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情说说 > 心情说说

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 看镜子里的你有多荡

小酷2021年10月13日

她哀叹不已,却笑:“好吧,大婶我的确骗了你,可每个女人都想自个儿年轻点嘛,我可能比你大了二十岁?”

大手慢慢抚上了她的脖子,一个激灵的抖,鸡皮疙瘩满地掉。

“女人,你的脖子和手皮肤白皙嫩滑,没有细纹,再不说实话……”男人忽然低下头,在她耳边低声说,“我就把你送到警察局去。”

这动作像极了小情人之间的亲昵,她又羞又怒,心如擂鼓,狂跳不已。

她瘪了嘴儿,委委屈屈地看着他:“好吧,对不起,我承认我只有三十岁……可是,你也别欺负我一个女人嘛,我也是逼不得已混口饭吃,白素去哪里了,我也不知道,我只接任务……”

男人沉默。

一秒,两秒……

“帅哥,我真的尿急……”

“别想着逃,嗯?”男人言辞满满危险地警告,那一个嗯字,尾音上挑,那声音极具蛊惑。

像审犯人一样看了她良久,他终于松开了她,她迅速进了洗手间。

良久,良久,久到花儿都谢了,女人还没出来。

男人眼眸凌厉一眯,走过去,一脚踹开了洗手间的门。

空无一人,大开的窗户嗖嗖吹进来一股热风。

男人一声低咒:“该死的女人!”

逃出男人的魔爪,该死的女人正张开双臂,闭着眼睛仰脸深呼吸。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心情倍儿好!

不敢在酒店周围久留,她进了附近一家咖啡厅,走进了洗手间,为防止被那男人再发现,她卸下了职业女性的妆容,摘下美瞳,露出了原本那张精致美丽的小脸儿。

厚重的齐刘海梳下,遮住了弯弯的柳叶眉,几乎盖住了又长又卷的睫毛,一副又厚又大的黑框眼镜架在秀挺小巧的鼻梁上,完全遮掩了一张美丽惊人的脸儿。

幸好她今天带了两套衣服,将职业装脱下,换上了一身白色体恤浅蓝色牛仔裤。

一个俏生生的小美人在她的一双巧手下变成了平凡无奇的学生小妹一枚。

她是京城大学大一学生,乔宝贝,拥有过人的易容术,擅长千变万化,她以这样的装扮生活了四年,为什么呢?

十岁那年,她的帅爸美妈为国捐躯了,仅剩的奶奶听到消息心脏病突发一命呜呼了。

叔叔婶婶说她八字硬,天煞孤星,克死爸妈和奶奶,没人愿意抚养她这个扫把星。

笑!

一夜之间,她从乔宝贝变成了乔孤儿。

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她被战老爷子战震庭,她帅爸的干爹接回了战家,一住四年。

住在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战家,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千金小姐范儿,睡的是豪华公主床。

一句话,吃香喝辣,做梦也笑。

可是,实际上呢?

高门大院,侯门似海,前有大宅女人们的尖酸刻薄,后有猥琐不良纨绔子弟的虎视眈眈。

寄人篱下的日子不好过,忍辱负重不为过。

她现在只有一个愿望,赚足了钱,离开战家,寻找她的外公外婆。

乔宝贝对着镜子握拳,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扔了暴露目标的粉红色大包包,然后走出洗手间,离开了咖啡厅。
乔宝贝一路乘公交车坐到金沙湾,金沙湾离战家大宅步行只需要十分钟。

说实话,要不是战老爷子和战奶奶两人对她确实很不错,她实在不想回战家。试想,一个能逼得她掩其锋芒,装模作样过日子的战家,她能舒心么?

吁!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大概就是?

其实,她也就膈应战家的那几个人。

毛爷爷说人多就是力量,可到了战家,人多就是战场,尤其女人多。

平静的外表下,时时硝烟弥漫,处处烽火连天,说到底,不过就是为了战氏皇朝,顺道挤兑刻薄她这个寄人篱下的外人。

走到战家大门口的时候,乔宝贝一改刚才的信手阔步,微微低下头,唯唯诺诺地走进了战家。

战老夫妇,战家大房一家人,二房母子三人,刚从邢大少婚礼上回来的战家人几乎都聚在了客厅里,正谈论着邢大少婚礼上的事儿,看到她回来,战奶奶王素雅便招手让她过来。

“宝贝回来啦,过来,到奶奶这边来。”

所有人的目光像聚光灯一样,刷刷落在她身上,那眼神儿众生百态。

乔宝贝捏着手,低着头,怯懦地走过去,坐在了王素雅的身边儿,低低叫了一声:“奶奶。”

王素雅怜爱地摸了摸她的头:“今天放学怎么那么早?”

