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情说说 > 心情说说

伪装学渣各种塞笔片段 化学实验室学霸做哭学渣

小酷2021年10月13日

虽然只是暮春时节,但是在南方水乡,午时却已烈日当空,照得人难受。俩人干脆停在竹林里休息。

“你和我见过的小孩子不太一样。”经过刚才那一笑,气氛融洽多了。萧忘归主动说起话来。

“哦?看来你见过的小孩子很多了?”叶夕没有细想迅速回了一句。这样无厘头的话由一个6岁的孩子问出来,总是有些滑稽。此话一出,俩人又笑了一阵。

“你是真是个有趣的人,看起来比同龄的小童要早慧。”萧忘归又孩子般扭着头认真看了叶夕一遍:“唔,说不出来到底怎么回事,总之很奇妙的感觉。”

当然很奇妙了,这个6岁的孩子身体里装着一个20岁的经历丰富的灵魂,自然会与众不同了。不过这话,叶夕当然是不敢说出来的,只是轻轻挡了回去:“你也是个与众不同的人。”

“哦?”萧忘归一挑眉,身姿微微后倾,饶有兴趣地看着叶夕,一副要听下文的表情。

叶夕微微垂着眼,嘴角微翘。心想这个萧忘归一开始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如今看来也是个健谈的。于是笑道:“比如说萧大哥这身打扮是能够唬人的,我之前以为刚出狼口又要入虎穴了。却没有想到这样一身冷肃的装束之后是爽朗英俊潇洒健朗的萧大哥。一如这暖阳般灿烂。”

萧忘归一愣,继而哈哈大笑起来。这样一番狗屁连天的话,从这个小童嘴中坦坦荡荡说出来,似乎也变得天经地义起来,让他实在忍不住想笑。

其实叶夕忽略了一件事,她的风系灵根会自然而然地散发出一种亲和的气场,一种让人无法抵抗地想要袒露心扉。之前那帮混混儿是芙蓉镇有名的帮派,一般见了生人是一定要羞辱一番打个半死,而那个公鸭嗓居然也有“心情好”的时候,就是因了这风系灵根。

再说萧忘归,平日的他是一个谨慎又谨慎的人,从来不会主动告知别人自己的姓名。他只是觉得自己很欣赏叶夕的坦荡自若,其实是被她的风系灵根悄悄影响了。只是,他没有察觉罢了。

叶夕的风系灵根,天生强大,强大得超过了她的想象,这与她的真正身世有关,只是,她还不知道罢了。

“你小子倒是会说话,一双巧舌如簧,看来像是读过些书的。怎的你家人放心让你一人到这荒郊野外来?”

“哪里哪里,只是听人讲过学而已,我也是初到此地寻些活计,走着逛景,越看越喜欢,不知不觉便到此地了。”

“你这样小,孤身一人出来的?”萧忘归确实有些惊讶。

叶夕点点头:“我自小孤苦,前些日子抚养我长大的爷爷也去世了,我卖掉几亩薄田,想来这里落户挣钱。”

萧忘归同情地看了叶夕一眼,看他虽微有悲戚,但依然从容安静,点点头,不再说话。

本来陌生的两个人,却并没有因为沉默而觉得拘谨。两人只是闲适地靠在大树旁,欣赏着林中的景色。此时,有一种叫做友谊的情谊在这般静默中滋生发芽。

叶夕一边思忖着日后的生活,一边开了口:“萧大哥,我有一事相求。”

萧忘归还是有些意外的,哪有一见面就求人办事的。不过,他觉得与叶夕有缘,也就忽略这些不妥,点点头,听她继续说下去。

“我初到此地,想买一个小居住下。但是别人看我是孤身小童,定然轻视欺价,我怕身上的银钱被大人诓骗了去。想请萧大哥和我一起去,这样也有个仗势,定不会有人敢欺负我人小无依。”叶夕决定利用一下萧忘归的身份气势,她初到此地,没有一个信得过的人相托,这个萧忘归虽然是刚刚相识,但是看来也是个光明磊落的,这点子小事应该会答应。

