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情说说 > 心情说说

没人在家姐姐就是我的了(任由王旭的手伸进了她的衣服里)

朱轶群2021年10月04日

法官大人对前一次严淑君跟吴美美那场房子产权官司印象深刻。看着严淑君的嚣张气焰,心里就憋屈得慌,这回她跟自己的妈妈打官司,倒转过来了,严淑君成了那个憋屈的人。

而且妈妈有证据摆在大家面前,她跟安思明偷情的事,已经板上钉钉,想抵赖是不可能的,人家人证物证俱在,她还能说什么!她跟安思明的三寸亲密合影足以说明一切,这是无庸置疑的。

法官大人拿着她跟安思明的合影照,认真的问:

“严淑君,我记得你前次赢了官司的时候很嚣张,哈哈哈哈的大笑着,狂妄得忘乎所以,恐怕这次让你失

染指之后(校园)

望了,这次你要哭着回去了!你知不知道婚内出轨,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你违背了婚姻,丧失了人伦,在丈夫面前你道德败坏,在父母面前你就是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所以,父母反对你,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你妈妈面前,她始终认为王根发是她的女婿,就算你找一万个,她也不承认他们是她的女婿,因此你在你妈妈面前让她很失望,很难堪,很无奈,很难做人,很难把你当做她的女儿了,在她心目中,你已经不存在了,所以才做出这种选择!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严淑君尽量克制自己冷静下来,反正不要脸都到家了,索性忍着坚持下来,只要能获得自己最大的利益,丢脸又算得了什么!这么一想,心里也就轻松了下来,慢慢恢复了平静。

严淑君面对法官的追问,就冷冷的回:

“法官大人,这都是过去的事了,跟现在没关系,王根发都死了,还拿王根发来说事,这是不是对死者有些大不敬呀?还有,我是王根发的妻子,法律上就是,为什么我就不能得到王根发投资到公司的财产,这是我应该得的回报!跟过往毫无关联,目前我才是王根发的遗孀!只有我才能有权获得他的财产。你说是不是?”

法官大人一听,竟然彪出了洋语:

“no,no,no,no......,严淑君女士,你说错了,你应该被扫地出门,王根发的财产只能由王根发的儿子或许他的老爸拥有,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从现在起,你银行卡里的钱已被冻结,你的银行卡也无法正常使用,王根发的所有东西都跟你没关系,你好自为之吧?对了,我记得吴美美说过的那句话,人恶人怕天不怕,人善被欺天不欺,现在我就送你这句话!”

此刻审判团经过商议,得出一致的审判结果:

因严淑君婚内期间出轨,对婚姻不忠,由于王根发意外身亡,其岳母风一清见其可怜,为了让王根发的财产不让严淑君所得,与其女儿对薄公堂,根据婚姻法xxx款xxx条之规定,现判决如下:

兹王根发之财产,从现在起归咎于风一清管理之下,并将王根发财产保存到王根发儿女年满十八岁,归还他的子女。自判决之日起生效,由于严淑君操控王根发部分遗产,令严淑君主动归还,从今日起,严淑君的银行卡冻结,待查清王根发遗产后,是否属于严淑君本人财产,便可解封。

严淑君如果不跟妈妈打这场官司的话,也许她还能去公司领到那一千五百万的退股金,但现在什么也领不到了,就连是王根发的房子也不能住了,银行卡里剩下的三十多万,也被冻结起来,她想想都要难过,本来好好的,现在却不好了!

就是因为自己的贪念,才把事情搞成这样。

严淑君听到这个判决,“嚯”地站起身来,脸一下就冒起了黑线,这是她始料不及的结果,她大声喊道:

“我不服这个判决,你们跟风一清是一伙的,都不是好人,是不是风一清给了你们好处,所以你们才沆瀣一气,我不服,我要上诉,连你们法院一起告到中级法院和高级法院去的!你们等着!”

“哈哈哈哈哈哈······”风一清笑了,觉得这个丫头疯了,她这是在歇斯底里的吼着。明明自己不守妇道,还有脸在法庭上咆哮,这家伙没得救了!

“哈哈哈哈哈······”观众席上的人笑了,笑严淑君不知天高地厚,笑严淑君太不要脸了!自己婚内出轨,还想让全省人民知道她的孽迹吗?还嫌脸丢得不够大?还是咋的!

陪审团和法官尽量克制着,没有发笑。

法官见大家这样不受控制,马上一拍法锤,大声宣布道:

“退庭!本案宣布结束!”

此刻参加听证会的人,陆陆续续从法院大门口走了出来。

严淑君还想咆哮几声,结果被她的闺蜜安芬芬拽着拉到一边,大声安慰着:

“君君,你别这样,这里是法庭,不能咆哮公堂,不然要坐牢的!你冷静一下好不好?”

