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经典语录 > 经典语录

撕开校花的奶罩揉娇乳,把腿放到调教台扩张上课

小酷2022年01月22日

军训快结束的时候,每个方队要进行汇演,要选出两名方队长,一向比较不太认真的陈大教官非常认真的选了洛星河,理由很简单,在一个气势上比他还要强盛的女方队长的带领下我们这支队伍一定会获胜。

后面的几天确实很紧张,平时嘻嘻哈哈的教官也开始变得认真起来了,要求越来越严格,语气也带着不容滞缓的强硬,星河与另一个个子很高的男孩子每天被单拉出来进行特殊训练。教官对他们俩个极为苛刻严格,喊“向右看”的时候,星河总是很文邹邹的喊,惹得教官很恼火

“洛银河,你会不会喊啊,声音能不能再响亮一点,能不能有点力度和气势”

看着教官几乎跳起来的表情,洛星河是无限感慨的点点头,还不忘补充一小句

“我叫洛星河,不叫洛银河”

瞧着陈大教官马上要喷火的样子,赶紧配合的喊了一句“向右看”,自己感觉气势十足,结果我们的陈大教官挽了袖子,环了双臂,斜了眼睛,语气无波,轻声细语

“大点声”

星河摆了姿势,再次运气,大喊“向右看”

身后仍旧传来不痛不痒的声音

“大点声”

“向右看”

“大点声”

“向右看”

“大点声”

洛星河不满的侧了脸看向他,明明很大声了,他还要多大的声音啊?还有他那副神态,面色无波,声音里也听不出什么情绪,长舒了一口气,从心底运气

“向右,看”

用了十足的力气,结果刚喊完,身后传来一声如飓风暴雨,电闪雷鸣般的怒吼

“大点声”

身旁的同学们都纷纷侧目,他这一怒喊,着实吓了洛星河一跳,脸上倏然白了几分,侧了脸盯着陈大教官,他的脸上依旧没有表情,可是眼神却是严厉的,也是径自盯着她,星河侧了脸不去看他,往后退了几步,学着他的样子,也挽起了袖子露出白皙的皮肤,将额前的刘海儿别在耳后,站成笔直的姿势,运气,开始正步走,五步之后将头迅速的向右上角抬高四十五度,右手迅速的停放在右眼侧,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力度十足,气势庞然的喊道

“向右,看”

前边两个字音拖得极长,最后一个字,浑厚无比,仿若下的一道命令,这一喊,操场上所有的训练队伍都停了训练,将目光看向外国语学院那个女方队长。

顿时操场上传来一致的掌声,身旁也传来不轻不重徐徐缓缓的鼓掌声,星河侧了脸看向正在拍巴掌的教官,脸上微微一红,他哈哈大笑着冲其他的教官摆摆手,还不忘大声炫耀几句

“我的方队长,怎么样,不错吧,不错吧”
撕开校花的奶罩揉娇乳,把腿放到调教台扩张上课

星河汗颜的用左手偷偷遮住了脸,脸上更红了。

结果陈大教官特给面子地走到她身边,哈哈笑道

“真是枪杆子里出政权,不吓唬吓唬你,你就不给我好好整,看见了吗,这就是力度,这才叫气势,我要不大喊一声,也激不出你内在的潜力,一样的,你也是,你如不能发自内心的喊出来,我们的队伍也走不出气势,不错不错,休息一下吧”

看着他得意洋洋离开的背影,星河撇了撇嘴,只感觉嗓子一阵阵的痒,侧身想去拿水一回头却看见了不远处的两个身影,伟大的黑眼镜同学和蓝衬衫同学,星河不得不提醒大家,黑眼镜今天戴了一副白框眼镜,蓝衬衫今天穿了一件黑衬衫。
两个人看着洛星河都是微微一笑,那个叫林若初的对着洛星河竖起了两个大拇指,对着不远处的星河高声喊道

“小师妹,干得不错”

他身边那个“陆师哥”也是笑得一脸灿烂,嘴角边的两个小酒窝将他衬得更加明媚动人,阳光下,他的笑容仿佛都能发出光来。

星河对着他们两个遥遥的点了下头。两人也是略一点头便离去了。

回到宿舍的时候,辛蕊已经回来了,看着星河推门进入,随手指了指摆在桌子上的饭,还不满的嘟囔着

“你们方队真是奇怪,每次都比我们放的晚,姐姐我什么时候能吃上你给我打的饭啊?”

星河瞥了她一眼,径直把脱下来的外套毫无顾忌地扔到辛蕊的身上

“等着吧,离那一天不远啦,我马上就要脱离那个神经病的魔掌啦”

辛蕊扯下星河的衣服,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嘴里不住埋怨

“脏死了脏死了”

随意的看了看辛蕊打回来的饭,肚子很饿,却是毫无胃口,只是感觉一阵阵的疲倦席卷全身,只倒了一杯水吸溜吸溜的喝着,辛蕊抬头看了看她

“星河,你怎么总是喝水不吃饭呢?”

