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生感悟 > 人生感悟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和退休老太发生了性关系

小酷2021年06月03日

坐电梯上了楼,他来到总经理办公室,抬手敲了敲门,得到里面的允许后推门进去。

“慕总。”

林现走过去,双手奉上了黄色的牛皮袋,“这是小姐命我转交给你的东西,说是事关白小姐的资料。”“撕了。”慕凌风头也不抬道:“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林现迟疑了下,还是拿起牛皮袋撕了,把碎片扔到了垃圾桶里。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和退休老太发生了性关系
“她用餐了吗?觉得味道怎么样?”

慕凌风放下金色的钢笔,道。

“白小姐很喜欢,不过我走的时候她还没吃完,正好我碰到了过来的沈乐然,我猜剩下的饭菜她多半是没胃口吃了。”

林现想了想,实话实说。

毕竟有那么大一只恶心人的苍蝇,白沐瑶除非心态特别的好,要不然再精美的饭菜,她也吃不下去的。慕凌风拧了拧眸。

“把话放出去,有我在位的一天,慕氏集团永远都不会跟沈苏两家合作。”

“慕总,要是被董事长知道你这样,他会不会生气?”

“嗯?”

“抱歉,慕总,我越界了,我这就去办。”

一旦这则消息传遍整个海城的上流圈子,那些和苏沈两家合作的公司都得好好的掂量,除非他们不怕得罪慕氏集团。

林现转身就走,不过走了两三步又停下,拧了拧眉道:“慕总,我听说,白小姐的风评似乎……”不太好。

慕凌风抬起头,微挑了下眉头,“她的风评好与不好,跟我有什么关系?”

“……”林现被噎了噎,“慕总,娶妻娶贤,像白小姐这样的怕不太适合慕家,董事长那估计不会同意。”当然要是玩玩的话,白沐瑶不管是容貌身材,还是能力都是一等一的人选。

“林现,你是觉得我没有能力决定自己的人生大事?”慕凌风沉了眸,眉色一凛,浑然天成的寒气蹦现,“还有,她好不好没人比我更清楚,我不需要从别人的口中听到关于她的评价,至于你,我希望你发自内心的把她当成少夫人来看,她会是我唯一认定的妻子。”

林现眼里的讶然闪过。

同时,他心里对白沐瑶的认定也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

慕凌风认定的人,也是他需要付出性命保护的对象。

“慕总,我听说黎小姐就要回国了,她如此得董事长的喜欢,到时候恐怕会撮合你们的。”

“你去忙吧。”

慕凌风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挥手叫林现出去。

“是,慕总。”

林现不敢再造次,转身出了办公室。

慕凌风正要对电脑办公,他的手机响起,他拿过来接起了电话。

“丞哥,晚上出来跟兄弟们喝一杯啊,你都回国这么多天了都见不着你的面,照这样下去,大家都快忘了你想什么样了。”

电话那头,厉叙珏吊儿郎当的声音传了过来。

“最近没空。”慕凌风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在厉叙理差点撒泼打赖的嗓音中又转了话锋,“过段时间,我带你嫂子过去,介绍她给大家认识。”

这话,瞬间在那边炸了开来。

“丞……丞哥,你刚说什么?”

厉叙珏惊的说话都结巴了。

慕凌风不近女色是圈内出了名的,就连黎知诗那样的大美人都入不了他的眼,何方妖精能偷走他的心?“字面上的意思。”

慕凌风直接把电话挂了。

“我靠,丞哥有女人了。”

厉叙理大力的拍打着右腿,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原本乱哄哄的包厢,瞬间安静了下来。

浓妆艳抹抽烟的女人,掷色子的男人,纷纷默契的看向了厉叙珏。

“不行,我得找人好好的查一查被丞哥看上的女人是何方神圣。”厉叙珏可没空管其他人投注在身上的目光,榜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留下一句:“你们接着玩,所有的账算在我的头上。”然后如一阵旋风般走了。
“厉少刚说什么?他口中的丞哥是我认识的那个?”

半晌,有人开口问道。

“估计是,至少我跟厉少认识那么久,还没见过他心甘情愿的叫过谁丞哥。”

另外一人回道。

之后是长久的沉默。

他们不敢相信,不近女色的慕凌风竟然有女人了,这比太阳从西边出来还要令人感到惊悚。

已经飙车离开会所的厉叙珏,惊讶可不比他们的少。

“阿东,帮我查一查丞哥最近和哪个女人走得近。”

他拿着手机道。

顿了几秒,他又道:“要快,我想看看是何方神圣能掳掠了他的心。”

吩咐完,他挂断电话,以一百五十迈的速度分驰在无人的高速公路上。

半个小时后,他拿到了白沐瑶的资料。

“我靠,不愧是丞哥,做事不落俗套就算了,连选女人的目光都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厉叙珏把车停在了一边,拿着手机仔细的翻阅着白沐瑶的资料,嘴里啧啧称奇。

好几年前,不满二十岁的白沐瑶传出了和圈中纨绔子在酒店里大玩特玩的消息,二十一岁时又传出了喜傍花甲富豪的传闻,最近两三年更是被频频的拍到周旋在各大投资商之间,而且还是广而知道的沈氏集团少东的未婚妻。

丑闻如此之多还能稳坐沈家未来少奶奶的位置,可见这女人的手段不是一般的高。

“不过这种被人玩过的女人,配得上丞哥吗?”厉叙珏眸光落在了照片上清丽绝尘的俏影上,眼底的厉光闪过,状似呢喃道:“去会一会她好了。”