严淑君哪还冷静得了,大声说:

“芬芬,你不知道,本来那一千五百万是我的,结果打完官司,我什么也没捞着,还把银行卡冻结了,你叫我怎么活呀?这,这,我真的不知道是这种结果的啊?现在我不能回去了,王根发的房子被风一清控制起来了,我连进屋的资格都没有了!我,我,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吗?啊······”

安芬芬就安慰道:

“都是你自己不好,还怪别人,算了,算了,我怎么这么倒霉成了你的闺蜜,都说了你自己理亏,你偏不信,说受不了这口气,一定要打赢这场官司,你知不知道,吴美美只是个小女人,没有什么见识,什么叫打官司,她连概念都弄不清,你当然就打赢了。

当你面对你妈时,她可不是一个小女人,她是一个团体。面对一场官司是轻而易举的,她有足够的人脉去收集材料,有足够的精英团队整理好你的弱点,然后根据你致命的弱点,让你身败名裂,所以这场官司,你一定会输,而且输得很惨很惨!你懂了吗?”

严淑君总算弄明白自己怎么输的道理,再也不大吼大叫,开始冷静下来。

陪审团的人最后离开法庭,法官看到法庭上的人都走了,就走近严淑君,看着她说:

“严淑君,你还有什么好吼的,你知不知道吴美美没有那栋房子,怎么在城里待下来,你知不知道吴美美为了生活,逼迫得在街道上摆早摊卖早餐谋生,你知不知道下层人的生活是很艰苦的?

你随手花掉的那些钱,也许他们一辈子都赚不回!吴美美一个早上只赚五十块钱,用那微薄的收入养活一家人,可是连这点微薄的收入也变成了奢望,被那个叫钱三的人打得几乎丧命!

刚从医院住院出来,你就把她的房子收走,你倒无所谓,张口一声就卖到一百五十万,你就那么几天消耗光了那笔钱,然后把她赶进农村,农村的生活更加难熬,你这是在赶尽杀绝!不留后路给人家走。

你妈妈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她当然知道农村人的不易,而你却为了自己,做出这等绝情绝义的事来,她能看得下去吗?所以今天的事,你怨不得别人,只怨你自己不懂做人,你好自为之吧!”

严淑君听了法官的一番话,就知道这事已成事实,就算告状告到天安门,也是输的。顿时像泄气的皮球一样,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喜欢情断外婆桥请大家收藏:

吴浩宇怎么也没想到,他姐吴美美举家来到吴家塔村。虽然是山村,但村里的消息异常灵通,去镇里赶集的人,很快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他。

吴浩宇一听到这个消息犹如五雷轰顶,他越是不想看到的人,却越要出现在他的面前,吴美美不是说住院没有钱,交不起药费要停药了吗?这怎么就没事了呢?而且还拖家带口的来投奔吴家了!

看样子他姐这次来,就不打算走了,这天长日久的,待在吴家,难免就要看出端倪来?自己偷了姐姐的钱,一旦被姐姐发现蛛丝马迹,那他爸爸一定会站在大姐那边,会毫无犹豫的把自己送进监狱,这该怎么办呀?

心里做事心里惊,做了亏心事,就怕鬼敲门。

此刻的吴浩宇哪还有心思在门面做生意,心里七上八下的,就像十五个吊桶打水,乱糟糟的,心里犯愁了!这事又不能让别人知道,他左思右想,闷头倒在床上思虑了半天,从冥思苦想中想到了解决办法。

那就是想办法让吴美美带着家人离开吴家塔这地方,只要离开这里,他的心就安静了,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做的缺德事被识破,想到这,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就跟大嫂一样把她一家赶走。

老爸的房子早就塌了,根本没法住人,看她带着那么大一家子去哪里住?没有地方住,就只有知难而退去别的地方了,这样一来,就眼不见心不烦了。

想到就做,第二天一大早,就急冲冲开着摩托车回家了,来到家里敲开了门,开门的是冼馨怡,她看着小儿子大清早的来家里,揉着惺忪的睡眼问:

“浩宇,这么大早你就过来看姐姐了!怎么来了也不带些东西,昨天睡觉床铺都不够,你那被子好久没晒太阳,霉味很重,闻着那熏人的霉味,根本没法睡!”

吴浩宇没有接她妈的话,看着自己三三两两的小矮房就说:

“妈,这房子不好住人,又低又矮,还破烂不堪,下大雨的时候就四处漏雨,所以这房子我想拆掉,起新房,再也不搞小木房了,夏天的时候还算凉快,可是这里不是老鼠洞,那里就是狗洞猫洞的,偶尔还有蛇跑进屋里来,吓坏孩子,晓光我就没让他住家里,跟我住镇里了!”

不错,这房子的确很老旧,木壁黑漆漆的,被岁月斑驳得脱掉表层,一些坑坑洼洼不规则的小坑,出现在黑色的壁面上,少说这房子也有三百多年了,山村里没有瓦片,屋顶是用树皮盖着的,由于太久没有换树皮,屋顶上都已经长满青苔,有的

染指之后(校园)

地方还长出了候生姜,在微风下摇晃着跟海藻一样大片的绿叶,在晨曦下格外显眼。

冼馨怡不知道儿子大清早过来跟她说这番话,想要表达什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迷迷糊糊的问:

“浩宇,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呀?”

