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情说说 > 心情说说

小白兔好软好甜 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

小酷2021年10月13日

霓虹灯在闪烁,跑车在飚速,时间在流逝。

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看来,今晚上的任务接不了了。

一想到那大把大把的毛爷爷飞了,乔宝贝的心就在哀嚎,在悲泣。

一个字,哭!

战少尊送她到京城大学门口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了。

乔宝贝苦逼地下了车,朝车里的男人笑了一下:“谢谢四叔。”

降下来的车窗里,他手肘撑着,慢吞吞地从一个土豪金的烟盒里掏出烟来,点燃,吸了一口。

袅袅的烟雾里,男人朝她看过来,“快去,我在这里等你。”

啥?惊吓!

“四叔,不用了,待会儿同学会送我回来的。”

战少尊不耐烦了,阴鸷的目光幽深了不少,声音也更凉了。

“乔宝贝,你真当老子是傻子?甭骗老子,今晚京城大学没有晚会。”

她惊愕:“四叔……”

眸底的气息阴冽凝重,他吐出了一口白茫茫的烟来,“我允许你去见电话里的男人,五分钟是我能容忍的限度,快去快回。”

既然如此,她还去见老板干嘛?铁定穿帮!

“四叔,那我不去了,我打个电话给他。”

也不管他答不答应,乔宝贝走到了离车子远点儿的地儿,打了电话给老板。

“老板,我今晚来不了,明天中午放学我过来。”

“成!”那边儿的年轻男人默了一下,问,“乔宝贝,你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监护人?”

她侧脸瞥了一眼车里满脸阴鸷的男人,咬牙切齿了一句:“谁知道啊!我也才刚知道,老板,你能不能帮我查查战少尊这人?”

“京城太子爷?查他做什么?”

乔宝贝欲哭无泪地短促呵笑了一下:“他就是我的监护人,我四叔,今天我第一次见他,你说玄幻不?”

“他不好惹,你自己注意点儿,对了,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让我定位,知道吗?”

“啊?不会吧,难道我没任务的时候也要被你时刻掌握行踪吗?”

那边的男人冷笑了一声:“关机可以,工资减半!”

呃!

她立刻笑眯眯:“放心吧老板,二十四小时开机是我最大的优点。”

男人无可奈何地笑:“乔宝贝,财迷心窍才是你最大的优点。”

乔宝贝正要讲话,手机倏地被人夺走,身后的声音阴沉沉:“哪来那么多话可以说,嗯?”

她愕然转过身,看着通话被男人无情切断,怒啊!

真想狠狠给他一个大耳巴子,把他掀翻在地上,狠狠踹上几脚。

想法很美妙,现实很憋屈。

“四叔……”

“上车!”

战少尊自顾自地往跑车方向走,见她慢吞吞地跟着,脸上极度不耐烦,整张脸上都写着“老子很不爽”的冷厉和狠劲儿。

唇咬着烟蒂,不等她反应,虎着脸一把就将她拽了过来,打开车门,重重地甩上副驾驶座。

紧接着,他上车,快速地发动了车子,一张俊脸很沉。

乔宝贝捏着被抓疼的手腕,男人的声音猛不丁传过来:“下个星期开始,和我住一块儿。”

她惊骇地抬脸看他,什么?住一块儿?

“四叔,我……我不喜欢陌生的环境,我舍不得爷爷奶奶……”

话还没说完,开车不耐的战四叔,脸色更阴沉了。

“老子说话,你插什么嘴儿?”

盯着男人突然阴冷得像刀尖一样的眼睛,乔宝贝哑声了。

什么嘛!丫脾气太怪了!

