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典语录 > 经典语录

车速特别快详细的文章,偏偏宠爱江忍弄了五十多分钟

小酷2022年02月26日

宁浠怎么都没料到,避开了四年却还是和战少晖重逢了。

她下意识抱紧了宁宝贝。

“儿子是我一个人的,和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搞笑!你设计偷生下我的儿子,现在突然让他来偷拍我,鬼知道你想做什么,是要钱还是要名?直说吧……”

“宁小姐是么?”慕晚瑜此刻也站了出来,眸中闪过母性的光辉,轻抚着小腹,像正宫宣告天下:“要钱我可以给你,要战太太的位置可能不行,因为我也怀了少晖的孩子。”

说着,她又语重心长地看了一眼宝贝:“孩子是无辜的,你不要再利用他的感情攻击少晖了,今天的事我们也不会再追究,但希望你以后好好教育他,别让小孩子走歪路,至于该承担的赡养费我们一分钱也不会少。”

温婉大度的模样,好像宁浠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

“我最后说一遍,今天只是偶遇,我的孩子姓宁,也不稀罕战家赡养费!”

想了想,宁浠嘴角轻扬,又朝慕晚瑜露出优雅的笑:“慕小姐,看在你这么关心我儿子的份上,我善意的提醒你一句,你的眼光实在太差了。”

“你——”

“花心种马公共厕所,女人能组成一个加强连,还喜欢落井下石,他爱的是你的背景不是你这个人,就算你们结婚了他照样在外面花天酒地,换言之就是一个巨坑。”

宁宝贝听到这里,眸子蹭蹭亮了,笑眯眯地点点头:“对哇,漂亮姐姐,别人都巴不得赶紧从坑里爬出去,你可快点踹了老男人吧。”

慕晚瑜愣住。

战少晖的脸色已经难看到说不出话来了。

……

同一幢商场的五楼,装潢奢侈的西式餐厅。

悠扬舒缓的萨克斯回荡在整家餐厅,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自然花香。

战北爵端坐在靠窗的位置,对面则是战宸夜,父子俩难得在外面餐厅同桌吃饭,两张帅气的脸蛋,宛若翻版。

宁洋整理好小洋裙回来的时候,父子俩是一惯性的彼此沉默。

“怎么去了这么久?”战北爵微微挑眉,不太有耐性。

“在洗手间遇到了一个疯女人,差点弄坏了裙子。”宁洋抱歉地笑了笑,挽着战北爵的手腕,亲昵地撒着娇:“对不起啊,让你们在等我,说好了要陪着夜夜出来玩的……”

战北爵平常工作很忙,她借口陪夜夜才把他约出来的。

战宸夜漂亮的唇一张一合,无比绅士:“宁洋阿姨没关系的,你和父亲培养感情就好,不用在意我。”

“夜夜真的好懂事,我要是能当他的母亲,一定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捧到他面前……”宁洋羞赧地说着。

她话里的意思够明显的了吧?

战北爵却像是个冰块,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吩咐服务员点餐。

宁洋也不气馁。

反正他们订婚四年,她是唯一能靠近他身边的女人。

她相信,终有一天,她会变成名正言顺的战太太,不过转瞬想到战宸夜,宁洋眸子又暗了暗。

不知道这个孩子的母亲是什么人?

“夜夜你想吃什么?”她笑着问。

“番茄味的牛排。”

战宸夜礼貌地回答,小小的身子坐得笔直。

由于个子矮矮的,伸长手臂去拿纸巾。

视线刚好此刻越过窗外,看到了楼下对峙的宁浠和宁宝贝几人……

好像她们有麻烦?

战北爵见战宸夜的眸光一直凝在楼下,慵懒地抬起眼帘,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由于建筑物的遮挡,他只能看到宁浠和战少晖。 

见父子俩都盯着楼下,宁洋也好奇地看了一眼楼下,刚好看清宁浠的脸。

“又是她?”

战北爵倨傲的下颌微收:“你认识?”

“刚才在洗手间,就是和她撞上了。”宁洋莞尔解释:“她叫宁浠,是旁系宁凯的女儿,不过几年前破产了,和未婚夫战少晖也解除婚约了,喏,她旁边站着的那男人就是战少晖,算起来他应该叫你一声小叔呢……”

“战少晖?”

战北爵嘴里重复地咬着这三个字。

战家身为殷城第一豪门,世家关系网庞大,主系虽能认全,旁系却杂而乱。

不过他也记得好像在战家族谱见过这个名字。

“就是喜欢玩女明星的那个?”

