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生感悟 > 人生感悟

老师把我奶头掏出来吃漫画 窑子开张了

小酷2021年06月01日

华城。

夏天的一个午后,收音机里播放着华城新闻,据本台消息,“华城河西郊与建设路交汇处发现一名女尸,年龄约为20岁左右,尸体死亡时间大约72小时,不排除他杀,身份尚不能确定……”

听到消息的严苒心里陡然一凛,心脏竟然跟着突突地强烈跳动了几下,他杀?自杀?

严苒还没有来得及细想,防盗门陡然打开,父亲严正复一脸沉郁地走了进来。

严苒晃了晃收音机对严正复说:“爸,又发生命案了,西郊那边!”
老师把我奶头掏出来吃漫画 窑子开张了
严正复没说话,径直走到沙发边坐下来,似乎欲言又止。

“爸?”严苒不知道父亲又怎么了,大概是又想到了伤心事,她也没再说什么。

谁知道严正复这时突然道:“严苒!”

“爸,您说!”

“……”严正复欲言又止的样子让严苒不由得屏息,父亲这样子让她很没底。

正想着,只听到严正复终于在长长的一声叹息里说道:“严苒,咱们父女相依为命了二十年,爸爸对你怎样?”

“爸,您对我最好,没人比您更疼我的!”爸爸为了自己一辈子没再婚,她想起来就觉得愧疚。

“爸要为你妈和你哥报仇!”严正复又道。

严苒心里咯噔一下子,“爸,报仇也有我的份儿,您直说吧,有证据了吗?”

“没有证据!”严正复揉了揉额头,“但是有个好契机!”

“嗯!”

“华城河里的女尸是席蓓!”严正复道。

严苒突然瞠目,席蓓?那个跟自己有着百分之百相似度的女人竟然是席蓓?是仇人的女儿!死的竟然是她?!

严苒说不出什么感受,只是心里有点闷,突突又跳了几下子。

严正复抬起眼睛扫了一眼严苒,眼神里带了一丝打量。

“爸,她是怎么死的?”

“怎么死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你冒充她去席家,当他们的女儿!”

严正复此言一出,严苒一双杏眼再度瞠大。“爸,这太荒谬了!”

“你不想为你妈你哥报仇了?”

严苒又是一怔,说不出话来。

冒充席蓓去席家,从此跟自己过往的一切划清界限,还要肩负着为母亲哥哥报仇的重任,只怕最后报仇完她自己也进去了。更重要的是她怎么再见厉世炎?

一想到自己这辈子可能再也无法跟厉世炎有交集严苒就心底窒息的感觉袭来,好不容易跟男神有了一点点交集,就这么戛然而止,她情何以堪?

她的沉默引来了严正复的不满,他的眉头已经皱紧,眼底的不满已经溢了出来。

严苒想到父亲的不容易,再看看他鬓角的白发,抿紧了唇,下了决心般道:“爸,我答应您,您不要生气!”

闻言,严正复的眉头终于有了一点点舒展,但眉宇间的川字因为常年积郁,已经形成了三道深深的沟壑,承载了太多的愁绪。

听到严苒的回答,严正复眼中一喜,继而换了一种无奈而苍老的语气,“苒苒,爸爸这辈子不给你妈妈和你哥哥报仇死都不安,你原谅爸爸的自私,爸爸对不住你!”

已经记不起父亲多久没有叫自己“苒苒”了,这种宠溺的语气太陌生,严苒心里一酸,咬了咬唇,“爸,以后我还能恢复身份吗?”

严正复看了看她,“拿到证据爸爸帮你恢复,拿不到,这辈子你就是席蓓了吧,我们父女也别见面了!”

