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生感悟 > 人生感悟

办公室穿开档情趣内衣 美艳不可方物耿灿灿

小酷2021年06月03日

 自打眼睛看不见以后,安然的嗅觉和听觉愈发灵敏。

  闻到熟悉的香水味道后,伸长了耳朵。

  有人!
办公室穿开档情趣内衣 美艳不可方物耿灿灿
  脚刚踏上最后一级台阶,便不想再往前了。

  指尖紧紧握着楼梯扶手:“香姨,能把我的饭拿到房里吗?我想在房里吃。”

  她怕傅煜深,比老鼠见到猫还怕。

  很多时候,她希望自己在四年前那场车祸中死掉。

  为什么当时死的不是她呢?

  “不行!”傅煜深冷冽的声音接踵而来。

  安然想要缩回去的脚不得不停下。

  心中一阵忐忑。

  她不知道傅煜深又想怎么折磨自己,只想安安静静活着。

  生活已经剥夺了她很多乐趣,难道连她活着的权利也要剥夺么?

  自从眼睛看不见以后,她每一天都活的很辛苦,很努力,却……

  始终敌不过傅煜深。

  “我……我身体不舒服。”

  双腿到现在还在打颤,如果不是在房里实在闷的难受,她不会下楼。

  阿香听到声音,急忙从厨房出来,上前扶住她:“太太,难得先生在家用晚饭,你这个做妻子的应该陪陪他。”

  不顾安然的推托,硬是把她扶到餐桌前:“来来来,太太坐这里。”

  “平常人家的两口子,哪有不吵架的?有道是床头吵架床尾和,先生那么忙,还留在家里陪太太用晚饭,太太可不能叫先生白等。”

  安然还能说什么?

  她眼睛不好,回去着实要花上一阵工夫,肚子早就饿了,索性就坐在这里吃,当傅煜深不存在。

  车祸后,她在病床上躺了一年,复健做了一年,身体康复后,刚满二十岁就和傅煜深领了结婚证。

  其实,这几年里,严格说起来,傅煜深待她不薄。

  没打过她,也没骂过她。

  就是他这脾气阴晴不定,每次都把她往死里弄,叫她有几分委曲。

  又一想:他是星深集团的老总,日理万机,工作原本就忙,还养着她那个植物人的哥哥,ICU病房一天的医药费就是六位数,人家花了钱,就有冲她发脾气的权利。

  做为一个发泄对象,她应该有自知之明,而不是跟他闹。

  万一他停了哥哥的医药费,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当是她用陪睡换哥哥的命吧。

  身为一个陪睡,要有陪睡的自觉性,不哭不闹才是常态。

  磨磨叽叽吃完饭,安然想上楼,正要开口,傅煜深先他一步:“你的手机。”

  话音刚落,一部新手机出现在她掌心里。

  和之前的那个一模一样。

  安然摸索着手机,心头却是欢喜的紧:“谢谢。”

  这一句“谢谢”,她是真心的。

  为他这几年承担着安家所有的医药费,也为这部特制手机。

  因为她眼睛看不见,所以她的手机和正常手机不一样,市面上没有这种手机,这是傅煜深公司特意为她研制的。

  高兴劲儿还没过,男人又说道:“安排了林叔接送你上下班。”

  “你听话一些。”

  安然捏着手机,心里却是忐忑的紧:今天的傅煜深吃错药了?

  还是在为昨天晚上的事愧疚?

  她还没想明白,手机突然响起来:“然然,你昨天说四年前那场车祸的事,还记得吗?”
此时此刻,傅煜深就坐在离安然不到一米远的地方。

  电话里传来的男声让他蹙眉。

  男人用眼角的余光看着接电话的安然,眸底的暗色愈发浓烈。

  安然看不见,对于男人的反应毫不知情,仍旧一副平静模样,跟电话那端的顾时文聊天:“所以……”

  “你是有关于车祸的什么事想跟我说吗?还是你有什么发现?”

  起初的时候,对于当年的事,她并不打算追究下去。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她开始正视这个问题。

  当年,为什么父亲会喊“车子刹不住了”?

  顾时文的话还没说出口,安然手里便是一空。

  傅煜深拿走了她的手机,声音也变得清冷起来:“不是说身体累不想动?”