“今天下午只有一节课,所以我提前回来了。”乔宝贝依旧微低着头,顺手推了推大黑框眼镜儿。

“宝贝,待会儿把头发理理,眼镜儿也换换吧,打扮一下。”

什么情况?难道要见什么人?

她立刻摇头:“不用了,奶奶,这样很好。”

战家大孙女战窈婷冷哼了一声,嘲讽的眼神儿朝乔宝贝那张只看得清嘴儿的脸看过去,“奶奶,得了吧,就她那张脸,打扮也白搭,还是重回娘胎投胎吧!”

“怎么说话的?”战老瞪了眼大孙女。

战窈婷瘪嘴儿了,委屈了,撒上了千金小姐特有的小娇:“爷爷奶奶偏心,老是偏袒她!”

“这孩子,都22岁的人了,一天到晚吃醋,宝贝比你小三岁,她是你妹妹。”王素雅笑着安慰,满眼都是宠爱,“行了,待会儿奶奶给你做你最爱吃的桂花糕,你前几天不是嚷嚷一直要吃吗?”

“啊!奶奶最好啦!”战窈婷立刻过来,不着痕迹挤开乔宝贝,坐在王素雅边上,一把抱住她,“还是奶奶对我最好,爷爷都不喜欢我了。”

战老笑呵呵:“你奶奶像你这年纪都生你爸了,还一副长不大的模样,都可以嫁人喽!”

战窈婷顿时羞红了脸儿,“爷爷老爱取笑我,我才不想嫁人呢!我要一辈子待在爷爷奶奶身边儿,当你们的小棉袄!”

“这孩子……”两老摇头失笑。

大房媳妇儿黄美秀佯装皱眉,斥责女儿:“婷婷,都22岁了,别这么不懂事儿,你瞧你像什么样儿,宝贝都比你懂事儿多了。”

战窈婷横过眼儿瞅了乔宝贝一眼,不屑冷哼,然后腻歪着笑脸儿抱着战家两老的胳膊直撒娇,战家两老被她逗得直乐呵。

二房孤儿寡母慕学芸和战芊芊只是抿唇淡淡地笑,什么话也不说。

气氛,其乐融融,实则诡异莫名。

乔宝贝一直温顺地坐着,只是微微低着头,沉默。

这四年来,战窈婷明里暗里挤兑她,她都不知道为啥。

要说身份么,寄人篱下的孤儿和战氏大孙女,天上地下,能比?

要说模样儿和身段儿,窈窕公主范儿的俏丽大美人和厚刘海黑框架体恤牛仔裤,连模样都辨不清的平凡女,能比?

啥都不能比,她较个啥劲儿?

千金小姐的心理,高深莫测,难以揣度。

“喂,乔宝贝,奶奶问你呢!你发什么呆啊!”

思虑间,战窈婷用手肘撞了一下她,极度优越感的眼神儿晲向她。

乔宝贝回过神,一副懵懂无知的表情望过来:“奶奶,刚在想学习上的事,没仔细听……”

王素雅满脸笑容,四年来第一次露出这么开心的笑。

“晚上的时候换件衣服,少尊今晚上要回来了,按辈分,你应该叫他一声四叔。”

啥?四叔?

乔宝贝惊愕了一下。
战老夫妇生了四个儿子,死了俩个,和她父母一样,九年前为国捐躯了,剩下的大儿子战少平,性格懦弱,老实木讷,安于现状,喜欢弄些花花草草,让人恨铁不成钢。

还有一个最小的儿子,战少尊,他才是战氏皇朝的真正掌舵人。

据说,他阴狠毒辣,残暴血腥。

据说,他是京城尊贵霸道的太子爷。

据说,他不近女色,过的日子比和尚还清心寡欲。

据说……

为啥是据说?

因为,自她住进战家之后,压根儿就没见过这号人物,只是偶尔听到战家人谈论这位素未谋面充满神秘色彩的四叔。

四年不回家,是什么概念?