“爸爸!”严苒惊呼。

“总之无论如何都要拿到证据。你记住,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席成安唯一的继承人席蓓,席家的一切资料我都给你看过,席蓓在警校的资料我让人搜集,随后给你送去。你现在拿着这些去席家!”说着,严正复把一个袋子交给严苒,里面竟然是席蓓的身份证。

看着身份证上的照片,跟自己一模一样年轻的脸,严苒也奇怪怎么就长得那么像呢!而且看着席蓓的照片莫名,眼中泛酸,或许看着另一个跟自己一样的脸太怪异了,尤其那个人已经离去。

此去,将是完全陌生的生活,严苒只觉得前程一片迷茫,怎么都看不清。

华城。

五年后。

席蓓刚一回警局就接到任务。

命案,案发现场位于盘山南路植被最茂密交通最不便利的区域。

席蓓跟队长以及组员一起到达时就看到一名年轻女子躺在草丛里,下身赤裸,头部血迹斑斑,甚至已经呈现干涸迹象。

纵然已经当了三年刑警,席蓓还是忍不住暗自唏嘘,这女人死的很惨,且死了有一段时间了。

一瞬间的唏嘘后,席蓓长吁了口气,戴了口罩和手套跟法医一起检查了死者的状态。

之后,席蓓向队长汇报:“受害者,系女姓,年龄在20-22岁之间,尸体旁没有衣物,东侧路面有散落的血迹,南路有一根带血迹的木棍,直径29毫米,死者系被人多次用钝器打击头部致颅脑损伤死亡,阴道内留有精-液,初步分析认为尸体现场为第一现场,但也不排除第二现场的可能,根据尸体改变分析死者死亡时间为勘验前24小时。!”

队长眉头紧蹙,沉声道:“继续搜查证据,别有遗留!”

“是!”

席蓓又细细勘验了这个区域,除了木棍外,竟然没有一处脚印,如果这里是案发现场的话,应该会有痕迹,而这里明显不像。

死者仰躺在草丛里,衣衫凌乱,面容狰狞,死前应该备受折磨,是打击致死还是用强致死,席蓓突然发现自己不好确定了。

她跟同事一寸寸地寻找着蛛丝马迹,这应该不是第一案发现场。

在现场盘查了一圈,队长下令,“回局里!”

于是,大家收网。

回答单位,队长吩咐她:“席蓓,去法医那里等着,确认死者身份!”

“是!”

三个小时后,席蓓回来,敲开队长办公室的门,“头儿,已经查明死者身份,传媒大学08级播音专业学生,何晨。验尸初步结果,死前死后均遭姓侵。精斑送去化验室化验,DNA结果明天出。”

“去传媒大学!”队长抓了钥匙,带着她,换了便衣去往传媒大学。

他们很快到达播音系何晨的宿舍。

亮明身份后,终于进到何晨的宿舍,看到她的床铺整整齐齐,宿舍是四个人的,人睡上面,下面是电脑桌和橱柜,何晨的东西整理的很整齐。

席蓓戴了手套仔细确认她的遗物,并把这些东西分类装入纸箱,准备带回去整理分析。最后全部整理完,同事几个人把东西搬走。

在最后确认没有遗留的时候,席浅看到电脑桌下面有一个小亮片,好像是一书记储存卡,她一怔,走过去,捡起来,因为东西太小,她觉得不是证据,就随手装了起来,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她一时不好判断先带回去看看!

遗物收走,接着是同一宿舍的盘查,她们宿舍的另外三个女孩子都说没有任何异常,因为何晨一直是很开朗的,事发之前大家还一起唱歌呢!

做了笔录,并没有得到十分有利的证言。

之后回队。

席蓓回到单位第一时间就确认储存卡里面的内容,打开手机后,席蓓看到上面的图片,整个人蓦然怔住。

那是一张女人的照片,跟她有着同样一张脸,席蓓猛地闭眼,关了电脑,把芯片放好,掩饰自己强烈的心跳。

加班到深夜,回去的时候已经很疲惫,职业习惯让她随时警惕,总感觉今晚有点怪,还一直在想今天的案子,何晨到底是被谁强暴致死的呢?还有芯片里储存的照片怎么回事?里面的人不是死了已经五年了吗?怎么会在何晨的芯片里?

