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生感悟 > 人生感悟

撩妻日常1v1青灯 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小酷2021年04月08日

潇雅总是不喜欢亲戚之间的聚会,一群陌生的“亲戚”告诉他们自己的生活该怎么办。 在这样一个小镇上,对于一个著名的大学生来说,这是一件难得的事情。
撩妻日常1v1青灯 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如果是男生,一家人会聊一辈子,任何一次聚会都会骄傲。 但是如果是个女孩... “潇雅,你已经大二了。你们谈过朋友吗?”殷红的嘴唇油嘴滑舌地吐着瓜子,但还是无法阻止主人的滔滔不绝。 “我告诉你,女孩子要早做打算,你都两到十岁了。
”胖女人把两个手指戳在眼前,故意拉长声音。 “嘿,这个不急。我们现在有一项繁重的学习任务。我还是想读研。谈朋友不急。”潇雅熟练地收起了假笑,试图转移话题。 “阿姨,我记得我表哥今年快毕业了吧?你准备留在那里工作吗?” “哎哟!我的女孩不像你。她两年前订婚了,正在等毕业。没必要工作!女生~”最后一句带着奇怪的语气,一个女人跟周围一圈人交换了一个“大家都知道”的眼神,周围的人也很配合。
“那是,女孩~” “潇雅不想去读研。女生学历太高没人要!" “女孩子谈二十多岁的朋友都来不及。现在哪个好男人喜欢老女人。” “趁早,趁早结婚生子!” 潇雅勉强笑了笑,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她努力学习,就是为了走出这个环境。
“等我毕业了,我一定会早点带着父母去大城市生活!”她暗暗想道。 她很幸运有一对爱她的父母。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小镇上,她是他们唯一的宝贝。今年过年,我妈也和姐姐团出去旅游了。可惜爸爸要照顾家里的小店,有钱了还要带爸妈出去旅游! 她起身准备去洗手间。当她经过一群正在聊天的人时,一句话飘进了她的耳朵。 “嘿,你听说了吗?现在打开二胎!” 我一看到她,马上就有人打断了大家的谈话,大家嘻嘻哈哈地聊到了别的地方。 她没放在心上:爸爸妈妈都40了,还要二胎吗?
“潇雅。”母亲的声音听起来很累,但充满了喜悦。“你今年什么时候回来?” 因为学校离家太远,潇雅珍惜暑假和寒假在家的时光。
她总是买最早的票,希望尽快回到父母身边。 今年也不例外。 “妈妈,下周五我们就要期末考试了,下周六我就回家了!” “萧雅。妈妈想告诉你一件事……”妈妈好像很纠结。 她有不好的预感,坐直了。“妈妈,你怎么了?怎么回事?你要我现在回去吗?” “辜莞允。”母亲赶紧否认,“这是好事,好事,我提前告诉你,我怕你接受不了。” “是什么?” “就是,你有个弟弟。” “哈哈哈哈是吗?是谁家的?” "
"电话那头只有一片寂静。 “是表哥吗?但是她不是毕业了吗?这么快就要孩子了?”潇雅仍然饶有兴趣地猜测着各种可能性,但电话那头的母亲给了她一击。 “是你亲哥哥。” 潇雅惊呆了,她发现自己的声音久久不绝。“妈妈,你在说什么?” 母亲又耐心地重复了一遍,“是你亲哥哥。上个月刚出生。医生说我这个年纪还能这么圆滑,孩子都心疼我。”
她的声音里有骄傲。 转眼之间,身边的变态人士和母亲过年的“旅行”有了合理的解释。 “为什么?”潇雅听到自己问。 “什么?”母亲没有反应过来,马上说:“潇雅,你是个女孩。现在国家开二胎了,爸爸妈妈总要为你打算。你看你有个弟弟,出门可以直走。多好!” “我的腰又直又不直。和我有没有弟弟没关系。只要我有能力,走到哪里都可以挺直腰板!”她说完就挂了电话。
母亲无助地看着抱着儿子的父亲。"潇雅一时无法接受。" 父亲嘶嘶地说,“姑娘,目光短浅,别理她,等她回来,你可以和她聊聊,毕业就结婚,看那么多书。现在奶粉越来越贵,房价越涨越高。
鲍晓想要什么钱?作为一个姐姐,她应该帮助她的弟弟。等她弟弟长大了,她一定会支持她的!跟她说说吧,姑娘!” “喂!”母亲回答,想带儿子回去。“去给鲍晓买点奶粉。他应该饿了。”
弟弟已经出生,小雅再怎么闹都无济于事。

在父亲几个巴掌和母亲眼泪的“劝说”下,小雅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还能怎么办?

