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典语录 > 经典语录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小酷2021年06月03日

“叩一一”外面响起敲门声,那男人动作猛的停住,随后很快的走到门口,然后听见安若霆淡漠的声音,“走吧。”

  “是。”那男人听完,很快消失在房间里,苏宁呆愣的看着前方,费劲的刚站起身,房间的灯被人打开,抬眸的瞬间就看见安文逸站在那里,身体不停地颤抖,低着头,毕恭毕敬的站在安若霆的面前。

  随后看见安若霆一巴掌狠狠的扇在安文逸的脸上,白皙的肌肤上面很快有了掌印。
坏老人的春天敏静九章 等不及在车里就要
  安文逸稍微踉跄了几步,却没有离开,嘴角渗出一丝血迹,他也没有去擦。

  白色的衬衫上面满是污垢,苏宁甚至无法想象曾经洁癖到不能容忍别人触碰的男人,究竟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待在那里。

  想到这儿,苏宁再也忍不住愤怒,跌跌撞撞的爬过去,跪在安若霆的面前,手死死的抓住男人的脚不肯松手,哀求道:“求你,放过他。”

  “所有的事情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做的,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求你放过他,”

  “刚才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安若霆慢条斯理的开口,随后看向对面的男人,他始终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反应,可是安若霆知道,他不可能甘心。

  就算从私生子变成安家二少爷,还是没有资格代替他的位置,就像是她那个不中用的母亲,逼死了正房,还是没办法独挑大梁。

  “我……”苏宁闭上眼认命的开口道,“我承认刚才我骗了你,所有的都是我做的。”

  “你早点承认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安若霆冷笑着走到安文逸身边,拍了拍安文逸的肩膀,冷哼道,“这个女人可是真心在乎你的。”

  “所以还是去看看她吧。”

  安文逸不明所以,只是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才走过去看到苏宁一脸狼狈不堪,皱了皱眉,难得没有从怀里取出手帕,蹲在苏宁的身旁,将女人从地上扶起来,看到她虚弱不堪,沉声道,“需不需要去医院?”

  “不用了。”苏宁摇摇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勉强靠在安文逸的怀里,抬眸看到男人微皱的眉头,心里一凉,准备起来的时候,脑袋重新被男人摁到身上,他的身上是淡淡的木兰花香。

  随后听见安文逸淡漠的声音:

  “以后如果我不在你身边,不要招惹安若霆。”那个男人分明就是知道所有的事情,他今天让手底下的人来告诉他这个消息,不就是想知道苏宁在他心里重不重要,如果是以前,他不可能管这个女人,可是现在,能够约到顾岑欢的筹码就是这个。

  他还不能扔了这枚棋子。

  “他好像知道了我和顾岑欢的事情。”苏宁虚弱的说着,男人听罢,眉头不着痕迹的皱了皱,随后恢复正常,不以为意的冷笑道,“我知道。”

  说着正准备将女人抱起,手不小心碰在腿上,修长的手指接触到苏宁腿的时候,眉头再次皱起,脸色阴沉,嫌弃的将苏宁放在旁边的地上,用纸巾细细的擦干净,胃里说不出的恶心。

  苏宁看他这个样子,脸色更是窘迫,心里不住的苦涩,看样子他已经知道了。

  果然,安文逸细细的擦干净手,低头看着苏宁的方向,“我找人送你回去。”

  “不用了。”苏宁摇摇头,勉强扯出一个难看的不能再难看的笑,“我自己回去就行。”

  “倒是你,记得处理好嘴上的伤口。”事到如今还不忘关心安文逸,男人听罢脸上未有多余的反应,只是沉声应了声,转身离开。

  待安文逸离开,苏宁才虚弱的重新坐在地上,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只是酸涩的要命。

  有些东西注定是无果的等待。

  顾远山打来电话的时候,顾岑欢正坐在客厅里陪安然写作业,原本周末答应带安然去游乐场,可是没有安若霆的同意,她也没胆量出去。

  因为上次的事情还没有得到安若霆的同意,如今男人的态度可谓是冷漠至极。

  “妈咪,你手里的香蕉快掉下来了。”安然偏着小脑袋,嫌弃的看着顾岑欢。

  “是吗?”顾岑欢不好意思的回神,将剥了一半的香蕉扔在桌子上,走过去,趴在安然的面前,看着这个精致的像个瓷娃娃的小东西,实在找不到关于他的丁点儿印象,安然被她盯得怪怪的,抬起那肉嘟嘟的小爪子戳了下脑门,正准备开口,手机响起。

  顾岑欢微笑着趴在桌子上不动,然后接听电话道,“妈,怎么了?”

