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典语录 > 经典语录

宝宝你的水都溢出来了,小家伙你知道我忍了多久吗

小酷2022年02月16日

我最终还是送了这个保洁阿姨去医院,不过没敢多待,在将她给安排明白之后,我就赶紧跑路了。

说实话,我觉得我有些头脑发热的就做好事了,这年头,走在路上看到有人摔倒了,想要去扶真得好好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本事。

所以,这会清醒过来之后,我完全没有那种做了好事情之后的兴奋感觉,反倒后反劲的吓了一脑袋冷汗。

我没敢在路上停留,刚出医院我就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到我的出租屋去了。

我住的地方是跟人合租的,属于我自己的房间就只有不到十五平米,宛如鸽子笼一样的小房间而已。

这会我坐在我的房间里面的床上,心情很是不好,无他,工作丢了,想开心也是开心不起来。

“嗯......!”不过就在这时,我隔壁屋竟然传来了一阵令人听起来血气涌动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我苦笑不已,我隔壁住着的是一对小两口,都跟我一样是大学刚毕业没多久的。

此刻他们显然是在做羞羞的事情,可怜我这个单身狗,只能无奈的带上耳机,听起了音乐来,过了好一会之后,这动人的声音方才终结。

我感觉着自己不太安分的小兄弟,一阵苦笑,心里只能感慨一句有女朋友真好。

又待了一会之后,已经中午了,我去厨房做饭。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心情不怎么好,所以虽然冰箱里面有肉和蔬菜,但是我也不想做了,只拿出之前吃剩下的米饭,准备炒一个蛋炒饭。

但是就在我准备炒饭的时候,隔壁小男女之中的女生竟然也来到了厨房里面。

她叫林晓晓,年纪跟我差不多大,但是比我小七个月,所以管我叫北哥,林晓晓面容姣好,虽然比不上潘小曼,张媛这样的大美女,但是却也很耐看。

此刻,林晓晓的脸上还残留着做那事之后留下的痕迹,眉宇之间,带着一丝春意,两颊生出红晕,看起来有些娇艳欲滴。

而一回想起刚刚她传出来的娇呼声音,我忍不住心中有点异样,偷偷的瞄了她的侧颜一眼,发觉她竟然被种了一个草莓,明晃晃的,粉紫粉紫的。

“北哥,可不可以也让我用一个燃气灶!海洋一会要提前走!”林晓晓有些不好意思的跟我说道,因为她看到我在看她的草莓印了,赶忙遮掩,面目羞红的说道。

“当然可以,你用吧,我就炒一个蛋炒饭,五分钟就搞定!”见偷看被发现,我也有些尴尬,为了遮掩尴尬,我赶忙笑着说道。

林晓晓点了点头,略微有些羞羞答答的在一旁炒菜,而我也迅速的炒着我的蛋炒饭。

炒完饭之后,我便赶紧端着我的饭回屋去吃去了。

但是没过一会,一阵敲门的声音突然响起,只听林晓晓在外面喊道,“北哥,我给你盛了一点菜吃!你开下门接一下呗!”

我赶忙去开门,只见林晓晓端着一小盘菜给我,一边是炒肉丝,另外一边是炒的豆芽。

我不好意思的说道,“你们自己吃吧,不用管我!”

“吃点吧,海洋已经走了,我自己根本就吃不完!”

“额,多谢!”我没有再推辞,接过了林晓晓送来的菜,拿回屋吃去了。

吃完后,我将盘子刷好了给林晓晓放了回去,林晓晓并没有出来,我也没有去通知她。

回到房间,我感觉有点茫然,工作丢了,我现在整个人有种特别无力的感觉。

但是生活还得继续,我不打算将这事情告诉我父母,就算告诉了也只是鞭长莫及而已。

念及此处,我将手机拿出来下载了一个智联招聘的软件,寻找下一份工作。

我以大面积撒网的方式,投递简历,就等回音了。

之后的时间,我哪里也没有去,就在房间里面睡了一下午,倒是睡的十分通透,一扫这段时间上班以来的疲惫。

“叮铃铃......!”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将我给吵醒了,我迷迷糊糊的摸着手机,也没看是谁就直接接听了起来。

“是陆北吗?”一阵悦耳但是有点熟悉的声音在我耳中响起。

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疑惑道,“是我,你是哪位?”

“我是张媛,媛姐!”电话里面的女人娇滴滴的自报了姓名,我愣了一下,然后仔细回想一下这个声音,发觉还真是张媛的声音。

我一阵来气,没好气的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公司里面的事情,我应该是都已经办理好了之后才离开的吧!”