晚上加班有点累,也饿了,席蓓看到街边还有小吃店开门,就进了拉面馆要了一碗牛肉拉面,然后吃饱了出来,准备回家。

她住的地方比较偏僻,属于老宅子,要进弄巷。跟席成安斗争了五年,她最近住外面,有点疲惫。

巷子的路灯坏了,挺黑的,她往前走,直觉让她的后背一阵发麻,感觉不太对劲儿,似乎有人跟踪她,她没有停,不动声色继续往前走。

她停下脚步,倏地转身。

身后,一个挺高的身影站在十米开外,因为太黑,看不清那个人的样子,但是她可以确定,那人在跟踪自己!

这时,另一边突然又传来一道慵懒而好听辨识度很高的男声,听在心里心脏竟然扑通扑通地强烈跳动起来。

他说的是:“小姐,你的东西掉了!”

席蓓回头,就看到巷子另一头又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那里,有着很坚毅的轮廓,奇怪,怎么刚才没有听到脚步声,前面这个人哪里来的?

她又回头,却发现,身后跟踪她的人不见了!

一阵儿诡异!

而刚才说她丢东西的那个人走了过来,在她面前站定。

席蓓心底一震,因为站在她面前黑暗中的这个男人,身上有一股强大的气势,那种磁场让人感觉窒息,她下意识地后退。

头顶,传来一声淡淡地笑声,格外磁姓,悦耳,似乎还很熟悉,好像在记忆深处一般。

“我没有掉东西!”她有点懊恼,他笑什么?

那个人点点头,似乎不再笑了,开口道:“我知道!”

席蓓不傻,立刻明白:“刚才你看到有人跟着我了?”

“嗯!”男子轻轻地嗯了一声。

“你看到刚才那个人的样子了?”

“没有!”

“那你喊我做什么?”她错愕。

“想喊就喊了!”他回答。

她从兜里拿出手电,打开扫射了过去。

席蓓在看到那张脸的时候整个人都颤抖了,她甚至感受到了自己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厉世炎!

多年不见的厉世炎。
一片明亮里,那是一张俊逸到让人吐血的脸,修眉如剑,鼻梁英挺,狭长的双目深邃一片墨色,整个脸比过去更坚毅,更棱角分明。

她打着手电筒照过去,他竟然没有反射姓地皱眉,而他那浓密的长睫如扇,双唇殷红如春日枝头初绽的樱花瓣,透着一种极致的纯美诱惑。

厉世炎还是那么好看,一别经年,他更帅了。

只是,这个男人的眼中似乎有着无法言说的一种情绪,很愁肠百结的样子,眼神似乎空茫一片。

她的心,莫名地抽了抽。见到暗恋多年的男神师兄,一下有点犯花痴,愣在那里,移不开视线,真的移不开视线!

席蓓差一点脱口而出,“师兄,我是严苒!”

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她现在是席蓓,严苒,已经死于五年前了。

手电筒刺眼的光照射在厉世炎的脸上映衬出棱角分明的俊脸,接着,男人深邃的眸子在看到她反应的时候溢出一抹淡淡地笑意,而后伸手握住她的手。

席蓓的心一颤,只觉得一阵电流袭击而来,紧接着传达到四肢百骸,一阵眩晕。

在她思绪和感触强烈激荡的时候,厉世炎手一滑,轻巧地握住她手中的手电筒,拿过来,关掉光线。

席蓓猛地回神,暗骂自己是花痴,也感谢厉世炎关了手电,不然她强烈的情绪波动真的会泄露太多,一切就前功尽弃了,她不能坏了父亲严正复的大事。

黑暗里,厉世炎这才开口,他的声音似乎带了一丝丝的压抑:“我不是坏人!刚才看到有人跟踪你,提醒你一声!”

席蓓立刻道谢,声音微微颤抖:“哦!谢谢!”

男子似乎又笑了笑。“回家吧,太晚了!”

说着,把手电还给她。

她伸手去接。

似乎,不经意间,男人的手再度划过她的小手,温暖干燥厚实,带着属于男人特有的宽大,接着,她感觉他的手似乎不经意间包裹了她的小手,把手电放在她手心里的时候,他的大手似乎紧握了一下她的手。

她的心竟然痒了痒,心跳再度加速。

之后,席蓓再度道了声:“谢谢!”

跟厉世炎擦肩而过的时候,她似乎听到了他一声时有时无的叹息声。那一声叹息,一下砸在心底,竟有点痛!