  “你爸爸说今晚让你回家一趟。”宁柔声音温柔,体贴,听的顾岑欢心里是忍不住的感动。

  不管怎么样,身后总有父母支持着自己。

  “有说是什么事吗?”

  “就是让你回家吃顿饭而已。“宁柔依旧笑笑,看看后面的顾远山忍不住无奈,自从上次顾远山说过那些话之后,就整天胡思乱想。

  前两天又听说苏宁出事,心里更是觉得不对劲,一个劲儿让她打电话过去问问。

  宁柔也明白,顾远山是因为当初的事情,心里有所愧疚,所以便由着他的性子来。

  “好,我知道了。”顾岑欢原本准备很爽快的答应下来,可是一想到安若霆那张冰块脸,不禁迟疑了一下,笑说道,“到时候带安然他们过来吧。”

  “嗯。”宁柔答应着,两个人又说了会儿家常,看到安然皱成包子的小脸蛋,顾岑欢笑着挂了电话,坐起身看着安然道,“我是不是影响到你了。

  “妈咪,你真的是太笨了。”

  “我……”顾岑欢无言以对,抬起手正准备发火的时候,后面听见脚步声,转身就看见安若霆在卸手表,笔直的身体站在原地,比电视上的明星还要养眼。

  顾岑欢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想到刚才的事情,嬉笑着走到安若霆的身边,狗腿的拿过男人手里的包,陪笑道,“回来了?”
但安若霆看起来心情似乎不怎么好,黑白分明的瞳孔淡漠的看了眼面前的女人,无视她脸上的巴结,径自走到安然的旁边,坐下,翘起二郎腿,才收回视线,似笑非笑的看着顾岑欢,“说吧,又有什么事求我?”

  虽然这个女人偶尔会的跟他撒娇,卖萌,可是安若霆看得出来,那不过都是为了达到目的而所做的手段罢了。

  这女人看似没有心机,内心还是很聪明的。

  “那个。”顾岑欢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没想到安若霆一句话就打乱了所有的计划,因着上次给安若霆添麻烦,女人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想了好半天挠了挠头,很可爱的模样,瘪瘪嘴道,“明天我能不能带安然去家里一趟?爸爸说想跟我们吃一顿饭。”

  安若霆听完没说话,只是性感的喉结动了动,让顾岑欢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点头同意,“好。”

  这一次轮到女人发呆,顾岑欢愕然的看着他,好半响有些兴奋的跑过去道,“你真的同意了?”

  “只要不是去见那些乱七八糟的人,为什么不同意?”安若霆一脸平静,不以为意的说着,上次之后安文逸算是元气大伤,暂时不可能对顾岑欢造成伤害,再者说了,这个女人没有蠢到这种地步吧。

  被人三番五次的利用。

  “什么叫做乱七八糟的人?”顾岑欢不满的问道,对上安若霆深邃的眼眸,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尴尬的笑着看向别处,咬着嘴唇道,“当我没问。

  本来这个男人的气场就够强大,不用做什么,单是站在原地就足够让人脸红耳赤。

  想到这儿,顾岑欢将脑海中那些奇怪的想法甩掉,转身上了楼。

  她不明白这一年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身边的人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可是顾岑欢看得出来,安若霆是真的为了她好。

  不论以什么身份出现在她的身边,只要对她好就足够了。

  次日,阳光撒在顾岑欢的脸上,那种柔和的光束通过窗帘照在人的脸上,未免暖洋洋的很舒服,顾岑欢缩了缩脑袋,翻了个身正准备再睡一会儿的时候,隐约感觉身边有什么东西。

  手不经意的触碰到身旁的男人,顾岑欢蹙眉,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然后对上安若霆那双冷然的脸,吓得不轻,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后退一-步。

  “咚一”是脑袋撞在柜子上的声音,手还紧紧的抓着那个东西不肯撒手,安若霆铁青着脸,活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堪,略微沙哑的嗓音难得带着怒气,然后一把打开顾岑欢不安分的手,“放开。”

  鬼知道,一大清早的睡得好好的,会被女人突然抱住是什么样的感觉,最重要的是,顾岑欢还用那种楚楚可怜的带着起床气的水润润的大眼睛瞪着自己,若非刚才不小心抱紧了自己。

  安若霆无言以对,喉结微顿,看着顾岑欢那张脸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忍着痛,将地上发呆的女人一把拉起来,欺身而上压在她的身上,猛的靠近,甚至能够感觉到顾岑欢的心跳声,他皱眉道,“顾岑欢,你什么意思?”

