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情说说 > 心情说说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书房宠婢

小酷2021年10月13日

抿了下干涩的唇,她轻轻吐出几个字:“谢谢四叔。”

“还真胆小,我记得你小时候可不是这样的,也没这么丑。”

乔宝贝暗里磨牙!

臭男人!

暗骂一声后,她脑袋儿开始淡定地迷糊了。

这男人和她爸爸很熟,还知道她小时候,可是,她压根儿不认识这位传说中的四叔。

男性气息太过强烈,搞得她心慌意乱,实在有点儿受不住他这种暧昧的举动。

他到底要干嘛?

喜欢她?太阳从西边升起都不可能,瞎了狗眼才会看上她现在这副丑不拉几的傻德性。

不是这个,那就是这男人变态了!

“四叔,我……我要回房写作业。”她小声地说,结结巴巴,“你离……离我远点儿,会被人看到。”

战少尊像听了个大笑话,冷嘲地勾起唇,玩味地笑了:“脑袋瓜里想什么呢?以为我对你有意思?太嫩太丑,爷我没那么重口味。”

丫的表情真欠抽,恨得她牙根发痒。

乔宝贝忍耐着,继续装逼装白花,不说话。

过道处远远地传来一道不轻不重的脚步声,声音轻快,她对脚步声的辨识度很灵敏,一听就知道是战窈婷上楼来了。

“四叔,有人来了。”她焦急不安地提醒。

战少尊挑眉朝脚步声的方向看了一眼,终于放开了她,拍了拍她的头,像在拍小宠物。

“乖,好好写做作业。”

“嗯,知道了,四叔。”

得以解脱,乔宝贝立刻打开了门,一侧身进去,门用力关上。

门一关上,她摘了眼镜,撩了刘海,别了发夹,一张精致的小脸儿冷了又冷,怒了又怒。

不近女色?清心寡欲?丫呸!

今儿个两次碰面,这男人揩她两次油!

道貌岸然的臭男人果然流氓本质!

这位四叔搞什么呢?

四年不回家,突然回来了,一回来就和她莫名其妙搞暧昧?

对于这位四叔,她有太多的疑问,好奇感不争气地浮了上来。

为什么四年不回家?

为什么战家上下都对他又敬又怕?

为什么战家人很少提起他?

为什么……

十万个为什么在她脑中乱七八糟地盘旋着,纠结着……

这位四叔太过特别,太过神秘,果然是传说。

但不管怎样,只要他没认出她来就行。

乔宝贝哀叹一声,因为那位四叔,今天的神经处于极度紧绷状态,真是累毙了。

她整个人扑倒在了床上,额头冷不丁磕到了手腕上的玉珠子。

吃痛得轻皱眉,抬起手腕,她细细地观察着玉珠子,成色极品,质地不错,价值不菲。

玉是好玉,但关键是,她从没在她爸身上见过这串玉珠子。

爸爸的遗物吗?

想起壮烈捐躯的帅爸和美妈,乔宝贝心里难受了。

将脸贴在玉珠上,冰冰凉凉的触感传来,在这个即将进入夏季的闷热天气里,很沁凉,很舒服。

如今,战家又多了这位神秘感十足,危险感满满的四叔,她在战家越加寸步难行。

再想起上次大房媳妇儿黄美秀给她安排极具目的性的相亲,想起她儿子战子俊连她这丑模样都能揣鬼胎的猥琐眼神儿,想起二房母女表面温和有礼暗里包藏祸心,打算设计将她送给慕家傻小子……

真真儿槽心,待不下去了!

她要努力赚钱,在大学毕业之前,尽快离开战家。
夜幕下的战家大宅,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客厅的餐桌上,战家俩老和战少平因为这久违的齐聚一堂而欢欣,激动罗嗦的唠嗑声,以及战窈婷叽叽喳喳的雀跃声在足有两百坪的大厅里显得有些嘈杂。

可是,这样的嘈杂声也掩盖不了战少尊强势凌厉的气场。

乔宝贝恻恻然。

这位四叔就算不说话,只是一个动作,或者一个眼神和表情,都能流露出帝王般气势。

客厅里,冷气压低得刺骨头。

不光是她,就连大房媳妇儿黄美秀,二房遗孀慕学芸,战家二孙女战芊芊这三人都因为这男人,默默吃饭,不吭一个字儿。

乔宝贝明显感觉到这三人从战少尊回来到现在,从内心到外表,都在表露惧怕这个词儿。

心中的好奇和惊疑,再度飙上来。

为啥呢?

默默地吃着饭,她尽量表现得存在感极度透明状态,可有人偏偏就不放过她。

“爷爷,上次我听说乔宝贝她要住校,我也想住校,反正我明年就毕业了。”战窈婷也是京城大学的学生,她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战老皱眉,不赞同:“你们两个都不准住校,这件事没得商量。”

“爷爷!”

“婷婷!”战少平低声斥责,“你要像宝贝那样,又乖巧,学习又好,能让爷爷这么操心?要不是爷爷,你早被留级了!”

丢脸面的事儿被父亲当众拿出来说,战窈婷恼恨地看了一眼沉默的乔宝贝,很不爽很不满。

“什么嘛,学习好还不照样谈恋爱,她上次说要住校,肯定为了那个男朋友。”

什么?

所有人都愣住了。

乔宝贝谈恋爱?天方夜谭?

就连当事人也愕然了。

“我那天可是看见了,有个年轻男人开着保时捷来学校接她呢!长得还挺帅的,你说,乔宝贝,是不是啊?”