这位名义上的四叔对于她来说就俩字儿:传说。

而这个传说中的四叔今晚居然回战家了?

今儿是哪股风吹得好?

她迅速瞅了一眼客厅里所有人,除了战家俩老发自内心地笑,其他人神情各异,尤其是大房媳妇儿黄美秀,一张端着笑的脸儿都愣了下。

所有人脸上最后只剩下四个字表现……如临大敌。

奇怪!

这位四叔还能吃人不成?

正思忖间,只见所有人目光一变,惊讶的面目表情如同人类看见外星人。

见鬼了?

乔宝贝条件反射性地往所有人视线处转脸望过去,门口站着一个年轻男人。

笔挺的西装勾勒出男人狂肆的雄性张力,锋寒俊俏的五官对女人来说极具攻击力,浑身上下那劲儿又慵懒又狂傲又霸道,还有点儿邪佞。

OMG,他是……

身体激灵了一下,乔宝贝心虚地推了推眼镜儿,居然是敞篷车上的男人!

那双骇人冷眸扫过来,落在她身上毫无温度,只一秒,男人就挪开了视线,迈步走了进来。

难不成他就是……

“少尊,不是说晚上回来?”王素雅激动得从沙发上起身,走到小儿子面前,眼底有泪花闪烁,“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你的房间妈一直让人打扫空着,晚上想吃点儿什么?让张妈去准备。”

“随便。”干脆利落两个字。

乔宝贝默了。

一时间,贵而不奢的客厅里,大房二房的人全都惊住了,气压陷入了短暂的低沉,表情如出一辙的诡异。

这气氛,可真冷!

这世界,可真小!

随着男人每走近一步,冷空气似乎也近了一步。

除了两老兴奋开怀的笑,其余人都没敢吱一声儿,都安安分分地端坐在沙发上,倒是大儿子战少平走过来,老实憨厚地笑。

“少尊,你可回来了,你答应给我的那株铁手观音呢?哪儿呢?快给大哥瞧瞧。”

满客厅的人满脸黑线,黄美秀恨铁不成钢。

战少尊笑了一下,冷淡中略带了几分真切,“晚上我让人送过来。”

说完,他走向了沙发,视线忽然扫向乔宝贝,一眯眼,目光带着审视的意味儿。

“乔展振的女儿?”男人挑眉,语气冷漠阴沉。

他眸底的深邃复杂得让她的心,凉飕飕的。

王素雅拉过她的手,笑着说:“宝贝,这是四叔。”

乔宝贝将头低下,胆懦地叫了一声,声如蚊音:“四叔。”

她心下微恻,全身的神经不由自主地紧绷。

难道又认出了她?

大房二房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一双双眼睛齐刷刷地盯住了战少尊。

不知道这位大爷四年来第一次回战家就问这个小孤女是什么用意,就连战老夫妇都有点儿惊疑。

啥情况?

良久的冷寂之后……

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里,战少尊忽然朝她走过去,大手捏住了她小巧的下巴,锐利的眼角轻佻地弯着。

“乔宝贝,变丑了?”

啊?

这两人认识?

不光所有人疑惑,就连乔宝贝也惊讶,懵了一下。

这位四叔见过她?啥时候?

大概是早上刚见过他,心虚的原因,与他幽暗的瞳仁对视,她有点透不过气儿来。

下意识的,她身体往后一挪。

当然,这些小心翼翼的害怕表现不排除她的故意伪装。

“你这小子吓坏她了!宝贝胆小怕生。”王素雅尴尬地拉开儿子的手,拍了拍乔宝贝的背安抚,“宝贝,你四叔就这样,你们两个认识?”

“我……我第一次见四叔。”她垂了头,轻轻摇头,把胆小怕事的懦弱样儿表现得淋漓尽致。

战老不由蹙起了眉,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儿子。
宝贝小嫩嫩好紧好爽H 看镜子里的你有多荡

气氛,有点儿诡异。

听战少尊的口气,分明就认识这小孤女。瞧他刚才那动作,那神情,透着一股子调戏劲儿,什么意思?

大房二房的女人不甘寂寞地琢磨着,目光饱含深意。

眼尾处的阴鸷像刀片儿一样刮过乔宝贝的脸,撒旦般暗黑阴沉的男人一转身,上了楼,留下众人迷雾团团。
良久,气氛终于回暖。

战窈婷探究的眼神看过来,“乔宝贝,你什么时候见过四叔?”

