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生感悟 > 人生感悟

新婚张燕被两个局长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小酷2021年06月03日

 说起顾时文的母亲顾夫人--蒋安贤,安然只有怕。

  那个时候,顾夫人用那样卑污的手段对付她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子。

  人前一套,背后一套,把顾时文骗得团团转。
新婚张燕被两个局长 受委屈离家出走被惩罚
  到如今……

  他竟还天真的相信顾夫人会成全他们?!

  身体得到自由,顾时文对她误会有加,安然只觉得舒坦。

  反正也不可能在一起,就让他误会去吧。

  最好是一别两宽,再不相见。

  顾时文承受不住她这样的冷漠态度,心如刀割,蹲在地上,低低的哭泣。

  安然听得到他的哭声,没有半句安慰,转身原路返回。

  才走出去没几步,腰上便缠了一双手,顾时文紧紧抱着她,哭的像个孩子:“然然,别走!”

  “我好想你!”

  虽然安然嘴上说是因为钱才嫁给的傅煜深,可他认识的那个安然不是这样的人!

  直到现在,他都无法相信这个事实。

  “然然,离婚傅煜深,跟他离婚,我来支付你哥哥的医药费。”

  安然冷笑。

  “哈哈……”

  她笑的声音很大,好似要把心底的悲伤都笑出来一般。

  “顾时文,你知道我哥哥一天的医药费是多少钱吗?”

  “一天二十几万,一个月下来是六百多万,一年下来就是七千多万,你觉得你什么时候能挣到这么多钱?”

  “跟傅家比,你们顾家有什么?!”

  “我为什么放着傅煜深那么粗的大腿不抱?而去抱你的细胳膊?”

  她故意把话说的特别难听,就是想断了顾时文的心思,不再纠缠。

  如今她和傅煜深纠缠不清,不能再把顾时文拖进这泥潭里来。

  即便她和傅煜深离婚,也不可能和顾时文走到一走,还是早些断了他的念想。

  痛苦由她一个人承受就好!

  安然说的话很难听,顾时文听得脸青一阵白一阵,久久说不上话。

  到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离开。

  待到安然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后,他又着急起来。

  急忙追过去:“然然!”

  “你说那些都是为了气我对不对?”

  “我不会放手的!”

  ――――

  培训班下午四点下课。

  天气不好,下课的时候天空下起了细细密密的雨。

  安然没有带伞,正要去摸手机给司机打电话。

  手被人按住。

  “然然!我送你回家!”

  这个声音让安然头大。

  她忍不住冲那人尖叫:“顾时文,我说过我不喜欢你!麻烦你不要再缠着我,好吗!”

  顾时文对她这样粗鲁的态度丝毫不以为意,仍旧牵着她的手往外走。

  “然然,你不是想调查你父母当年车祸的真相吗?”

  “我可以带你去找当年你父亲修理车子的那个地方。”

  安然只觉得头疼。

  顾时文真是太了解她了,知道他只要这么说,她就不会拒绝:“你查到了些什么?”

  当年的事,她一直觉得蹊跷,如今想来,愈发觉得另有隐情。

  顾时文见她没有拒绝自己,长松一口气:“先上车,我带你去找当年的那些工人。”

  安然正要坐直他车里,一只微凉的手按住了她的手。

  淡淡的男士香水味道钻进她的鼻孔里。

  即便那人什么都没有说,她也知道他是谁
傅煜深站在车门前,握着安然的手。

  男人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盯着站在那里的顾时文。

  他的眼神锐利而凌厉,盯着人看的时候,给人一股无形的压力。

  顾时文虽头皮发麻,还是迎难而上,对上他的双眼。

  “傅煜深,然然她喜欢的人是我!不是你!”

  “你放过她!不要再缠着她!”

  傅煜深穿了一件藏青色的大衣,他身材高挑,气质卓然。

  单是站在那里,便自成一派风景。

  最初的时候,男人只是想让他知难而退。

  没想到顾时文这般不识时务。

  冲他淡淡一笑,慢条丝理道:“她是我妻子!”

  旁人不知道他这样笑代表了什么,安然却是知道的紧。

  通常傅煜深对着谁笑的时候,便是那人要倒霉的时候。

  果不其然……

  下一秒,男人将安然圈进怀里,对着顾时文冷冷道:“刚才你所做的一切,都在这份监控记录里。”

  “如果你想坐牢的话,尽管来找她!”

  男人言词锋利,态度强势,大有要顾时文去坐牢的意味。

  安然听了,心头发慌,情急之下,扯了扯他的袖口。

  傅煜深察觉到她的小动作,垂眸看看她,抓过她的手,放在掌心里撑着,重新将视线投回到顾时文身上。

  他气场强大,只站在那里,不声不响,便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顾时文倔强的想留住最后一点尊严,便冲过来抓安然的手。

  傅煜深轻轻一带,安然便落进他怀里,顾时文扑了个空。

  “顾先生,觊觎别人的妻子是不道德的,你父母没教过你么?”