战窈婷得意洋洋地挑衅。

她最恨啥?

最恨家里人老拿她和乔宝贝比,比学习,比乖巧,可是,这些有什么用?家世,身份,模样样样都比不上她,不是么?

除了学习和乖巧引以为傲,乔宝贝拿什么和她比,丑小鸭还能和白天鹅比?

笑话!

她才是战家的大孙女!

“乔宝贝,你怎么不说话啊?难道被我说中了?乖乖学霸女居然谈恋爱了,有什么好隐瞒的。”

“不……不,我……我没有!”乔宝贝憋红了一张脸,快要哭了,“爷爷奶奶,我……我真的没有谈恋爱。”

战窈婷咄咄逼人地追问:“那你说,那男人是谁?”

“对不起,我答应对方,要保密的。”反正么,她也没想着解释,误会就误会吧。

战老凝神肃眉,正要出声,一直阴森森放冷空气的四叔忽然抬起头来,朝乔宝贝看过来。
教练等不及在车里就来开始了 书房宠婢

“什么样的男人?”

这是战少尊第二次在所有人面前表现出对她的“关怀”。

所有人的眼色意味深长,就连战家二老的表情都有点儿诡异了。

乔宝贝气得心尖直晃荡,这男人存心不让她在战家好过?

“四叔,我……”

抿着小嘴儿说着,这时,手机铃声突兀地响起在客厅里,是她的。

感谢这通电话,来得可真是时候。
乔宝贝松了一口气儿,立刻起身,战战兢兢地低头:“爷爷奶奶,我……我出去接个电话。”

“去吧。”

战老挥手,她急急忙忙奔出了客厅,身后战窈婷轻蔑嘲讽的声音传来:“爷爷你瞧,肯定是那个男人来电话了……”

乔宝贝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接了电话,那边儿一阵呵斥声咆哮而来:“乔宝贝!敢这么久接我电话!你不想干了是不是?”

声音大得真刺耳。

她把手机拿得远远儿的,才低声说:“老板大人,下次麻烦你别在这个点打电话!哦,以后也别开保时捷去学校接我啦!我被你害惨了!”

对于被战家人误会她谈恋爱,她也没怎么在意,只是么,凡事谨慎为上。

“乔宝贝,老子免费给你当司机,你还嫌弃?有任务,你过不过来?”

她笑呵呵,立刻一副狗腿劲儿:“来来!当然来!有钱赚爬也要爬过来!老板大人,你真是我的福星!”

“乔宝贝,你真是财迷心窍!”

“呵呵,可不是嘛……”乔宝贝微微侧脸笑了一下,眼角远远瞥见正朝这边走过来的男人,笑容顿时僵住了,“老板,不说了,有人过来了,我半个小时之后到。”

挂了电话,她又恢复了一副委屈的小媳妇样儿,被冤枉的无辜可怜劲儿表现得淋漓尽致。

男人阴沉的脸色,阴绝的五官,阴戾的眸子隐没在漆黑的夜里。

艾玛,这位四叔,怎么就这么阴嗖嗖的呢?

这心脏实在负荷不了,她终于有点儿明白战家人为啥那么怕这位爷了。

人都看见了,她也不好直接掉头往其他方向走,她眼力劲儿好着呢,只是半天的时间,就知道在这战家,最不能得罪的就是这位大爷。

“四叔……”

乖乖叫一声,乔宝贝捏着手,低着头,眼睛盯着脚背,继续装!

战少尊站到她面前,阴沉的眸子打量她。

“男朋友来的电话?”

她往后一退,尽量离他远点儿,摇头:“我没有男朋友,是我同学,她说晚上学校有晚会,让我陪她一起去。”

阴测测地勾着笑意,男人从兜里掏出了一根雪茄,啪嗒一声,点上,一股烟雾飘过来,呛得她直皱眉。

“四叔,我还有事儿,我先走了。”

乔宝贝退了几步,就要走。

不料,手臂忽然被捏住,整个人被拉了回来,后背撞上硬实的墙壁,痛得她呲牙咧嘴。

“急什么?”战少尊吐出一口烟儿,烟雾朦胧,“待会儿我送你去学校。”

“不……不用了。”乔宝贝兔子一般惊吓的表情,“四叔,你找我有事儿吗?”

男人隐藏在黑暗里的面孔,看不太分明,可她分明感受到一种类似于野兽一般的掠夺气息。

“看上你了,行不?”

“……”

乔宝贝表面惊悚,内心咒骂。

不要脸!

刚下午的时候还嫌弃她又嫩又丑,怎么几个小时的功夫又变脸了?

简直莫名其妙!

如果手里有一把杀猪刀,她绝对一刀捅进这位四叔的心窝子里去。

“呵呵,傻妞儿一个,瞧你吓得,和你说笑呢!”战少尊手指挑起她的下巴,眼神依旧狂,依旧傲,却不轻浮,“给四叔说说,那男人什么样儿的?”

丫关你什么事儿!

乔宝贝心里恼着火儿。

可是,在男人强大雄性荷尔蒙气息的围剿下,心尖儿像被猫爪子给挠着……

她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男人天生就有魅惑女人的能力和气质,尤其是他这么专注瞅你的时候,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男人对她很深情,对她很怜爱。

脸微微别过,男人手指用力,将她的脸对正,两双眼睛在空气里碰撞。

暧昧,诡异。

上一篇: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 看镜子里的你有多荡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