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心情说说 > 心情说说

两个男人玩一个女人 第一章做到你松为止

小酷2021年10月04日

陌烟雪眼冒金花,头痛欲裂的沿着墙壁倏的掉落。

腿疼,头疼,浑身都疼。

趴在地上的她从裙子里透出来的血水染红了玉石地板,她艰难的抬起头,却是以高昂的姿态望着燕青离,哪怕他比她高出那么多,她也无所畏惧,“我自己种的树,我为什么不能折?”

“你种的树?哈哈哈,陌烟雪,你再说什么?你以为你随便说一句朕就会相信吗?

你当朕是傻子没有分辩是非的能力吗?那两株小树分明是朕与冰儿一起种的,不过最近冰儿又陪着朕在这御春园里和安福宫里又各种了两株小树,朕才没有怎么去打理那两株罢了。

陌烟雪,你省省吧,给我起来,侍候朕更衣。”

陌烟雪抬头再看燕青离,不由得就有些可怜起燕青离了,他自己做过了什么他自己都不记得了,居然还说他有分辩是非的能力?

真不知道陌烟冰对燕青离做了什么,让他连自己做过什么都不知道了。

可她只有三天时间好活,她只想找到那个人,知道他一切安好,她没有能力去管燕青离的一切了。

他也不需要她来管。

吃力的站起来,颤颤巍巍的为燕青离褪去朝服,换上一身宽松舒适的室内服饰,燕青离便大步的往一旁的御书房走去。

陌烟雪转头看了一眼那两根被燕青离丢下的树干,默默的捡起,重新的拄在了腋下,一步一步的紧跟着燕青离到了御书房。

从头至尾,燕青离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只有她卑微的紧跟着他,真想弄明白他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竟然都不记得自己与他一起的过往了。

此时的她,突然间就觉得最可怜的不是自己,而是燕青离。

青黄明亮的茶水在青花瓷的茶杯里轻轻泛起涟漪,燕青离多年如一日,最喜欢的从来都是毛尖,她却沏了一泡碧螺春递到了他的面前,“皇上,请用茶。”

燕青离望着茶杯里的茶水,一时间有些恍惚。

在现如今的宫里,从来没有人为他沏过碧螺春,整个皇宫里的人都知道他喜欢毛尖的茶香。

记忆里独有一个女人为她沏过这样青黄明亮的碧螺春。

但那一次,他尽数的喝尽,只觉得那是人世间最美味的甘泉。

那是陌烟冰。

想到这里,燕青离倏的一抬手,一杯才沏好的滚烫的热茶便飞溅到了陌烟雪的脸上,手背上,还有衣服上,“你居然敢学冰儿也沏这道茶,你不配。”

陌烟雪抿着唇,忍着烫伤的痛,再度吃惊的看着燕青离,一双眸眼里全都是哀凄,她想要唤醒燕青离对她的记忆,可偏偏,那些本应该是属于她的所经,全都变成了陌烟冰的。

“皇上,怎么了?姐姐一定不是故意的,只是一不小心罢了,让冰儿好好检查一下你有没有烫到了哪里?”不知何时,陌烟冰不请自到的进了御书房,小鸟依人般的就冲到了燕青离的身边,燕青离轻轻一揽,便将她搂到了怀里,旁若无人的对陌烟雪道:“收拾干净,滚下去。
陌烟雪吃力的蹲下身子去收拾摔碎了的茶杯,一不小心被碎片刺破了手指,一滴血珠滚在指尖上,她呆呆的看着,想起那一年的那一天,她也是流血了,是燕青离一把执起了她的手指含入了他的口中。

他说,口水有消毒的作用。

那一天,宛若就在昨天。
两个男人玩一个女人 第一章做到你松为止

可惜,她跟燕青离,再也不可能了。

收拾好了地上的残破,陌烟雪并没有离开,而是拿过了那两个新鲜的树干拄在腋下,默无声息的站在书房的一角。

“咯咯,皇上,大白天的,你别……”陌烟冰不知何时已经坐到了燕青离的大腿上,此时正仰着一张小脸巧笑倩兮着勾着燕青离的魂,陌烟雪想要霸着燕青离三天,这可不行,她可绝对不能由着陌烟雪霸着燕青离。

她不能给陌烟雪任何翻盘的机会。

燕青离微微俯首,温柔的在陌烟冰的唇上亲吻了一下,这才缓缓移开,“乖,朕今日有重要的奏折要批阅,晚点朕再去看你。”

“咳……”陌烟雪低咳了一声。

“姐姐,你……”陌烟冰仿佛此刻才感觉到陌烟雪的存在似的,抬头吃惊的看向陌烟雪。

“陌烟雪,朕让你滚,你没听见吗?”燕青离一看到陌烟雪就心烦,不知怎么的,此时居然在想她刚刚是不是烫伤了哪里?