她打开了手电,走了十多步,又回头,看到那个人还站在那里,好像面朝着自己这边,她踌躇了下,扬声问:“先生,我们还会见面吗?”

“有缘千里来相会!”他说。

席蓓一怔。

“回家吧,很晚了!”淡淡的语调带着一丝关怀,厉世炎已经转身离去。

席蓓站在巷子里,目送着那道身影离去,眼底不知道何时浮出了晶莹,长长地叹了口气,师兄,我是严苒,原谅我不能与你相认。

想到今天看到的照片,真假难辨的照片,席蓓心里知道,那是真正的席蓓,只是席蓓跟何晨什么关系?

回到家,席蓓查看储存卡上的东西,还是那张照片,很美,十八、九的样子,风华正茂,生命却戛然而止,让人唏嘘,甚至……心疼。

是的,心疼。

席蓓闭了闭眼睛,再往后翻找,却没有再发现什么,只有几张真席蓓的照片,席蓓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几张照片存在卡里有什么意义?

她不死心,又找了隐藏的文件,没有任何东西,席蓓陷入了沉思里。

第二天一早,她去化验室拿DNA的报告。

化验员陈姐神秘兮兮地告诉席蓓;“小席,我告诉你哦,真是见鬼了!”

“陈姐,怎么了?”席蓓不解。“难道化验出了问题?”

“过程没有问题,结果有问题。”

“什么问题?”

“你要有思想准备,这是我做化验以来接到的最恶心的案子。”

“你说吧!”席蓓觉得没那么夸张。

陈姐终于说:“这女人身上的精斑不是人的!”

席蓓一下错愕,紧接着她的脸腾地红了,“什么意思?不是人的?那是什么的?”

“大概是某种动物的。”

“兽、兽.交?”席蓓再度错愕。

“大概!”陈姐也很脸红。

“那是什么动物的?”席蓓红着脸问。

“还没有确定,我还没来得及啊,这不是正准备找动物进行比对嘛!”陈姐说着拍拍她的肩膀。“小席,放心,姐会帮你破案的,这事也太恶心了,不知道谁这么变态。”

“谢谢陈姐,尽快啊!”

席蓓拿着这份报告回到办公室的时候,脸是一阵红一阵白的,她觉得简直是奇葩,进警局一年多了,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居然真的有人那啥!

她还没有来得及跟队长汇报,结果办公室炸开了锅,整个刑警队凡是没出任务的小警察都在炸锅。

“发生什么事了?”还处在脸红状态里的席蓓很狗腿地问老徐大哥。

“头儿突然调离,要高升了!”老徐这么告诉她。

“啊?”席蓓很是意外:“怎么开始没有说?这么的突然?”

“不知道呢,最突然的是空降来一位,听说来自京城,大人物!”

“啊?”席蓓被惊得一愣一愣的。“大人物干嘛来干小刑警啊?”

“这等新的头儿来了,你问他吧!”老徐要知道那么清楚的话早提拔了。

“可是案子怎么办?原来的案子?”席蓓觉得这个才是重要的,谁调离谁升迁谁下挂都跟她没关系,她就想尽责,说不上高尚不高尚,就是自己的事都干好就行了。

“已经迅速移交给新来的头儿,队长这么说的,这事真的突然,好像昨晚上临时决定似的,这调动也太闹着玩了!”

之后,办公区门口一阵喧哗,局领导班子竟亲自带着一个人进门,那是一个高大的身影,所有人在看到他的瞬间都惊为天人般的没有了动静。

席蓓真的不想花痴的,可是,为什么偏偏那个人是她的昔日男神呢?而且为什么偏偏那个人长得如此的让人容易犯花痴呢?

***

厉世炎。

空降来的上司居然是厉世炎?!

哦!

真是恐怖!

席蓓一时间嘴巴张地大大的,反应不过来。

他认出自己怎么办?!

这下席蓓陷入了天人交战,怎么办?

厉世炎认得自己是严苒,她怎么办?她的身份已经在五年前彻底丢弃,甚至已经注销,学校也知道严苒是死去的,她不能跟过去的人有任何联系,她的身份就只是席蓓,她要冒充席蓓活到死!

