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典语录 > 经典语录

校园春色小说 就算是爸爸也想做

小酷2021年09月28日

苏小小一时情急,她拍着杨素梅的后腰说:“妈妈,咱们快回去。”

女儿在后头又哭又喊,杨素梅赶紧停下。

“妞妞,你怎么了?哪不舒服吗?”

“妈妈,小陌陌出事了,我要回去。”

杨素梅心中惊疑。

“妈妈,再不过去就来不及了!求求你了!”

上一世读高中的时候,也是天公不作美,雷声轰隆轰隆的,当时宁陌坐在最后一排,雷打下来的那一刻,她只听见宁陌的方向传来滋啦一声,椅子凳子瞬间倒下,雷声伴随着宁陌的尖叫声和嘶吼声,全班同学都吓坏了。

雷声停止的时候,宁陌两手捂着耳朵,整张脸惨白的像鬼,他哆哆嗦嗦的靠在墙角,一米八几的高挑个子缩成一团。

没有人敢问他一句怎么了。

当时老师脸色难看,她暴躁的给宁陌家长打电话,整个走廊里都是她的喊声:“你们家儿子发病了!在教室里发疯!”

苏小小永远记得,当她回头的那一刻,宁陌的眼眸中一片荒芜。

在苏小小的催促下,杨素梅咬牙把女儿载了回去。

苏小小第一时间冲下车,砰砰敲门。

“阿姨快开门,我找陌陌,阿姨。”

保姆匆匆跑过来,见到苏小小她愣了一下。

“小小你……”保姆话还没说完,苏小小就小炮弹似的冲到楼上。

她猛的推开那扇门,就好似推开隔绝在宁陌心口的那堵墙。

苏小小尖叫一声:“陌陌!”

她扑了过去。

宁陌窝在床角,颤抖着的身子像要缩进床底下。

看清宁陌的那一刻,苏小小目眦欲裂。

宁陌的脑袋正一下一下往床板上撞,额角处亲青紫中混着血。

情急之下,苏小小用自己柔软的身子护住宁陌的头。

她在宁陌耳边低声说道:“没事了,没事了,我来了,小小在陌陌身边。”

就好像魔咒似的,苏小小一遍又一遍重复。

可宁陌眼神呆滞,好似游离于另一个世界。

苏小小咬牙正好杨素梅也冲了上来,她对母亲说:“妈妈,帮我拿两团棉花来,要快!”

上一辈子宁陌在教室里发病以后,过了许久他才回到学校,只是之后再下雨打雷,宁陌就会在耳朵里塞上耳塞。

现在这个条件下没有耳塞,只能用棉花凑合。

杨素梅先是一愣,而后立马将找到的棉花塞到苏小小手上。

说时迟那时快,在下一道雷声击打下来之前,宁陌的耳朵里已然塞上棉花,苏小小生怕声音透进去,她的两只小胖手紧紧堵住宁陌的耳朵。

“不要怕,小小在,不要怕,小小一直在。”

把空间留给两个孩子,杨素梅带着保姆蹑手蹑脚地下楼,她飞快的用座机给宁父宁母去了通电话,告知宁陌的伤情,并让他们尽快返回。

半个小时后,宁陌的情绪一点点稳定下来,他两手抓着苏小小的衣角,就好似靠在一棵能庇佑他的大树上。

宁父宁母冲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一瞬间,酸涩,愧疚,悔意,种种情绪糅合在一起,夫妻俩哽咽不已。

“陌陌!”胡思雨声音发颤,她试探的冲儿子伸出两手。

可宁陌身子猛地抖了一下,拼命的往苏小小怀里钻。

胡思雨捂住嘴巴,又怕又痛的往后退。

宁渊倒还镇定些,他把药箱递给苏小小,还对她摆口型说:“小小拜托你了,这是药,把它抹在伤口上。”