时冷时热,时风时雨,时阴时邪。

性格古怪,多变。

一个正常人到底有啥样儿的人生经历,才能磨练出这种阴晴不定的性格?
\水景山庄。

郁郁葱葱的香樟树下,一条大理石铺就的大道一直向里延伸,帝君ONE穿过一片香樟树,在一处极具奢华的大门口停下。

一座诡异又神秘的别墅出现在眼前。

独门独院,靠山临海,低调奢华的造型,磅礴尊贵的大气结构,以及令人望而生畏的极赋严密庄严的保卫措施,无不看出这儿的主人很注重个人隐私,甚至到了几近变态的地步。

帝君ONE驶入了大门,门口有人敬礼。

对这位四叔的身份,乔宝贝再度好奇和惊疑。

不过,再好奇也止不住她现在颤颤的心肝儿。

“四叔,这里是哪儿?我们不回去了吗?”

“我家。”

什么?倒抽了一口凉气,乔宝贝惊了。

不是说下个星期才住一块儿?

“已经九点了,今晚就住这里,明天一早我让人送你去学校。”车子停好,战少尊偏头看她一眼,勾了勾嘴角,“怎么?怕我吃了你?”

说话这当儿,男人高大的身躯整个儿泰山般压了过来,紧贴在她的身上。

乔宝贝愣了愣,“你……你别这样。”

丫这男人一张帅得不像话的脸上,挑骚的眼神儿,性感的嘴唇……真要命。

她得承认,她确实被这位战四叔帅得吊炸天的模样儿迷了迷,不过也只是一秒钟的时间。

想调戏她?

对付这种渣都掉地的男人,就只有一个办法,以牙还牙。

可是,以牙还牙未到时候,只能怂。

乔宝贝身子往椅背上缩了缩,眼镜下的眼儿睁得大大的,眨巴眨巴,一副小鹿受惊样儿。

战四叔又勾勾性感的嘴唇,一脸玩味地看着兔子一样的小丫头,心情好像挺不错。

“胆儿可真小,逗你呢,不过,乔宝贝你的刘海长得都快遮住眼睛了,明天给我剪了。”盯着她的刘海一脸嫌弃,男人伸手就要去摞她的刘海。

“不要!”乔宝贝惊了,一把推开他的手。

战少尊一双幽深的黑眸阴沉沉地盯着她,像个讨债的主儿。

得,这位四叔又要间歇性喜怒无常了。

丫的!闭了闭眼睛,她一脸期艾,难受地说:“我额头上有道疤,很难看。”

战四叔浅眯着眼,冷峻严肃的表情里,没有了半分吊儿郎当的死样子,直起身,终于不再为难她。

“下车!”

她低下了头,小声说了一句:“四叔,我的课本还在战家宅子里,我怕明天上课迟到。”

“偶尔迟到一下又怎么样?”

“会拿不到一等奖学金。”她怯懦着,其实吧,这句话她特想朝他怒吼!

正准备下车的男人朝她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乔宝贝,住在战家不愁吃穿,你很缺钱?”

是是是!

她很缺钱,很需要钱,很爱钱,渴望钱到令人生厌的地步。

可是呢,她现在只能说:“也不是,只是……”

“以后需要钱,问我要。”晲她一眼,男人下了车。

问他要?算了吧!

她现在特么得想爆粗口,这男人能不能别管她?

监护人……监护人,狗屁监护人!

在这男人面前,她说什么做什么都畏手畏脚,很不自在。

战四叔,不好对付啊!

呼气吸气,努力平息心中的怒火,乔宝贝打开车门,下车,跟上去,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一个挥拳的动作,恨不得一个大力金刚拳就揍飞他。

似有所觉,男人忽然转过身来,目光冷眯一下。

绝对惊吓!

揣着蹦蹦直跳的心,乔宝贝僵在半空的手慢慢做了一个抓虫的手势。

“四叔,有虫子。”
没理会她,战少尊一只手插在裤兜里,满脸阴鸷地步入了大厅。

吁!

她松了一口气儿,一颗蹦跶的心稍稍平定。
小白兔好软好甜 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

几百坪的大厅里,此时灯火通明,踩着土豪的昂贵地毯,乔宝贝觉得脚下有点儿飘。

“老大,你回来啦!”

