物中心,我马上派人送过去。”

凌菲瞥了眼正在玩手机的东方玉,叹息一声道:“我知道了。”

“中午吃完饭过来我这边吧,你要的结果出来了。”

结果?凌菲恍然大悟,应该指的是那杯牛奶,她差点忘记这件事。

“好,我吃完饭去找你。”

挂断电话,凌菲的心怦怦直跳,她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发生,内心深处的不安一点点扩散。

“嫂子,你没事吧。”东方玉发觉她脸色不大好,以为她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叶睿泽和她提过,凌菲前些日子昏迷住院,身体一直都不正常。

“要不我们回家吧。”

凌菲摇摇头,“我没事,咱们马上就要到了。你哥哥说给我们送银行卡,咱们玩个够才对。”

东方玉笑了,“嫂子,貌似你应该在上学吧,我怎么发现你一点都不着急。”

“我休学了呗,那些东西我都会,再学一遍就是浪费时间。”

凌菲说的绝对不是实话,奈何又不想丢面子,只好傲娇地撒个小慌。

东方玉点点头,她自己也是这样,明明会了还要同他们一起上学,相当无趣。

“那我们又多了一个共同点,我也不喜欢上学。妈咪总是想要我多学一点,可是我根本不感兴趣,无奈。”

凌菲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到了,我们先过去看着,估计人一会儿就到。”

“忘记和你说了,我来的时候带着钱呢。”东方玉拍拍自己的小挎包,凌菲哭笑不得,什么时候自己这个魏家大小姐也变成没钱人了。

风水轮流转,说的就是她。

事实上凌菲自己有积蓄,可惜她现在根本就不知道她的账户是什么。

凌菲早就察觉原主本身有秘密,还是相当大的秘密。不过,她留下的线索非常少,甚至如今所有的猜测都只是猜测而已。

“那今天就要靠你了。”

“没问题。”

两人手挽手走进购物中心,离好远就看到凌瑶朝自己招手。凌瑶旁边还有一个人,凌菲记得是叶晨的脑残粉梁颖。

她凑近东方玉,小声道:“那是我姐姐和恨我入骨的女人,一会儿发生什么,你就先撤,别淌这趟浑水。”

东方玉扑哧一笑,嫂子挺有意思。

“嫂子,对比咱俩的战斗力,我觉得你先撤为上策,那两人一个是白莲花,一个是大傻瓜,绝配

凌菲嘴角一抽,她还能说什么,东方玉总结的非常到位。她真是想不明白了,凌瑶在她面前装出一副好姐妹的样子,背地里还同梁颖混在一起,累不累啊。

“嫂子,我们过去会会他们。她们以前是不是欺负过你,我帮你出气。”

“小玉,貌似我比你还大两岁吧。”

东方玉摊开手反问道:“所以呢?”

凌菲呵呵笑,“我应该可以保护自己吧,当然还有你。”

“算了吧。”东方玉想到叶睿泽反复叮嘱她照顾凌菲的样子,忍不住落了一地鸡皮疙瘩。“你这弱不禁风的样子,呵呵。”

她这是被人嫌弃了吗?凌菲哭笑不得,想当初她也是警中一枝花,执行过很多次惊现任务的,怎么可能弱不禁风。

她其实早就看明白了,凌菲的身体表面上确实有些弱,但内里绝对不弱。仅仅锻炼几天就提升了一大截,来日也能达到自己原来的水平。

练习过程中,身体不自觉做出某些攻击性很强的动作。她严重怀疑凌菲曾经也是个练家子,不然怎么会和自己的灵魂如此服帖。

“小玉,那我可就等着看戏了。”

东方玉挑挑眉,挽着她的胳膊朝那边两人走了过去。

凌瑶见东方玉眼生,没有表现出对凌菲的厌恶,反倒是乐呵呵拉起了家常。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凌菲自然不能对他们恶语相向。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心思可全在别处。