苏小小点头,她一边哼着幼儿园老师教的歌曲,一边打开盒子,从里面找到要用的棉球和消毒水儿,轻轻的按在宁陌的伤口上。

消完毒以后,她打开绿色瓶子,将散发着淡淡清香气与凉气的药膏涂抹在宁陌额头。

大功告成以后,苏小小才察觉到自己的两只胳膊又酸又麻。

她的小腹处也传来隐隐疼痛,可她不在乎,依旧抱着宁陌的身子唱着歌,直到宁陌闭眼睡了过去。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宁渊走来将儿子抱到床上,宁陌的身子还下意识打着颤。

宁渊两眼赤红。

小小趴在床头,看着宁渊给宁没盖好被子后,她才轻手轻脚的跟着一群大人走出卧室。

楼底下,胡思雨哭得两眼通红,杨素梅在她身边安慰着。

小小则被宁渊抱下来。

“小小,今天多亏有你。”

将苏小小放在沙发上,宁渊郑重地说。

苏小小连忙摆手:“叔叔没关系的,陌陌是我的朋友。”

她话音落下,宁渊冲她弯下腰,腰背弓起的幅度远大于九十。

苏小小和杨素梅都惊呆了。

“宁先生,您这是干什么?”

宁渊还保持着弯腰的姿势:“我代表宁家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又帮了我儿。”

宁渊的声音又沉又哑,好似梗着血。

“真的没关系的叔叔,我愿意帮陌陌。”

在宁渊夫妻俩感激的目光中,苏小小和杨素梅离开小洋楼。

杨素梅婉拒宁渊开车送她们回去的提议,毕竟现在外面雨都停了。

回到家以后,苏父早就回来了,正在客厅里打转。

见到妻子和女儿,苏正国快步走来:“你们俩怎么才回来?天都黑了。”

杨素梅疲惫的说:“宁家出了事,我们才抽开身。”

“出什么事了?”

“还不是宁家的那个孩子,唉,可怜啊。”

想到方才胡思雨哭都快晕过去了,杨素梅也满面忧愁。

她坐在沙发上说:“上次我差点被你带跑了,宁家夫妻俩那么好的人,他们家儿子生了病,咱们家闺女多陪着人家玩玩怎么了?我看你就是小气。”

苏正国瞪大眼睛。

“怎么还埋怨起我来了,我不也是替咱们家女儿着想吗?”

“这事我决定了,以后小小再去陪陌陌,你不许说闲话。”

苏正国梗着脖子,刚想驳斥就被妻子瞪了一眼。

“我,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杨素梅这才满意,“还不快去做饭,都几点了,想饿着闺女不成?”

苏正国讷讷地钻进厨房。

苏小小回到家以后,她跑回房间从抽屉里翻出一本日记本。

翻开扉页,她艰难的握着铅笔在上面写:“打雷,一级警报
吃完晚饭后,苏小小回到床上窝着。

半夜,杨素梅起来给苏小小盖被子,碰到女儿的那一刻,杨素梅惊了。

“怎么这么烫?”

她赶紧把丈夫摇醒,着急忙慌的说:“不好了,妞妞发烧了。”

眼皮都快粘上的苏正国立马跳了起来。

“快送医院。”

夫妇俩抱着被裹得严严实实的苏小小冲进急诊室,俩人一进医院就喊:“医生,我女儿发烧了。”

折腾了一整晚,苏小小小脸蛋烧得红彤彤的,医生给扎了一针屁股针,让先观察着。

杨素梅和苏正国愁容满面,苏小小躺在病床上,身子依旧滚烫。

“小陌陌……”苏小小无声呢喃着。

杨素梅和苏正国对视一眼。

第二天早上,苏小小缓缓睁开眼,梦中的虚幻化为一片惨淡的白。

“小小,你醒了。”杨素梅端着一盒早餐回来惊喜的说。

“妈妈。”

听到女儿沙哑的嗓音,杨素梅眼圈一红。

“妞妞,你吓死妈妈了。”

苏正国也从厕所回来,见女儿面色难看,又见妻子眼眶泛红,她说道:“你们娘俩怎么了,就是个小感冒,别搞得像生离死别的,不吉利。”

杨素梅着实没忍住,给了丈夫一巴掌,“瞎说什么呢你。”

苏正国讪讪一笑,连忙从妻子手里把粥接了过来。

“女儿才刚醒,喝些粥填填肚子。”