况且,叶夕听师父说过,一个人既然已经施舍了帮助,那么这人就处于施者的地位,就会忍不住一再给予,这便是一种奇妙的心理。她本来不信这歪理,但是在前世见识了那么多事情之后,由不得她不信。

果然,萧忘归点点头:“这点小事,举手之劳,叶夕小弟不必介怀。”

叶夕咧嘴笑了,轻轻言了谢。这样很好,在萧忘归心里,自己已经成为了小老弟,最起码不是陌生人了,很好,有了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朋友。

两个人都不是拖沓之人,很快到了镇子里,找到租售民居的市场,说出了要求,便有几家人上来打探。叶夕看了两家,都不太满意,约定另外几人明日再看。

晚上,叶夕就请萧忘归到同心客栈一起住下。萧忘归自是不会花叶夕的钱,自己点了一间与叶夕相邻不远的一间小屋子,又请叶夕在客栈前堂吃了一顿便饭。

叶夕也不虚伪推辞,大大方方点了几个小菜。已经好多天没有尝过米饭的味道,虽然小菜的味道有些一般,但是胜在安心舒心,所以这顿饭吃得她心满意足。

看叶夕吃得笑眯眯的,萧忘归心情也极好:“看你吃得香甜,我也忍不住食欲极佳。”

“这天底下,最好吃的莫过于饭菜,是五脏庙最实在的祭品。这个辣的滋味极好的,大哥你尝尝。”说实话,叶夕也对萧忘归印象不错,渐渐地对他敞开了些,少了些拘谨,主动嫁给他一筷子菜。

没有来由地,萧忘归只觉得心里一热,心里默默接受了这句“大哥”,欣然夹起饭菜,吃得津津有味。

叶夕不知道,今日的萧忘归已经有太多的破例,他是有一些洁癖的,从来没有与人同桌吃过饭,更不会吃别人夹来的饭菜
伪装学渣各种塞笔片段 化学实验室学霸做哭学渣
第二天,两人又看了几家。叶夕终于选定了一家临着河边的小舍,只付了三两银子就买下了,这全要归功于萧忘归冷冽的气质和叶夕的巧舌如簧。

这个房舍共有三间瓦房,一个小院儿。小院子干净整洁,东边还搭了一个小棚子,当做是厨房。三间瓦房也不算大,但胜在有九成新,没有太多别人住过的痕迹,墙面都还雪白着呢。又临近河边,灵力也比镇子里面充足一些,关键在于僻静,没有闲杂人等,住着也舒心一些。

萧忘归帮人帮到底,用水系精神力把整个院落房屋的里里外外又打扫一遍,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省了叶夕不少事。这让叶夕羡慕得紧:水系魔法真是太实用了。前世的叶夕是木系和水系双系修炼的魔法师。这一世的她因缘际会得了风系灵根,但是仍然很想念木系和水系。

萧忘归一回头看到叶夕眼巴巴地看着他,眼里全是羡慕,忍不住乐了:“小夕也想修真?其实,你倒是可以去天阳城找个师父学一学的,哪怕没有灵根,学点皮毛,也能顶不少事。”

这一声“小夕”叫得亲近,两个人的关系好像又近了一些。叶夕敏感地感到到了,不过她没有对此作出反应,只是摇了摇头:“虽然看你们风光厉害,但是爷爷说过,那是在刀尖上舔血,算起来还不如我们这些常人过得舒坦。”

这话说得非常中肯,虽然不好听,却是事实。萧忘归闻言想起自己的任务还没有任何头绪,无奈地一笑:“你爷爷说得对,老人家洞穿世事啊。”

感受到萧忘归深深的无奈,叶夕其实很同情他的,自己的前世修为已经那样高,还是有这样那样的无奈。人生在世,十有八九都不会称心的。

叶夕摇摇萧忘归的袖子:“大哥不必烦恼,万一哪一日我有兴趣去修炼修炼,说不定还能帮到你呢。”

虽然只是个孩童的傻话,却是这般真挚诚心,萧忘归闻言心中一暖,又哈哈大笑起来:“好,我等着你。不过,我还有要事在身,明日就要离开了,今日还有什么事情,我一并帮你办了吧,你人单力薄,有些事情自己一个人做不来。”