宁洋似有些羞于启齿:“是的,就是他,我还以为解除婚约之后,宁浠和他就没了交集,没想到居然在大庭广众拉拉扯扯,也不知道是不是找战少晖要钱,万一有狗仔拍到估计又要上新闻了……”

战北爵闻言,眸中更是掠过一抹深深的嫌恶。

战宸夜对宁洋的评价不满,嘴巴抿紧:“我看那个漂亮阿姨不像宁洋阿姨你说的那么讨厌,可能有什么误会吧?”

“你还不到四岁,能懂什么人心险恶?”战北爵寒眸轻扫,周身弥漫着一股森冷的气场。

换做平常,战宸夜可能已经不再和战北爵顶嘴了。

可今天听到战北爵讥诮宁浠,战宸夜莫名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小脸一沉,稚嫩的童音紧接着响起,气氛剑拔弩张——

“父亲,你不能仅仅凭外人的几句话就否认那个阿姨。”

外人?

宁洋拿着餐具的动作一顿。

战宸夜说她是外人?

知不知道,她已经是他未来继母了!!

“那女人是你什么人?”战北爵没想到战宸夜今天居然会为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讲话,更是不悦蹙眉。

战宸夜老老实实的摇头:“她是我选中为我设计生日别墅的设计师。”

“区区一个设计师,你为了她跟我顶嘴?”

在战公馆上下,战北爵是绝对的权威,包括战宸夜,谁都不容挑衅。

战宸夜咬着下唇,眼角余光却在此刻瞥见楼下的宁浠和宁宝贝似乎与战少晖停止了谈话,打算离开了。

他优雅地放下手中的餐具,漆黑的瞳眸扑闪着隐忍倔强。

“对不起,父亲,我不该跟您顶嘴,我吃饱了,可以先走么?”

战北爵危险地眯眸,俊颜阴沉。

牛排才刚刚端上来。

漂亮的心形牛排上,小家伙才刚切出一道小小的口子。

这叫吃饱了?

“战宸夜,你是在用绝食来跟我抗议?”战北爵冷声质问,空气恍若被撕裂,压迫感十足。

楼下,宁宝贝和宁浠已经开始朝大门方向移动了……

战宸夜垂在腿侧的拳头紧紧地攥着,毫不畏惧地对上战北爵的视线。

“没有,我是真的吃饱了。”

父子间流淌着僵持,宁洋笑着充当和事老:“爵少,小孩子本来胃口就一般,吃得也不多,夜夜他……”

“我让你替他解释了?”战北爵冷声打断宁洋,俊颜阴鸷。

宁洋小脸窘迫地发红。

战宸夜眼瞧着宁宝贝和宁浠快要消失在人群中……

“父亲,是我的错,请您不要责怪宁洋阿姨,不打扰你们约会,我先走了。”

战宸夜着急地说完,小小的身子从厚重柔軟的沙发坐垫上滑下来,头也不回地冲门口跑去。

宁洋惊愕,她和战北爵订婚多年,也算是看着战宸夜长大的。

从来没见他敢当众甩脸色给战北爵看。

甚至把战北爵晾在一旁,就这么跑出去了??

“夜夜你要去哪……”宁洋误会小家伙是在抗议战北爵,连忙吩咐守在一旁的保镖:“你们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赶紧去把小少爷追回来。”

“站住!”战北爵墨眸扫过保镖:“谁都不许追!”

宁洋被男人强大的气场吓得身子颤抖了一下:“可他还是个孩子,万一遇到什么危险或者人贩子……”

虽然她私心更想和战北爵二人世界,但战宸夜毕竟是战北爵唯一的儿子。

万一出了什么好歹,她们的婚约肯定必定会受影响。

“他敢跑,就该承担独自跑出去的后果。”战北爵深邃的轮廓浮现冷鹜,优雅地执起刀叉:“不是说这家的牛排好吃?已经上菜了,我们用餐。”

宁洋悻悻地不再多言,这个男人集冷酷、矜贵、邪肆与优雅为一体,是战家高高在上的神话,也是她宁洋的未婚夫。

其实没了战宸夜这个小电灯泡,这场约会反而更令人期待了……

楼下,宁浠拉着宁宝贝离开。

宁宝贝摘下了墨镜,宝石眼闪烁着愤怒,语重心长地说:“老男人太可恶了,大浠浠,你千万不要对他有好感。”

宁浠:“我本来就对他没什么好感。”

“如果你们在一起,他一定会虐待我的,为了你的宝贝健康安全,一定要远离他,知道么?”宝贝又改变策略,开始抱着她的小腿,傲娇地撒着欢。

宁浠:“……”

也许是宝贝从小没有爸爸,所以一直很敏感。

甚至很讨厌一切接近宁浠的男人。

无论老少。

这下突然和战少晖打了照面,心里肯定担心她和战少晖在一起而忽略了他。

“他有小三没担当,不如宝贝乖巧懂事大方知礼,上得厅堂下得厨房,骂得小三打过流氓,宝贝会乖乖的,以后也可以照顾你的,不要他好不好?”

