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生感悟 > 人生感悟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

小酷2021年06月03日

半晌,她抹了一把泪水。

小腹的疼痛感愈发强烈,脸色也更加惨白。

白沐瑶有些颤颤巍巍的起身,眼神十分呆滞,只有泪水不断的滑落。这一场笑话,今天就要落幕了吧..

.只是,白沐瑶的手刚触碰到离婚协议书的一角,一股晕眩感就涌上,小腹痛的已经失去知觉。再一回神,整个人就直直的倒了下去。

见状,慕凌风大惊的瞳孔微缩,刚刚一直安抚着林静雅竟然根本没注意到白沐瑶的异常。

如今看她精致的小脸变得惨白,还泛着些许青色。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细写开小车车的甜文
慕凌风下意识想要上前查看,手臂却被林静雅拽住。

“慕,白姐姐不会是因为不想离婚才装晕的吧...”

慕凌风的身形一怔,又缓缓的回到了原位。

即使不是装的又怎样呢,反正现在林静雅已经回国,她对于他已经完全没有价值了,不是吗...

只是,为什么他会有些心疼呢...

而倒在地上的白沐瑶只是因为心情起伏剧烈而暂时都休克。

她还是听得到两人的对话的。

见慕凌风没有在发出声音,如此轻易的就相信了林静雅。

白沐瑶的心更加抽痛,小腹的疼痛也愈发剧烈。

他真的就这么绝情吗...难道这么多年她真的在他眼里就什么也不是吗...

白沐瑶的眼睛紧紧闭着,绝望的眼泪从缝隙中涌出。

渐渐的,白沐瑶完全失去了意识。

不过片刻,一直关注着白沐瑶的林静雅就惊恐的尖了一声。

慕凌风看过去时猛然发现白沐瑶的下身在不断的流血,鲜红的液体越来越多。

慕凌风连忙想上前。

林静雅却抢先一步叫道:“快来人啊,白沐瑶晕倒了。”

闻言,慕凌风的脚步一滞。眉头紧紧锁在一起。

管家和保安很快赶到。慕凌风先前去帮忙,奈何林静雅死死的挽着他的胳膊。根本动弹不得。

慕凌风只得安抚林静雅没有在上前。

救护车很快便来了,几个佣人上前将白沐瑶抬上车。

慕凌风虽然有些担心,但碍于林静雅在场,他也不好离开。

林静雅见状便轻笑,善解人意的说道。

“穆,我也有些担心白姐姐呢...不如我们一并去吧。”

林静雅自然不是真心希望慕凌风去看白沐瑶的。

虽然慕凌风表面上对她很是宠爱。

即便当初在一起是因为责任,但是她不相信这么多年慕凌风就对自己没有一点感觉。

不过,即使她知道慕凌风应该无论如何都会和白沐瑶离婚了,但是为了稳定住慕凌风对自己的责任感,在某些事情上她也必须让步。

只有她表现的越乖,慕凌风待在自己身边也才会越长久。

林静雅心里的算盘打的响,表面却是一副白莲花的模样。

不得不说,林静雅的演技实在是高,即便是慕凌风,都没有半分怀疑。

也许在他心里,林静雅一向是善解人意的...即便是当初,林静雅也是坚强的微笑着对他说没关系,不用他负责。

慕凌风终究还是觉得自己是亏欠林静雅的。

他宠溺的笑了笑,揉了揉林静雅的头顶说道。

“你好不容易回国了,就不想和我多呆一会吗。”

林静雅听到慕凌风如此说立马暗自欣喜,眉开眼笑的颔首。

果然,慕凌风最喜欢的便是她善解人意的乖巧模样。

看着白沐瑶渐渐远去的背影,林静雅得意的笑着。

“穆,不如我们今天去'念时'吧,自从出国以后就再也没机会去了。”

