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生感悟 > 人生感悟

美味人妻 小云和小喜交换第二章

小酷2021年06月03日

 此时此刻,安然正伸出手,摸索着去抓顾时文递过来的水杯。

  却……

  在听到傅煜深咬牙切齿的声音后,慌了神,全身紧绷,不小心碰歪了递过来的杯子,顷刻之间水全泼洒在她身上。
美味人妻 小云和小喜交换第二章
  纯白色的丝质睡衣沾了水,自胸口一路往下,全被水渍洇湿,露出她纤瘦的曲线。

  下午走出咖啡店的时候,由于她慌不择路,身上撞出来不少外伤,青紫交错的痕迹登时暴露在傅煜深跟前。

  男人怒不可遏。

  走上前来,粗鲁的抓住她的胳膊,拽着她往外走。

  毫不怜香惜玉。

  安然挣扎:“傅煜深,离婚证给我!我们离婚了!离婚表示我和你没关系了!”

  “不要碰我!”

  依着他的本事,在她说出“离婚”后的两个小时内,离婚证就应该办好了。

  既然证办好了,叫助理给她便是,何必跑来这里找她?

  原本,在安家老宅外头的时候,她想着在老宅凑和一夜,天亮再去找住的地方安顿。

  反正在“离婚”两个字说出口的那一刻,她已经默认自己和傅煜深没有关系了。

  倘若不是遇上顾时文的话,她不会出现在这里。

  可……

  傅煜深来这是几个意思?

  “傅煜深,如果你是来给我送离婚证的,放下就好,我没有任何要求。”

  “如果不是,请你马上出去!”

  男人对她的话置若罔闻,粗鲁的扯着她,继续往外走。

  顾时文抓着安然另外一只手,猩红的双眸看向傅煜深:“然然叫你放开她!”

  说话间,冲到傅煜深跟前,挡住他的去路:“你凭什么带她走!”

  “没看到她不愿意跟你走吗!”

  “放下离婚证,你从这里离开!”

  无论安然怎么挣扎,都没有挣开男人的钳制。

  傅煜深的手就像是一把铁钳,紧紧箍着她,叫她动弹不得。

  傅煜深冷冷一笑:“谁说我是来送离婚证的?”

  说话间,脸凑近安然的脸,鼻尖堪堪挨着她的。

  “我来……”

  他故意拖长尾音,眼睛一瞬不瞬盯着安然的脸,十分享受的看着从她脸上流露出来的恐慌感。

  待到他觉得享受够了,才咬住安然的耳垂,轻声道:“是拆散你们的!”

  这话只有安然听的最清楚,一股恶寒打脚底升起,像是吐着信子的蛇,恐惧一寸一寸染满她的身子。

  “傅煜深,你混蛋!”

  扬起没有被他钳住的那只手,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挥过去。

  却……

  被他死死扣住。

  “想打我?”

  “安然,你不乖……”

  那样的语气让安然一个机灵:“你……你……要做什么?!”

  傅煜深冲门前的陆行一行人打个响指。

  下一秒,陆行带着四五个保镖模样的人冲进来。

  二话不说,照着顾时文的脸就是一拳。

  安然听到很多人的脚步声,也听到顾时文的闷哼声,急的大叫:“你们在干什么?!放开他!不要为难他!”

  “傅煜深,你这是私闯民私,是犯法!”

  那人将她拽进怀里,居高临下看着她,眸底是熊熊烈火:“我私闯民宅?”

  男人说这话的时候,是咬着牙根说的。

  即便看不见,安然也能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戾气。
顾时文被打的鼻青脸肿,却一点儿也顾不上自己。

  他很怕安然就此屈服,急切切大喊:“然然,我很好!你不怕!不要跟他走!我会保护你!”

  时隔五年,虽然已经沧海桑田。

  可……

  他对安然的感情没变,一如从前。

  原本他应该在国外的大学继续深造,为了安然,他放弃大好前程归国,只想陪在她身边。

  如今,物是人非。

  既然安然是因为钱才嫁给傅煜深,只要她离婚,他就守在她身边,除非她不要自己。

  这个时候,他越是可怜,安然便只会越恨傅煜深。

  安然挣不开傅煜深的钳制,改为用牙去咬他的手。

  哪知道……

  那人早就察觉了她的意图,捏住她的下巴,逼着她与他对视。

  “私闯民宅是吗?”

  “现在我来告诉你,这个小区是星深开发的!还没有对外销售!”

  只一句话,便叫安然哑口无言。

  刹那之间,她只觉得心灰意冷:“你不要为难阿文,我跟你回去,还不行吗!”

  纵然有千百般不甘,面对如此强大的傅煜深,还能怎样?

