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生感悟 > 人生感悟

男男浴室吸乳play特殊军种 高质量po现代推荐

小酷2022年01月07日

四周安静的,仿佛空气都凝滞。

男人眼眸深暗,对着她的唇吻下来。

顾念心一紧,伸手抵住他,急急道,“帝长川!”

男人眼底戾气闪过,猛地钳住她的下颚,阴狠道,“你以为我要对你怎么样吗?顾念,你特么难道不知道自己有多脏?”他倾直身,攥住她的手腕,猛地往地下一甩,“滚!”

砰地一声,顾念被他甩在地毯上,前几天被花瓶碎片割碎的掌心好像又裂开了,她拢了拢眉心,又从地上爬了起来。

身后脚步声响,随后,哐当一声,卧室门被人重重一甩,帝长川满脸戾气地离开了。

顾念垂下眼帘,在原地站了一会,走到床旁,身子略有些倦意地往背后一靠,又闭上了眼。

翌日,清晨,餐桌上。

潘秀玉忍不住抱怨,“长川有什么工作这么急?非得半夜离开?”她又对着旁边的顾念道,“念念,我叫人给他准备了早餐,等会你帮我送到他公司去,知道了吗?”

顾念低着头喝了口粥,应了句,“好。”

离开帝豪苑,顾念去了趟帝氏集团,将早餐交给了前台,这才又回到了医院。

今天没有手术,顾念去查房,遇到一位失去孩子的年轻女孩,看起来非常伤心,她有些不忍,安慰了几句。

“你们做大夫的,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女孩愤怒地看着她,“你没有孩子,你又怎么会知道失去孩子的痛苦?”

顾念手抖了一下,只是很短的一瞬间,她又恢复了情绪。

查完房,回到办公室,她坐在椅子上,略有些头疼地抚了抚额头。

闭上眼,满目的琳琅碎片跟殷红的鲜血。

耳畔,男人阴狠到极致的嗓音轻轻地笑了起来,“呵,顾念,你特么可真够有种的,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弄死你是吗?五个月大的孩子,你是怎么心安理得下的手?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不怕她半夜起来找你来索命吗!”

顾念猛地睁眼,她颤抖地拿起旁边的杯子喝了口茶,头疼得厉害,她拿起手机发了条信息向院长请假。

医院外面艳阳高照,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医院门口停了下来,是帝长川的车。

担心被他发现,顾念连忙移开了眼睛,迅速往自己车的方向走去。

面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走出没几步,顾念眼前一黑,无力地跌倒在地上。

黑色劳斯莱斯车上,男人正从车上迈步而下。

见到那熟悉纤瘦的身子倒在地上,脸色倏变,大步上前,一把将顾念打横抱起,往医院里面疾步走去。

“不用去医院。”顾念脸色苍白,拉住他的衣袖,虚弱地开口,“我休息一下就好。”

帝长川顿住脚步,深邃的眸子看了眼她,随后,他唇瓣一抿,将顾念带上车,对着司机吩咐,“回帝家公馆。”

司机应了句好,立刻发动引擎,车很快就到了,帝长川抱着顾念踏入大厅,张嫂迎了上来,欣喜道,“先生你回来了?呀!”

她看着昏迷不醒的顾念尖叫了一声,“太太这是怎么了?”

帝长川抱着顾念上了二楼,沉声吩咐道,“打电话叫林医生过来!”

顾念醒过来的时候,帝长川正站在落地窗旁抽着烟,整个人身上散发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见她醒来,帝长川抽烟的动作一滞,面无波澜地转过身。

顾念双手撑扶着床面从床上坐起,看向他,她抿了下红唇道,“今天,谢谢你。”

帝长川没理她,又冷漠地转过身继续抽烟。

气氛有些尴尬。顾念眼睫细颤了一下,沉默了一会,再度开口,“孩子很可爱。”

帝长川抽烟的动作一顿,声无起伏道,“是很可爱。”

顾念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资料走到他的跟前,递给他,“既然已经出生了,那么他的身份就需要得到承认。”

帝长川面色冷漠地低下头,资料上面赫然写了几个字:离婚协议书。
呵。他眯了眯眼,唇瓣勾起了一抹讥讽的轻嘲。

顾念继续道,“你也不希望,你的儿子背负一个私生子的名声吧?”