“陆北,你别生气,我是向你道歉的,不过你也真是的,你早告诉我你是老板的表弟不就好了吗?我哪里还能开了你。”张媛用一种幽怨的语气对我说道。

闻言我愣住了,张媛这话说的我一愣,我纳闷道,“我是老板表弟,你吃错药了吧?”

“哎呦,你就别装了,下午的时候老板亲自给我打的电话,说出了你俩的关系,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你请回来,陆北你可真是玩死我了,明天回来上班吧?好不好?”张媛娇声说道。

我到现在脑子都没回过味来,想破我的脑袋,我也搞不懂,我怎么突然间摇身一变就成了老板的表弟了呢,我来公司这么长时间了,到现在可都没见过公司老板到底是哪位呢?

我感觉有可能是张媛在耍我,但是转念一想,我觉得又不太可能,因为我觉得应该张媛没这么闲才对。

“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了?我不是老板表弟!”我试探着问道。

“哎呀,陆北,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就回来上班吧?要不这样,一会我请你吃饭当做赔罪还不行吗?我已经下班了,你在哪里,我开车去接你!”

张媛言之凿凿的对我说道。

我则越发的感到云里雾里了,不过我还是答应了和张媛的见面请求。

因为我确实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要不然我自己也心里不安。

我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怀着疑惑的心情打车去见张媛。

张媛约我见面的地址是一家离公司不远的饭店,我知道那里,所以很容易就找了过去
在到了和张媛约定的饭店之后,我便给张媛打了一个电话,张媛很快就出来接我。

她不再是穿着格式化的西装,而是换了一身十分能够彰显身材的衣装,黑色包臀裙,上身是一件女士小风衣,看起来十分的惊艳,让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心头对张媛的怒火,这会竟然不自觉间消除了大半。

我暗骂自己脑子有病,记吃不记打。

张媛眼睛微亮的快速朝我走了过来,笑容满满的道:“陆北,你来了,快跟我来!”

说话间,根本不给我一点拒绝的机会,张媛直接伸出手挽着我的胳膊往一个包厢里面走进,随着脚步的挪移,我的手臂隐隐能够碰触到张媛胸前的肉,那种软软的感觉,让我微微有些吃不消。

于此同时,无尽的疑惑在我的脑海中盘旋不散,那就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没道理张媛突然间像转了性似的对我这么好啊。

怀着浓浓的疑惑之情,我跟着张媛进了包厢里面。

包厢是一个小包厢,面积不算大,但是却是隔绝别人的一个小空间,桌上,菜品十分的丰盛,都是挑贵的点的,一桌下来,菜品加上酒,没有一千是下不来的。

“快坐,陆北!”张媛笑着让我入座,我心道既来之则安之,总要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因此默默的坐了下去。

坐下之后,张媛给我倒了一杯啤酒,给她自己也倒了一杯,一脸歉意的看着我道,“陆北,之前是我不好,我不该为了自己而开除你,老板已经说过我了,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把你重新请回去,我向你道歉,求你原谅我,回去上班,好不好?”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张媛一改以前的高冷模样,将小女人的姿态显露的淋漓尽致。

“你确定我是老板表弟吗?”我瞅着张媛还真不像是在作假,忍不住弱弱的问道,因为自家事情自己清楚,我很确定自己就根本没有什么能够当老板的亲戚,不是比我家还穷,就是我家富裕的也有限而已。

闻听我的话,张媛又娇嗔了起来,“哎呀,陆北,你就不要再耍我了,你们一家人怎么都喜欢扮猪吃老虎呢,你说你姑妈非要当一个保洁工,而你非要当个实习生,你们这样,让我们很难做啊?老实告诉我一声不行吗?我也好照顾你?”

“我姑妈?”我越发的错愕的看着张媛,但是突然间却脑袋一阵轰鸣,张媛说的姑妈,不会是我之前帮助过的那个保洁阿姨吧?我心中这般猜测着。

“对啊,你姑妈!今天你姑妈打扫卫生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老板知道这事很生气,已经把公司的不少人都数落了一通!”张媛说道。