  她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任由傅煜深捏扁搓圆,连一丝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男人恍如鬼魅的声音自她耳畔传来:“早这么乖巧,你的阿文也用不着吃那么多苦。”

  不给安然开口的机会,男人用一种十分粗鲁的姿势拖着她离开。

  傅煜深走后,陆行等人将顾时文的东西全部扔出公寓门外。

  ――――

  回傅园的车上,车厢里暖气开的很足。

  安然坐在后排,感受到的只有水深火热。

  暖气让人感觉温暖,可身旁的傅煜深却让她如坠冰窖。

  她的把自己缩成小小一团,尽量不和傅煜深有肢体接触。

  不知道他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只知道此时此刻的自己正站在悬崖边上。

  只要傅煜深一个动作,她就会被打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为了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连呼吸都不敢用力。

  车厢里的气氛沉闷,让人窒息。

  随着车轮停下,安然心头的恐惧越来越重,她想逃。

  奈何……

  傅煜深没给她逃的机会,直接将她扛在肩上,带进屋内。

  阿香见两人这副模样,忙上前规劝:“先生,这是怎么了?”

  “有话好好说嘛,太太还小……”

  傅煜深无视她的话,轻而易举将她拔开,带着安然上了二楼。

  将她扔在卧室的大床上。

  安然被摔在柔软的大床上,无边的恐惧感像是藤蔓,步步亦趋,将她绑的死死的。

  她不知道傅煜深想做什么,只是机械的爬坐起来,听着动静。

  “咔嚓”……

  门被反锁的声音传来后,安然瑟瑟发抖。

  她频频后退,死死攥住身上的床单,小声哀求:“傅煜深,我已经同意和你离婚了,你还要怎样?”

  “我知道因为车祸的事,你为我哥哥操了很多的心,花了很多钱,但我以后肯定会还你的!”

  “傅煜深,我们离婚吧!”

  下一秒,她的嘴巴便被什么东西塞住,再发不出半点声音来。

  男人高大的身躯直直压下,没给她半点逃脱的机会。

  这一夜,他像是巨大而沉重的陨石,研磨着她的身体,几欲将她碾碎。

  “安然,这就是背叛的下场!” 安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晕过去的,她只知道一件事……

  傅煜深疯了。

  这一夜的他,完全就是个疯子。

  像是要把她碾齑粉,又像是要把她碎尸万段,一遍又一遍的折磨。

  到最后的时候,她嗓子都喊哑了,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那个强大又冷漠的男人,又一次让她知道了惹怒他的下场是什么。

  “傅煜深,放过我吧……”

  这是安然晕过去前呢喃出的最后一句话。

  有时候,她真希望自己就这么死了。

  一了百了。

  傅煜深看着身下双眼紧闭的女人,直接爆了粗口。

  傅园里又是一阵兵荒马乱,严薇再一次拎着她的医药箱出现在二楼卧室。

  傅煜深站在窗边,凝着大床上小小的人儿,眸底的阴霾更重。

  ――――

  安然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下午。

  她试着动了一下,全身的骨头都在叫嚣着疼,只好放弃起床的动作,用沙哑的喉咙喊人:“香姨,我渴了!”

  话音刚落,有人扶着她坐起来,紧接着,嘴边便是温热可口的水。

  她像是刚刚从沙漠中走出来的人,一口气将那杯水喝完,喘息着又躺回床上:“谢谢。”

  “不客气!”

  这三个字使得安然身形一晃。

  下意识后退。

  傅煜深竟然在家!

  昨天晚上的恶梦还历历在目,她实在无法与这个男人和平相处。

  傅煜深看着她这样的动作,眉心蹙起来,长臂一伸,将她自被子里抓出来。

  男人的岑薄的唇含住她的耳垂,轻声道:“这么怕我?”

  “还敢跟顾时文私奔!”

  安然不敢说话。

  面对他突如其来的温柔,她只有惶恐。

  因为她不知道下一秒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会如何折磨自己。

  只能尽量躲着他。

  有时候,她真羡慕蜗牛,有自己的壳,遇上什么不顺心的事,可以躲在壳里不出来,龟缩一辈子,不用面对。

  尽管很怕他,嘴上还是倔强的说道:“没有!”

  傅煜深无声的笑了。

  他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平日里严肃古板的形象,多出来几分翩翩少年感,阳春白雪,熠熠生辉。

  只不过,安然不知道他在笑。

  “傅总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一次性说完吧!”

  “或者说,我提离婚让你觉得特别没面子,如果是那样的话,由你来提,可以吗?”

  反正昨天晚上她都死过一次了,也不怕再死一次。

  依着傅煜深的势力,想弄死她,比捻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安然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那股淡淡的男二士香水味道。

  接着,是门关上的声音。

  气得她直翻白眼:“这算什么?!”

  “我都委曲求全成这样了,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我知道我花了你很多钱,能分期付款还吗?”

  回应她的,是一室寂静。

  安然一直以为,这次傅煜深会和上次一样,吵完架后,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出现在傅园。

  令她没想到的是……

  当天晚上她拖着疼痛的双腿下楼用晚饭之际,闻到了熟悉的男士香水味道。

  那种味道,是傅煜深身上独有的。

上一篇:社交温度肉车r 一龙二凤双飞老师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