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生感悟 > 人生感悟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小酷2021年04月22日

严云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山区村庄,他的祖先几代人都依靠农业为生。

 

  燕云小时候,他开始帮助他的父母从事农场工作,种水稻,收割小麦,除草,花生,棉花……当天气炎热时,他的脸在黄土上转汗,像雨一样流汗。 我讨厌最能处理小麦的脱粒机。 我站在机器旁边,把一包小麦喂进去。 即使在我的鼻孔中,它也会使我的整个身体变灰。 我洗了几天脸。

 

  除草的,头紧紧地挤压着,开始挖,不久他的手上就会形成水泡。

 

  严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因为他还是个孩子,他秘密下定决心要离开这个贫穷落后的山区村庄。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一次疯狂刺激的交换经历

  她想上学,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

 

  严云的家人有五个兄弟姐妹。 她的父母没有自由坠入爱河,而是听从父母的命令和媒人的话。 结婚后,严云的母亲保持家人节俭和勤奋,而父亲则继续钓鱼和打麻将。 孩子的相继出生使这个原本不富裕的农民家庭陷入了困境。

 

  幸运的是,父亲仍然派严云和姐姐上学,但支付学费并不少见。

 

  在小学二年级,学校开始了,教室里出版了新书。 她可以从远处闻到书香。

 

  分发结束后,老师安排某人将剩余的书移走,但严云没有收到新书。

 

  下课后,她站在老师办公室的窗户前,看着一colorful堆五颜六色的书,眼里含着泪水。 老师说:“回家,请你父亲来,然后再付书费。”

 

  短60元。

 

  放学回家后,严云不敢跟父母说话,由于父亲打牌,他们又吵起来了。 严云不明白,更不能说,同班同学悠悠的父母总是说话和笑,但她的父母总是吹着胡须盯着他们。

 

  第二天早上,严云再也忍不住了,她鼓起勇气去父母家求学。 父亲皱着眉说:“你先去学校,几天后花生卖出去,你就会有钱。”

 

  严云不听,没有课本怎么去上学? 她低下头,站在父亲的床前。

 

  父亲很生气,怒吼道:“你要走了吗?别走,等我起来!”

 

  严云逃走了,她父亲此时感到不安,她不想被殴打。

 

  严云四年级,姐姐六年级。 校长要求,如果家里有两个孩子,他们必须购买一套校服。 那天,姐姐来到燕云,但燕云没有买校服,所以当学校结束后,姐姐带了一套校服回家。

 

  第二天,父亲带着校服上学,与校长大吵一架,并成功归还了校服。

 

  校长教严云数学。 他在课堂上说:“今天,一个学生的父母去学校闹事,严重破坏了学校的教学秩序。我希望其他学生的父母会发出警告,尊重学校,尊重老师。  ”

 

  严云当时脸红了。 尽管没有名字,但她知道校长在谈论谁。
时间如白驹过隙,一晃而过,姐姐马上要读初二了。

两个妹妹和弟弟也相继上学了,五个孩子的学费,光靠那几亩田地,如何负担得起?

父亲做了村里的出纳,成日里和村委的那几个人混在一起。然而有一天终于出事了,村主任说父亲贪污了下发给村民的补助款。

燕云知道父亲是冤枉的,老实巴交的父亲,平时一直教育自己要正直,不贪小便宜,怎么可能以身试法?肯定是被人陷害了。

一场官司以后,父亲被判交出私吞的补助款和罚金共一万元。结果出来的那天,父亲哭了,母亲在一旁埋怨道:“叫你别去跟那些人一起混,你偏不听,现在上哪儿去找那么多钱赔给别人?”

燕云听母亲说,小时候最怕他们几兄妹生病了,一生病就要到处去借钱,几个舅舅、姨妈都借遍了。亲戚中,只有四叔早年南下打工,攒了些钱,其他也都是地道的农民,没人能借出这么一大笔钱。

屋漏偏逢连阴雨,那几年农业税比较重,一年要交一千多块钱。燕云最怕收税的人到村里来,没有现金,直接搬家里的东西,辛苦收来的花生榨的油,以便宜的价格论斤称变卖抵税。

父亲出事以后每天沉默寡言,不停的抽烟,钱的事仍旧一筹莫展。

姐姐是家里的长女,孝顺而懂事,她说:“爸,你别担心了,钱的事我去找四叔借。”

燕云陪着姐姐一起去的四叔家。

四叔叹了一口气,说:“我可以借给你们,但是你们家拿什么还呢?总不能一直这样借下去吧。”

倔强的姐姐当时就做了决定,“我不读书了,辍学去广东打工,赚钱还给你!”