“自然。”男人眼眸冷意凝聚,他冷冷地看着她,“不过,我并不认为,这跟我们两人之间婚姻有什么关系。”

帝长川摁灭指尖的烟,接过离婚协议书,当着顾念的脸毫不留情地撕碎,全砸到她的脸上。

白色碎片在半空中飞扬,然后掉落在地,顾念脸上的血色刹那间褪得干干净净。

帝长川挑起她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的厌恶就像一把锋利的刀片,恨不得把她给千刀万剐了。

他嗤笑一声,“离婚,好让你跟别的野男人双宿双飞?顾念,你死了这条心吧。你不是觉得我们的婚姻就像是个牢笼吗?我偏偏要把你困在这里,一辈子!”

顾念垂下眼帘,声音有些哽咽,“孩子的事我不是故意的,我……”

帝长川脸色阴霾,突然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了,攥住顾念的手臂发狠地一甩,砰地一声,顾念撞在衣柜上,帝长川面无表情地睨向她,“收起你这副伪善的嘴脸,我看着恶心。”

顾念眼圈泛红,下一秒,那双修长的长腿掠过她,迈步往门口走去,顾念看着他的背影,嘶哑着声音道,“天已经很晚了,你留在这明天再走吧,我睡客房。”

帝长川顿住脚步,顾念低下头,走出了主卧。

卧室内又安静了下来。

帝长川目光幽邃难测地看着那紧闭的房门,在原地站了一会,这才转身往浴室走去。

冲完凉出来,他走到床旁,打算关灯休息,床头柜上,那张红色破烂被胶水黏合起来的结婚证落入他眼帘。

他动作一顿,记忆有些飘远。

那天晚上,屋外狂风暴雨。

屋内,纤细的女人握住他的臂弯,撕心裂肺的哭着,“为什么不离?帝长川,你知道我有多恨你吗?你毁了我的一切……”

哗啦地一声,她手中的结婚证被彻底撕碎,男人面色戾气闪过,一把掐住她的脖颈,死死地将她按在墙壁上,额头上青筋暴跳,“离婚可是要结婚证,你不是想跟我离婚吗?我今天也把话撂在这,你特么最好给我把它一点一点原封不动给粘起来,我心情好,没准,就跟你把这婚给离了。但,它要是缺了一角,这辈子,你都别想踏出我帝家的大门!”

呵。低低地嗤笑从唇瓣溢出,帝长川眼底寒意凝聚,哐当地一声,将那抽屉重重合上。
男男浴室吸乳play特殊军种 高质量po现代推荐

“叩叩叩,”敲门声响,他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去而复返的顾念推门走了进来,手中捧着一碗面,“听张嫂说,你从中午到现在都还没有吃饭,我给你做了一碗面。”

顾念将热腾腾的面放在玻璃茶几上,正打算离开,巨大的阴影笼罩而下,男人长臂抓住她的手腕猛地用力一甩,顾念猝不及防跌在沙发上。

男人高大如山的身体压了下来,哗啦地一声,他粗暴地扯开她的裙子,大手覆了上去,唇落在了她的脖颈……

顾念哽咽了声音,“帝长川。”

男人动作一停,看向她的脸,“再怀我一个孩子,生下来,我让你滚。”

顾念闭上眼睛,声音晦涩,“面凉了,就不好吃了。”

男人眼眸的寒意却如狂风暴雨遽然掀起,他面无表情地从她身上站起来,拿起桌上的那碗面重重一砸,怒吼,“滚!”