'念时'是一间咖啡馆,在林静雅上大学期间,慕凌风常常和她去。

慕凌风颔首。

林静雅见状开心不已,无论慕凌风现在的身心是否完全属于她,但既然慕凌风愿意陪她,那就说明至少慕凌风是愿意尝试着或者说是努力的爱上她的。

林静雅想着,她必须让慕凌风完全爱上自己,不然当年的事情如果败露恐怕第一个遭殃的就会是自己。

但是如果在哪之前慕凌风已经完全爱上她了,那事情就会好办很多。
只可惜,林静雅的算盘打的响,奈何天不如人意。

两人刚刚准备出门,慕凌风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慕凌风看来电显示是自己的管家打来的,微微蹩眉,接起了电话。

刚刚一接通,电话那边就传来了管家焦急的声音。

“慕先生,白夫...小姐目前身体状况很不好,需要马上手术,而且要有家属的签字...”

家中本就安静林静雅又离慕凌风十分近,自然也听到了电话那头的话,心中不禁一沉。

林静雅刚想阻止慕凌风,慕凌风却没给她这个机会,立马说了声好就挂断了电话。

白沐瑶和慕凌风自小一起长大,白沐瑶的家境自然也是很好的。只是,十五年前的一场车祸让白沐瑶的父母离开了人世,年仅八岁的白沐瑶成了孤儿。

杨月可怜于白沐瑶,又一直也是很喜欢这个乖巧善良的女孩子,便接到了自己的家中。

所以,事已至此,只有慕凌风能签字了。

慕凌风略有歉意的看了一眼林静雅便想离开。林静雅见状连忙跟上。

“慕,我也一起去吧。”

慕凌风的脚步一顿点了点头。

一路疾驰,不过多时,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就停在了市医院前。

两人来到了管家张伯所说的楼层。

张伯年约五十多岁的样子,自从慕凌风和白沐瑶结婚便被慕凌风的父亲慕柯请了过来。

“张伯,怎么回事,好好的为什么会晕倒还这么严重。”

张伯有些犹豫,单想了想还是说明实情。

“白...小姐,她...她怀孕了。”

听到管家如此说,慕凌风一惊。但更为接受不了的不是他而是一旁的林静雅。

林静雅眯起眼睛,心底蕴慢了浓烈的恨意,眼神也愈发阴毒。

医生走了过来,询问家属来了没有慕凌风上前签字。

看到“慕凌风”三个大字,医生明显一愣,随即惊讶的抬头。

慕凌风这个名字,在B省也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慕凌风是谁他可是商业圈的神话,年仅25岁不依仗家族产业,独立门户创建了风耀集团,如今更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大集团。

看到医生如此表情,慕凌风便知道医生已经猜出自己的身份。

他面色淡然的说道。

“给我治好她,不然,要你陪葬。”

看到慕凌风寒澈入骨的眼神,医生不禁打了个寒战连忙应是便退下了。

而此时刚刚接到消息的杨月也匆匆赶来了。

她一看到慕凌风身边的林静雅就气急,一眼就看出来一定又是这个女人在捣鬼。

杨月一扬手,林静雅的脸上就多了五个手指印。

慕凌风蹙眉。

“妈,您这是干什么。”

杨月看着慕凌风和林静雅气的手有些发抖,这才几天没看到白沐瑶,她竟然就出了这种事。

她还没来得及为白沐瑶怀孕而高兴就得到了她命悬一线的消息,都不用想,一定又是林静雅搞得鬼。

三年前林静雅被她识破是仓皇而逃,如今竟还卷土重来。

“我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她干了什么,当年她...”

只可惜,杨月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慕凌风打断。

“妈,你能不能不要总带着有色眼镜看人,我不想再同您辩论了...张伯,送她回去吧。”

见慕凌风没有注意到杨月说的话,林静雅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下。

现在还不是时候,如果刚刚杨月把话全说了出来可就真的遭了。

张伯原本就因为没有经过慕凌风的同意就叫来杨月而心虚如今只好上前硬着头皮请杨月离开。

杨月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慕凌风重重的叹了口气,拂袖而去。

白沐瑶被送到医院的时候,情况已经迫在眉睫了。
她因为失败的婚姻而郁郁寡欢,吃饭更是从不准时,如今又是怀孕,经历了大喜大悲可谓是十分危险。自然也来不及打麻药。

趁着白沐瑶昏迷的期间,医生先将最严重的小腹处做了简单的处理。

手起刀落,原本微微鼓起的小腹边缘被拉开了一道红色的印记。

白沐瑶被疼醒了,一睁眼便看到了一圈的医生和护士,见白沐瑶清醒了,虽然很不忍心但主刀医生还是问道。

“保大还是保小。”