四叔当时有点吃惊,最后只答应借一千块钱。

燕云知道,姐姐做这个决定时候,该有多么痛苦。学习刻苦的她成绩一直在班级名列前茅,上初中一年,刚学英语的她就被老师选为英语课代表。如果一直读下去,考上大学绝对没有问题。

父亲得知姐姐的这个决定,当场表示不同意,说去找大伯和三叔,他俩膝下无儿无女,让他们出钱供姐姐读书,以后日子好了肯定像亲生女儿一样孝顺他们,但是最后没人愿意担这个责任。

姐姐还是离开了她心爱的校园,刚走不久,初二开学了,同村的李强帮忙带回了姐姐初一学年优秀学生的荣誉证书和奖状。

最后那些赔款,是找村里的信贷员办贷款还上的。

姐姐外出打工的这几年,燕云一直有跟她写信。家里的生活依然清苦,经历了这么多事,父亲也开始改变了,忙时在家种地,闲时外出务工挣钱。

初中三年,燕云的成绩都是排在年纪前三名,好几次还以年级第一的成绩作为学生代表在校表彰大会上发言。谁料在最重要的中考那一次,燕云却发挥失常了。

要出成绩的那几天,燕云在家里躺着不出门,还是母亲去学校看的成绩。

虽然不够理想,燕云还是靠最后一个指标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

高中的时候,为了省点生活费,燕云经常晚上就吃一包5毛的方便面,一个月生活费100多块钱,而别人家的孩子最少一个月也要花三四百。

一次放月假回家,四叔正好来家里要钱,他打算在村里的街上买新房子。父亲说:“现在手头不宽裕,能不能过段时间还?”

四叔冷笑了一声,“早知道借钱容易还钱难,等不了,你去想想办法吧,不管怎样,得在这个月还给我!”

燕云不明白,四叔打了那么多年工,就差这一千块钱?兄弟不是如手足吗,真正需要帮衬的时候,雪中送炭的人在哪里?

母亲说,那时候最怕开学和过年,开学了要准备三个孩子的学费,过年了要给每个孩子买新衣服,而她自己,永远只穿那几条洗得发白的旧裤子。要知道母亲年轻时,也是个美人坯子啊,在最好的年纪,因为贫穷,无力打扮自己,她甚至都没见过口红和高跟鞋。

面对四叔步步紧逼的追债,父亲只能拆东墙补西墙,去舅舅家借了一千块钱还给他。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这些年,家里的光景一直不好,连亲戚都不怎么来往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燕云想,估计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很怕父亲找他们借钱,因为可能有借无还啊。

早些年,和爷爷分家分到的两间土砖房,由于年限太长,随时有坍塌的危险,家里人口也越来越多,只好建新房子。父亲一咬牙,加上姐姐打工寄回家的钱,修了三间红砖大瓦房。

红砖都是空心垒起来的,没有用水泥敷住,砖与砖之间的缝隙很大。燕云记得,每年冬天最冷的时候,她和妹妹睡在最北边的房间,北风穿墙而过,头要捂在被子里或者戴上帽子。遇上下雪天,一晚上的功夫,房间里的衣服上都能积上薄薄的一层雪。

冬天洗澡也是大问题,没有热水器,只能在晴天出太阳的时候,烧上一锅热水,放在脚盆里端到房间洗,燕云记得,每次她都是边洗边发抖。

好好努力,考上大学,靠自己的双手给家人带来更好的生活!