在苏正国的投喂一下,苏小小尽管胃口不好,却还是喝了满满一碗粥。

“妞妞啊,还觉得身体哪儿不舒服吗?爸爸给你叫大夫。”

苏小小摇头,杨素梅又拍了丈夫一巴掌,“你能不能别闹女儿了,让女儿多休息一会儿。”

苏正国脸色讪讪,退到一边去。

“对了,别忘了给女儿请假。”杨素嘱咐道,苏正国连忙应了一声,赶紧让人捎信去幼儿园。

杨素梅则给苏小小盖上被子,在她的轻哄声中,苏小小阖着眼又睡着了。

梦里,到处高楼林立,车水马龙。

苏小小站在街口,灿烂一笑,冲着对面街道上的男人招手说:“游秦,我在这里!”

那边的男子听到动静也勾起嘴角。

“小小!”

“你怎么忽然来了,也不提前通知我,冻着没有?”

穿着黑色风衣的男子快步穿过马路,他来到苏小小身边,抓住苏小小冰凉的小手,不停的哈着气。

苏小小被哄得直乐,“我不冷,你穿的这么少,别着凉了。”

“我穿着你给我亲手织的毛衣,怎么会冷?”男子低头看着她,眉眼英俊。

苏小小笑得更灿烂了,她情不自禁的抬手摸着对方的脸。

“你喜欢,我就给你再织一件。”

陆游秦应下。

“游秦,我还没去过你们学校,你能带我去吗?”

苏小小话音落下,陆游秦脸色一僵。

“学校有什么好逛的,走,我带你去旅店暖和一下,冻在你身,疼在我心。”

陆游秦的情话一套一套,苏小小心里甜滋滋的,她被带到酒店,也错过了认清陆游秦真面目的机会。

酒店房间里,陆游秦给苏小小披上被子,又亲自端来热水给她洗脚。

小小感动极了。

“游秦,你对我太好了。”

陆游秦笑着仰头,一张俊脸上点缀着温柔之色。

“你是我女朋友,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

苏小小弯起嘴角,笑容甜蜜。

画面忽然定格,一阵晃动以后,苏小小恍然发现自己站在婚礼现场。

自己穿着一身大红嫁衣,对面是哭的眼眶红肿发亮的母亲,还有努力压制住哭腔的父亲。

“妞妞,以后你跟游秦好好过日子知道吗?”

苏小小也哭了:“爸妈,我都记下了,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和游秦好好过,不让你们担心。”

“好了,大好的日子哭什么,游秦待会就到了,赶紧把眼泪擦擦。”苏正国说。
校园春色小说 就算是爸爸也想做
婚礼正式开始,一对新人站在宾客之前。

宣誓完婚礼誓言后,夫妻俩当众亲吻。

苏小小闭上眼,眼角眉梢都点缀着幸福的光芒。

可忽然,她的余光里闯入一道身影。

那人身材高挑,宽大的衣袍包裹住瘦削的身躯,头发略长,遮挡住俊俏的眉眼,白的诡异的皮肤从领口透出来。

是宁陌!

可他的眼神却好像被一把大火掠过的草原,只留一片黢黑,了无生机。

苏小小在心里感叹,可马上,嘴唇上传来的温润触感就将她再次拉入香甜的粉色空间。

她沉浸在这一记吻中,不知道过了多久,苏小小睁开眼,宁陌早就不见了踪影。

“小小,你在找什么?”陆游秦问。

“没什么。”

苏小小话音落下,就被陆游秦拉着去敬酒,面对宾客们的赞叹和恭喜,苏小小一边陪笑一边喝酒。

当晚,酒店楼上,苏小小洗完澡,身上披着红色纱衣款款从浴室走出来。

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让陆游秦进去洗澡,可是陆游秦就跟没看到是她似的,一手举着电话匆忙从新房离开。

苏小小高声喊叫……

可那扇门还是在眼前关上了。

一夜过后,面对苏小小的责问,陆游秦随便解释几句就含糊过去,苏小小也没怀疑。

直到这一天,在陆游秦的书房暗格里,她发现对方写给心头白月光的示爱信。一份又一份,竟装了满满两箱子。

那些信上面标记着时间,从高中开始,一直持续到新婚前夕。

苏小小惊呆了,信纸从指尖滑落。

“都是骗她的。”