  “我……”顾岑欢一脸窘迫,不知道说什么,上次被男人踢下床,这次又被安若霆吓得滚到床下,好不容易能遇到一个好天气,睡个懒觉都不行。

  “等等。”顾岑欢突然想起什么,一本正经的瞪着安若霆,手挡在两个人的中间,避免有更多的接触,虽然安若霆是个帅气多金的好老公,虽然适度的夫妻亲密接触可以让他们的关系更加缓和。

  可是每次看到安若霆那张近乎于完美的找不到任何瑕疵的脸蛋,顾岑欢感觉这是种亵渎。

  “这个明明是我的房间,你为什么会在这儿?”顾岑欢皱眉,狡黠的眼底闪烁着,看着十分讨喜,安若霆听完,没什么反应,只是从顾岑欢的身上起来,很淡定的坐在床沿,轻描淡写的开口道,“在安家,还有什么地方是我不能去的吗?”

  简而言之,顾岑欢只是这个家的暂住者,他才是这个家的主人,所以出现在哪里都很正常。

  顾岑欢对他的这种思维模式感觉到拜服,心里也清楚不是安若霆的对手,索性认命的点点头,深吸一口气不满道,“我知道了。”

  安若霆听她这气呼呼的语气,揉了揉太阳穴,却也没有说话,站起身,随便裹了个东西往浴室走去,几分钟之后,听见水声。

  顾岑欢想想刚才的事情不免脸红心跳,拍了拍很容易脸红的脸蛋,笑着收拾好。

  待准备出门,下了楼才发现忘记了安然那个小家伙,急忙上楼的时候,就听见卧室里有人说话,推开门进去看到安若霆陪着小家伙玩耍。

  精壮的上半身暴露在空气中,看起来十分养眼,顾岑欢尴尬一笑,站在门口进也不是,出也不是,好半晌听见安若霆漫不经心的声音:

  “说吧,什么事?”

  “那个,我准备过去,所以……”

  “妈咪,你已经忘记安然了吗?”原本还在玩耍的小家伙,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顺便嫌弃的看着顾岑欢,女人一脸黑线,尴尬不已。

  好半晌才不自在的笑笑,“不是,妈咪比较慢,收拾好就赶过来了。

  “半点儿没有忘记你的意思。”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顾岑欢总感觉这个小家伙像是缺少安全感,只是偌大个安家,以安若霆对他的宠溺,也不像是会被人欺负的。

  顾岑欢不明白这种感觉从何而来,只是下意识的心疼。

  “算了,我今天带安然去游乐场,顾家还是你自己去吧。”安若霆说着将安然抱起来,从她身边离开的时候,顾岑欢闻到一股特别好闻的味道。

  她皱了皱眉,却是无可奈何的离开。

  整整三天时间,苏宁连下床的能力都没有,勉强用输液维持生命,抬眸看看外面晴朗的天,对顾岑欢的怨毒多了几分。
原以为这次的计划会做的天衣无缝,没想到会把自己给搭进去,更没有想到的是,安若霆会为了那个女人,不惜绑架自己。

  现在甚至还能想起安文逸嫌弃的眼神。

  虽然她现在不是什么处女,第一次也是完整的属于安文逸,可是按照那个男人洁癖的性格,必定不会触碰被人动过的自己。

  正想着房间的门被人推开,紧接着看到安文逸走进来,背着光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手里端着一碗鸡汤,径自走到她的面前。

  修长的手指端着碗递到她的面前,声音淡漠,带着似有似无的关心,“医生说你身体很虚弱,需要喝鸡汤补补。”

  “……”苏宁刚要拒绝,对上安文逸冷漠的眼,话到嘴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虚弱的冲安文逸笑了笑,收回视线,将碗端过去,勉强自己将鸡汤喝完。

  期间安文逸未说一句话,直到她将碗放在旁边的柜子上,面前拿过来一张纸巾,苏宁一怔,呆愣的看着安文逸将嘴角的东西细细的擦干净。

  随后看见安文逸将纸巾扔进垃圾桶,慢悠悠的开口道,“安若霆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所以这段时间,你还是不要去见顾岑欢比较好。”

  “可是我担心安若霆不会给我们喘息的机会。”苏宁皱眉道,虽然不了解安若霆,可是看那个男人雷厉风行的样子,大概也不会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最重要的是,在顾岑欢的事情上面,他似乎志在必得。

  想到这儿,苏宁原本惨白的脸色更是难看不已,她心里很清楚自己的价值,之所以能够留在安文逸的身边,无非就是因为她是顾岑欢闺蜜的原因,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身份,安文逸恐怕早就一脚踢开。