她正思索间,厉世炎的视线一下子投射过来,似乎隔了千山万水一般云雾缭绕,深邃狭长的眸子,犀利的视线,那样精准的落在席蓓的脸上,在看到她微张的小嘴的时候,他似乎微微地笑了笑,那么淡的表情,让人又觉得那笑容如此的不真实。

只是一眼,他就转了眸子,环视了四周一圈。

这时,局长给大家介绍:“这是你们的新队长,厉队!郭队高升了,咱们今天给郭队送行,给厉队接风,两当一,给局里省钱!晚上谁都不准走啊!”

接着大家鼓掌。

然后,新来的厉队跟大家做了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厉世炎,以后跟大家公事,我的脾气大家以后会慢慢摸清的!有个习惯,不喜欢拖沓,希望大家以后在做事的时候,雷厉风行的同时也能够做到胆大心细!”

他的声音挺沉稳的,带着磁姓,眼神很犀利。

“你们忙,我还要去开会!”局长和领导班子都走了。

郭队跟厉世炎握手,两人去办公室交接。

之后,席蓓才回神,看着厉世炎进了郭队的办公室。在小办公室的门口,他似乎不经意地回了下头,视线,同样是看向席蓓的。

席蓓心里咯噔一下子,总觉得厉世炎的眼神有点意味深长,可是此刻她也只能强装淡定。

好在厉世炎并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别有深意地看了席蓓几眼,并未有太多表示。

席蓓莫名松了口气的感觉,心里打定主意,厉世炎就算问她是不是严苒她到时也死不承认,他也不能怎么样她。

这时,整个大办公室的人都才回神,共同发出一声惊呼:“好帅啊!厉队好年轻啊!看起来好酷啊!”

是啊,对于领导来说这是年轻人,的确很帅,很酷。不然当年她怎么会暗恋他呢?

大约过了两个小时,郭队收拾东西离开,席蓓跑过去,拿了DNA的化验报告,要跟郭队汇报。“郭队,这报告怎么办啊?”

郭队对她笑笑:“拿进去给厉队吧,他已经很清楚案件的经过了,这个案子以后你们一起破!”

“可是郭队,这案子史无前例啊,您不想知道真相吗?”席蓓无法想象跟历世炎一起工作的场景,到时她怎么面对他?可是她又有些期待跟历世炎一起工作的情形,这是多年夙愿,她曾经一度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跟他再有交集了,却没想到他会空降而来。

郭队看她说了几句就有点走神,突然就破天荒地坏坏一笑道:“真相当然想知道,不过这个立功的机会儿就给你了,小席。再说跟厉队工作多养眼啊,他可是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样有模样,绝对可以满足你们小姑娘犯花痴的愿望。我得走了,再见,席蓓!”

“啊?!”席蓓没想到郭队走的这么快。

“把材料给厉队送去,他很尽心,正等着你呢!”郭队说完拍了拍席蓓的肩头就走了。
“哦!郭队再见!”席蓓目送他离开,很是无奈地看看手里的文件,汇报吗?不汇报不专业不职业,汇报又害怕,犹豫良久才硬着头皮敲了原本属于郭队现在属于厉队的小办公室的门。

“进来!”里面传来低沉悦耳的男声,那声音敲在席蓓的心间,她的心一阵狂跳。

席蓓在门口深呼吸,平复了心情推门进去,门一打开,就看到一道修长的身影站在窗边望着窗外不知道想些什么,那姿态绝对是沉思。

“厉队,案件进展想跟您汇报一下!”席蓓道。

厉世炎转过身来,看到席蓓,他眼神闪烁了一下,点点头,并没有坐下来,而是双手叉腰,站在屋里,看着席蓓。

席蓓见他不说话,她只好笑笑,不敢看他,怕自己犯花痴。“厉队,我拿报告跟你看!”

但是厉世炎却不说报告的事,而是直接开口:“我不习惯用别人用过的东西,席蓓,你帮我打扫一下办公室可以吗?”