“她就是你的容器。”

“她傻,好骗。”

原来在陆游秦心里,她就是一个蠢货?一个能剖出心脏给人利用的蠢货。

难怪……

苏小小凄怆一笑。

怪不得陆游秦总是哄骗她多去献血。

怪不得陆游秦不愿意带她去他就读的大学。

怪不得陆游秦从不碰她,两人之前最亲密的事情不过拥抱。

婚前说是为了保护她,婚后总是以工作忙推脱。

呵呵……

可笑,也太可笑了!

苏小小哭着哭着,眼泪顺着眼眶滑落,大滴大滴的在地面绽开。

心好痛。

苏小小一手按在胸口的位置,小小的面庞扭曲着,杨素梅和苏正国看着揪心得很。

“小小?小小?做噩梦了吗?”

一道声音将她唤醒,苏小小缓缓睁眼。

看到面容疲惫的父母,苏小小撑着身子坐起来,她一手环着爸爸的脖子,一手环住妈妈的。

苏小小哭声压抑,好似染着身体内的血。

杨素梅和苏正国着急的很。

“小小,是不是身体哪不舒服,你快告诉妈妈。”

“小小快别哭了,爸爸的心要疼死了。”
在父母的安慰下,苏小小逐渐止住哭声。

忽然,一个大大的哭嗝打了出来,苏小小愣了一下。苏正国夫妻也是一顿,一家三口对视一眼,均笑了出来。

方才的悲伤气氛一去不复返,杨素梅赶紧问道:“妞妞,刚才做噩梦了吗?”

苏小小点头:“妞妞梦见自己被一头狼追,他好凶啊,他先咬住妞妞的腿,又咬住妞妞的脖子,妞妞哭着求救,可到处都是一片黑。”

听见女儿的形容,苏正国赶紧把女儿抱进怀里。

“妞妞别怕,爸爸妈妈都在呢,爸爸身强力壮的,一拳就能把恶狼打跑,妞妞乖。”

苏小小重重地“嗯”了一声。

前世父母为了救她出火炉,屡次去找赵珉珉和陆游秦的麻烦。

可那时候的陆游秦功成名就,老夫妻俩连公司大门都没进去。

他们俩去警局报警,却被羞辱出来,陆游秦得知后找人去警告老两口。

杨素梅一气之下病逝,她却被困在陆家,临死前也没能见上杨素梅一面。

这成了她心里不能触碰的痛。

苏小小越想越恨,粉嫩的拳头紧握着。

“小小?”苏正国试探的喊。

“爸爸我渴了,想吃水果。”苏小小回过神来以后说。

苏正国赶紧去买,杨素梅留下陪女儿。

怕女儿被噩梦吓坏,杨素梅索性给苏小小讲起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

“从前,在一幢富丽堂皇的城堡里,有一个皮肤雪白黄头发的小姑娘,她的名字叫做白雪公主……”

杨素梅是小学语文老师,讲起故事抑扬顿挫,尽管这个故事苏小小已经听过不下百遍,可她还是听得津津有味,不时的还随着情节或“哦”一声或惊喊一声。

杨素梅一边讲故事,一边细心观察女儿的脸色,见苏小小的脸颊恢复红润,整个人的精气神也好了许多,她才慢慢放下心。

“素梅,妞妞,我买了香蕉和梨,你们想吃哪个?我去洗。”苏正国提着一兜水果回来,额头点缀着几滴细汗。

杨素梅赶紧把水果接过来,“赶紧把汗擦擦,别熏着女儿了。”

苏正国:……

苏小小笑得乐不可支,小身子在床上一扭一扭。

女儿又变得活泼可爱,苏正国就算被妻子损了心里也舒坦。

擦好汗以后,苏正国冲女儿张开两手,他说:“乖宝宝,给爸爸抱抱。”

苏小小捏着鼻子拼命的往后缩。

“不要爸爸抱,爸爸臭。”

遭受双重打击的苏正国:……

医院里一家三口和乐融融,同一时刻,宁陌睁开眼,入目便是宁渊和胡思雨担忧的脸。

他无声的动了两下嘴唇,宁渊赶紧问:“陌陌,你说什么?”