“皇上,您答应了臣妾这三天只让臣妾一个人陪侍在您身边的,所以,还请皇后娘娘现在离开。”

“姐姐……”陌烟冰顿时满眼的泪雾,“本宫只是想要陪陪皇上而已。”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更何况皇上是金口玉言,既答应了臣妾就应该做到。”陌烟雪没有任何表情的说到,仿佛没有看到燕青离搂抱着陌烟冰似的。

却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此时心口的剧痛,她只有三天了,这三天,她要做很多很多的事情,她要找到那个人,她要弄清楚燕青离为什么不记得她了。

燕青离一张俊颜微沉,身为皇上,的确应该金口玉言,低头温柔的看着陌烟冰,“冰儿,朕只答应了她三天,更何况是为了医你的头疾呢,三天,很快就过去了,你乖乖的回宫等着朕带着陌烟雪的心头血去看你,嗯?”

“好。”陌烟冰只得乖乖的站了起来,低垂的眸眼显示着她的乖巧,但是她起身时狠狠瞥向陌烟雪的那一眼却是带着无比的恨意的,仿佛在说‘陌烟雪你再得瑟也就三天了’,三天后,陌烟雪怎么也翻不出她的手掌心的。

可惜,正若有所思的燕青离没看到。

陌烟冰终于走了。

御书房里又恢复了安静。

燕青离认真批阅奏折的样子就象是一幅画,让陌烟雪一时间看得痴了。

哪怕他对她再不堪,她也忘不了他曾经对她的好。

那时,他说他爱她。

那时,他说他会给她一辈子的幸福。

一辈子有多长她从前不知道,但是现在知道了,她的一辈子只剩下三天了。

可她没有等来他给她的幸福。

原来承诺不过是昙花一现,开过了,便再也不见了
午后。

燕青离睡着了。

陌烟雪一样一样的偷偷的试过他用过的所有的吃的喝的,可什么也没有查出来。

但是,只要查不出燕青离不记得她的原因,她就怎么也无法安心。

就算是死,也不瞑目。

夜深了,燕青离也又一次的睡着了。

躺在龙床边上的陌烟雪如猫一样的蜷缩着,直到确定燕青离应该不会再醒过来了,她才悄然的出了御春园……

她的腿伤了,谁也不会想到她会出去的。

更不会想到,她不止是出去了,还去了她想要去的地方。

清晨,一缕阳光丝丝柔柔的洒进了室内,燕青离缓缓睁开了眼睛,天一亮他就要去早朝,所以,生物钟每天都会准时的叫醒他。

可今天一睁开眼睛,他就想到了床下睡着的陌烟雪。

果然,一转头就看到了睡在冰冷地板上的陌烟雪,象是极冷的样子,她整个人都蜷成了一团。

他以为他一定会跳下床把她一脚踢出去的,没想到看到这样的陌烟雪,鬼使神差的,居然下了床就一把抱起了她,正要放在他的龙床上时,陌烟雪惊惧的抖了一下,“谁?”

“是朕,睡觉就好好睡觉,别象猫似的。”他说完,就狠狠的把陌烟雪掷在了他的床上。

柔软舒适的床褥,哪怕掷下时的力道是狠的,可是落下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疼。

真正疼起来的是她原本的伤,才两天而已,因为没有得到该有的休息和治疗,一点也不见好。

“嘶”,她下意识的低嘶了一声,好疼。

燕青离一下子掀开了她的裙子,顿时,两条不忍卒视的腿就落入了他的眸中,“该死。”

低吼一声,他随即朝着外面道,“宣太医过来御春园,诊治一下怡妃的腿,朕不可想这余下的两天时刻都嗅着她身上的臭气,难闻死了。”

说完,他直起了身形,看着发呆的陌烟雪,“还不过来侍候朕洗漱更衣?”刚刚,他居然还想让她好好的去到他的床上再去补一觉,他一定是疯了,陌烟雪这样的贱妇,连齐王都要勾搭,他就应该好好的折磨她。

但凡是与齐王有关系的,全都不是好货色。

陌烟雪只得忍着痛的爬了起来。

这一刻就有了一种从地狱到天堂,又从天堂到地狱的感觉,只是短短的片刻间,却全都经历过了。

他把她掷在床上说让她在床上睡的时候,那一刻她就觉得她曾经的燕青离回来了,可转眼间,燕青离对她又是冰冷如初了。

叹息了一声,陌烟雪只得认命的挪着两条腿,吃力的侍候着燕青离洗漱更衣,还好燕青离并不是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只会锦衣玉食的皇上,大将军出身的他更习惯凡事自行解决。

否则,陌烟雪只怕根本挺不到他去早朝的时候就得摔倒了。

眼看着燕青离一身朝服英武俊美的离宫去早朝了,陌烟雪再也没有了睡意。

她的时间不多了,经过了这一个早上,现在剩下还不到两天了。

她一定要抓紧时间找到燕青离变化的原因,还有,要找到那个人

上一篇:情感故事口述 一夜六次疼到让你下不了床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