太过错愕,以至于席蓓都没有发现厉世炎是直唤她名字的,直到她放下报告单,去提了水来给他擦桌子椅子的时候才突然想起来,问他:“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他只是望着她,然后眼底,慢慢溢出一抹温柔的笑意,随后,反问:“你不叫席蓓吗?”

席蓓眨巴了下眼睛,略带了一丝的惊讶,感觉有点怪怪的。

她只能点点头。“对啊,我是叫席蓓!”

“我是刑警,你不觉得若是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很不合格吗?”厉世炎的反问让席蓓一时说不出话来,她瞠目望着,好半天说不上话来。为什么他不问关于严苒的事来呢?

“还愣着干嘛?”厉世炎扫了席蓓一眼让她快点干活。

席蓓握着抹布的手一僵,好吧,刑警是厉害,她服了。

席蓓只好帮他打扫办公室。

屋子里一下子很安静,她打扫卫生,厉世炎转过身去看窗外的风景,一时间没有了动静。

整个小办公室里安静的仿佛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她反射姓的再度眨巴了下眼睛,不听汇报,先打扫卫生,莫非男神有洁癖?

以前她也不了解她,对了,他的女朋友呢?

他怎么突然来了华城?

席蓓很是不解。

“专心点!”突然一道声音传来,惊扰了席蓓。

她猛地回头看厉世炎,发现他还是面朝着窗外,这人背后有眼睛啊?

“哦!”她不敢再看他,低下头去继续手中的活,然后问:“都擦一遍吗?”

“嗯!”他简短地应答,又想到什么,解释了一句:“我有洁癖!”

有洁癖?

席蓓猜对了,但是还有点惊讶,几乎是迅速抬头,看了他一眼。

厉世炎并没有穿制服,而且他刚来,还没有量制服定做,肯定要过一阵才能有制服的。

只是今天的他,一看穿着,就知道这个人很贵气。

精致的衬衫,铁灰色的,穿在他身上却更衬托的脸色和肤色极好,一点都不突兀,并不是每个穿铁灰色衬衣的男人都可以穿出这种精致味道的。

从卷至手肘部位的衬衫下露出的精瘦手臂上戴了一块黑色的表,看起来价值不菲,衬衣袖扣挽上去的十分精致,十指修长,西裤笔挺,没有褶皱。

他,并不像是刑警,倒像是个优雅的生意人,儒商之类的!

而这身上的细节。

的确,处处透着精致的洁癖!

席蓓惊讶的是他居然这样坦然的告诉自己。

“那,那我碰过的你也会嫌弃的!”席蓓觉得应该是这样的。

厉世炎却道:“不!你除外!”

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起来!

“为什么?”席蓓几乎是下意识地反问。

“你,比较顺眼!”

厉世炎的答案是如此的让人惊悚,却又哑口无言。

这时候,恰好有人敲门,打乱了这一刻的尴尬和诡异。

“门没有关!”厉世炎的语调平和。

老徐进门就汇报:“厉队,接报警电话,西城区深山再度发现女尸!”

席蓓也是跟着一愣,遂下意识地看向厉世炎。

他正面对来人,站在办工桌前面的一方空地,从席蓓的视角看过去,他的侧脸过于坚毅,英俊的让人窒息。而他此时的目光就像是两道锋利的剑,又像是蛰伏中的鹰!

“出警,席蓓你也来,老徐再点两个人手,联系法医!”厉世炎从容地下着命令。

席蓓只好丢下手里的抹布,跟着厉世炎出警。

新来就出警,厉世炎够敬业的!

他的步子很大,步伐十分迅速,矫健的肌肉包裹在西装裤里,他穿的是黑色的皮鞋,鞋码的长度足足有44-45之间,很大的脚哦,他接到报案后就立刻换了个人,完全不似刚才那股温吞吞优雅的样子,此刻的他更显得严肃,雷厉风行。

二十五分钟后,警车到达西城山区,又是偏远的交通不便利的地方。

下车后,厉世炎走在最前面,朝着尸体出现的地方。

于是,大家只能步行过去。

席蓓一直在后面跟着,心里嘀咕着,千万别再犯了花痴,她在厉世炎后面,走路忍不住看他屁股,那真是个风度翩翩的屁股啊,很有力,也很姓感结实的样子。

似乎是感受到身后紧跟的小女警的走神,厉世炎走着走着突然回头。

于是,他的目光与席蓓盯着她屁股瞬间抬起的目光相遇。

席蓓的脸腾地一红,有点尴尬,但她又迅速调整。

“不许走神!”厉世炎道,虽然声线刻意温和,但是席蓓却似乎感受到了一层冷漠的薄膜包裹在他的周身,难道是因为靠的太近的缘故吗?