宁浠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低头给了小家伙额角一个亲吻。

“我不会和他在一起的,我只在乎你,满意了?”

宁宝贝非常受用,立刻将那些负面情绪抛弃,美滋滋地指了指脸颊:“我允许你再亲一下这里。”

“我涂了口红,晚上卸完妆再亲?”

宁宝贝马上甜甜夸赞:“我还是喜欢你什么都不涂的样子,清爽又不失妩媚。”

宁浠有种不可描述的感觉。

“从哪学的台词?”

“网络啊。”宁宝贝酷酷地回答。

宁浠:“……”

以后要给儿子禁网才行,成天看什么乱七八糟的,让她有种被調戏的错觉!

关键自家儿子还不到四岁,连汉字都理应认不全的那种!

角落里,战宸夜一直不远不近地跟着母子俩,看到宁浠低头吻了宁宝贝的额头,也看到宁宝贝在宁浠面前卖萌求抱抱,心里满是艳羡。

如果,他也有妈咪……

是不是也能这样在妈咪的怀里撒娇?

鼻头一酸,可惜父亲不愿意告诉他母亲是谁,也不允许他多问。

突地,他正出神的时候,不远处的宁浠转过了身……

战宸夜小小的身子蓦地僵住,紧张地连忙侧身在珠宝柜台后躲着。

心脏砰砰乱跳……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躲?

也许,是因为连他都鄙视自己跟踪偷窥的行径,宛若一个小偷,企图从别人的幸福里找到安慰,哪怕就一点点。

宁浠去对面不远处的储藏柜台取寄存的赛车模型。

不知怎么搞的,钥匙卡好像失效了。

宁浠不得已只好让服务员帮自己处理。  

宁宝贝乖乖听宁浠的叮嘱,矗立在门口等她回来,双手紧紧抱着宁浠的手包。

等了好一会也不见宁浠出来,宁宝贝刚好有一点点尿意,又怕跑得太远会错过宁浠出来。

小脑袋四处探了探,寻找对面街头的一处绿化带。

一簇簇景观树茂密繁盛。

如果他去那里尿尿……

宁宝贝清了清嗓子,小身子犹如动作利落的小猴子,快速在人群中穿梭,不时地回头看看门口,终于,就在他兴奋着即将钻进小树丛的时候……

嘎吱。

一道紧急刹车声突兀响起。

布加迪威龙停在宁宝贝身侧。

车门推开,桑伯胆颤心惊地望着宁宝贝,长长地松了口气:“谢天谢地,还好小少爷你没事,保镖说你跑出来了,可把桑爷爷吓坏了……”

宁宝贝戒备地望着桑伯以及车内魁梧的保镖:“你们想干什么?”

“当然是带您回家啊。”桑伯知道小少爷和爵少起了争执心里委屈愤怒,便委婉劝道:“您别怪您父亲,他其实也只是嘴硬心软的。”

父亲?

难道是战少晖那个老男人?

可宁宝贝压根没有见过他们,说不定是哪来的人贩子。

如今的人贩子都开豪车,还敢光天化日之下抢人?

“你们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要喊人了……唔……”话音未落,桑伯直接将宁宝贝拉上了车。

小少爷闹起脾气,可是很倔强的。

不管了,先把人带回去再说。

车子扬长而去,消失在视野尽头,只留下一尾青烟和地上一款浅色的女士手袋。

战宸夜藏匿在角落里的身影慢慢从黑暗中踏出。

载着宁宝贝离开的那辆车他认识,是战公馆车库里的备用车。

桑爷爷应该是把宁宝贝当成他带回战公馆了?

战宸夜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四周,快步走了过去,将掉在地上的手袋捡起来。

鼻息间隐隐还能嗅到属于宁宝贝的奶香,混杂着宁浠的馨香,那淡淡的栀子花香,不仅让战北爵迷醉,也让他沉沦。

战宸夜鬼使神差地抱着包包回商场,原本打算还给宁浠……

“宝贝,不好意思,临时出了点状况,妈咪来晚了。”宁浠一路小跑着回到大门口,自然而然地拉起战宸夜的小手。

战宸夜眸光落在被宁浠拉着的手腕上,一个大胆的念头油然而生……

“没关系的,我也没有等很久。”他礼貌地回答。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就见宁浠的神色蓦地一变,拧紧秀眉,那双如星辰般的眸也一瞬不瞬锁住自己:“你——”

战宸夜一下子紧张起来,神经高度紧绷。

难道宁浠发现他的身份了?

就连桑爷爷都没能区分出他和宁宝贝,宁浠能分辨出来?

战宸夜一颗心七上八下,顿时如临大敌!

上一篇:看了下面会有水水的说说 段嘉许把桑稚做哭细节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