现在的物价那么贵,养一个孩子需要多少的金钱,他的学习,他的未来,父母只有一个小小的卤肉店,母亲需要全职带孩子,父亲一个人能力有限,又不愿意花钱请人。

要么她坚持读研逼死父母,要么她放弃自己做个孝顺孩子。

她该怎么选?她能怎么选?

父亲的狂怒还在她耳边炸裂,“你一个女孩子!你以后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哪里能挺直腰板!你连个兄弟都没有!谁看得起你!你要读研就去读!逼死你老子算了!”

母亲的眼泪淹没了她,“小雅啊,妈妈拼死给你生个弟弟都是为你好啊。妈妈怕你以后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啊。谁家没个男孩子啊?现在政策允许了,妈妈肯定要为你将来着想嘛。你不知道妈妈年纪大了,怀个孩子有多难啊,但我一想到我们小雅以后能有个弟弟撑腰,多难多苦我都能忍受。”

一句一句像粗粗的锁链,勒得她喘不过气。

“好。我不读研了,我不读书了。我去工作去挣钱,去帮你们养孩子。”

“哪里是我们要养哦,我们还不是为了你好。”

“为我好?”小雅冷笑一声,“你们哪里是为我好,你们只不过想要我帮你们养孩子!我今儿把话撂在这了,这个孩子,你们想怎么养怎么养,我只负责在我能力范围内出钱,等他成年了,我一分都不会掏,我也不要他认我这个姐,你们以后的养老也全找他去!我该出的养老钱你们拿去养他,以后的养老也别来找我!”

母亲看着被甩上的门气得发抖,父亲嗤笑了一声抚慰她,“女孩子嘛,以后她就知道了,一个女孩子家家,走出去人家都看不起的,等她看清了这个,她肯定会回来好好对她弟弟的。”

母亲抹着眼泪,“以后谁叫她养老,我有我的小宝给我养老呢!一个女孩子家的不好好找人嫁了,天天想着读书。当初就不该叫她读书!心都读野了!”

“当初也不知道能有小宝啊,也是没有小宝,女儿也是得有出息的嘛。好啦好啦,小宝哭了快去看看吧。”

“怎么又哭了?你快去给小宝弄奶粉!小宝乖哦!”



04

转眼几年就过去了,小雅已经有了自己的爱人和事业,每当给家里打钱的时候,她总是会回想与自己失之交臂的读书机会。

有这样的一个家庭,她早就对亲情没了奢望,但每每母亲哭诉自己的辛苦时,她还是会忍不住给家里寄钱——毕竟,那是自己的母亲啊。

男友虽然对她定期给家里寄钱的做法不满,但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很心疼她,她值得更好的家人。

面对这样一个能够理解自己的人,小雅无论如何也无法拒绝他的求婚。

玫瑰,钻戒,自己的爱人。

求婚必备的浪漫元素他全想到了。

考虑到两个人的经济条件,他别出心裁地在出租屋里给她了一场烛光晚餐。

饭后,两个人相依在沙发,畅想未来的生活,窗外万点灯光,但唯独面前的烛光独属于自己。

手机铃声打破了他们的畅想。

她看了看来电人的名字——母亲。

刚想挂掉,却被男友按住:“那毕竟是你妈,接吧,再说咱俩的事也得跟你家里说,早晚都得对上。”

小雅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看着男友带着鼓励的眼神,接通了电话。

“小雅啊,最近怎么样啊?”母亲的声音一如既往地疲惫。

“挺好的。”小雅不冷不热地回答,“这个月的钱我打过去了,哦,我要结婚了,跟你们说一声。”

“你要结婚了?跟谁啊?对你好不好?家里条件怎么样?他们准备出多少…”

“妈,你就直接问吧,不就是想问他能不能给钱养你儿子呗。跟你讲,结婚与否,你们都只是我的责任,跟别人没关系,你别想在他身上压榨!”

“妈妈不是这个意思…”母亲叹了口气。

小雅隐约听到了孩子的哭闹,不禁一阵心烦,“还有什么事?要钱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母亲小心翼翼地开口,“你们不是准备办婚礼吗?”