星河猛灌了一口水“嗓子疼,吃不下去”

话音刚落就听见辛蕊扑哧一声笑了,星河挑了挑眉,好奇的看着辛蕊“喂,你笑什么?”

辛蕊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没什么,就是想到今天下午你在训练场上那声地动山摇,让暴风阵雨为之变色的那一声口令,我们教官还跟我们的方队长说要让他俩跟你好好学学,取取经呢,不过我都看不出来,洛星河啊洛星河,你不是一般人啊,长的文邹邹的,怎么这么能喊呢?”

星河听她一说,脸上微微一红,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两声,掩饰性的道“你眼光真不错啊真不错,居然看出来姐不是普通人了,没事,等将来姐姐火了,罩着你,吃香的喝辣的”

辛蕊一声嗤笑“瞧你那副暴发户的德行”

……

晚上全体新生开大会,吃完饭,两个人大致的梳洗一番,辛蕊和她们中文系的小姑娘提前走了,星河收拾收拾也前往综合楼,路上不断有人侧目,星河脸色微微发红,还真是一叫成名。

赶到大礼堂的时候已经有点晚了,密密麻麻的人坐在大礼堂,几个学生会的干部在主席台上收拾黑板。刚踏进屋门,走了没几步,就被一个人拉住了胳膊

“来来来,小师妹,我刚才还在找你呢,快来帮我们个忙”

星河吓了一跳,被那人拉上主席台,仔细一看竟然是林若初,他穿一件红色的连帽衫,也带了一副黑框眼镜,在主席台上灯光的照耀下,更显得唇红齿白,阳光帅气。只是这是拉着她要干嘛呀?

不着痕迹的从林若初的手中抽出自己的胳膊,疑惑的轻声问道

“师哥?你把我拉到这上面来干嘛?
林若初笑得阳光灿烂,对周围的人指了指洛星河“各位,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小学妹,写得一手好字,今天的板书就让她来帮我们提”

主席台上忙碌的各位都停下了手里的活,将目光对准了洛星河,颇有几分古代的皇帝选秀女的架势,上上下下将她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最后一致同意。

星河刚想开口拒绝,有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子还一脸暧昧地看了看洛星河,转头看向林若初

“林若初同志,天天对人家念念不忘的,究竟是“字”俘虏了你那双动人的眼睛,还是“人”打动了您的一片芳心啊?”

星河脸上一红,林若初不好意思的瞥了星河一眼,对着那女孩反口道“许韵,你就趁着陆师哥不在欺负我吧,我偏不和你计较”

那女孩一听,豪爽的哈哈大笑几声回道“我怎么就欺负你了?再说了,你陆师哥要是在这……”说着说着,顿了一下,挑了眉毛看着林若初

林若初笑呵呵的问道,“他若在这,你待怎样?”

那个叫许韵的女孩凑近林若初,咬牙五个字,毫不客气“照欺负不误”。

看着两个人说说笑笑,星河也插不上话,正要下主席台,迎面走上来一个人,暖如春风的气息,白衬衫,黑礼服,黑框眼镜,嘴角微微噙着一丝笑,修长美好的身姿,在灯光的照耀下美好的不像话。

“说曹操,曹操到,瞧见没,陆师哥来了”身后传来林若初的声音。

“陆师哥”极有风度的走上主席台,台下坐着的女孩子们开始发出压抑的低叫声和嗡嗡的谈论声。

林若初笑了笑对星河解释道“这就是‘陆辰沙效应’”

星河一愣,陆辰沙效应?陆辰沙?难道这是他的名字吗?其实从入学开始就已经见过他了,总是听到陆师哥陆师哥的,可就是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原来,他叫陆辰沙,真好听的名字,却不知道是哪三个字?

看着林若初略带羡慕和崇拜的眼神,星河侧头对他一笑,安慰道

“你也一样可以制造一个‘林若初’效应”

因为喊口号的原因,声音带着点嘶哑和低沉,却格外的好听,温温软软的,林若初一楞,未经思考不自觉的问道

“在陆师哥身边,你觉得我还能创造除他之外的第二种效应吗?”

这话带着点探寻,也带着半开玩笑的意味。

星河清浅一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也是半开玩笑地道“我不说,我要是说了你要自恋了怎么办?”

林若初似是很满意星河的话,开心地笑着,阳光俊逸的样子是对青春作出的最好诠释。

主席台上的陆辰沙听到林若初的笑声也侧目看向她们俩,“笑什么呢,俩人在那偷偷摸摸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此话一落,星河的脸唰的就红了,倒好像是他们俩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似的,林若初却毫不在意,冲着陆辰沙解释道

“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我小师妹夸我长得比你好看,我正高兴呢”

星河听他这么说,脸唰的就更红了,差点一错步栽下主席台,心里不住腹诽,林若初这个叛徒,她明明没这个意思,他误会也就罢了,还要和陆辰沙通风报信,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