  安然一脸茫然。

  ……

  “我……我……”

  没等她话说完,傅煜深已经拿着手机离开了客厅。

  接着,安然听到窸窣的脚步。

  那是他离开的表现。

  事情已经这个样子,安然气归气,对于傅煜深重新归还她手机的事还是挺满意的。

  只不过……

  说不上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越来越无法抗拒傅煜深了。

  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顾时文想利用当年车祸的事,引安然出来和自己见面。

  然而……

  傅煜深像是早就看穿了他的想法似的,彻底斩断了他和安然之间的那一点微弱联系。

  顾时文不甘心,跑到培训机构中心来等安然。

  是夜。

  安然白天睡多了,晚上睡不着。

  坐在窗边,摸着明天要上课的内容,一遍又一遍检查内容,生怕出错。

  那些家长肯把孩子交给盲眼的她教学,她打心眼儿里感激他们,冲着家长们对她的这份信任,她也要把自己会的全都教给孩子们。

  一连查了三遍,再三确认,她有些口渴,起身去往一楼,准备倒水喝。

  经过书房的时候,冷不丁听到傅煜深的声音。

  “我现在走不开……”

  “你别闹……”

  知道偷听别人谈话内容不好,在强烈好奇心的驱使下,安然停在了门外,没有离开。

  记忆中,傅煜深从来没有用这样温柔的语气同自己说过话。

  他像是在哄心上人一般,耐心又温柔。

  “星涵,不许胡闹!”

  那个名字从男人嘴里说出来的一刻,安然只觉得心口像是挨了一记闷棍。

  又闷又涨又酸又疼。

  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只觉得如坠冰窖。

  怕再听下去会听到令自己更难过的话,未敢多做停留,摸着墙悄无声息离开。

  再后来,她听到书房门开合的声音。

  而后,是车子引擎发动的声音。

  车轮碾过地面的时候,她心上一直绷着的那根弦仿佛也被碾断了。

  这一夜,傅煜深没有回来。

  安然一个人躺在偌大的床上,陪伴她的是冰冷和孤寂。

  原本刚刚泛起一缕暖意的心脏,一下子又坠入深渊,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

  翌日。

  安然去培训机构上课。

  今天是傅园的司机送的她,因为眼睛不方便,她便没有推辞。

  刚进到培训机构的大门,就听到熟悉的男声:“然然!”

  安然下意识退后一步,听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犹豫不决。
  安然很慌,带着几分惧意。

  前天晚上傅煜深那样对她,直到现在她还心有余悸。

  是以……

  在听到顾时文的声音后,想上前,却又退回了原地。

  她是已婚人士,应该同他保持距离。

  那一夜,傅煜深恶魔般的行径让她害怕,直到现在腿肚子还在打颤。

  咬咬牙,假装没听到他在叫自己,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然然!你怎么不接我电话?”

  “然然,为什么躲着我?”

  顾时文已经抓住了她的胳膊,拖着她往人少的地方走。

  安然自知躲不过,还是跟着他走了。

  有些话,总是要说清楚的,不是吗?

  “然然,你怎么躲我?”

  顾时文心有戚戚,一脸哀怨。

  想到安然的眼睛看不见后,最终只能化为一缕叹息。

  安然想了想,拂开他的手:“学长,我是结了婚的人,应该与异性保持距离,这个道理我想……”

  “你应该明白吧?”

  在经历过那样的生离死别之后,她剩下的朋友不多,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

  倘若顾时文还愿意和她做朋友,她也愿意认下他这个朋友。

  “不!我不明白!”

  顾时文执拗的抓住她的胳膊,硬把她往怀里拽。

  “我不明白当初我们明明相爱,为什么你会嫁给别人?!”

  安然看不见,慌乱之中伸出手,抵在他胸口,试图拉开两人间的距离。

  “学长,你别这样,都已经过去了……”

  顾时文不肯接受这个事实,紧紧抓着她的手,说什么也不肯放开。

  “然然,五年前,我出国的时候咱们说好的,只要我回来,我们就结婚,你为什么嫁给别人?!”

  这是他最最想不通的地方。

  就算安然缺钱,依着她的性格和脾气,最多是多打几份工,做多个兼职,不会傍富二代。

  为什么?!

  安然只觉得心口一阵剧痛。

  那股子疼痛来的那般猝不及防,绞着她原就破碎不堪的心脏,叫她承受不住,竟然是连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顾时文紧紧抓着她的胳膊,还是不肯放过:“安然,你说!为什么嫁给别人?!为什么!我要知道答案!”

  一股子悲凉涌上安然的心头,她深吸一口气,硬生生将那些悲凉压下去。

  用空洞的双眸看向顾时文的方向:“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你不在,我移情别恋,爱上了别人呗。”

  她说的轻松,心却在往下沉。

  一直坠到湖底,四周漆黑一片,再见不得半点光亮。

  顾时文气得全身颤抖。

  “你……”

  “你……”

  挣扎良久,到底还是没有说出责备她的话,而是用一种失望透顶的眼神看着她。

  “安然,你知不知道,我母亲已经答应了我们的婚事,只要我学成归来,就能顺利结婚!”

  “可是你!!”

  看着这张素净的脸,他真想捏碎她。

  越说越气,最后扔开安然,独自站在原地喘息。

  看向她的眼神如刀,刀刀致命。

  安然笑的苍凉:“是啊,我背叛了我们的爱情,你杀了我吧!”

  有的时候,死之于她来说,是一种解脱。

  如果不是傅煜深看的严,她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上一篇:美味人妻 小云和小喜交换第二章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