梁颖依旧对凌菲嗤之以鼻,觉得凌菲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哟,你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竟然还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咋咋,瞧瞧这小模样,难怪可以和叶睿泽相伴左右。”

凌菲撇撇嘴,她强烈感受到身边巨大的怒气。她沉默几秒后,目光转向别处。

“梁小姐,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好歹你也是名门出身,怎么像个长舌妇一般。你信不信我告你诽谤,罪名虽然不大却也很丢脸的,你说对不对。”

“你。”梁颖气的跺跺脚,“不要以为叶睿泽护着你,我就不能对你怎样。”

“你想怎样?”东方玉抱手还胸瞪着她,似笑非笑的嘴角微微勾起,嘲讽道:“长成这样还敢出门,真是不知所谓。我劝你回去照照镜子,小门小户出来的渣女,连我嫂子脚趾甲都比不上,别在这里丢人了。”

梁颖咬着唇,险些冲动扑上去。还是凌瑶将她拉住,眼神示意她冷静一点。

“菲菲,小颖只是因为你和叶晨,哦,不,我说错了。不如我们一起逛逛。”

“算了吧。”东方玉哼了一声,厉声质问道:“别人欺负你的亲妹妹,你不帮忙说话就算了,竟然落井下石嘲讽。这就是凌家知书达理的大小姐,也不过如此嘛。难怪我哥那么讨厌你,矫揉造作的小白花。”

凌瑶的颜色一白,“这位小姐,请你说话放尊重一点。”
在公车上拨开内裤进入毛片 公么大龟弄得我好舒服秀婷

东方玉吐吐舌头,“我没有不尊重你啊,我说的都是事实。你让边上的哥哥姐姐评评理,我有说错吗?”

边上的人街头焦耳,凌瑶左右环顾之后,突然红了眼眶,哽咽起来。

“瑶瑶,你是我的妹妹,小颖是我的好朋友,我能说什么呢。你不要生气好不好,姐姐,姐姐真的不是故意的。”

凌菲和东方玉对视一眼,她们心里明镜似的,凌瑶是想以退为进。

“姐姐,我没有怪你,只是,上次你的好闺蜜就在宴会上算计我,这次又来找我的茬,我处处忍让,唉,为了不让你为难,我还是先走了,你有交友的权力,我不会干涉,但究竟是不是真正的朋友,我……”

凌菲面露忧伤,拉着东方玉向外面走。凌瑶恨的咬牙切齿,可又无能为力,只好急匆匆离开了购物中心。

她出门的时候,叶睿泽派来送信用卡的人正好进门。东方玉朝他招招手,魏明面无表情走过去,拿出几张黑卡递给凌菲。

凌菲拿过去仔细看了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之前二哥送给她很多,她根本用不到,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魏大哥,你能不能有点表情。”

魏明道:“夫人,三小姐,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凌菲点点头,东方玉则是气的直跺脚。这个人怎么几年了都没有变化,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面瘫呢,事实上的确如此。

“别看了,人家已经走了。”

“嫂子,我觉得他这辈子都讨不到媳妇。谁受得了这张冷脸,每天不吓死就不错了。”

凌菲掩唇笑个不停,这丫头对人家魏助理很有成见啊。

“走吧,我们到处逛逛。”

两人从高档服装区逛到奢饰品区,反正手上有钱,根本不担心买不起。东方玉的品味很不错,给凌菲挑了几件。

凌菲当真是穿不习惯裙子,不过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硬着头皮买了回去。

东方玉凑到凌菲耳边小声说了什么,凌菲震惊到说不出话。她揉揉滚烫的脸颊,不理会东方玉喋喋不休,直接向店外走。

东方玉笑了笑,偷偷折回去,同店员说了什么,店员一副我了解的样子,很快将东西包起来递给她。

“大哥,你千万不要太感激我。”