虽然知道萧忘归迟早要离开,但是真的听到他说出来,叶夕竟有一些不舍,毕竟,他是在这个世界上的第一个朋友,又是这般真诚相待。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这个道理她很明白。所以虽然有些不愿意,也不再多说什么,既然朋友这样磊落贴心,再推辞就显得虚俗。于是她微笑着点点头,遂又请萧忘归帮忙买日用品。

先去同心客栈结了房费,又买好了被褥桌椅粮食菜蔬,饶是萧忘归是个壮劳力吗,他们归回到院子里时,暮色已经起了。

“请你吃烤肉怎么样?”

“请我吃烤肉怎么样?”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出来时,二人顿了一顿,又一起笑闹了一番。

萧忘归自告奋勇到不远的林子里找野味。叶夕在自己的房子里准备其他的菜肴和米饭。

当米饭下锅煮上,又准备好青菜时。萧忘归回来了,手里多了两只已经洗剥好的野山鸡和一条鱼。

好吧,半大小子正是能吃的时候,叶夕用准备好的调料意义擦匀泡好。鱼做成剁椒泡鱼。鸡肉嘛,还是烤着吃好。

她没有再让萧忘归帮忙,自己忙得脚不沾地,毕竟人家是客人,又帮了这么多的忙。

萧忘归坐在杌子上,看忙里忙外的叶夕,忽然有一种错觉,他好像回到了孩提时候,母亲也是在院子里这般忙碌,末了,还会慈爱地冲他喊一声“快净手吃饭!”可惜,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母亲,现在已经转世为他人的母亲了吧。想起自己的凄苦身世,萧忘归不觉有些悲戚。

叶夕的时间安排得很合理,米饭好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六菜一汤,飘散着喷香的味道。

“大哥,净手吃饭啦!”

叶夕这么一喊,萧忘归一个激灵醒过神来,有些怔怔地看着她。

叶夕感受到他的悲戚之情,猜到他大概是想起了伤心事。顿了顿,赶快岔开了话题:“大哥,这次一定要尝尝我的手艺,这烤肉可能天上都没有呢。”

看着瘦瘦弱弱的叶夕站在烛光里,一双眼睛带着些调皮劲儿,促狭地望着他。萧忘归心情渐渐回暖,听话地净了手,过来坐下。
萧忘归咬了一口烤肉,只觉得满口生香,一种莫名地满足感充满整个身体,十分舒坦,让人的心情完全放松了下来:“你放了什么?味道这样好?”

“大哥也觉得好吃?我放了野蜂蜜。”像萧忘归这样见多识广的人也尝不出了来?看来自己的手艺还算得上是不错呢。叶夕心思一转,想到了自己谋生的方法。

除了烤肉,叶夕还贴心地准备了几样素菜,最后的一碗汆丸子汤,恰到好处地熨帖了萧忘归的胃口。萧忘归吃得十分满意:“真美想到,你的手艺这样好。你怎么会做这么多的菜呢?”

萧忘归的修为比叶夕高不少,在萧忘归神绪正常的时候,叶夕感受到的情绪信息非常少,但是叶夕可以猜到他大概是怀疑了她的身份,不过,对于历练多年的她来说,这点子小事实在算不得什么,遂脸不红心不跳地回答:“我爷爷是在大户人家做厨子的,它教了我不少手艺呢,还说我是天生的好大厨呢,所以,我才敢出来谋生,我这也算是一技之长吧?”

这些话果然打消了萧忘归心中刚刚升起的一点点疑虑,十分赞同地点了点头:“这样,我也就放心了,凭着这样好的手艺,你定然过得不错。”

吃罢饭,萧忘归贴心地用了一个水系魔法,一切就都收拾得妥妥当当的了。这让叶夕实在是有些眼红,如果在前世,这些哪里用得上假别人之手。

萧忘归转过身来,看到的就是叶夕这幅出神的表情,懵懵懂懂的,可爱极了,心情忽然大好。揽住叶夕,一跃就上了屋顶:“今晚月色尚好,我带你赏月吧。”

叶夕有些诧异,萧忘归居然有这样的闲情雅致。记得前世修真者的注意力大多是在修真上,旁的事情很少去做。像她和师父那样喜欢到处游玩的修真者已经是是凤毛麟角了。或许,萧忘归也是个另类?