宁渊不明就里,胡思雨赶紧接话说:“陌陌,你在找小小吗?”

宁陌没有说话,胡思雨接着说:“昨晚小小把你哄睡以后就回家了。”

胡思雨话音落下,宁陌重新闭上眼。

夫妻俩对视一眼,他们俩无声的叹了口气。

“铛铛铛”的敲门声将夫妻俩唤醒。

“冯医生,您来了。”

冯医生提着药箱走进来,他冲夫妻俩微微颔首,而后坐过来给宁陌检查伤口。

碰到宁陌额头的那一刻,宁陌忽然侧头,冯医生的手落空。

“冯医生,陌陌的伤已经包扎好了,您看看给涂些什么药就好。”胡思雨赶紧打圆场。

冯医生缩回,他盯了一会儿带写的纱布,他从药箱里拿出一盒胶囊。

“这是消炎药,一定记得给孩子吃,如果伤口发炎化脓的话,就必须得带小公子去医院看看。”

胡思雨连连点头,然后让保姆把冯医生送出去。

冯医生走了,胡思雨打算亲自动手给宁陌换药。

可这一回,宁陌又躲开了。

胡思雨举在半空的手瞬间僵住,宁渊嘴唇抿得笔直。

“让我来。”

从妻子手中接过纱布和药膏,宁渊正要动手,宁陌又偏头躲过。

“你到底想怎么样?”

昨晚宁渊接到电话以后,他撇下几千万的大单子,撂下从国外远道而来的客户跑回家。

可宁陌呢?

不仅伤害自己,现在连药都不涂。

薛医生之前交代过宁陌身患自闭症,家人要更有耐心,引领他走出封闭的世界。

可是现在……

宁渊气得发疯也怒得发疯。

“你心里有火可以冲我们发,折腾自己干什么?”宁渊一手指着胸口说。

见丈夫情绪不稳,胡思雨急了,她赶紧把宁渊扯到卧室外。

“你在干什么?吓到陌陌了!”

胡思雨喊道。

“这个小子……”

“陌陌生病了,别人不知道你还不清楚吗?咱们再逼他,陌陌的病更严重怎么办?他现在好不容易有点好转,你难道还想他……”胡思雨说着说着哽咽起来。

她一手捂着嘴巴,这才没哭出声来。

见到妻子哭,宁渊的心跟被人挖了似的疼。

儿子变成今天这样,他有罪,可陌陌为什么不能放过自己?折磨他不行吗?

在外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宁总,此刻他身形佝偻,额际的皱纹又深又重。

“思雨,我只是太着急了,我担心儿子。”

将妻子抱在怀里,宁渊沉痛地说。

胡思雨还住丈夫的脊背,她哽噎着说:“我知道,我都明白。”

不知过了多久,夫妻俩缓和情绪后重新站到床前。

宁陌两眼紧闭着,整个人仿若一尊雕像。

阿姨端了一碗粥上来,宁越想把宁陌叫醒,却被妻子拦住。

“让陌陌都休息一会儿吧。”胡思雨摆口型说。

“可儿子头上的伤……”宁渊还想再说什么,胡思雨冲他摇头。

夫妻俩来到楼底下,胡思雨立马想给杨素梅打一通电话,可手指按在按钮上,胡思雨却忽然呆住了。

“他们夫妻俩应该都没有手机吧。”

宁渊摸摸鼻子:“好像真没有。”

……

无可奈何之下宁渊亲自登门,可在门口敲了半天也没人应答,宁渊刚想离开,就听到一声熟悉的童音:“宁叔叔。”

宁渊赶紧回头,看到白胖的小姑娘,他不由得笑了。

“宁先生,你又来了。”

这一个“又”字意味深长,苏正国板着张脸说

上一篇:娇宠1v1小蓝莓 桃桃多肉 时拓po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