吴浩宇见老妈有些费解,眨巴着眼,不知道说什么好,支支吾吾了半天,不知道怎么跟妈妈解释,就只好说:

“妈,你老糊涂了听不懂,叫爸出来吧!我跟他说说!”

冼馨怡叹息一声回:

“你爸送越欣去学校报到去了,她转学来我们这里读书了!”

吴浩宇禁不住问:

“怎么?好好的,来我们这读书,姐吃错药了吧?这农村教育哪能跟城里比,这······”

冼馨怡无可奈何的摇摇头,长叹一声,说:

“儿呀,你大姐命苦,王根发,他,他出车祸去了!你姐一个人还在住院,叫你借点钱给她,你不借,王根发在的话,还用跟你借钱吗?你,还说大姐吃错药了,你这孩子,嘴巴怎么这么臭!”

吴美美醒过来,听到屋外有人跟妈妈说话,仔细一听是小弟吴浩宇,起来穿好衣服,洗漱完,走出来看着小弟,露出微笑说:

“小弟,看你红光满面的,精神头不错,听说你发财了,在镇里开了两件铺子,生意红火,我想吃了早饭,去你店里买些铺盖,你这铺盖好久没晒太阳,霉味太重,没法盖了!待会你带我去镇里!”

吴浩宇拧着眉头,叹息一声回:

“姐,你甭去买铺盖了,这房子我明天就拆了,前几个月就选了日子,明天是二十六,六六大顺,宜拆迁,宜建新房,如果没地方住,我出钱给你在镇里租房住!”

“什么?姐一回来,你就拆房子,我看你是存心的吧?你大嫂昨天那样,今天一大早,你就这样,你们存心跟大姐过不去,是吧?当初大姐是怎么对你们了,你们结婚,每人六万彩礼给你们,你们早就忘了,现在见大姐落魄了,就这样对待她,良心被狗吃了吗?”冼馨怡不是傻子,怪不得这家伙支支吾吾的,原来没隔着好屁。

“妈,你怎么这样啊?我不是答应给姐在镇里租房子住了吗?你,你······,这是拆房建房,要选黄道吉日的呀?你懂不懂呀?别想到什么是什么?不听我解释呀?”吴浩宇眉头拧成了一股绳,耐心解释着。

“妈,算了,弟弟建新房是好事,我们不要阻扰他,搬出去就是了!”实际吴美美也知道小弟的意思,这个鬼地方,这么偏僻,就算建新房也不会建在这里,建到大路口去,或许建到镇里去,绝对没有人把新房建到这里的。

“你看还是姐姐通人情,妈,你就不懂儿子的心,这是咱们老祖宗留下来的财产,我们怎么能忘祖恩典,就算不建房子,也要建一个吴家祠堂,保佑咱们吴家子孙,大富大贵呀!大姐,你说呢?”吴浩宇见大姐好上道,顿时舒展开眉头,笑着问。

“吴浩宇,你建你的祠堂吧,姐不会住你家的,姐祝你早日财大业大,人丁兴旺!”吴美美一听小弟的话顿时明白了,原来这家伙真如她妈说的那样,要赶自己走,不走的话,就拆房子,建什么祠堂全他妈的扯蛋。

吴浩宇的嘴脸暴露无遗,他干脆就不掩盖了,索性说建祠堂,建什么祠堂,谁不清楚,祠堂是姓吴的公共祭祀场所,跟他私人有什么关系。这纯粹的就是扯蛋,再说吴家祠堂早就建好了,只不过有点破烂,翻修一下就无虞了。

早霞殷红了半边天,把吴家塔的山山岭岭映得像打了鸡血,飒飒的风一吹,周围的树林就发出“沙沙沙沙”的哀鸣,因为吴美美也是吴家的子孙,却要被吴家的人赶走,天边黯然失色,太阳也不愿意冒出头来,看着这伤感的一幕。

一些鸟儿像受到了什么惊吓一般,叽叽喳喳的惊声尖叫着,离开吴浩宇家旁的树梢,发出凄厉的哀鸣,几只乌鸦站在门口的树梢上,发出阵阵的嘶鸣,预告这吴家的家门不幸。

吴美美走到床沿边叫醒小女儿王欣欣,穿上衣服鞋袜,牵着她的小手就要离开吴浩宇家里,眼里噙着泪水,却悲伤得说不出话来。

冼馨怡见女儿一声不响的拉着外孙女就走,只好追了上去,边追边喊:

“美美,你别走,去妈家里,东边不亮西边亮!那两个鬼东西不让你住,还有娘在,你别怕,有娘在,没事的!放心,没事的!”

实际上吴美美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去,这是她从小长到大的家,除了生她养她的地方,还有哪里比这里更亲切更让她安心的。

熟悉的村落,熟悉的父老乡亲,熟悉的乡间小道,熟悉的欢歌笑语,熟悉的山山水水,熟悉的儿伴闺蜜,熟悉的点点滴滴都不能让她忘却。

喜欢情断外婆桥请大家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