  安然其实很担心。

  她怕两个人真的打起来。

  傅煜深身边那么多保镖,顾时文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忍不住央求道:“我们回家吧,好不好?”

  傅煜深倒是想带着安然回家,但是顾时文却不允许,他非要拦在两人跟前,逼安然做选择。

  “然然,我是不会让你跟他走的!”

  “上次他从我身边带走你,就是为了让我痛苦!这次我不会让他得逞的!”

  安然只觉得他这人傻出天际。

  “学长,我和我丈夫要回家了,请你不要再闹了,好吗?”

  “大家都是要脸面的人,让彼此体面一些吧……”

  故意把“我丈夫”和“要脸面”几个字咬的特别重,就是希望他不要再纠缠了。

  她不知道顾时文为何变得这般偏执,只想息事宁人,赶紧离开。

  傅煜深嘴角扬了扬,看向顾时文,眼底尽是挑衅。

  毫不费力将安然从他身边带走,经过他身旁的时候,冲他笑了笑。

  那样的笑容,是对顾时文无声的嘲讽。

  顾时文怒不可遏,扬起拳头朝着傅煜深的后背就砸过去。

  傅煜深的保镖快他一步,上前就将他控制住。

  顾时文还在呼唤安然的名字,那名字的主人却已经被傅煜深按坐进车里。

  男人将手中的监控录像递给陆行,坐回车内,飘飘然远去。

  ――――

  第二天,安然来上班。

  还没走进班级教室,便被一个女人拦住了去路。

  “安然,好久不见!”

  安然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缩了缩身子,下意识后退,却……

  为了那一点可怜的自尊,还是选择挺直腰身,站在那中年女人身前。

  “顾夫人,有事?”
顾夫人是顾时文的母亲。

  五年前,就是她逼着安然离开她儿子。

  只不过……

  她用的手段极其残忍,自那以后,安然再也不敢提及“顾时文”三个字。

  这次如果不是顾时文找到她上班的地方来,或许她这一辈子都不会主动联系他。

  五年前的那件事情,即便没有那场车祸,她和顾时文也无法走在一起。

  听到那个令她毛骨悚然的声音后,安然握了握手里的盲杖。

  顾夫人高傲的站在那里,像是看蚂蚁般看着安然,身后是顾家的两名保镖。

  生怕旁人注意不到她,说话声音十分大:“安然,你也太过分了吧!得不到我儿子就要毁了他是吗?!”

  “你们以前是恋爱过,可并不代表你们一定会结婚,像你这样的女人,能不能找到男人还是个未知数呢!”

  “你是不是怕自己找不到男人,听说我儿子回来了,就去纠缠他?”

  “然后觉得配不上我儿子,非要让他去坐牢有案底?你觉得只要他有了案底,你就能配得上他,是不是?”

  “你好歹毒的心思!”

  “最毒妇人心,说的就是你这种女人!”

  她知道安然看不见,也知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做不了什么,才敢这般放肆张扬。

  安然一头雾水,空洞的双眼望向声音传过来的方向,问她:“顾夫人,你在说什么?什么案底?什么配得上配不上?”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眼睛看不见,耳朵却灵光的紧,她听到了很多人的脚步声,也听到了那些人对自己的议论声。

  他们都在对她指指点点。

  说她年纪轻轻,不走正道。

  还有人说她一看就不是正经人。

  顾夫人听她装没事儿人,气不打一处来。

  走上前来揪住安然的头发,恶狠狠道:“装什么无辜?我儿子都要坐牢了,你竟然还敢说你什么都不知道!”

  “再装我就划花你这张脸!”

  安然被她揪住头发,头皮剧痛,连带着太阳穴也突突作疼。

  “顾夫人,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拜托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一些?!”

  她想脱离顾夫人的钳制,还没来得及出手,两名保镖便冲了过来,将她按在地上。

  冰凉的大理石地面贴着安然的脸,那股子凉意像是长出来的针,一下接一下的戳着她的痛浑身,叫她动弹不得。

  两名保镖把她按在地上,没有半分怜香惜玉。

  周围群众忍不住开始同情安然。

  “有钱了不起呀?就能这样欺负人啊!人家姑娘眼睛看不见,你们有没有一点同情心?还是不是人?”

  “话都没说清楚就打人,你们太过分了!”

  “报警!”

  “哦……我认得你,你是顾夫人!你们顾家在海城也算有头有脸的人家,怎么这样对待一个弱女子?!”

  “欺负残联人士可是要坐牢的!”

  “赶紧报警!”

  有了围观群众们的正义之声,顾夫人面子上挂不住,叫保镖松开了安然。

  “行行行!今儿我也不跟你多说,你只说你撤不撤销指控?!”

上一篇:办公室穿开档情趣内衣 美艳不可方物耿灿灿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