无数个挑灯夜战,无数次隐忍拼搏,终于在2011年,燕云考上了一所重点一本大学。

新生报道那天,她穿了一双母亲做的布鞋,离开家乡,来到隔壁省的大都市求学。

接燕云的是一位热情洋溢的学姐,她带着燕云办住宿手续、领被子和新生军训的衣服,一路上介绍学校的相关事宜,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临走的时候,父亲对燕云说:“以后在学校胆子大一点,多像学姐们学习。”

站在校门口,看着父亲逐渐模糊的背影,泪水不自觉地就流下来了。

大学里,燕云面临的最大问题,仍然是缺钱。

于是,她开始不停的寻找勤工俭学的机会,打扫教学楼教室卫生、送外卖、电话卡促销、发传单,只要是能挣到钱的,哪怕只有几十块钱,她都做。

然而这些兼职赚到的钱,对于昂贵的学费来说,只是杯水车薪。国家对贫困生有补助,助学金、奖学金,但每个班级都有名额限制。于是,在一次班会上,燕云和其他申请的同学一起,走上讲台上诉说了自己的家庭是如何如何的贫困

隔壁宿舍的集体都申请到了国家助学金,但是她们实际都拿着钱买贵的衣服,买MP4去了。

四年大学,燕云仍然没有办法按时交学费,面对班主任、辅导员的催促,她只期盼奖学金快点下来。大二开始施行学分制,休完规定的学分可以提前毕业。学生可以在开学的时候自己选课,交不起学费的燕云,由于权限限制,每次都只能选别人选剩下的老师和课程。

生活给我以痛苦,我以微笑报之。燕云犹如石缝中长出来的一根竹子,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大学四年,她成绩优异,多次获得奖学金,有三年的学费都是她自己用奖学金交的。

燕云牢牢记住了父亲的叮嘱,之前胆小的她多次走上奖台竞选班干部,参加学校社团活动。许多事一旦开始尝试,似乎没有那么难了。

大学几个暑假,燕云也都是在外打工,她做过酒店服务员、民意调查中心热线员、奶粉促销员、通信公司行政助理。做奶粉促销员的时候,还被警察误以为是传销,原来是同行的伙伴觉得老板可疑去报警的。


毕业后,由于在校表现优异,燕云很快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工作半年,她就寄了一些钱回家,跟父亲说:“去装个太阳能热水器,做个洗澡间,这样冬天洗澡就不会冷了。”

刚开始上班,她跟姐姐说:“这些年你辛苦了,从现在开始,家里的责任交给我,你去学点你自己想学的东西。”

工作三年,她寄了两万块钱回家,交待父母把房子装修一下,以后冬天的夜晚北风再也吹不进来了。

姐姐打工的钱还了家里的贷款,后来妹妹和弟弟也大学毕业了,家里的日子越来越好了。

燕云特别珍惜这份稳定的工作,身边不断有同事离职,只有她一直在坚持,8年,她从一个小小的人事助理成长为C公司人力资源总监,年薪30万。

《阿甘正传》里有一段话说:“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是什么味道。”

燕云坐在总监独立的办公室里,看着外面来来往往,忙忙碌碌的同事,感慨万千。

她唯一遗憾的是,姐姐当年没有如愿上大学,如果当年大伯和三叔,随便哪一个肯出钱供姐姐读书,姐姐一定会做得比她更出色。

大伯是个鳏夫,伯母很早就因病过世,孩子因为天生唇裂,在一次喂食过程中也意外夭折。三叔和三婶多年没有孩子,燕云至今不明白,出钱圆侄女的读书梦,对他们来说就这么难吗?

听父亲说,四叔高血压中风了,躺在床上无法动弹。治疗需要很长时间,四叔想向父亲借一万块钱治病。燕云说:“借给他吧,虽然当时他逼我们家还钱,但毕竟在最困难的时候,他也帮了我们一千块啊。”

燕云的前二十几年,都在为钱发愁,如今她终于可以在买东西的时候不看价格,终于可以给母亲买几件像样的衣服,终于不用再因为欠钱看那些亲戚的脸色。

自从弟弟毕业后,亲戚们来往的也频繁了,人果然都是现实的,没钱的时候,谁都躲着你,好像你的脸上,永远都写着“借钱”两个字。

燕云知道,只有不断的强大自己,才能让别人刮目相看。现在这一切只是开始,但只要努力,她一定会拥有更加璀璨的人生。
 

上一篇: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亚洲丰满熟妇在线播放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