没有了沈苏两家人的叨扰,白沐瑶难得耳根清净,她外披了一件薄薄的外套,悠闲地漫步在林荫小道上。

一片片花瓣落下,飘在了她的头发上,她正要抬头去看,耳朵一动,身体先于理智的往旁边一躲,一颗石子凌空而下,在不远处的沥青石上滚了好几圈,才慢慢的停下。

“好可惜!本来想来个英雄救美结识大美女的,没想到你会功夫,失策了。”

一道略带轻浮的男声自白沐瑶的身后响起,她忍不住的皱了皱眉,眸底跳跃着一抹不悦。

她转头,就见一个身材修长,目测有一米八五左右,穿着一件花色骚包蓝色衬衫和白色西装裤,化着烟熏的桃花眼,秀挺的鼻子,涂着淡淡润唇膏的薄唇,打了不下五个耳环的右右耳,一头夸张肆意的红,汇成时下年轻女孩喜欢的偏娘性俊秀的花美男走了过来。

这人,她认识,但局限于知道名字但没有打过交道。

厉叙珏,厉家老二,上有被当成继承人培养的兄长,下有听话懂事的学霸弟弟,家中长辈对他没有别的期待又一味地宠着,所以把他养成了乖张肆意的二世祖性子。

圈中论起纨绔,他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但他爱玩归爱玩,却没有强迫过女人,和他来往过的人都是自愿的,所以他被评为了风流而不下流。白沐瑶对他的印象,不好亦不坏。

不过,他怎么在这里?

为了慕凌风而来?

“哈喽,美女,你长得真好看,有兴趣交个朋友吗?”

厉叙珏信步走到白沐瑶面前,目光肆意直白的打量着她,那眼里透出来的光芒,仿佛她是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你很像我的下一任女友。”

白沐瑶微蹙了蹙眉,清冷道:“借过。”

她不管这人是因为什么目的接近她的,她暂时没有跟他来往的意念,所以也没打算惯着他的轻浮。

%“走那么快做什么?难道我长得不够英俊,你瞧不上?”

厉叙珏上前一步拦住了白沐瑶的去路,目光越发肆意的打量着她……的身材,眼里闪烁着露骨兴味的光芒,就好像恨不得把她脱的一条衣服都不剰下。
我看你气质出众,容貌秀丽,往娱乐圈发展有人捧的话一定能红。”

白沐瑶压下了心里头的怒火,眸光清冽的看着他:“你是不是想说,只要我顺了你,你会大把资源的砸在我身上,保我大红大紫?”

厉叙珏打了个响指,赞赏道:“真聪明!都不用我明指就猜到了。”

“你觉得我缺这个钱吗?”白沐瑶走过去,和厉叙珏隔的距离不足五厘米,两人呼出来的气息几乎交缠在了一块儿,“还是在你看来,只要有点姿色的女人,都喜欢往娱乐圈那个五光十色的地方跑?”

对上她美的不可方物的脸,厉叙珏的眼眸不由得闪了闪。

他有点明白慕凌风为什么会对白沐瑶感兴趣了,长得美又不矫揉造作,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娇矜清冷会让男人忍不住想要去征服。

“那地方来钱快,你不想?”厉叙珏喉结滚了两下,暗示道:“只要你跟我几个月,我保证你大红大紫

话顿住,他伸出了魔爪,想要碰一碰白沐瑶肤如凝脂的脸蛋,下一秒

白沐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在他微讶的目光中,她双眸一眯,顾盼流离,吐气如兰道:“这么猴急做什么?这里可是医院,你想碰我也得找个有情调的地方,不是吗?”

厉叙珏浑身就像是过了一阵淡淡的电流一般,大脑微空,一时之间竟沉醉在白沐瑶柔媚入骨的声音里,可转念他恢复了理智,眼底深处多了一丝的不屑。

不过一点点的好处就被勾着鼻子走,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得上他的丞哥?

白沐瑶审视着厉叙珏变化莫测的脸,勾了勾唇角,眼里的媚态補去,转瞬变冷,曲奇膝盖,直往他的下面而去

“啊……”厉叙珏双手捂着下面,表情痛苦,“你这个死女人……”

白沐瑶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眼里冷芒乍现,道:“厉少,我不知道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但我没兴趣陪你玩你玩我猜的游戏,你要是闲的慌就去祸害那些想要在娱乐圈大红大紫的女人。”

厉叙珏痛苦的神色一收,颇为错愕道:“你认识我?”

那之前装出妩媚顺从的样子,敢情是在逗他玩?

白沐瑶回以一记冷笑,“厉少是娱记最喜欢跟着报道的人物,头版头条经常有你的名字,我想不认识你都难。”不过她很少看娱乐头版,要不是为了对慕凌风知己知彼,顺手把他的人际关系给查了,她也不可能认识厉叙珏。

“你认识我,为什么还要装作不认识?”

不装,怎么给你表演的机会?

厉叙珏伸手想要抓住她,结果她后背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反手抓着他的手腕,一个过肩摔。

“碰”的一声,厉叙珏天旋地转的摔在了地上,眼冒金星,脑子乱哄哄的想不起来他此刻是谁,身在何处。

“抱歉,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白沐瑶转身,没什么诚意的道歉,继续朝前走。

厉叙珏缓了好几秒钟,才从地上爬起来。

“死女人,你给我站住!信不信我……”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他没多大威慑力的威胁。

他拿出一看,是慕凌风打过来的。

他眸色闪了闪,脸上浮现了几抹心虚,抬手摸了摸鼻子,才缓缓地接了电话。

“丞哥,稀奇啊,什么风让你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厉叙理死盯着白沐瑶离去的背影,嘴里陪着小心道。

“你去找她了?”

慕凌风凉薄的嗓音透过手机传了过来。

不知道怎么的,厉叙珏就是明白慕凌风口中的“她”指的是谁。

“丞哥,我可以解释……”

上一篇:美味人妻 乡村婬妇全文 乱合集200篇阅读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