  只是那天,出现在咖啡厅的时候,脸上的那种紧张的神情一瞬间让她有种恍惚的感觉。

  在安文逸的心里,说不准有自己一丝的位置。

  只是不愿意提及,更不敢将这个问题问出来,她害怕答案是她自己害怕听到的。

  “给不给机会不重要,重要的是顾岑欢还会不会相信你。”安文逸皱眉道,“我害怕她会疑心。”

  苏宁听完也是良久的皱眉,想了想神情复杂的看向安文逸,柔声道,“我不会让她怀疑我。”

  虽然现在不比过去的感情,可至少在顾岑欢的心目中,她是唯一的闺蜜,她不敢,也不会相信。

  “那天的事情你准备怎么解释。”安文逸看着女人的表情,慢条斯理的说着,手伸过去抓住她的秀发,很自然的黑色长直发,谈不上保养的有多好看,至少不会让人觉得难受,比她这张脸有吸引力。

  “这……”苏宁听着也是一脸为难,明明约她的是自己,可在房间的是安文逸,这事情的确很难解释,最重要的是,有了安若霆,她不敢轻举妄动。

  “若是没想好,大可从你身上的这些伤做文章。”安文逸冷哼着淡漠的开口,手指微微一用力,头发被拽的生疼,她转过头被迫面对着安文逸,头皮发疼的厉害,勉强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脆弱。

  眼泪闪烁,委屈的看着安文逸,不解道,“什么意思?”

  “要是你能证明你身上的伤是因为顾岑欢而受的,我相信她不会怀疑你。”

  安文逸轻描淡写的说完这句话,转身出去,只留下苏宁坐在原地。

  身体的痛比不过内心的伤,安文逸宁肯触碰自己的头发,也不愿意触碰她。

  可见心里对她有多厌恶。

  等顾岑欢离开的时候,身边还跟着保镖,顾岑欢本来想告诉安若霆不用这么紧张,可是想到那天发生的事情,再加上安若霆脸上的表情,话到嘴边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只是冲安若霆挥挥手:“我回去了。”

  “嗯。”安若霆漫不经心的说完,转身进去,顾岑欢看着他傲娇的模样,不满的瘪瘪嘴,上了车,透过倒车镜看到司机隐忍的笑,不免皱了皱眉,有些疑惑的开口道,“你笑什么啊?”

  从她重新回到安家开始,这些佣人的态度就有些奇怪,虽然谈不上恭敬,却是本分。

  这让顾岑欢有很长一段时间疑惑不已。

  “没什么。”司机尴尬的笑了笑,将车开出院子才开口道,“安总对您可真好。”

  “以前的时候,安总可……”

  “可什么。”顾岑欢正听的起劲儿,莫名的中断,未免有些不满,爬到座位上,一双水眸微凉,似笑非笑的看着司机,看的司机一身鸡皮疙瘩。

  “你还没有告诉我结果呢。”

  “那个……”司机挠了挠头,不自在的开口道,“真的没什么。”

  “切。”顾岑欢瘪瘪嘴,看司机顾左右而言他的样子就知道隐藏什么。

  只是既然不肯说,也没有要问的必要。

  索性躺在座位上假寐,等到了顾家差不多是一个小时之后,顾岑欢胃里难受的要命,刚下车就跑到角落里吐,司机准备,上来,她摆摆手拒绝。

  这么狼狈的样子,她可不想让别人看到。

  等吐完才觉得胃里好受许多,抬眸,母亲披着披风走过来,地上是黄色的树叶,她脸上的担心很是明显,顾岑欢不免心里一暖,勉强冲母亲笑了笑,走过去扶住母亲的胳膊道,“我没事。”

  “岑欢,你会不会怀孕了?”母亲一脸担心的看着顾岑欢道,“刚才在楼上的时候就看见你不舒服。”

  “不可能的。”顾岑欢不自在的摆摆手,以前的事情她是不记得,可是现在,从安若霆对她的排斥,上面就看得出来,他们真的没什么关系。

  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安若霆也不至于将她从床上踢下去。

  想到这儿,顾岑欢想起什么皱眉搂住母亲的胳膊,撒娇道,“妈,我有件事想问你。”

  “什么?”母亲一脸温柔,顺带将她鬓角的头发别到耳后,柔声道。

  “安然跟我到底有没有血缘关系?”顾岑欢有些疑惑的开口,虽然说小家伙挺可爱,也很善良,她也很喜欢,可是对于安然却是半点儿印象都没有。

上一篇:小黄说说1000字 事后清晨 多吃肉御书宅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