东方玉偷笑,提着包装袋追上凌菲。凌菲瞥了一眼她手上的袋子,抬手扶着额头叹息,怎么有种大难临头的预感呢。

转了一上午,两人决定在附近的餐厅吃午饭。

进门后找到一个空位坐下,点菜后开始聊天。东方玉似乎对中国的生活很熟悉,一言一行都没有外国人的陌生感。

过了好一会儿,东方玉突然站起身朝外跑出去。凌菲被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顾不上拿东西就追了出去。

东方玉仿佛受了很大刺激,不管不顾拉住一个男人。凌菲走上前的时候才看清,原来是二哥。

“你,三年前是不是救了一个女孩。”

魏明浩很是诧异,摇摇头拨开胳膊上的手。“小姐,你认错人了。”

“怎么可能呢。”东方玉眼眶微红,盯着他的脸泪眼婆娑。“我能感觉到,一定是你。”

不愧是亲兄妹,说出的话都很相似。

凌菲朝魏明浩打声招呼,“魏总,不好意思,我妹妹认错人了。”

“凌小姐,这么快又见面了。”魏明浩心底冒出一道声音,很想去接近这个只有两面之缘的小姑娘。“不知你是否有时间,我可以请你们吃饭吗?”

凌菲看向东方玉,东方玉的目光近乎祈求。凌菲猜二哥很有可能是东方玉要找的人,她如今是人家嫂子,怎么都不能不帮忙吧。

“好啊,魏总,那就有劳你买单了。”

魏明浩笑了笑,“别叫魏总了,直接称呼我名字吧。”

“你可以叫我菲菲。我可不可以叫你二哥?魏警官是我的恩人,我把她当成亲人的,你也是我的亲人。”

“好啊。”魏明浩也不知为什么,竟然很开心她把自己当成亲人。自家宝贝常年不回家,这段时间出任务都没有和自己联系,不知道身在何处。“进去吧。”

凌菲达成所愿,心里激动地砰砰跳,她挽着东方玉向里走。

三人坐下后,东方玉就保持沉默,情绪波动太大,她担心自己可能做出什么冲动的事。

“菲菲,东方小姐,你们想要吃些什么。”

东方玉对他的称呼非常不满,“你别叫我东方小姐,直接叫我小玉,我家里人都这样叫。”

魏明浩尴尬地笑笑,“可否冒昧地问一句,你和叶总是何关系。”

他今早看到新闻,整个篇幅都是叶睿泽婚后出轨妙龄少女的消息。不过,作为叶夫人的凌菲同她情同姐妹,肯定不是报道中的那般。

东方玉不愿放弃同他交流的机会,侃侃而谈自己同叶睿泽的关系。凌菲静静听着,打量着相互试探的两人,突然间发现倒是挺般配的。

可惜他们之间年龄差距有点大,想想叶睿泽和凌菲也是差了八岁,根本就不成问题。

魏明浩端起茶抿了一口,发现她像小狐狸一样偷笑,心里十分喜悦。他总有种面对佳佳的错觉,摇摇头抛开那些杂念,一定事太久没见面的缘故。

“二哥,魏警官最近可好?上次一别就没见到几次。”

“她出任务没有和我联系,应该快要回来了吧。等她回来,我带你去和她见面。”

凌菲鼻子一酸,他们怎么见面,碧落黄泉间碰头吗?

她明白了,原来自己身死的事并没有被散播出去,甚至家里人都不知道。

“谢谢二哥。”

东方玉和魏明浩都被她的眼泪吓到了,刚刚不还是好好的,怎么说说话就哭了。

“嫂子,你没事吧。”东方玉给她递过纸巾,凌菲擦擦眼泪又露出了笑容。“没事,就是有些感慨罢了。”

凌菲的话音刚落,魏明浩的手机就震动起来,他朝两位小美女点点头,拿着手机去卫生间。

魏明浩接通电话,里面传来一道冷冽的声音,说出的每一个字他都能明白,可是连起来时险些晕倒。

“真,真的吗?”

上一篇:东北大坑原文阅读1 师傅你的那个太大了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