“我没有……”她连忙摇头摆手,委屈劲儿十足,“我第一次见四叔,真的。”

说着,她忽然起身,扭捏着小手,低头。

“爷爷奶奶,我要上楼整理学习资料去了。”

王素雅只当她被儿子刚才那举动吓破小胆儿了,抚慰一笑:“去吧,待会儿吃饭我让人来叫你。”

乔宝贝点点头,逃难似的走上了楼。

那胆怯样儿,那唯诺怂态,看得战老直摇头叹气:“宝贝这孩子,太过温顺胆小,性子也不知道像谁。”

“爸,姑娘家这样才好,安分老实,将来嫁个好人家,哪像婷婷,让人操碎心,哪个男人敢娶她。”

黄美秀笑着,立刻遭来女儿不满的抗议,“我怎么了?就她那模样儿,也就只能配慕家那个傻小子!”

“你这孩子,少说两句,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行了,婷婷不懂事,由着她去吧。”

“爸,都是你把这孩子惯坏了……”

客厅里的话,远远近近地飘进乔宝贝耳里,唇角冷弯起,黑框镜下那双明眸不易觉察地眯了眯,狐狸一般的光芒掠过。

这战窈婷,真当她好欺负呢?

一个人如果没有本事改变自己的境况,那么就只剩下一个选择。

眼不见,心不烦。

在廊道里转过弯,廊道尽头是一扇窗户,她的房间就在那儿的最后一间。

然而……

喵了个咪的,这位四叔怎么就阴魂不散呢?

窗户边儿上,战少尊慵懒地靠在那边,手指夹着烟,锁眉轻轻吸了一口,动作姿态潇洒邪肆。

这位爷,就算吸烟,都能吸出极度狂,极度霸,极度阴的气质来。

帅到逆天,人神共愤!

可惜,乔宝贝同学这会儿没有多余的细胞来思淫欲,对那位靠窗吸烟都能吸出品味儿来的帅四叔没有丝毫感觉。要知道,人在神经紧绷的时候,睡一个好觉胜过一切。

她宁可面对战家女人不怀好意的尖酸刻薄,也不想看见这男人。

乔宝贝收回了脚步,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转过身……

“过来!”战少尊朝她看过来,眉梢邪戾一挑。

男人逆着窗外的光线,乔宝贝只觉一点点炫目的光晕在他周围散开来,让她几乎看不清男人此时脸上的表情。

但是,她敢肯定,这位四叔的表情肯定很拽!

乔宝贝腹诽不已,可心里再苦逼,面上还得装柔顺胆小。

“四叔好。”硬着头皮走过去,她叫了一声,然后推开房间的门,进去。

不料,脚迈出一步,面前疾风晃过,右手臂便落入了男人的贼手,手腕上一凉。

什么东西?

乔宝贝吃惊地垂眸。

一串精雕细琢的玉珠子,紧扣在她的手腕上。

“四叔?”

“收好它,别丢了。”战少尊微冷的眸子看着她,表情已不复刚才在客厅里的轻谩,“你爸留给你的。”

她惊讶,抚摸着手腕上质地细致的玉珠子,“你和我爸爸很熟?”

他没有回答,只是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忽然伸手想去撩开她厚厚的刘海,惊得她几步后退,后背抵在了墙壁上。

“四……四叔?”

战少尊手顿在半空中,见她一副小鹿惊吓般的表情,收回了手,眼尾挑开,带着戏谑的笑意。

“很怕我?”

乔宝贝迅速点头,又摇头,受惊小兔装得挺像样儿。

靠,这男人到底想干嘛?逗她闷子?

盯着她几秒,男人忽然欺近,将她困在了墙壁上,一个居高临下的俯视,一个漫不经心的扫视,凌厉的架势,真拽!

乔宝贝瑟缩了一下,低头,不敢看男人气势逼人的眼睛。

“四叔,有事吗?”真想扇他一巴掌啊!

战少尊倏地笑了。

一只手臂慵懒地撑在她身侧,低下头来,烟圈儿喷在了她的眼镜上。她难受地咳了几声,趁她偏头时,他凑近了她耳垂。

“我把你爸的遗物给你,你不谢我?”

声音轻浅,低哑,却又性感深沉得不行

上一篇:放荡女纯肉高H文 云鬟酥腰第一次在第几章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