“还真是她!”听到了张媛的解释,我已经十分确定,帮我的人还真是我上午帮助去送了医院的那个保洁阿姨。

只不过我也很懵逼,因为我完全没有想到,我只是一时头脑发热做的事情竟然还碰到了老板的妈妈。

当然这虽然很不可思议,也不是不可能,毕竟有些狗血事情未必不会发生,可是我摇身一变却成了老板的表弟这是怎么回事?我很懵逼。

“怎么样陆北,明天回来上班吧?”只不过张媛完全无法理会到我现在的懵逼心情,依旧在娇滴滴的哀求我回去上班。

说实话,看着张媛现在对我卑躬屈膝的模样我很爽快,要知道张媛在公司里面出了名的冷傲,现在竟然在我面前一副小猫咪模样。

这让我被她毫不犹豫给开除了的怒火得到了释放,哪怕我明知道所谓老板表弟的事情完全是子虚乌有的,也不耽误我现在爽。

我沉默不说话,将张媛的丑态,一一看在眼里。

而张媛见我不说话,急的不行,眼圈都红了,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俨然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

见到张媛哭,我也有些麻爪了起来,幸亏这是包厢,不然旁人肯定会以为是我欺负了她。

我挠了挠头,苦笑不已,因为我百分之百确定,张媛的哭只是演戏,不然哪有这么快。

只不过明知道张媛是在演戏,面对一个这么样的娇滴滴美人在我面前哭,我也觉得蛮不自在的。

轻叹了口气,我抽出一张纸巾递给张媛,道,“别哭了,我回去上班还不行吗?”

“真的吗?”一听我这么说,张媛果然眼中闪烁一抹亮色,我更加坚定我的猜测,张媛就是在演戏。

不过即便猜出来了张媛是在演戏,我也没有戳穿张媛,因为能回去上班的话,一来解决了我的失业问题,二来也能够满足我心中的一种欲求。

我很清楚,张媛不分青红皂白的将我开除,肯定是张媛不对,但是归根结底,张媛其实也是受害者,罪魁祸首其实是潘小曼。

昨天晚上如果不是我,换了一个人的话,张媛或许已经被人给那个了,再加上潘小曼又在公司里面散布流言,张媛其实也很有压力。

因此如果能够重新回到公司的话,我一定要好好和潘小曼斗一斗。

想到这,我眼中泛起一抹精光,笑着说道,“自然是真的,只不过......!”

我拖着长音,没有说出来,张媛眼珠子转了转,用那一双还带着泪痕的目光,明亮的看着我,“只不过什么?”

我笑了笑,道,“只不过开我的是你,让我回去的也是你,媛姐你是不是得补偿补偿我呢?”

我为人最看不上得就是那种知恩不图报最后还反咬一口的人,虽然张媛也是昨天晚上事件的受害者,但是张媛的行为多多少少还让我心中发堵。

趁着张媛还不知道真相是怎么回事的情况下,我觉得我必须先教训教训她,错过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补偿啊?那人家请你吃饭不就算是补偿了吗?”张媛眼神闪烁,娇嗔道。

“这算什么补偿啊?”我不屑的撇了撇嘴。

“那你想要什么补偿嘛?”张媛做出一副很委屈的模样看着我说道。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媛,眨着眼睛道,“媛姐,你应该懂的!”

说话间,我的手缓缓揽住了张媛的腰肢。
我的手环绕住了张媛的腰,张媛的脸色顿时红了起来,有些尴尬,抓住了我作怪的手,眼神有些可怜与委屈的样子。

只不过我不可能再被张媛给骗了,并没有松开手,反倒得寸进尺了起来,往上攀去。

张媛身体有些绷紧,一副想怒却又不敢发作的模样,十分的纠结。

而在她纠结之间,我却是一点的都不客气,占了不少便宜。

“别这样......!”张媛终于忍耐不住了,在我的手要伸进她的衣服里面的时候,张媛发出了一声语调略大的呵斥声。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张媛,“媛姐,你诚意好像不够啊!”

张媛脸色一阵变幻,最后苦笑道,“陆北,我承认我开除了你,事情办的不地道,但是我也是受害者啊,我们的共同敌人应该是潘小曼才是,你现在这样欺负我,我也很委屈啊!”

说着说着,张媛竟然又开是收放自如的哭泣了起来,给我弄的很是无语。

她好像看出来我见不得女人哭似的,直接给我玩起了这招来,弄的我兴致全无。

我苦笑道,“行了,别哭了!我不难为你便是!”

张媛一听我这么说,又哭哭啼啼的笑了起来,重重的点了点头,眼中泛起一抹隐晦的得意,好像找到了对付我的办法一般!