白沐瑶的脸上布满水痕,不知是眼泪还是汗水。

没有打麻药的白沐瑶强忍住疼痛将嘴张开,费力的说道“保...保住孩子...”

说罢,便再次疼晕了过去,眼角滑下一串晶莹,终于是露出了一抹释然的微笑。

医生刚刚情急之下也只能问一下白沐瑶更偏向于什么,不过既然她是慕凌风的妻子,医生断然也是会全力救治的。

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医生担的起的。

门外的慕凌风坐在等候的椅子上,神情很是烦躁,他揉了揉疼痛的眉眼。

林静雅见转连忙安慰着慕凌风:“慕,白姐姐她一定会没事的。”

慕凌风有些抱歉的看向林静雅,想说些什么却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他又能解释什么呢,难道对林静雅说自己只是迫不得已才来签字的吗?也都没有意义了不是吗。

况且,连慕凌风自己都不知道了,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明明应该已经看透那个女人了啊。

当年因为不爱他而将他送上自己闺蜜的床,这样的恶毒女子...他怎么可以原谅。

当年,白沐瑶一早就离开了家而清晨才回来的林静雅就看见慕凌风独自躺在床上的一幕。

在那一刻,林静雅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她早在父亲破产前就在一个宴会上见过了这个男人。

当初她家破产父亲病重她只得接近白沐瑶妄想搭上慕凌风这跟线。

林静雅脱下衣服,爬上了白沐瑶的床,睡在了慕凌风的身边。

而慕凌风再一睁眼,看到的便是自己怀中躺着一个陌生的女子。

林静雅听到了响动,就装作刚醒的样子,一看见身边的慕凌风便梨花带雨的哭了起来。

在慕凌风的质问下,林静雅才断断续续的说出昨天白沐瑶将自己下了药送了进来。

慕凌风当年还是一个纯情的少年,被自己心爱的女子送上别人的床的心情,可想而知。

他一时间接受不了,便匆忙的离开了。

事后,他便一直躲着白沐瑶,他不想也不愿意相信曾经那个总是追在他身后甜甜的叫着“慕哥哥,长大了你要娶我的小女孩”竟然如今算计自己。

“如果你真的不喜欢我了,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法来葬送我所有的爱...”慕凌风喃喃自语道,嘴角勾勒出嘲讽的笑容举起手中的酒,一口饮进...

他一直将自己封闭起来,不愿意再去面对白沐瑶。

再一次出门,是在半个月后。

仿佛就是从那天开始,慕凌风彻底变了,从一个青涩懵懂的少年成长为了冷静沉着的男人。

林静雅在第一时间找到了他。

慕凌风是在一个茶馆里面见面的,地点是林静雅约定的。

那个茶馆的名字,叫做'念时'。

林静雅笑得善解人意,她让慕凌风不要有负担。

看着林静雅恬淡静雅的模样,仿佛是另一个白沐瑶...

林静雅还在说自己没有关系却突然被慕凌风打断了。

“我们交往吧。”

慕凌风说道。面色如常,不带一丝波澜。

林静雅的泪水立马就落了下来,扑进了慕凌风的怀里。

林静雅流着泪,嘴角却得意的扬起。

在那时,慕凌风是想让自己真正的爱上林静雅的。

两人时常约会,慕凌风也不时送给林静雅各种礼物甚至为了麻痹自己,慕凌风特意将林静雅带到白沐瑶的面前...

“白沐瑶的家属请来一下。”

护士走出了病房在手术室门口问道。

上一篇:大炕翁熄粗大 热情的邻居 双夫1v2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