叶夕顺势躺在房顶上,白天晒过的砖瓦还存留着余温,躺着还是很舒服的。萧忘归也学着叶夕,两手抱住头,躺在房顶上。

“这样看星星最是过瘾,好像一抓就是一大把,爷爷还给我讲了很多星星的故事。说那颗是仙后娘娘,那颗是珠玑仙子,皇后娘娘为了阻止珠玑仙子和英俊的人族青年北都见面,制造了无数的陷阱,最后仍没有阻止住两个人。你看,在珠玑仙子的旁边有一把伞,撑伞的就是北都。”叶夕说是爷爷讲的,其实是前世的师父讲的故事,前世,师父就是这般和她一起看星星的。

听着叶夕清脆的童音在耳边响起,萧忘归顺着她的手看看,好像还真有些像,呵呵笑起来:“小孩子就是好骗。”

叶夕听了嘟着嘴不说话,心里腹诽萧忘归没趣。

萧忘归余光看了看叶夕,禁不住眼睛弯了弯:“不过,这个故事我喜欢。就像我娘给我讲的故事一样,每个故事里都有个恶毒的妖婆。仔细看看,你说的那星星还真像是老妖婆呢。”

老妖婆?叶夕听着这个字眼咯咯笑起来,这个称呼倒是很新鲜,也很贴切。心情很好地又指了指几颗星星:“你看,那几颗好像几多花。爷爷说,其实天上的星星都是有颜色的,并不都是白白亮亮的,只是我们离得远,看不分明罢了。”

“你爷爷又不是神仙,还知道天上的事情?”萧忘归聊着聊着就倒出了很多信息:“若是真能修炼到神界,才是修真者中的大成者。”

叶夕有些好奇:“还有神界?我只听人说过,修真能到很高很高的魔导师的。”她想起“爷爷”说的玄奥诀就是仙人所赠,难道还真有仙人?前世可没有听说过啊。

其实,这在修真界本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人族修真者毕竟在少数,所以叶夕不知道也很正常。这样想着,萧忘归又道:“你说的是神级魔导师。如果有仙缘,神级魔导师是可以升天成仙的,仙人还能晋升为神。不过,那就是极少极少的了。我师父说,祖师爷的祖师爷曾经有缘见到过仙人。但是那也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

哦?还有这样的事情?看来这个世界果真要神奇得多,可惜,这里灵力这样少,别说仙人了,就是魔导师都难炼成吧。叶夕想到这里,又暗暗自嘲地一笑,随遇而安吧,现在能活下来就不易啊。再过几天到了本月月圆时分,还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状况呢。

萧忘归听叶夕没了言语,就从袖袋里拿出一个宝蓝色的圆石头给叶夕:“明日一早我就要离开此地了,你收下‘灵犀’吧。它的声音是经过灵力淬炼过的,无论我在哪里都能听到。只要你需要,就吹响它。我听到了,定然会尽力赶来。”

叶夕看着这名为“灵犀”的石头,它一端有一个小孔,应该就是用来吹出响声的。整个面上还有一层似有似无的光纹流动着,边缘还有甚为精致的雕纹,看起来很珍贵。这让她心中一暖,算起来他们只是萍水相逢,萧忘归能够这样关心他,还能细心地照顾她两天,实属难得。不过,礼物貌似有些贵重。

正在犹豫着。萧忘归拉起叶夕的手,把“灵犀”放在她手心里:“拿着吧,这算不得什么,我还有不少。就当我这个‘大哥’送给你的见面礼。说起来也是有缘,你的名字里有个‘夕’字,它名字里也有个‘犀’字,不同字却同声。”

这好像有些牵强啊。但是,叶夕能够感受到,这是萧忘归的真心实意,也不再扭捏,收到了袖袋里。

上一篇:留在身体里早上继续做 宝宝我们去阳台做一下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