我看出来了,但是却没有理会与她。

因为要对付潘小曼,我还得靠张媛呢。

我自己什么情况我心里清楚,虽然意外帮了老板的妈妈一把,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便鬼使神差的成了所谓的老板的表弟。

但是这种事情显然不能再四处乱说,因此这个身份其实就是一个见不得光的身份,真要是四处乱传的话,我还得滚蛋。

而张媛却对我这个见不得光的身份相信不疑,因此这将会是我和张媛联系的唯一纽带,张媛的职位在公司虽然不是最高的,但是财务主管的位置恰好管潘小曼,如此一来,我要对付潘小曼还得有张媛帮衬不可。

但是如果我这会非要对张媛用强的话,能不能成根本就是一个未知数,任何一个人总有底线,越过这个底线,就可能会逼的对方狗急跳墙。

一旦将张媛给逼急了,对我来说是没有任何好处的,毕竟,我特么根本就不是什么老板表弟。

至此,我和张媛之间的关系算是达到了一个平衡点的位置,我没有再冒进,而张媛也重新开始对我笑容和煦,看起来一派和谐的模样。

在这种和谐的状态之下,我们吃完了这顿丰盛的晚饭。
宝宝你的水都溢出来了,小家伙你知道我忍了多久吗


饭后,张媛柔声对我道,“我送你回家吧?”

我当然说不用,首先张媛喝酒了属于酒架,其次我不想张媛知道我住在哪里,否则她一定会心中起疑。

张媛见我拒绝,便没有再多说什么自己走了。

我目送张媛离开,在张媛走后,我心中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这还是我步入社会以来头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社会。

前一刻对你冷言冷语冷面的人,下一刻很有可能会对你卑躬屈膝,前一刻对你有说有笑的人,也很有可能会在下一刻捅你刀子。

这就是社会,以前的我真是太嫩了。

缓缓摇了摇头,我嗤笑一声,返回我的出租屋。

不过就在我回到我的出租屋的时候,一阵啜泣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只见林晓晓这会竟然坐在客厅里面哭,惨兮兮的样子,看她的样子也才刚下班而已,我见她哭的很伤心,便问道,“你咋啦?晓晓!”

“北哥,我屋里面进了一只耗子,海洋还没下班,我不敢进屋!”林晓晓眼泪吧嗒的看着我说道。

我一阵无语,“进耗子你就打耗子就完事了呗!得,我帮你抓好了!”

正愁中午吃了林晓晓一盘菜没机会还呢,帮她抓下耗子就当还了。

一听到我要帮她抓耗子,林晓晓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连连点头,小心翼翼的帮我把门打开,用手拽着我的衣服角,害怕的不行。

“在哪呢耗子?”进屋之后我问道。

“就在那边,你看它动了!”林晓晓惊呼道。

我看到了,在墙角落确实有一只老鼠,不过这老鼠混的很惨,瘦的不行,跟个小地豆子似的。

我顺手拿了林晓晓屋里面的一个纸盒子眼疾手快一把就将老鼠给叩在里面了。

见我将老鼠抓住,林晓晓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好意思的对我道,“谢谢你北哥,要不然我都不敢进屋了!”

林晓晓弱弱的捏着自己的手指脸蛋红扑扑的说道。

我笑着摇了摇头,“没事,都是邻居,小事!我先去把耗子处理掉!”

对待这种四害生物,当然是弄死,随手处理掉了耗子之后,便扔掉了。

回来之后,我便直接进屋了,但是没一会,林晓晓便跑过来敲门,我将门打开,笑道,“怎么,还有耗子?”

林晓晓脸一红摇了摇头,“不是,这个给你吃!”

林晓晓说着将一个大苹果递到了我的手里面,我说我不要,林晓晓却非得给我,推让间,林晓晓一时不察,竟然跌倒。

看到这一幕,我下意识的便想要伸手将她抓起可是因为惯性的缘故,不仅没有抓住她,连拉带拽的情况下,她反倒一并把我给拽倒了,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上。

林晓晓顿时眼神发蒙的看着我,而我看着林晓晓发蒙的模样,却忍不住心中泛起一抹异样来。

林晓晓脸红了起来,低语道,“北哥,你咋还不起来?你压到我了!”

此话一出口,我顿时感觉浑身像是笼罩了一层热流一般,火气直直往上冒。

林晓晓一声闷哼,模样羞涩不已,脸蛋红的不行。

看到这一幕,我嘴唇动了动,身体竟然有一种躁动的感觉在上泛,之前筹谋张媛不成的败笔,在这一刻好像找到了代替品一般。

我竟然有一种想要亲一口的冲动。

“咔咔咔......!”不过就在这时,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响起,惊的我和林晓晓都是面色一变,林晓晓惊慌道,“北哥,快起来,海洋可能回来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