哐当地一声,碗碎得四分五裂,面溅得到处都是。

顾念睁开眼,站起身,看着那地上那被摔碎的碗,沉默了一小会,开口,“等会我叫张嫂再给你送一碗上来。”

出了卧室,顾念对外面候着的张嫂吩咐了一句,然后进入了旁边的客房。

第二天,顾念很早便醒了过来,男人正坐在餐桌上姿态优雅地吃着早餐。

顾念眼底闪过一丝讶异,出乎意料的,帝长川还在。

以前,就算是他留在这里过夜,他也从来不会待在家吃早餐,因为他厌恶她,不想看到她。

顾念不想让两人的关系再恶化,她提着包包往门外走,张嫂从厨房走出来,看到她,“太太,您不吃早餐了吗?”

顾念脚步一顿,微笑道,“不用了,医院早上有安排一台手术,我在外面随便买点吃就好了。”说完,她不再逗留,抬步走了出去。

在她背影消失的那一霎那,男人脸遽然一沉,哐当地一声,丢下了手中的汤匙。
回到医院,顾念才刚进入办公室,小护士匆匆忙忙赶过来,急道,“顾医生,有孕妇提前要生了,现在已经送到了手术室,护士长请你赶快过去。”

“我马上就来。”顾念拿起挂在墙壁的大白褂,急忙跟着她走了出去。

手术室内,产妇叫的撕心裂肺,外面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人跟医生护士吵翻了天。

顾念眉头一皱,走过去,“怎么回事?”

女医生眼睛有些红,“顾医生,孕妇目前的情况根本就不适合顺产,可是她的家人却强烈要求必须顺产。”

“顺,为什么不顺?”一名男人激动道,“别的女人都能顺,凭什么她就不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医院就是想讹我们的钱!”

顾念眉头紧皱,正准备说什么,小护士满手是血急匆匆地走出来,“顾医生,孕妇大出血,恐怕有生命危险。”

血崩就是产妇踏进鬼门关的关口,顾念再也顾不了这么多,“给我准备麻药,进行剖腹产。”

那产妇的家人愤怒了,“凭什么剖腹产?说了不能刨!”

顾念没有理会他们,带着方媛直接进入了手术室,产妇已经失血到快要晕厥,情况比顾念想象的严重很多。

血袋很快送来,几个小时后,孩子终于平安出生。

因为手术时间过长,踏出手术室,顾念觉得有些头重脚轻,孕妇的丈夫凶神恶煞地走过来,“你姓顾是吧?你不听病人家属的要求,擅自决定手术,我会告你,你记着,我会告你的!”

顾念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觉得眼前一黑,直接倒了下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傍晚,方媛守在她身边,看着她醒过来,急忙道,“顾医生,您醒了?您还有哪里觉得不舒服的?”

顾念摇了一下头,“我没事。”似乎想到了什么,她问道,“那个孕妇怎么样了?”

“她很好,不过因为太累了,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方媛脸上有些不悦,“倒是她的丈夫一直在院长的办公室闹,还说要找记者曝光你!”

顾念皱了眉,掀开被子,方媛按住她,“顾医生,您劳累过度,再躺一会吧!”

“不用,我有分寸。”顾念站起身,“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顾念出了休息室,在经过VIP病房的时候,一道熟悉的笑声从病房内传了出来,顾念脚步微微一顿,侧头看过去,病房内,躺在床上的女人正倚在一个年轻俊朗的男人怀中。

“顾医生,你来了?”女人看到她,对着那位男人笑着介绍道,“子良,这是为我剖腹产的医生,顾念,当初要不是她,恐怕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们母子两个了。”然后,又对着顾念道,“顾医生,这是我丈夫,宋子良。”

顾念诧异。

她略有些迟疑的问,“他……是你先生?那帝长川……”

宋子良看向她,“那几天我在国外有事赶不过来,所以,才特地拜托他替我照顾一下我的太太。”他站起身,略有些兴味地睨了她一眼,“帝太太,长川没有告诉你来龙去脉吗?”

顾念微微一顿,眼睫细颤了一下,“我……没问他。”

她仰起头看向他,温和道,“你们继续忙,我还有些工作没做完,就不打扰你们了。”转身,却看到男人正在不远处,面无表情地,冷冷地看着

上一篇:冷廷遇简夏在餐桌上做 调教珠串吹潮play

没有了
已是最新文章