“那也是我们的钱!跟你儿子没关系!”小雅当即就炸了。

男友在一旁赶紧抱住她,用口型告诉她要冷静。

小雅做了好几次深呼吸才冷静下来。

“小雅啊,你看你弟弟现在马上三年级了,学校老师教的不好,需要钱去上补习班…”母亲试图说服她。

小雅冷笑,“我每个月给你们的钱都拿去干嘛了?那么多钱被你们扔了?不够报个补习班?学校老师教的不好?我看是你儿子智商有问题!”

“小宝上学需要营养,现在什么都贵…”母亲试图解释。

电话却被父亲夺走,“你个女孩子家问那么多干嘛!你弟弟是男孩子!男孩子就是花钱比较多!那么多补习班不要钱的啊?他学好了以后还不是会帮你?两万块钱!这周给我!”

“我哪儿来那么多钱!”小雅再也忍不住了,“我又不是提款机!”

“你不是要结婚吗?别办婚礼了,省钱给你弟弟报补习班!”父亲说,“你有弟弟撑腰就够了,不用办酒了!你婆家人也会理解的!”

“凭什么!凭什么我要一直牺牲自己来养你们的儿子!”

“凭你是他亲姐!凭他是你亲弟弟!”父亲硬邦邦地扔下最后一句话,“你自己看着办吧,要么把你老子累死,要么就打钱。”

挂掉电话,小雅无力地倚在沙发上默默流泪,男友叹了口气,坐在她身边无声地安慰,眼底却露出了犹豫。



05

婚礼没有了,爱人也没有了,小雅只能一心扑在事业上,企图用忙碌来抚慰自己的伤口。

期间她回过一次家,被父母宠得无法无天的小男孩,高傲地指使家里人帮他做事,看着他新买的电脑和手机,小雅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婚礼可能变成了他的玩具。

但没意义了。

反正都没了。

看着父母花白的头发,对自己的儿子陪着笑脸,她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当儿子的需求没有被满足,他们就会被自己的儿子拳打脚踢,但父亲一沉下脸,小男孩就会恢复乖巧,稍微撒个娇,一家人又其乐融融。

小雅发现,这已经不是自己的家了。

她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就这样吧,等他成年,我就解放了。”

但一觉醒来,一通电话就让她的美好未来灰飞烟灭。

“小雅啊,我是大姨,你快回家吧,你爸爸妈妈出车祸了。”

哪怕对父母已经绝望,但听到这样的消息她仍旧慌乱,那毕竟是她的父母啊。

兵荒马乱之后,她站在了急救室门外,门外只有大姨一个人带着她弟弟。

看见她来了,大姨松了口气,“你可算来了,带够钱了吗?你爸妈情况挺严重的,我给垫了两万块钱…”

小雅立刻就懂了,“大姨您辛苦了,我现在就转给您!”

大姨看着短信提示着两万一千已经到账,笑得合不拢嘴,“你看看你这是做什么!都是亲戚都是亲戚。”

小雅笑了笑,都成年人了,谁还相信这样的亲情呢?

“大姨您辛苦半天了,这边有我就行了,您快回家歇歇吧!”

“唉!那行,那我就先回了,有事给我打电话!”

大姨走了,小雅坐在急救室的门口,冷冷地看着蹲在地上玩的弟弟。

事情的经过她都知道了,父母为了救在马路上乱跑的儿子才出的事,但现在,他们最疼爱的儿子,整件事的罪魁祸首,在急救室的门前,开心地玩着玩具。

后面的事情发生的很快,医生出来,告诉家属,很遗憾。

小雅冷静地给大姨打了电话,请她帮忙操办后事。

大姨收了钱办事十分利落,葬礼办得风风光光。

等小雅反应过来,她已经抱着父母的骨灰坐在了空荡荡的老房子里了。

“喂,我饿了,我要吃红烧排骨!”小宝盯着电脑,头也不抬。

小雅没有理他。

“喂!”小宝提高了声音,“我要吃红烧排骨!你去给我做!快点!”

小雅终于有了反应,“我是你姐,不是你的佣人,说话客气点。”

她此时无比地冷静,“你现在没了爸妈,没人会无条件地满足你的需求了,要么你就自生自灭,要么就给我乖乖听话。”

小宝终于把目光从电脑屏幕上移开,他阴测测地笑了。

小雅没来由地感到浑身发凉,那样的表情怎么会是一个十岁的孩子能够做出来的呢?

只听见小宝说道:“爸妈都给我说了,我的好姐姐。”

“你是我的姐姐,我是你的责任,你逃不过的。”

上一篇: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 乱女小芳全集第一章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