沙发上忽然蹦出了一个少年来,风一样闪过,她只觉眼前一晃,一张可爱娃娃脸瞬间放大在她面前。

“老大,你好重口味,把小妞儿都带到家里来啦!”少年冲她微笑,“小妞儿,我叫追风,人称追风少年,老大的金三角护卫之一!你也可以叫我追风大哥……”

话没完,旁边不耐的战四叔,帅到逆天的脸阴沉了下来。

“你今儿犯嘴瘾?”

看到老大那张冷色调的脸,追风哑然无声。

“四叔……”乔宝贝手足无措地站着,迟疑着叫了一声儿,实则提醒叫追风的少年别瞎嚷嚷。

“咦?老大,原来你侄女啊?”追命一脸没戏的失望表情瞅了她一眼,“还以为老大脑袋开窍了……”

“废话那么多!”战少尊抬头,阴鸷清冷的面部表情微松,“无命和弑天去哪儿了?”

“报告老大,他们在楼上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战少尊默然,侧脸看了一眼拘谨的乔宝贝,忽然挑了一下邪戾的眉,朝她挥手:“宝贝,过来。”

宝贝?

追命瞠目结舌地看着老大,他啥时候听过老大这么亲热又诡异地叫女人?

这不是侄女么?

乔宝贝乖乖走过去,始终低着头:“四叔。”

一只大手亲昵地抚上了她的头,揉了几下,战四叔的声音软了几分:“听话,坐在这儿乖乖等我,嗯?”

她点头。

总觉得这位四叔对她的态度,有点儿不科学。

啥意思呢?故意让人误会,还是咋的?

说他对她很暧昧么,又不是,说他对她很亲昵呢,也不是,有点儿……

古怪!

对,就是古怪!

男人上楼了,冷清的大厅里只剩下她和那位叫追风的少年。

乔宝贝坐在沙发上,追风少年一屁股坐在了她旁边,兴致浓浓地观察她。

“你真是老大的侄女?”

她点头,又摇头:“不是,他是我的监护人。”

“监护人?”追风愣了很久,忽然吃惊地大叫一声,“难道你就是小……”

小什么?

乔宝贝忽然抬起头来看他,追风忽然戛然而止的话,令她狐疑。

“你认识我?”

追风连忙摆手:“怎么可能,我今天第一次见你。哎,不说这个了,和你介绍一下,楼上还有两位护卫,他们叫无命和弑天……”

金三角护卫?追风,无命,弑天?

呵呵,这是在演武侠剧呢!

这男人是有多装逼?

坐在沙发上,乔宝贝喝着追风给的果汁,听着追风兴致勃勃的话,顺便观察起周围的情况来。

职业毛病,她没放过大厅里的任何装饰。

黑色,白色,深蓝色,满大厅的冷色调,包括刚看到的整栋别墅的风格,搞得和那男人一样幽冷又阴沉。

心里琢磨着战四叔的成长环境,都过去快一个小时了,还不见他下来,她有些尿急了。

偏了偏头,她打断了有点儿话唠的追风:“追风大哥,洗手间在哪儿啊?”

“哦,那边直走,右转。”

谢过追风,乔宝贝穿过大厅,进了长长的廊道,右转,果然看到了洗手间。

可是,一分钟之后,她都快要流泪了。

大姨妈好巧不巧,居然在这个时候来了!

什么叫欲哭无泪?

什么叫悲了个催?

什么叫倒霉?

这就是了。

突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声音越来越近。

接着,脚步声在洗手间的门外停下,“上完了赶紧出来!”

又阴又冷的,是战四叔的声音。

默默咒骂一声,乔宝贝哀哀地说:“四叔,我……”生理期这三个字不好意思地咽在了喉咙里。

“上个厕所没完没了,我数三声,再不出来,老子就踢门了。”

上一篇: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书房宠婢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