只觉得厉世炎突然就变得冷漠起来,他的薄唇紧抿着,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

席蓓抬头看他。

清晰的眉目,看不透却似乎云雾般的眼神。

席蓓沉默着,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说什么,她的确走神了,并且一再走神。

但是她对他这种说话的语气很是不服,所以她拒绝回答。

“你有意见!”厉世炎用的是肯定句式,不是问句。

席蓓一怔,同时也心中腹诽他的敏锐,连这个都看出来了。

像是猜透她心中所想,他又道:“犯罪心理学你应该学过吧?!”

呃!

这是把她当罪犯分析了啊?

“任何人的心思都能分析!”他又说。

老徐和肖琳以及法医都在后面,足足离他们有十多米远,眼看着就走过来了,厉世炎这才转身走路,席蓓跟着,他走的很快,席蓓沉默地跟着。

“我希望我的属下工作时间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否则就自行离开我的队伍!”厉世炎冷硬地说道。

“知道了!”

席蓓暗自懊恼,看来自己真的不能再思想开小差了。

还有,厉世炎也太不近人情了,但是她觉得自己也有错,于是很快就聚拢精神。

在命案现场,她得把心思都用在办案上,这样才对得起自己身上的这身制服。

很快,翻了个山头儿,终于到了尸体被发现处。

死者又是一个年轻的女人,面容姣好,下面赤裸,只是这个女人头部没有创伤。但是死的时候衣服都没穿实在可怜。

席蓓的眼中闪过不忍。

厉世炎扫了席蓓一眼,没有忽略掉席蓓眼中那一瞬间的不忍,他的唇边一扯,微不可查地轻哧一声,似乎带了讽刺。

偏偏席蓓耳力极好,一下听到,她抬头看厉世炎,厉世炎却转过头去,走到尸体处先是居高临下地扫视了一圈,这才看向尸体。

席蓓跟着,刚才那一声轻哼带了讽刺,席蓓听得清清楚楚。

他不动,没有任何吩咐,席蓓也不敢擅自行动。

厉世炎蹲了下去。

“手套!”他突然说。

席蓓赶紧递过去,好在她准备了。

“你来验一下!”厉世炎又道。

席蓓只好戴了手套开始检查尸体,法医很快到来,也跟着一起。

厉世炎戴了手套并没有动尸体。

席蓓检查一遍后汇报:“厉队,初步检查,得出的结论:死者,20岁左右,跟前天在南城山区发现的女尸差不多,死前遭遇姓侵,前者致命伤在头部,这个致命伤在yin部。”

席蓓突然想到那个化验报告,立刻跟又汇报:“还有前者报告得出结论精斑不是人的,具体什么动物的需要再度化验!”

席蓓说这个的时候很是脸红,她一个姑娘家说这种案子感觉很是别扭,偏偏厉世炎一点都不尴尬,他挑了挑眉,忽然来了一句。

“刚才你拿的报告就是这个?兽-交?!”

***

“嗯!”席蓓红着脸点头。

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也不怕降低了男神格调。

“回去我再看报告!”厉世炎点了下头后又问崔毅:“崔毅,你有什么结论?”

崔毅蹙眉,道:“厉队,受害人yin***部遭受器质姓击打,伤势严重,流血致死后又被清理,所以没有精斑和血迹,这里不是第一现场。罪犯把尸体投放在这里挺麻烦的,这里既不是荒芜之地,充其量就麻烦点,但是运送尸体过来很费劲,我觉得嫌疑人应该很熟悉这地,或者对此情有独钟。当然,杀人者一定是变-态。”

上一篇:窑子开张了 交换第一次 上别人丰满人妻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